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毅粗豪粟裕謙遜,兩人都讓出委員會主席位置,卻受到毛主席批評


新中國成立後,將全國分為六個大區,設立軍政委員會,原則上由各軍區或野戰軍司令員擔任主席。

在華東,情況比較特殊。當時三野的主帥有兩人,一個是華東軍區兼第三野戰軍司令員陳毅,另外一個是實際主持華東軍區或三野軍事工作的粟裕。

兩人都是忙人,工作重心和地點也不一樣。陳毅粗豪,他擔任上海市長認為上海的事情,自己忙不過來,想推給別人。粟裕謙遜,一向敬重陳毅,認為華東軍政委員會主席理所當然應當由司令員擔任。

「你們不做,我來做。」饒漱石也不提交華東局常委會議討論,遂以中共中央華東局的名義報上他的名字。

毛澤東見到華東軍政委員會組成人員名單,主席為饒漱石,感到意外。饒漱石到北京,毛澤東問起此事。

「我徵求過意見,華東局幾位領導同志都不同意陳毅擔任,只好由我來擔任。」饒漱石當面撒謊。

毛澤東沒想到陳毅會遇到這麼多「反對派」,批准了名單。

自此以後,饒漱石身兼華東局書記和華東軍政委員會主席,處處高陳毅一頭,變本加厲地壓制、排擠陳毅。

在華東,饒漱石敢於與陳毅叫板,但對於粟裕則很是忌憚,總是疑心和害怕陳粟聯手拱倒他。

1952年春節前後,饒漱石眼部持續痙攣,兩眼腫脹、充血,視力模糊。醫生診斷後,要求他徹底住院治療,離職休養。

饒漱石不肯離職,但是又不能理事,華東局、華東軍政委員會實際處於停頓狀態,大小事務堆積如山。各地請示、報告雪片一樣飛來,得不到批示,天天打電話催。

粟裕覺得饒漱石這樣死撐於公於私都不是辦法,於是向中央如實報告了饒漱石的病情,提出「必須休養」。 12小時後,華東局收到毛主席的親筆批示讓饒漱石到北京養病,並請粟裕和饒漱石同車來北京。

粟裕從南京來到上海饒漱石家中,轉告中央的電報內容。病人本來就敏感,饒漱石為人又特別多疑。他翻來覆去,想了許多,得出一個結論:粟裕在搞鬼,想幫陳毅重掌華東。

2月6日,粟裕陪同饒漱石登上入京的列車。饒漱石按捺不住心中的無名火,陰陽怪氣地說:「粟裕同志啊,你給中央打電報,不要說按組織原則應該請示我,按常理事先給我通通氣,總是可以的吧?」

「你眼睛都成這個樣子了,還不趕快休息,想當瞎子呀!」粟裕笑著說,「我要先給你通氣,這個電報你還同意發嗎?」

饒漱石氣得不行,又無懈可擊。

入京後,饒漱石判斷自己正在失去中央,特別是毛澤東的信任。

相關文章  5首秋意很濃的詩詞:李商隱這句枯荷雨聲,多年來一直是我心頭好

一天凌晨三點多,饒漱石來到中南海,要求緊急面見毛澤東。

毛澤東以為有什麼大事,請他進去。

饒漱石一開口,便收不住嘴,談了四個多小時。話很囉嗦,翻來覆去,就是想問毛澤東三個問題:

1.我在戰爭年代是否有錯誤?

2.我在華東局是否犯了路線錯誤?

3.為什麼要採取由粟裕陪同的方法進京?

毛澤東知道他弄擰了,看在他是病人的份上原諒了他的失態。但是,經過這件事,饒漱石暴露出他患得患失、索權護權的真實心理。毛澤東對饒漱石產生了警惕,提醒劉少奇:「你可能看錯了人。」

高饒事件敗露後,毛澤東曾批評陳毅和粟裕一味地謙讓,說:「謙遜並非任何情況下都是好的。野心家就不讓,讓給他就會使黨受損失。」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