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遠嫁把她變成了精神病


#頭條故事挑戰賽#

歡子又瘦又小,已經十八歲的她活潑開朗,有點兒小孩子性格,猴精猴精的。

1

歡子家住在雲南山區裡,離縣城兩個多小時的車程,由於地理位置偏僻,除非有私家車,否則歡子的家鄉很難見到車,而那個時候私家車是富人的象徵,歡子的家鄉清一水的窮人,見個私家車跟做夢一樣!所以出行便成了最大的難題!

由於偏僻的地理位置以及相隔遙遠的村落,十八歲的歡子遲遲無人上門提親,無奈歡子的父親便托鄰居給說個媒。

鄰居是更遠處的山裡嫁過來的,那裡更加的偏僻窮困,歡子的父親早就待夠了大山,鄰居說了幾個年輕後生他都不很滿意,最後鄰居無奈說她有個妹妹嫁到了河南,那裡都是平原,沒有山,也不用天天幹活,剛好這段時間她回來走親戚,要不讓歡子跟著她去河南看看。

歡子的父親一聽說不用天天幹活,看著活潑開朗的女兒慈愛地笑笑同意了。

鄰居看歡子的父親同意了,無奈收拾了些東西便回了娘家,兩三天後才帶著妹妹回到了自己家裡。

歡子的父親看著鄰居的妹妹身上穿著簇新的衣裳,人也精神便給了歡子一些錢讓歡子拿著錢跟著鄰居的妹妹去河南看看,要是真好就找個人在那裡嫁了,他這一輩子都無法走出大山了,只希望女兒能出去看看,享享福!

歡子有些自來熟,跟著鄰居的妹妹才兩天就一口一個姐的叫著,好像親姐妹一樣。鄰居的妹妹看著不諳世事的歡子也決定把她當做親妹妹對待,在外地再不熟的老鄉都是親人!

歡子這一趟很順利,跟著鄰居的妹妹到家不久就看上了鄰居的妹妹夫家同村的小偉。

2

小偉有一個哥哥,兩個姐姐,沒爹,只有一個娘,由於家境貧寒,哥哥未娶,兩個姐姐倒是已經出嫁,時不時拿著東西回來看看。

歡子來的時候,村裡人聽說想找個人嫁了,全村適婚的男性基本都出動了,時不時跑到歡子身邊獻殷勤,小偉也在其中。

看著層出不窮的追求者,歡子挑花了眼,最後覺得小偉長相中看,年齡相當,人也溫柔體貼便選擇了小偉。

歡子選好後兩人婚事辦得很快,歡子也以最快的速度住到了小偉家裡。

3

小偉家裡本就娶媳婦困難,娶了歡子後剛開始恨不得把歡子捧在手心裡,去哪裡都帶著歡子。

時間過得很快,兩人結婚一年就添了個可愛的女兒。

女兒出生後小偉沒說高興也沒說不高興,每天依舊如常,倒是歡子的婆婆開始不高興了,整天好吃好喝地伺候著歡子,連個男孩都生不出來,歡子的婆婆極其不高興。

歡子女兒出生的時候剛好是計劃生育嚴打的那幾年,看婆婆不高興,歡子決定把女兒給婆婆放在家裡,她跟著小偉去外地生二胎。

二胎很順利,次年歡子就生了個兒子,回到家後婆婆簡直樂的合不攏嘴,天天抱在懷裡誰都不讓碰。

而歡子的婆婆看孫子有了,覺得媳婦有沒有都行,而且這媳婦天天光吃不幹活,還不如不要便開始作妖!

相關文章  只有男生的Y性染色體才不斷代遺傳,這樣說對嗎?

有了孩子家裡開銷開始大了,小偉便讓歡子在家和婆婆一起照顧孩子,他則是出門掙錢。

4

在歡子和婆婆相處的這段時間,婆婆覺得歡子人傻不會說話,幹活也不利落,而且極其會偷懶,孩子也帶不好就特別不滿意,一旦小偉打回來電話婆婆就開始數落歡子的不是,時間長了小偉也覺得歡子就不是會過日子的人,他們兩個在一起的時候歡子就只會買這買那吃,從來不體諒他掙錢的辛苦,這樣的女人娶回來中看不中用!

小偉思想發生了變化,再加上沒文化沒技術在外打工屢屢受挫,小偉內心的陰毒想法越積越多,一回家就整個爆發出來了!

小偉一到家就家暴了歡子,那一年的過年一家人是在歡子的哀嚎下度過的!

那個時候農村打媳婦都是正常現象,鄰居們不痛不癢地勸一句就過去了,歡子的婆婆則是慫恿著兒子使勁打!

歡子剛開始被家暴想著走,但是自己身無分文,實在走不掉,而且還有孩子,無奈歡子忍了,到後來歡子也漸漸習慣了。

5

在歡子被家暴兩年後,歡子的大女兒四歲了,兒子也三歲了,農忙時節小偉和歡子的婆婆去田裡幹活,讓歡子在家照顧兩個孩子順帶做飯,到了傍晚,歡子讓女兒帶著兒子在臥室玩兒,她則是緊趕慢趕地做飯,歡子正在燒火突然聽到兒子大哭的聲音,跑過去一看,兒子從床上掉了下去,頭磕在了旁邊的方桌上,當即血就從頭上順著臉流了下來,歡子嚇壞了,讓女兒去田裡叫小偉和婆婆回來。

小偉和婆婆回來就抱著孩子去了小診所,頭上縫了十幾針,回到家小偉二話不說照著歡子臉上就是幾巴掌,打得歡子眼冒金星躺倒在旁邊的牆上,小偉還是不解氣,一腳把還一臉懵的歡子踹倒,碰翻了洗臉架,洗臉架上洗臉盆裡的水完全潑在了歡子身上,小偉又跟上照著歡子肚子踹了幾腳才氣沖沖地罵罵咧咧地回屋。

歡子的婆婆看著小偉照死的打歡子沒有一絲同情,對著地上捲曲著身體的歡子罵了幾句進屋了,順帶拉走了旁邊跟著媽媽哭的歡子的女兒。

歡子在地上躺了一會兒,身體的疼痛緩過來後走到廁所旁邊喝下了放在那裡的農藥。

歡子剛喝下農藥不久,出來弄飯的婆婆看到歡子手邊倒著農藥瓶子躺在廁所旁邊嚇了一跳喊小偉趕快找人把歡子送到小診所。

好在發現的早,歡子被輾轉了幾個地方,最後還是被救了回來。

歡子被救回來後家裡和睦了一陣子,兒子的傷勢恢復的也很好,日子看起來有盼頭了,歡子又恢復了從前的生機活力。

6

歡子那個時候不明白一句話,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只是過了半年,婆婆還是惡婆婆,小偉還是那個猙獰的小偉。

歡子在家裡只能幹活,什麼好吃的好喝的與她都無關,幹活還不能偷懶。當然錢更是到不了歡子的手裡。而且一旦歡子有那裡做得不好,輕者被小偉和婆婆罵,重者被小偉打幾拳,歡子都已經習慣了,娘家太遠,而且娘家也不富裕,歡子每次給娘家打電話是只報喜不報憂,生怕娘家人擔心,歡子的幾個老鄉有心幫忙,結果一家比一家糟心,都是有心無力,想著熬一熬,等孩子大了就好了。

這一熬又是兩年過去了,歡子的兒子五歲了,歡子也摸索出了生存之道,漸漸挨打也少了。

在一個夏日的夜晚,下著大暴雨,歡子家的破磚瓦房被雨水衝擊塌了,無奈一家人都住到了鄰居家裡。

第二天小偉便開始找人蓋新房子,由於沒錢,歡子的婆婆舍下臉面向著還未結婚的大兒子和兩個女兒各要了一筆錢,小偉又藉了一筆錢才把房子蓋了起來。

房子蓋好後,一家人雖然有了新房子住,但是債務壓力也重,小偉想要出去掙錢,但是想著歡子什麼都做不好,自己老娘一個人在家還帶兩個鬧騰的孩子,還得看著歡子,整天特別火大。

直到有一天歡子炒菜鹽放的有點兒多,小偉當即發作扇了歡子幾巴掌,扭著歡子的耳朵把歡子逼到牆邊大聲罵道:「你都活到狗肚子裡去了?炒個菜都不會,家裡是有錢,炒菜放那麼多鹽?」說完,一使勁扭著歡子耳朵把歡子扔到了地上,照著歡子的肚子踢了幾腳後隨手拿著旁邊的大棍朝著歡子打了幾棍才氣呼呼地去吃飯。

相關文章  美國新冠死亡病例累計超過70萬例

歡子哭著在地上躺了一會兒才起來一拐一拐地進了裡屋。

小偉吃了飯進了裡屋看歡子背對著外面躺在床上,火氣一下子上來了,走過去才發現床裡面放著農藥瓶子。

小偉立馬出去找人快速將歡子送到了之前給歡子看好的那家醫院,好在去的早,歡子最後救了回來。

但是從那兒以後歡子就患上了精神病,整個人瘋瘋癲癲的,沒事吃過飯就跑到別人家玩兒,玩的時候大喊大叫的,別人知道她心裡苦,再加上也沒給別人造成什麼損失,別人就這麼由著她,不久整個村子以及附近村子都知道她得了精神病。由於症狀比較輕,她也沒什麼過激的舉動,村子裡才沒人排斥她。

7

小偉看歡子的精神有些不正常了便沒再動不動就家暴。可是無論發生什麼生活還得繼續,欠的債也得還,無奈小偉只得把兩個孩子放在家裡,他帶著歡子外出打工。

沒了婆婆的挑撥離間,小偉待歡子還是不錯的,歡子跟著小偉出去,和小偉一起起早貪黑地幹活,兩人掙了不少錢,歡子的精神狀態得到了極大的緩解。

兩人這樣過了五年,兒子十歲了,到了麥忙時節,小偉帶著歡子回到了家裡,小偉傍晚還在地裡忙活,婆婆回家看到大米從樓梯最上面一下子撒到最下面,非說是歡子故意撒的,其實是歡子去房平上看婆婆和小偉回來了沒有不小心撒的。

婆婆連問都不問等小偉回來就開始告狀,小偉剛好和人談收麥子的事情沒談攏,心裡正憋著氣,上去就開始打歡子,剛開始打了兩巴掌,後來想著自己娶這老婆啥都幫不上自己,還天天沒事找事,越想越氣,上去一腳把歡子踹倒道:「吃了幾年飽飯就不知道糧食貴了是吧?你個敗家娘們,天天養著你,啥也不會幹,要你幹啥?」越說越氣,小偉下手也越來越重,直到把歡子打得蜷曲地像個蝦子一樣才停手去吃飯。

歡子躺在地上不久慢慢站了起來,剛站起來小偉就厲聲喊著歡子吃飯,歡子大吵大鬧了一通回屋去了。

小偉覺得歡子這次已經發洩過了,事情就算過去了便沒在意繼續吃飯。

吃完飯小偉便洗澡去了,歡子的女兒看歡子沒吃飯,拿了個饅頭跑到屋子裡喊著媽媽吃飯,歡子看著女兒懵懂的小臉,哭了一會兒果斷喝了手邊的農藥。

女兒看歡子不吃饅頭跑出去找奶奶道:「奶奶,媽媽不吃饃,媽媽喝了農藥,就是你說的不讓我和弟弟玩的那個農藥。」

歡子婆婆一聽趕快跑到了裡屋,看到農藥瓶子在桌子上放著,歡子躺在床上哭著。

歡子婆婆趕快喊小偉把歡子送到了醫院,送去的很快,歡子又一次死裡逃生。

8

這次回來的歡子精神病更加嚴重了,經常自說自話,有的時候甚至連人都認不清楚,只能吃藥才能控制住病情!

小偉在家待了半個月,家裡不是很忙了便帶著歡子出去了,之後的八年裡雖然也有摩擦,但都無傷大雅。

八年時間過去了,歡子兒子大了,考了個大專,歡子的婆婆年齡大了,在廁所摔了一跤,臥病在床,歡子的女兒早就不上學了,出去掙錢後都拿回來給了小偉。

婆婆臥病在床需要照顧,歡子精神病時好時壞照顧不了,小偉只得放棄外面的工作帶著歡子回了家裡幹些零活順帶照顧自己母親。

好在歡子女兒能掙錢貼補家用,一家人過得倒還可以,歡子兒子也能繼續上學。

本來婆媳分開住矛盾基本就沒了,這小偉一帶歡子回來矛盾又激發了!矛盾一激發,小偉心裡一煩就又想打歡子,正準備動手時,歡子的兒子挺身而出對著小偉道:「你再打我媽試試。」

相關文章  連日降雨,辛集鐵警迅速反應積極應對

小偉看著已經長大的兒子最後沒下手,從那以後小偉也開始收斂著脾氣不再動不動就打歡子了。

長大成人的兒子,臥病在床的婆婆讓歡子的生活歡快不少,歡子的精神病也漸漸得到了控制。

歡子最後終於能夠歡快地生活了,在女兒結婚的時候歡子打電話讓娘家人來了不少。

娘家人看著歡子生活愉快,女兒嘴甜聽話,兒子懂事乖巧,告訴歡子好好生活,娘家人參加完歡子女兒的婚禮滿意地離開了。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