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懂《父母愛情》原著中安傑對安欣的疏遠,也便讀懂了人性的複雜


文|心語

《父母愛情》原著中作者江亞寧是這樣描述姨媽安欣的:

我的姨媽真是個好姨媽,她只比我母親大兩歲,卻什麼都能幹。我們兄弟姐妹七個人的毛衣,毛褲,毛背心,棉衣,棉褲,棉鞋,都是出自我姨媽之手,沒有我姨媽,我們恐怕要成為路上的凍死骨了。

有時候我就納悶,姨媽只比我母親大兩歲,且比我母親標誌的多,但我母親憑什麼就比姨媽嬌貴的多呢?我們姊妹多次討論過這個問題,很替我們的姨媽打抱不平,我認為還是我二姐的見解對:咱媽純粹就是自己慣著自己。

安傑母親去世,父親又帶著小老婆和小老婆生的一雙兒女逃走了,就剩下她和哥哥姐姐們相依為命。姐姐安欣雖然只比她大兩歲,卻自動擔起了母親的責任,對安傑呵護照顧。按理說安傑應該對安欣情感上很親近,很依賴。

但實際上,無論是讀原著,還是看劇版的《父母愛情》,都會發現安傑在刻意疏遠安欣。有人說,安傑自私狹隘,冷漠無情,姐姐這樣疼愛她,她卻毫無感恩之心。

如今我再讀《父母愛情》,終於讀懂了安傑對安欣的疏遠裡,藏著的複雜的人性,這裡面有自私,也有自卑,有愛也有恨。

安傑對安欣的疏遠,最開始源於恨

安傑嫁給江德福,是極不情願的。她作為國有企業的一名正式職工,有文化,有容貌,也有夢想。她對未來要嫁的人是有期待,有目標的。而江德福這個人完全和她的預想相悖。

她在第一次見到江德福後,回到家就向姐姐抱怨:看那鄉巴佬的樣子,還插著支鋼筆,聽他說話我敢肯定他認識的字不超過一百個,那英雄鋼筆插在他口袋裡簡直糟蹋了。

安傑對江德福的不滿意安欣非常清楚,但還是為了家族和自身的利益,拉攏了這樁婚事。

原著中江亞寧這樣寫道:

父親硬著頭皮頻頻進出我母親那成分複雜的家庭,有幾次父親都要洩氣了,是舅舅和姨媽給了父親力量和勇氣。在後來的追求中,我父親已經帶上了一股負氣的成分,那股不蒸饅頭爭口氣的農民式的爭強好勝心主宰著父親。父親想:老子打仗時多少難打的據點都拿下了,還怕你這個梳著兩條長辮子的資產階級的臭小姐不成?

母親在這場戰爭中完全是孤軍奮戰,她最終還是寡不敵眾向父親舉起了纖纖玉手,乖乖地跟著梳著中分,軍上衣口袋裡插著英雄牌鋼筆的父親入了洞房。

不諳世事的安傑不知道,雖然她父親逃走後,他們家被定為小業主成分,但大嫂是村霸的女兒,安欣的未婚夫歐陽懿也成分不好,後來被定為右派。

這都讓安泰和安欣惶惶然,他們對家庭的未來堪憂。這時正好有當海軍軍官的江德福看上了小妹,這就好比瀕臨死亡的人看到了一線生機,自然會牢牢抓住。

安傑一直在哥哥姐姐的羽翼下被保護著,自然不知道家庭的危機,她看到的只是兄姐為了自己的利益,將滿心不情願的她推向了江德福。

尤其是當江德福被派往荒涼的戍邊赴任時,安傑更是崩潰到極點,她寧願懷著孕還帶著兩個孩子,也不肯離開青島。

那一刻,她感覺自己“像個被人販子拐賣的良家婦女”,而把她賣了的人就是自己的親哥親姐。

苦撐半年實在熬不下去的安傑,再一次妥協,去荒島找江德福了。

推薦文章  身在國外,心在國內!丁俊暉發聲,簡簡單單5個字為東航事故祈福

到了邊島的安傑,雖然成了島上一道靚麗的風景,她走到哪裡都被島上的人們關注著,羨慕著,但她從此後就丟了工作(劇版里安傑在島上當老師,原著裡她是作為隨軍家屬去的邊島,沒工作的),徹底成了依賴江德福生存的家庭婦女。

破罐子破摔的她還一口氣生了七個孩子,這時的她對生活充滿了失望。她沒有為人母親應該有的耐心,她厭煩這樣忙碌吵鬧的生活,她的眼睛總是看向遠方,好像那裡才是她心目中的家和孩子的模樣。

安然雖然過著物質豐厚,衣食無憂的生活,但她的精神層面並不快樂。她是矛盾的,即享受軍官太太給她帶來的身份上的肯定,又懷念當安小姐時的自由和心靈上的愉悅。

安傑認為自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和哥哥姐姐當時的推波助瀾不無關係。雖然後來安欣和安泰都沒她過得好,但安傑還是覺得自己被出賣了,所以她對哥姐都有怨氣。

尤其是對姐姐安欣,她嫁給了自己喜歡的歐陽懿,這更讓安傑覺得委屈,不忿甚至自卑,她從內心裡記恨安欣,自然也就疏遠了兩人的姐妹情。

安傑對婚姻的不滿,是對安欣疏遠的開始,她怕受打成右派的歐陽懿牽連,影響江德福的仕途,這才是她刻意疏遠安欣的真實原因。

安傑的自私狹隘,讓安欣心寒

安傑嫁給江德福,確實給安欣和安泰帶來了很多好處,可能有些他們都沒想到。

原著中作者江亞寧是這樣描述的:

當年我舅舅和姨媽聯手把我媽推進我父親的懷抱,除了認為我父親有能力讓我母親過上豐衣足食的生活,對他們的自身利益也是有考慮的,只是他們突出了前者,隱匿了後者。

在歷次運動中,出身不好的舅舅和姨媽,在填各種政審表格時,除了要老老實實填上外逃的外祖父外,在社會關係一欄裡,他們會毫不客氣當仁不讓的填上我的父親。一張政審表上,能有我父親的胖身體壓著就足夠跟我外逃的外祖父分庭抗禮了。

父親為他們做的還不止這些,舅舅家的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姨媽家的兩個女兒統統被我父親弄到了部隊,入了黨,提了乾,當工農兵大學生去了。

為此安傑一直以家中功臣自居,她心安理得地享受姐姐哥哥們的恭維和無微不至的照顧。

電視劇裡,安欣和歐陽懿被下放到了小黑島。原著里安欣沒有離開過青島,她每回從青島過來看安傑,都是帶著大包小包來,臨走反而空著手走。

連還是小孩子的江亞寧都說:

我們到碼頭上去送他們,對他們帶來的和即將帶走的行李的反差感到吃驚。在他們面前,我們倒像我父親的那些鄉下親戚了,這讓我們有難為情的感覺。

安傑卻是泰然自若的,她覺得姐姐理應這樣回報她。當歐陽懿被打成了右派,她又刻意和安欣疏遠,生怕影響到江德福的仕途。

原著裡的歐陽懿是清華的大學生,和安欣結婚時是北京某研究所的助理研究員,後來趕上運動,灰溜溜地從北京回到了原籍青島,頭上還多了頂右派的帽子。

推薦文章  淒美|他殉情不成反倒一世兩隔,榮少哥哥經典詮釋be

江德福並不在意這個連襟頭上的帽子,就像他當年不在意安傑的出身一樣。江德福對安傑說:“黨的政策是懲前毖後,治病救人。帽子要給他戴,親戚也要同他走,搞運動不要和走親戚攪合到一塊去!”

話雖然這樣說,安傑還是和姐姐安欣一家疏遠了距離。

後來歐陽懿生了病,還是江德福讓安傑把他接到島上來療養。歐陽懿這個人有他清高和不招人待見的一面,本來人在屋簷下,卻不知收斂。

有一次,他半開玩笑地對安傑說,妹夫的官還真是好當,批批文件,開會說些大白話,就成了。

安傑知道歐陽懿在笑話江德福沒文化,這也正好說到了她的痛點,就回擊道,是好當,不知你這個右派好當不好當?

一句話說得歐陽懿臉色蠟黃,汗流浹背。

安傑就是這樣,她習慣了高高在上,被人仰視的感覺。她的丈夫江德福作為邊島上的最高長官,可以說手握島上眾人的生殺大權。

江德福為人謹慎,謙虛平和,在島上聲望極高,人們對他的夫人安傑也尊敬有加,這本是安傑借助江德福得來的尊榮,可她卻習慣了這樣俯視眾人的感覺,被姐夫揶揄後,便立刻反唇相譏,而且還針對他最致命的地方。

安傑做事,處處透著自私和小人的做派,真不如安欣大氣和坦蕩。她對待所有人都缺乏同理心,更不懂換位思考,從來沒有站在安欣的位置上設身處地的為姐姐姐夫考慮。

她的一生活在江德福的保護下,沒經過任何的磨難和屈辱。所以她才能在自己的世界裡,自得自樂,根本不去考慮自己的所作所為會不會給他人帶來傷害。

安欣也是為此,有點寒自己這個親妹妹的心。她比安傑長得漂亮,更比她能幹,只是運氣差了點,趕在了那樣一個年代。

她雖然被生活暴擊,卻依然堅強自信,始終溫和,始終豁達。相比於安傑的傲嬌和自負,我更欣賞安欣身上那股自強不息,泰然處之地頑強。

不管安傑做什麼說什麼,作為長姐的安欣,總能大而化之,然後精心地去維護這段姐妹情。

安欣和安傑活成了兩種不同的人生

曾經我看《父母愛情》,也很羨慕安傑,有愛自己又有本事的丈夫,為自己遮風擋雨護其周全;有幫著共同撫養那麼多兒女的小姑德華,不求回報任勞任怨;還有自己不願費心,卻都成長得如此優秀的孩子們。

安傑在我們世俗的眼光裡可謂是人生的贏家。

可隨著年長,閱歷增多,對人生人性有了更深的理解和感悟。我卻越來越喜歡安欣,喜歡她身上不忘初心,堅持做自己的從容。她永遠是那個會說裊裊炊煙,對生活講究的優雅女孩。

到了晚年,安傑早已被江德福同化,她女婿王海洋是這樣解釋她的一生的:

你的父親江德福跟你母親安傑從他們結婚那天起,就開始了相向而行的漫長的,痛苦的長途跋涉。他們各自向對方走去,各自向對方靠攏,他們走啊走啊,越走越近,眼看著就要勝利會師了,卻來了個倒霉的擦肩而過。這樣你的鄉下父親江德福走上了城市的柏油馬路,而你的母親安傑卻走進了鄉下的田間小道。

推薦文章  日經:華為遭美國打壓之際中興通訊正在提升晶片設計能力

安傑這輩子,永遠都沒有長大,她被江德福保護得太好,所以逐漸迷失了自己。她自以為是,任性妄為,沒有人和她是真正的朋友,她其實只是仰仗江德福生活的菟絲花,也必然會追隨著江德福的腳步,逐漸演變成最不想成為的那個自己。

魯迅先生在《朝花夕拾》裡曾寫道:人生有時候難免陷入困境,但人的高貴在於,困境中依然保持操守,絕不能放縱自我,任錯誤的慾望氾濫。

安欣則不同,她待人和氣,溫文爾雅,說話得體,進退有度,讓每個和她在一起的人都如沐春風。

她的人生雖然波折不斷,卻越挫越勇,一直到了老年還依然保持著優雅高貴的氣質,安傑看著這樣的姐姐,心裡一定也是五味雜陳吧!

寫在最後

安欣和安傑,就像我們身邊所有的姐妹一樣,有一個大氣寬容善解人意的姐姐(或者妹妹),就有一個自私蠻橫為所欲為的妹妹(姐姐)。

兩人私下里互相較勁,可內心卻又相互掛念。見了面吵,不見面想。雖然相互討厭,卻都願彼此過得好。

記得竇文濤在《圓桌派》上和大家聊兄弟情,姊妹情,他說到自家三兄弟的事。

他說他們兄弟三個幾年都沒見過面,也沒什麼可聊的,可以說之間的感情很淡漠。

但如果讓自己的哥哥和他的好友文道(竇文濤多年的好友,也是商業夥伴),兩個任選一個破產,那他會毫不猶疑地選擇文道破產。

這恐怕就是兄弟,姊妹之間最至純至真的親情,這种血脈相連的感覺是騙不了人的,更騙不了自己的。

還有幾天就到了舉國歡慶的春節了,是萬家團圓的日子,祝愿咱們所有的姐妹,兄弟,摒棄前嫌,暫時忘記自己的社會身份,勝者別驕縱,敗者更別氣餒,都保留著童年的純真,和自己的骨肉至親們敞開心扉,合家歡樂!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