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薇被封殺,鄭爽被罰款,娛樂圈真要變天了


這兩天太撐了,畢竟吃瓜都能吃出一套流水席。

講真,抓馬在農村吃喜宴也沒吃過這麼豐盛的「菜式」:

趙薇超話封了,林心如工作室註銷了,鄭爽被罰款了,高曉松作品下架了,錢楓和芒果台正式分手了,黃旭熙演藝生涯完全停擺了……

就,挺突然的。

腦瓜子嗡嗡的吧?

這齣瓜頻率,生產隊的驢都不敢這麼幹。

講真,這一年真是不安生的一年。

自打吳亦凡事件之後,娛樂圈彷彿啟動了一整套的多米諾骨牌。

微博的slogan是時候改改了,這哪裡是隨時隨地發現新鮮事?

應該是隨時隨地發現吸毒、強姦、詐騙、精日、封殺……

圈外的看客措手不及,圈內的明星人人自危。

烏雲壓城城欲摧,山雨欲來風滿樓。你抬頭看,這娛樂圈的天,真的要變了。

/ 01 .

一夜之間

江湖不見小燕子

前幾天,張哲瀚被封殺了。官方出手,最為致命。

沒有一點點防備,也沒有一絲顧慮,他的老闆趙薇也緊跟其步伐。

可能這就是傳說中的一家人就要整整齊齊吧。

8月26號晚,趙薇的超話殉了,多數作品下架,沒下架的作品也遭到除名處理。

趙薇的商業帝國也瞬間土崩瓦解。

企查查APP顯示,趙薇70%控股的北京普林賽斯文化傳播有限責任公司退出多家公司股東行列,多家公司實控人由趙薇變更為魏啟穎。

趙薇目前共關聯17家公司,其中擔任3家香港公司董事,包括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有限公司、家全七福酒家有限公司、雲峰娛樂集團有限公司,前兩家仍註冊、最後一家已於2018年11月9日宣告解散。

作為圈內有名的人緣王,趙薇朋友圈的廣度和深度一直為人稱道。

可從她出事開始,整個圈子一片死寂。

她的「中國好閨蜜」黃曉明,曾與她綁定了半輩子的話題。

可此次他不但沒有站出來發聲,還默默地刪掉了微博中所有和趙薇有關的內容。

當然,把這套操作複製粘貼的還有趙薇曾經的小迷妹楊紫。

所謂人情冷暖,大抵便是這般吧。

一時之間,圍觀群眾徹底懵逼。

相比其他塌房藝人是先曝出失德行為再被封殺,趙薇這種沒交代什麼原因就直接消失的情況,可謂是開天闢地第一人。

嗅到危險氣息的網友們都明白,這種封殺待遇,絕不是出軌這種普通的情慾緋聞就能造成的。

當年一部《還珠格格》火遍大江南北,趙薇憑藉「小燕子」一角成為亞洲巨星。

可接下來,趙薇則迎來了演藝生涯裡絕不能避過的污點——軍旗裝事件。

2001年夏天,趙薇在美國曼哈頓為《時裝》雜誌拍攝拍攝春夏服裝的宣傳照片,她赫然披著一塊日本軍旗方巾。

照片一經公佈,就在國內引發了軒然大波。

一時之間,民怒被瞬間激起。為此,趙薇多次道歉,《時裝》的總策劃也公開道歉並宣布辭職。

2004年,趙薇又捲入了偽氣功大師王林的糾紛之中。

據傳,趙薇的現任老公黃有龍,就是王林撮合的。

2009年,趙薇嫁給了富商黃有龍,自此完成了自己「女版巴菲特」的轉型。

她跟隨丈夫進入股市,在萬家文化收購案中,兩口子試圖用高達51倍的槓桿,完成蛇吞象式的收購。

這一步足夠鋌而走險,如果成功,她的身價絕對水漲船高。

可半路殺出了一個聽證會,不但讓計劃終止,兩口子還被禁止入市五年。

當世人以為趙薇就此消失於視線之中時,她大大方方地出來繼續拍戲上綜藝,撈金之路完全沒受任何影響。

縱觀她的從藝之路,會發現總充斥著一種挑釁式的即視感。

說白了,她總是不怕跟大眾對著幹。

比如當初她就敢將網友的爭議丟在腦後,在作品中啟用台獨藝人戴立忍和辱華藝人水原希子。

還有比這更無法無天的嗎?真有。

在一個專訪中,趙薇曾用開玩笑的語氣說出「我殺過人。」

那時候無人在意,只以為這不過一句她用來調節氣氛的抖機靈。

可驚悚的是,一切好像並不是空穴來風。

「萬惠事件」進入大眾視野,目前並沒有被證實真假,僅從相關爆料來看,觸目驚心。

藝術來源於生活,更高於生活,原來生活才是最牛逼的編劇。

趕腳著螢幕前的編劇們已經按捺不住創作的心了。

加上之前范冰冰逃稅被罰8.84億,林心如工作室註銷,還珠三姐妹無一倖免。

突然醒悟,原來容嬤嬤才是唯一拿了預言家劇本的好人。

這部大戲全員惡人,包括容嬤嬤手中那根針。

/ 02 .

鄭爽張恆的撕逼意難忘

終於即將迎來大結局

和趙薇一起出現在熱搜上的,還有鄭爽。

前有範九冰,後有鄭三爽。

之前范冰冰因「陰陽合同」事件被罰8.84億,演藝事業bad ending。

按理說,在這樣一番殺雞儆猴之下,藝人們應該更加謹慎地交稅才對。

可鄭爽卻一往無前偏向虎山行,山裡有沒有虎不知道,她虎得很卻是真的。

在被老公張恆親自舉報代孕、偷稅之後,鄭爽從自帶流量的頂級小花,徹徹底底跌落谷底。

本來還想藉公益捐款刷一波路人緣,為復出做準備。

可上海市稅務局發布的這張處罰結果,則燒光了她復出的最後一絲念頭。

微博徹底被禁言,罰款2.99億。

有網友說,自己上墳時都沒見過這麼多錢。

而百因必有果,出來混誰都逃不了。

親自把老婆送上風口浪尖的張恆,也別想全須全尾地從泥潭裡爬出來。

據國家稅務總局上海市稅務局消息,張恆作為鄭爽《倩女幽魂》項目的經紀人,涉嫌策劃了1.6億元約定片酬的拆分合同、設立「掩護公司」等事宜,並直接操作合同具體執行、催款收款等活動,幫助鄭爽偷逃稅款。

上海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已依法對張恆進行立案檢查,並將依法另行處理。

鬧了半天,原來真正暗箱操作的人,正是張恆自己。

所以,這到底算不算張恆自己把自己點了?

當張恆當初以「為了孩子」之名,像一條瘋狗一般撕咬鄭爽時,好像完全沒有在意過他們的孩子日後將面對怎樣的現實壓力。

自己是代孕的產物,母親一口一個「煩死了」,想把自己丟掉。

這樣血淋淋的殘酷真相,還是父親盡心盡力親身下場撕開的。

就離譜。

所以鄭爽不愛孩子,這點板上釘釘;而張恆究竟有沒有像他口中說的那樣愛孩子,抓馬也不做決斷。

只是心疼倆娃,上輩子究竟做了什麼孽,要投胎為這兩個瘋子的後代。

/ 03 .

娛樂圈爆雷之年

留給劣跡藝人的時間不多了

從華晨宇到吳亦凡,從鄭爽到張哲瀚,從黃旭熙到霍尊,從錢楓到劉源,趙薇到高曉松。

娛樂圈的藝人們就像商量好一樣,組團行動,集體上線,在行業爆雷中以結束演藝生涯的方式來「發光發熱」。

霍尊的超話完全被封,在剛剛播出的《披荊斬棘的哥哥》一公表演中,霍尊的鏡頭被全程馬賽克。

查無此霍。

高曉松作為阿里系的股東,曾發表「中國人也可以參拜靖國神社」的言論。

秋後算帳一來,高曉鬆的作品悉數被下架,此後江湖中也不會出現矮大緊的身影了。

私生活被接二連三錘爆的黃旭熙,演藝事業迎來了最亮的紅燈。

錢楓發表聲明,從即日起退出《天天向上》節目組,同時向湖南衛視提交了解除合作關係的報告。

突然發現,如果這些人都進去,吳亦凡在牢裡的文藝匯演就不缺主持人、伴唱、和聲、器樂和伴舞了。

如果表演累了,還可以讓矮大緊當一把辯論的裁判,幾個渣男開槓一下。

哎,你看,這年頭兒,連渣男也在內卷。

如今反娛樂資本的情緒已經到了最高漲的階段,今年堪稱娛樂圈的爆雷之年。

娛樂圈的整體聲譽已經降到最低,那些曾經被視為資本寵兒的明星藝人,個個如履薄冰、謹小慎微。

有人說這是一夜變天,可其實不然。

國家的法律紅線與道德紅線一直都在,只不過在今年把力度調到峰值罷了。

從物質亂象治理到文化亂象治理,有一個遲延。

在國家還沒出手治理娛樂圈亂象的時候,娛樂圈從業人員,有相當一部分人,靠著無底線圈錢和炒作等途徑,完成了劣幣驅逐良幣。

這個時期,要臉的總是拼不過不要臉的。

應該說,知名影星藝人的作品集體被下架,微博超話被關,是今年以來國家著力開展「清朗·『飯圈』亂象整治」專項行動的結果。

只不過變化之快,超過了眾多網友的想像。

眼看她起高樓,眼看她宴賓客,眼看她樓塌了。

之前,他們站在鎂光燈之下享受時代紅利。

可在國家的整治之下,他們風光不再,追捧的資本也失去興風作浪的機會。

借著這次契機,能打擊整頓,敲打敲打某些演員、導演、娛樂公司,不是壞事。

所以,在這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時刻,留給劣跡藝人的時間不多了。

抓’s 日記

這兩天本來想寫一下《披哥》的一公,但一覺醒來發現內娛已經變天。

吳簽就像一個口子,撕開了內娛的另一面,讓所有的劣跡藝人都無處藏身。

曬曬吧,讓這些所有不見光的事情都徹底消散。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