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近一半精神健康問題在15歲前就會暴露


澎湃新聞記者陳斯斯實習生吳俊

10月10日,「2021年世界精神衛生日」主題活動在上海科學會堂舉行。今年的主題是「青春之心靈,青春之少年」,這也是自2004年世界精神衛生日之後,我國第3次聚焦兒童青少年群體。

10月10日,「2021年世界精神衛生日」主題活動在上海科學會堂舉行。今年的主題是「青春之心靈,青春之少年」。本文圖片均為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供圖

上海市衛健委方面透露,目前,兒童青少年心理問題形勢不容樂觀。世界衛生組織數據顯示,2015年全球有多達10億兒童遭受身體、心理或性暴力;自殺是15至19歲青少年死亡的五大原因之一,是15至29歲年輕人死亡的第二大原因。我國17歲以下的3.4億兒童和青少年中約3000萬人受到情緒障礙和心理行為問題困擾。

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方面表示,很多精神健康問題始於兒童青少年期,約一半的精神健康問題在15歲前就會暴露,四分之三的精神障礙患者第一次出現精神症狀是在24歲前。因此,兒童青少年期是精神衛生醫學專家倡導全生命週期心理保健的重要時間節點。

近年來,我國未成年人精神專科和綜合醫院心理科門診人數逐年遞增,呈顯著上升趨勢。根據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統計數據顯示,2006年該院兒少精神科門診量在26000餘人,2020年則達到了5萬餘人。

兒童青少年普遍存在的心理健康問題有哪些?面對這些問題,周圍人該如何及早發現、及早幹預?未來上海又將在這一領域做出哪些努力?

當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對話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黨委副書記、上海市疾病預防控制精神衛生分中心副主任蔡軍,解答上述疑問。

澎湃新聞:今年9月1日,上海開通了上海市心理熱線962525,目前有多少比例是兒童青少年或其家長打來的?主要聚焦在哪些心理健康問題?

蔡軍:這一熱線開通一個月來我們總共接聽到了3500餘個諮詢電話,其中1/4是兒童青少年相關的心理健康問題。在接聽到的本市在校學生來電中,大學生佔35.7%,高中生和初中生各佔21%,基本涵蓋了青少年各個階段。青少年自己打來的佔47%,家長諮詢佔據49%。

具體而言,這些來電主要涉及到兒童青少年情緒問題、學習問題和行為問題,三者佔比分別為35.6%、31.2%、17.0%。其餘還包括有精神疾病相關問題(17.0%)、戀愛婚姻問題(16.6%)以及家庭關係問題(10.3%)等等。

此外,我們也接到了一些危機來電,主要是因為抑鬱症、雙相情感障礙等精神疾病影響出現消極念頭,或與周圍人關係出現問題引發負面情緒,或因學業壓力、戀愛問題等產生悲觀想法。

針對這些危機來電,我們會有志願者進行評估,看是否具有自殺等消極傾向,也會諮詢對方是否願意接受回訪,我們也會不斷跟進。

澎湃新聞:在日常生活和學習中,家長或老師該如何及早發現兒童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問題,又該如何及早幹預?

蔡軍:在日常生活中,家長應該積極觀察孩子,多陪伴多溝通,再努力從各種蛛絲馬跡來判斷孩子是否可能存在某些心理問題。

當然,一些精神疾病症狀的臨床表現是非常多樣化的,我們一般也會將它們歸納為三類,分別是生物學、情緒以及行為。

從生物學的角度來說,孩子可能會出現睡眠不良、飲食障礙等問題。而在情緒方面,孩子則可能會表現出狀態低迷、學習成績下滑、厭學乃至緊張焦慮的症狀。另外,行為層面的症狀主要是一些過激舉動,包括情緒波動大、多衝動行為等等。需強調的是,這些現象並不意味著孩子就一定患有精神疾病,而是說一旦發現相關症狀,家長應當首先尋求專業上的幫助,避免因一時的忽視釀成悲劇。

此外,學校的老師也是孩子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角色,如果發現學生在校期間出現上述問題,就應該積極採取措施,包括尋求專業幫助、聯繫家長等等。發現得越早,治療效果就越好。

相關文章  三孩生育政策怎麼會改變傳統戶型呢?

澎湃新聞:上海在緩解兒童青少年心理問題方面,有哪些嘗試?

蔡軍:上海主要通過醫教結合來緩解這一現狀。目前在上海,每個大學都設立了心理治療中心,初中和高中都有心理諮詢老師,市區兩級精神衛生中心也與諸多高校合作,設立了綠色轉診通道。

今年,上海將會在16個區精神衛生中心開設兒童青少年精神科門診,使得這部分人群的就醫便利性大大提高,郊區的孩子不再需要跑來市區看門診。

同時為了提高心理諮詢的可及性和便利性,上海也在一些街鎮試點家門口的心理諮詢服務,服務的對象就包括兒童青少年人群。

針對精神衛生知識的普及,來自上海精神衛生機構與老師、社區志願者等各類團體開展合作,為他們提供專業的培訓。

澎湃新聞:家庭關係也成為兒童青少年心理健康發展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當前在臨床上,不乏有部分孩子因為父母離異帶來心理上的變化從而出現心理健康問題,作為家長該如何處理?

蔡軍:面對離異這類問題,父母與孩子的溝通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離異並不一定會造成孩子出現心理健康問題,為減少對孩子的傷害,作為家長來說,特別需要妥善處理與孩子之間的關係。同時,針對不同年齡段的孩子,也需要用不同的溝通方式。但必須確保的是,在一定的時期內,不能讓孩子的生活環境出現很大的改變,要試著多關注孩子內心的想法,了解他們面臨的擔憂和害怕等負面情緒等等,這一問題的解決離不開父母的陪伴和溝通。

澎湃新聞:當前,也有不少兒童青少年在面臨學習壓力時出現心理健康問題,該如何去緩解呢?有人認為,家長的過多憂慮會導致了孩子學習壓力大,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蔡軍:每個家長都會對孩子有一定的期望,這是肯定的。但我覺得,家長首先應該需要對孩子的學等各方面能力有一定的認識,儘可能地去發現孩子的長處,找到利於孩子身心發展的一個教育方向。

可能有很多家長會覺得考取大學,或考取重點大學,那才是孩子有出息的表現,考不上重點大學就不是,這種認知不完全正確,需要糾正過來,每個孩子都有獨一無二的個性和自我優勢,也都有各自的發展方向。

另外一方面,國家目前也推出了「雙減」政策,也是希望從孩子從繁重的學業中解放出來,逐步豐富自己的學業之外的生活,想要擁有一個豐富多彩的人生,不僅僅是依賴讀書,運動和健康、興趣愛好等等也是很重要的。

澎湃新聞:您認為,未來上海在精神衛生領域還有哪些方面需要不斷完善的?

蔡軍:首先,從精神衛生體系建設上來說,除了完善醫療體係以外,我們今後還需要在精神衛生養護上多下功夫,因為慢性精神病患者的日常治療是以養護為主的,尤其對一些無法被普通養老院接收的老年精神疾病患者來說,開設專門的養護機構顯然是有必要的。此外,就精神障礙疾病本身而言,治療並不只依賴臨床醫療藥物,還要求心理上的康復訓練。因此,考慮到大部分精神病患者都是在社區中生活,開設相應的精神康復機構也就成了未來的當務之急。

其二,從疾病關注的角度來看,隨著上海精神衛生體系的日益健全,我們逐漸從原先只關注精神分裂、雙相情感障礙等重性精神病,逐漸擴大延伸到抑鬱症、焦慮症等輕性精神衛生問題。

目前,我們也開始將視線延伸到更廣大的患者群體,其中如兒童青少年人群、老年人群、職業人群、孕產婦人群等都是我們近年來關注的重點。正如《上海市精神衛生體系建設發展規劃(2020 -2030年)》(以下簡稱《規劃》)中提出的,我們現在的目標是關注人類全生命週期的心理健康。從客觀上來說,精神衛生問題是伴隨人的一生的。無論是嬰幼兒,還是青少年,還是成年人,都可能會有大大小小的心理問題,也都應當得到合理的幫助和治療。

其三,從法律法規層面來看,我們還需要不斷完善精神衛生相關的法律法規,這也是我們在《規劃》中提出的發展目標之一,其中如心理治療未來的發展、心理治療行業規範等種種方面。

其四,從上海城市建設發展角度來看,作為一個超大型城市,上海的公共衛生建設無疑是重中之重,而心理健康當然也是重點板塊之一,我們也會成立專門的心理危機幹預隊伍,來應對諸如新冠疫情等重大突發公共事件中出現的社會心理健康問題,為市民提供相應的心理問題救助渠道,這也是我們未來重點攻堅的方向之一。

責任編輯:陳伊萍

相關文章  68分大敗,喬老闆遭遇當頭一棒,黃蜂再次淪為東部魚腩

校對:劉威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