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網際網路大佬追星:你我本無緣,全靠我花錢


9月9日晚,久未露面的王菲終於營業了。

她用直播的方式唱了幾首歌,雖然也有賣貨環節,但天後唱了幾首很有誠意的歌,讓粉絲們過了把癮:

期間,王菲和她最有錢的粉絲——馬雲,合唱了一首《如果雲知道》。

兩個人的畫風是這樣的:

還完全重現了你我在KTV合唱時的互捧場景:

合唱時馬雲的高音很穩,還被贊上了熱搜:

這個現場你們感受一下:

王菲說選《如果雲知道》作為合唱曲目,是因為有個「雲」字,馬「雲」嘛,其實就是《如果馬雲知道》。

馬雲爸爸追星追成這樣,實在太讓人羨慕,畢竟我們和他都有著一樣的夢想:想讓王菲陪我唱K……

不一樣的是,我的夢想,卻被馬爸爸實現了!

網友們還創造了一個新詞「憑億近菲」,你細品,很形象了。

是啊,當我們這種普通粉絲只能在明星超話、虎撲等死命給喜歡的偶像投票打榜時,網際網路大佬早就憑藉資本的力量,成為了「為所欲為」的超級粉絲。

01

馬雲是王菲的鐵桿粉絲,這好像是多年前大家就知道的事。

網友曾戲稱馬雲和王菲結緣的故事,就是「你我本無緣,全靠我花錢」。

第一次馬雲想花錢,是在2015年天貓雙11狂歡夜。

當時馬雲請來了大半個娛樂圈的明星,陣容強大,堪比任何一次春晚。

結果高冷的王菲毫不猶豫地拒絕了,一點面子也沒給。

第二次馬爸爸想花錢結緣是在2016年,王菲要在上海辦「幻樂一場」演唱會。

那次演唱會是她的收官之作,異常火爆。

馬雲主動提出豪擲1.6億,要為她配備頂尖的製作、頂尖的舞臺、頂尖的團隊,想要包場王菲這次上海演唱會。

但天後不為所動,依然直接拒絕。

馬雲爸爸包場不成,還是要親臨現場的。

當時有網友爆料,馬雲的座位是內場1排1號,這個位置的票價被炒到100萬。

當晚在現場的馬總,仰著頭望向舞臺,滿臉微笑,內心歡喜。

飯姐擔心上面這張照片是假的,特意找了另外的照片,從他和劉嘉玲姐姐在後臺合照看,穿的是同一套衣服,證明他真的有去現場:

那晚的他,只是王菲的一枚「小粉絲」。

不過事不過三,第三次馬雲終於砸錢成功。

2017年,馬雲終於用一曲《風清揚》打動了王菲。

王菲那次說,她其實不是想一直拒絕,只是一直在等一個最好的作品。

天後自己找的這個臺階,下得很好了。

《風清揚》,就是王菲口中說的等來的滿意之作。這首歌是由高曉鬆擔任製作人兼作曲者,華語音樂新的女性力量也是《曉說》的主編尹約來填詞的,是當時馬雲拍的第一部電影《功守道》的主題曲。

好不好聽當然是見仁見仁,但對馬雲來說,這一次總算和自己女神牽上了緣份。

他給他們倆的組合取了個名:馬菲組合。自嘲「濃濃的鄉土音配天後的Teana之音」。

給足了自己的偶像面子。

其實這也是有錢人追星和我們不一樣的地方,他們一邊花錢追星,一邊想著怎麼通過追星來實現更高的價值。虧本的買賣,不做。

不過馬雲對王菲的喜愛確實是真的,他還愛屋及烏,在2017年冒雨去參加當年的雲棲音樂節,捧場王菲的女兒竇靖童的表演。

當時臺上的竇靖童:

臺下的馬雲,樂出了慈父的笑容:

02

除了馬雲,網易創始人丁磊也曾花重金只為和女神合唱一曲。

2013年,網易自家遊戲《大唐無雙2》上線,宣傳歌選了《帶我飛》,是2009年林志玲主演的電影《刺陵》的片尾曲,電影很一般,豆瓣評分僅3.8分:

丁磊一直有一個歌手夢,這次他實現了自己的夢想,還附加實現了另一個夢想:站在了女神林志玲的身邊唱歌。

一是宣傳了新遊戲《大唐無雙2》,二是推了網易當時的新產品「網易雲音樂」APP一把,把MV的首發權放在了上面,當時拉動了不少新增下載量。

大佬們,果然追星也不忘算投入產出比。

還有更多大佬,也把追星和生意相結合了。

小米的創始人雷軍,在吳秀波主演了《黎明之前》這部片子後,成為了吳秀波的鐵桿粉絲。

當時兩人一同登上了《芭莎男士》,騎著電動車拍大片,好不快樂。

雖然現在吳秀波全糊了,但當時雷軍能和心中的偶像一起耍帥合影,也算是達成了追星之路的高光時刻。

不過現在看吳秀波當時的「國民老公」、「國民暖男」、「國民初戀」人設,讓人唏噓,不知道後來這個代言人是否讓紅米手機黑紅黑紅的?

還有一個馬爸爸,也砸過重金追星。

有一年他還在自家公司的年會上,帶著眾高管唱學友哥的《餓狼傳說》:

這位馬爸爸追星屬於低調型,他不求合影和合唱,只是用自己的公司資源助力偶像的發展:

2014年,張學友的國語大碟《Wake Up Dreaming醒著做夢》即將在內地預購,環球音樂的高層在媒體見面會現場和騰訊集團宣佈達成獨家戰略合作模式,為這張專輯打造了投放預算6000萬人民幣、數位結合實體的試聽、銷售網際網路行銷推廣渠道。

看不懂行話是不是?其實就是,騰訊決定要為張學友在QQ音樂上賣唱片,這在現在看來很普遍,但在2014年卻是顛覆性的。

馬化騰爸爸面對自己的偶像,既是小粉絲,又當了「霸道Quattroporte」。

後來,在QQ音樂助力下,張學友這張大碟在內地創下「IFPI十白金銷量」認證(IFPI的標準是賣2.5萬算金唱片,5萬算白金唱片,10萬算雙白金,15萬算三白金——以此類推)。

後來為了答謝歌迷,還在北京奧體開了張學友專場音樂會。

騰訊也通過這次,開創了和歌手們新的合作形式,後來QQ音樂複製了相同的商業模式,賺得盆滿缽滿,慢慢成為了行業老大,這是後話。

在我們這種小粉絲只能為自己的偶像手動做做資料時,網際網路大佬們追星都已經追到「彼此成就」的境界。

03

除了網際網路的男大佬,那女大佬們追星又是啥樣的?

王夢秋,清流資本的董事長,曾經在百度工作十多年,擔任技術副Quattroporte。

而在飯圈,她還是被很多人認識的鹿晗「親媽粉」。

她的微博簡介寫著:請時光善待那少年。意有所指,少年即鹿晗。

在接受《人物·話說》採訪中,她以「一位執著喜歡鹿晗的普通女性」自居。在王夢秋看來,鹿晗 「低調、勤奮,是她最喜歡的明星,沒有之一」。

反觀王夢秋的簡歷,其實她跟自己偶像在「低調、勤奮」上有不少的相似之處。

2002年加入百度,從最基本的工程師做起,後來擔任產品和技術管理工作,直至升至百度副Quattroporte。她在百度一干就是11年,2013年,王夢秋從技術大咖轉戰女VC,卸任百度副Quattroporte一職,加入清流資本。

在追星上,她和其它網際網路大佬不一樣的是,她會親力親為做很多普通粉絲會做的事,比如經常在鹿晗、EXO等貼吧發帖,甚至很多她發的帖子都被蓋成了高樓。

飯姐看了下她的微博,雖然在14年11月後沒有再更新,但之前的微博日常是這樣的:

曾有人統計過她的微博,846條中,有四分之一以上都與鹿晗相關。

在她停更微博後的第二年,也就是2015年,鹿晗解約回國發展,王夢秋也開始了和自己偶像的合作。

也是2015年,鹿晗成為了「美麗說」的品牌代言人,而王夢秋的老公徐易容正是「美麗說」的創始人。

同年,美麗說旗下的「美麗說HIGO」花了3.38億元拿下了《跑男3》的獨家冠名,而鹿晗也成為新一季嘉賓。

這還只是一個他們合作的開始。

在2017年2月,作為VC圈內「知名鹿晗迷妹」的王夢秋領著自己的清流資本與鹿晗、新希望集團聯合成立了「清晗基金」,開始進軍創投行業。

而佔了控制權的新希望集團現在的操盤人是劉永好的女兒劉暢,坊間傳言她也是「鹿晗迷妹」,但沒有證實。

「親媽粉」王夢秋,真是達到了追星的最高境界。

當然這也是一門生意。

之於王夢秋和新希望集團,別的基金辛辛苦苦拉了一個團隊來做投後,做宣傳的,做人力的,做法務的,「清晗基金」啥都不用,一個鹿晗的名頭秒殺一切。

之於鹿晗,更是有了投資高手兼自己的忠粉王夢秋等的加持,資產有了更好的去處。

我們看到的是大佬們在追星,其實背後,都是雙贏甚至多贏。

就像昨晚馬雲爸爸和王菲的合唱,今天已經刷屏了網際網路、喜提了幾個微博熱搜,你我也都知道了,原來快糊了的優酷也在做帶貨直播……

其實,優酷是馬爸爸家的,阿里也是微博的股東。

說來說去,兜兜轉轉,追星都是為了自家生意。

真正的有錢人追星,早就不只是和愛豆握個手聊個天合個影了,一起在人民幣和美刀里弄過潮的,才是親人。

只要你我肯努力,希望有一天我們也可以和女神男神們一邊唱K,一邊把錢給賺了。

#馬雲#、#王菲#、#鹿晗#

責編: 無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