周旭輝的覆滅史:曾身家50億,迎娶“亮劍女神”,因造假一無所有


泡女明星必死?

當馮侖定律在2011年定下的時候,就頻頻發生效應,令人吃瓜不暇。

2015年前後,“亮劍女神”童蕾的丈夫周旭輝,憑藉一己之力,搞垮了自己的上市公司金亞科技。

不過跟泡女明星倒沒有啥關係,溫州巨富周旭輝完全是因為“騰挪術”不到老道,想要左手倒右手,把挪用的2.17億補上。

周旭輝的算盤打得挺好,他不僅補上了,還把自己送上了溫州首富的位置,短短幾個月的時間,身家就浮漲40億,一度達到了50億。

在4.4萬人的狂熱之下,這股妖風被關注,並且還追溯求源,找到了真正的風口,那便是金亞科技用22億收購了一家成立沒多久的遊戲公司天象互動。

22億,溢價率15倍,周旭輝為啥要這麼做,為了2.17億,不惜讓別人來買單?

一、

周旭輝的人生可以用“高開低走”來總結,生於普通之家,卻通過高考來實現安身立命,考上了浙江大學,鑽研機械設計。

在90年代,大學生可是香饃饃,哪兒的單位都搶著要。周旭輝有技術在身,還是班內唯一的“優秀畢業生”,不怕沒有工作,他也盤算起各個大廠,看看哪兒有利於自己的前景發展。

挑選來挑選去,周旭輝看中了成都這個地塊,到了金豐無限電廠當了助理工程師,之後在短短的5年間,周旭輝實現了職場三級跳,從一個小助理,一舉越為廠長。

那一年的周旭輝才25歲。能當上廠長,周旭輝的實力不俗,是電視行業的技術專家。

25歲就有這樣的成績,放到現在也是個天才少年,在周旭輝當廠長的五年間,心裡一直在盤算一件事,該怎麼創業呢?

金豐無限電廠是集體制企業,周旭輝當廠長,始終是給人打工,混到頭也是個職業經理人,企業終究不是自己的。

呂布都說過“大丈夫豈能久居人之下”,周旭輝正在當年,可是他沒有打好基礎,壓根就不敢創業。

溫州有創業的基因,周旭輝是技術出身,想要創業也只能從事與本職工作有關的。思來想去,在1999年,他招攬來了自己的弟弟周旭忠和兩個好友,在成都成立了金亞科技,不過周旭輝沒有持有任何股份,他只有一個“顧問”的身份。

金亞科技剛成立之初,註冊資金為220萬,周旭忠就出了110萬,佔50%的股權。後來一個朋友退出,把25%的股權轉讓給周旭忠。

但是這裡有個問題,在那會兒周家就有這般實力,為何還要創業?其實那會兒的註冊資金還有另外一種算法,比如可以按照企業的實物來計算。

而金亞科技必需的設備和原材料,都是從金豐無線電廠購買。換句話說,若不是拿出真金白銀來購買,周旭輝則有可能左手倒到右手,用這般基礎來創業。

推薦文章  2月11日週五《新聞聯播》要聞13條

金亞科技的成立,是跟金豐無線電廠搶飯吃,兩家的運營業務大部分相識,而周旭輝則是金亞科技唯一的核心競爭力,解決技術問題。

創業唯艱。起初週父並不認同兩兄弟的創業方式,因為溫商做的生意是看得見摸得著的實物,並不是這種看不見摸不著的技術,所以在創業前幾年,週父經常來成都勸說兩兄弟放棄,要么好好打工,要么回家折騰。

這樣一來,就有了一個非常動聽的故事:弟弟周旭忠遵父命,回家另覓創業良機,而周旭輝辭職,接受了弟弟75%的股權,繼續留守成都搞技術。

二、

金亞科技前期的經營狀態如何?無史可查,但有一個很關鍵的信息,在2007年到2008年這段時間,周旭輝無償借給金亞科技626萬。

如果經營狀況不好,周旭輝估計也拿不出這麼多錢吧!而且,周旭輝設計的經營模式,在當時看來非常創新。

因為金亞科技的主營業務,是幫助其他企業完成數字化升級與改造,一旦有中小運營商前來尋求合作,資金又短缺,金亞科技就用分成收視費這種模式來回籠資金。

一來是前期免費,二來可以解決暫時的問題,何樂而不為?金亞科技的業務量一下子就上去了。

不過周旭輝也是要面臨風險,前期的工作幹得起勁,後期的收益則靠運氣。所以周旭輝也不得不先墊錢來保證經營。

錢總有一天會花完的,周旭輝就想到融資這條道路,他講的故事動聽,自然會有人為這故事買單。

而周旭輝也趕上了一個機會,2009年,金亞科技在深圳順利IPO,成為了創業板二十八星宿之一,與當時風光無限的華誼兄弟王中軍站在同一舞台上。

但周旭輝也面臨著挑戰。傳統的電視行業正在面臨著衝擊。以前家家戶戶吃飽飯就坐在電視機前,4G的普及以及移動通訊的崛起,打破了這一格局,金亞科技的傳統業務遭到萎縮。

技術出身的周旭輝站得不夠高,也看得不夠遠,他還想掙扎一下,企圖用收購來實現破局。

在2012年用2.29億收購了英國上市公司哈佛國際,可是時代並不給周旭輝任何機會,2013年,金亞科技就虧損了1.21億。

在面臨時代巨變之時,周旭輝沒有做出正確的應對之策,前後還損失了3.5億的資金,對於金亞科技而言,是個小災難。但更大的災難,是出在周旭輝身上,他還挪用公司的2.17億資金。

三、

時間的節點很巧妙。 2011年的金亞科技還是健康的,不過周旭輝卻跟妻子賴丹丹離婚。

賴丹丹是主持人,也算是圈內之人。而據爆料,周旭輝是婚內偷腥,與“亮劍女神”童蕾喜結連理,兩人沒有聲張,童蕾悄悄進了周家。

推薦文章  “熊孩子”將鞭炮伸入下水道,畫面觸目驚心,大喊:媽媽我好怕

而這2.17億的去向,自然令人猜測紛紛,唯獨周旭輝知道。

大股東挪用了資金,若不做出說明,大概率是要面臨牢獄之災的,因為這是上市公司,不是周旭輝一個人的公司。

恰巧金亞科技在2013年就面臨巨額虧損,周旭輝也清楚金亞科技如今是個什麼情況,為了不被動退市,他想了一個歪主意,讓財務做兩份賬單,真的留給自己看,假的留給大家看。

2014年的金亞科技,業績仍是為負,財務只好解除渾身解數,前前後後變更了12億的數目,虛增了利潤8094萬,是實際的3.35倍。

而在2014年的11月,周旭輝也找到了一條自救的道路,那便是入局遊戲產業,抓住這個風口。

那一年,金亞科技的股東們增資,收購了鳴鶴鳴和。鳴鶴鳴和有一個數字遊戲頻道,是國內收視率最多的一個頻道,還擁有遊戲運營、電競運作、遊戲內容產出等業務。

走完了這一步,周旭輝趁熱打鐵,迅速佈局遊戲產業的上下游,想要收購成立不久的天象互動,並且在2015年初股東們一致通過。

對於天象互動來說,這決定是一個好消息,因為收購額是22億。成立一年就有22億的收成,誰看了誰羨慕。

不過周旭輝卻動起了壞心思,22億與2.17億,乘算一下,就是10倍,只要他在收購之前擁有天象互動的10%的股權,那筆挪動資金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還上去了!

說乾就乾,在2015年2月,周旭輝成為了天象互動的7大股東之一,不久後,金亞科技以溢價15倍的價格完成了收購。

一石激起千層浪。彼時的遊戲產業風口已經吹起來,各大電競賽事也在萌芽之初,金亞科技的這筆操作迎來了大多數人的關注。

在2015年短短的幾個月之間,金亞科技的市值就翻了400%,周旭輝的身家也從10億浮漲到50億。

一把操作,既能還清挪動款,也能為事業添磚加瓦,抱得美人歸的周旭輝,估計做夢都會笑醒。

周旭輝曾說過:“今天浮躁了,明天就將為浮躁來買單。”在2015年的夏天,周旭輝大夢初醒,正在為他曾做過的事買單。

因為一筆不合情不合理的收購引起了注意,誰會裝大款去收購成立不久的遊戲公司?除非財大氣粗,可金亞科技並不是如此。

在問詢之下,在關心之下,金亞科技的問題全都暴露出來,周旭輝業績作假、挪動資金的事也浮出水面。

當這些消息傳出來後,資本市場的反應最為明顯,用連續三個跌停來回應周旭輝曾經的所作所為。

周旭輝也很有男人的擔當,把責任全都往自己的身上攬,只求股價不要再跌了!

當所有的事情查清之後,周旭輝難逃一紙判詞,而沒有逃出金亞科技這場災難的,還有4.4萬股民,他們大部分在高位介入,卻面臨著虧掉的窘境,金亞科技也面臨著退市的風險。

推薦文章  鐵公雞英女王區別對待:給女兒頂級王冠,兒媳戴安娜用珍珠淚撐場

為了2.17億,找了4.4萬人買單,值得嗎?周旭輝很難回答。如果他不挪用資金,也不盲目收購,也不會有鋃鐺入獄的下場。

周旭輝本是天之驕子,就算不創業,也有一樁美好的前程。

技術出身的他,沒能把握住大勢,錯失了機會。原本抓住了救命稻草,卻被自己的壞習慣所吞噬。若是人生從來一次,周旭輝估計也得這麼做。

不是英雄難過美人關,而是從一開始欠下的債,本就不符合道義。賴以發家的方式,也不是自己用血汗掙來的,自然不會覺得疼惜。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