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農民整理奶奶遺物,發現一張舊紙,將隱藏多年的史事公之於眾


2012年湖北省陽新縣陶港鎮賈村內的一戶人家中,一位名叫潘平的年輕小伙子正在家中收拾東西,準備將老舊的房子翻新好讓父親住得舒服,可就在收拾著早已逝世二十多年的奶奶的遺物時,突然掉出一張泛黃的破紙,這張紙雖然經過歲月的沖洗,再加上保護不當上面的字跡已經顯得模糊不清了,但隱隱的能看出「雙槍女英雄賈春英」的字樣。並不清楚這張紙是什麼東西的潘平將東西拿到父親面前,讓父親查看這一東西是什麼,再次看到這一東西的潘父緩緩地向兒子講述起自己母親那個年代的故事,而這張紙是潘父母親賈春英的獎狀。

(潘平閱讀爺爺潘濤當年寫給奶奶賈春英的家書)

今天小史所講述的故事人物是一位出自湖北的女英雄,這個女英雄可是個了不起的存在,而她的事跡更是那個年代從封建思想中脫離的最典型的案例。這位女英雄所做出來的事情,更是映照了毛主席所說的,中國的婦女能頂半邊天的話。

賈春英是1912年出生在湖北省黃岡市陽新縣的一戶貧苦人家裡,在那個年代裡好像有許多的人還未喚起新思想,思想仍舊老套且頑固,而賈春英也是這悲慘社會中的一位受害者。

在賈春英還只有三個月大的時候,還在嗷嗷待哺的她就被母親賣給姑媽做姑媽兒子的童養媳,而賈春英的母親在將賈春英賣了之後,拿著銀錢就再也沒有去看過賈春英了。雖然是親姑媽可是賈春英的待遇並沒有好到哪裡去,反而是更加的可憐。

在賈春英剛剛到五六歲會說話,拿得起輕一點的東西時,姑媽便開始讓賈春英幫忙幹活。起初只是撿小樹枝當柴,將挑來的水一瓢又一瓢地放到水缸裡,再就是幫忙晾曬衣服,可是就在賈春英一點一點長大後,姑媽讓她乾的活就更多了,洗衣做飯挑水砍柴,還要打掃屋子,要知道此時的賈春英才只有十三歲。

(網上圖片)

十三歲是個什麼年紀,放在古代是荳蔻年華,像花一樣的年紀,放到現在是剛剛小學畢業還沒過多久的年紀,正是還未失去童真的年華。可小小的賈春英在這個歲數,不僅不能去讀書認字,還得將全屋的事情都做完,一旦有偷懶或者沒能按時完成事情,還會遭到姑媽的打罵。賈春英的身上也總是傷痕,常常疼得晚上睡不著覺,可她卻不敢跟姑媽說。因為她在害怕,害怕再一次遭到姑媽的打罵,害怕再一次被姑媽說是沒用的東西,更害怕姑媽將她趕出去,讓她無家可歸。可就算是如此痛苦的生活,賈春英也從未想過自己要逃離這個家的想法,也沒有想過再也不要過這樣的生活的想法,相反的是在姑媽封建思想的說教之下,賈春英覺得自己如今的生活很正常。遭到姑媽打罵是因為自己沒把事情做好,畢竟自己是一個賠錢貨,沒用的東西。

這足以讓我們見到,封建思想的可怕之處,好好的一個女孩卻變成了這副模樣。可能是上天看到了苦命的賈春英,決定幫助她一把,讓賈春英的生活有了一絲的轉機。就在某日賈春英如同往日一樣做好午飯後,眼見著外面的天又要下大雨了,賈春英趕忙拿起鐮刀背起背簍往屋門外跑,她想要趕在下雨之前看一批柴火回家,不然要下起雨來屋裡陰冷冷的。就在賈春英砍好一捆柴背在身上往山下跑時,一個沒注意腳下一滑從山上滾了下來,捆好的樹枝也都散落得到處都是,而賈春英去昏倒在了最後停下的地方。

在賈春英的親戚中有一位名叫羅冠國的表哥,與賈春英不同的是,她的這位表哥自幼便是被父母送到私塾去學習知識,到了十六的歲的年紀,羅冠國還進入了大冶教會學校學習。在這裡羅冠國接受了許多的新思想,這裡所學習到的東西是曾經私塾裡教書先生從未傳授過的,越是學習了更多的新思想,羅冠國越是覺得愛國主義和革命精神的重要性,就越是想要改變自己家鄉中的不良封建氣氛。羅冠國是這麼想的,同時他也是這麼做的。

1923年羅冠國帶著許多的進步書刊回到了家鄉,他想要將這些書刊發給那些已經被荼毒的青年們看,想要喚回這些青年們的思想。而賈春英因為上山砍柴而不小心從上山滾了下來,正好被從鄰村回來的羅冠國遇到了。羅冠國小心地叫醒賈春英,將她扶起。看著小姑娘身上大大小小連衣服都遮不住的新傷舊傷,羅冠國的眼裡滿是心疼。

他小聲的詢問著自己的表妹,為什麼大下雨的天還會出來砍柴,身上的傷又是怎麼來的,不明所以的賈春英同表哥說著身上傷口的由來。在羅冠國聽到小姑娘說每天都會幹很多的活,有時還會受到姑媽的毒打時,羅冠國感到很是氣憤。小小的姑娘竟被人如此虐待,他問賈春英為什麼沒想過逃跑,賈春英的回答更是令他吃驚!賈春英說女孩子難道不都是這樣的嗎?挨打也是因為沒有把事情做好,不是什麼大驚小怪的事情。

聽到小姑娘的話,羅冠國覺得心裡一抽一抽的痛,他將賈春英帶回姑媽家

詢問姑媽為什麼要如此對待一個小孩,還是個姑娘。姑媽卻說賈春英是她花錢買來的童養媳,家裡的事就該讓賈春英來做,還說讓羅冠國不要多管閒事。

面對於姑媽的惡言惡語,羅冠國更多的是心疼小姑娘,以及對這一狀況的無奈,最後羅冠國只能離開姑媽家。但離開前羅冠國還是不死心的對賈春英說:「如果你想要改變現在的生活的話,明天你就以上山砍柴的藉口,到後山的祠堂來找我,我給你上課幫你脫離現在的日子。

到了第二天,賈春英同往常一樣上山砍柴,就在她砍完柴火準備離開時,賈春英突然想起了昨天表哥離開時對自己說的話。賈春英一下子猶豫了,從前的她從來沒有覺得過自己日子過的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但表哥的話成功地讓她心動了,可是這樣的生活真的可以改變嗎?自己真的能夠改變這悲慘的命運嗎?賈春英站在山腳下苦想著這一問題,最後賈春英決定無論結局怎樣,自己一定要先去試試,萬一真的和表哥說的一樣呢?賈春英仔細地思考之後決定到表哥所約定的地方去看看。

後上的祠堂處是羅冠國用來給窮人上課的地方,羅冠國經常在此處教一些願意改變自己未來的人讀書識字,還給他們講著新思想以及我黨的好。而賈春英也正是在這一次的聽課中真真正正地意識到:只要自己願意是可以改變如今的日子的。所以賈春英常常假借上山砍柴摘野菜的藉口,到後山的祠堂聽表哥講課,時間久了賈春英是越發的不滿自己眼下這種愚昧迂腐的封建思想和生活,她果斷的拆了牢牢裹在自己腳上的裹腳布,學會了提刀握槍,自此賈春英徹底同表哥羅冠國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在賈春英堅定了自己心中想要參加革命的信念後,賈春英開始著手幫助表哥羅冠國在各個村中宣傳新思想。賈春英不認得字,羅冠國就教她唱歌,《想起長工真可憐》、《勸郎禁鴉片》、《當兵就要當紅軍》、《送郎當紅軍》等等。

賈春英一遍一遍地把這些歌曲教村中的婦女們唱,將那些革命思想還沒能覺醒的人們,用歌唱的方式喚醒他們的思想。後來蔣介石的野心越發明顯,賈春英為了能夠更好地擊殺敵人,不僅學會瞭如何使用槍枝,還學會了用左手能夠流暢地使用槍枝,如此一來賈春英也便有了一個雙槍女英雄的稱號。

(影視劇《雙槍老太婆》的原型——賈春英)

1933年賈春英接到命令帶領著一部分的人去巡查湖南等地區,而在巡查的巡查的這些地區中,有一部分地區存在著是遊擊區,而有些地方則是商業發達物產環境豐富,如此的環境無疑不是對賈春英的一種重大考驗。為了順利地完成任務,賈春英帶領著隊伍繞路前行,以此做到不干擾這些地區。巡查的路上環境十分的艱苦,如果巡查的時間晚了,賈春英就直接帶著人尋一處乾淨的地方落腳休息一晚,等天微微泛白時就讓他們收拾好東西出發。沒有吃的沒有喝的是常有的事情,但賈春英從沒有抱怨,反而是幹勁十足。

可就當巡查的隊伍來到連雲山的龍伏溝時,賈春英認為此地地勢險要,極有可能會有敵軍埋伏此地。為了戰友們的生命安全著想,賈春英派人到前路打探是否有危險,經過偵查員的偵查後發現,前路並沒有人埋伏,賈春英於是下令連夜趕路。當隊伍走到溝的中間路段時,賈春英突然聽到山上傳來了一聲槍響,警覺的賈春英連忙大喊:不要趴下!往水溝裡跳!緊接著便是一陣爆炸聲的響起。等到風波停後,賈春英連同幾個一同跳進水裡的人得以活了下來,而其他的戰士們全部犧牲在這次的意外中,損失慘重賈春英也因為這次的失誤而感到內心愧疚。

(正在伏擊的我軍戰士,素材來源於網絡) (正在伏擊的我軍戰士,素材來源於網絡)

見到軍區參謀長郭子明後終於忍不住,像一個受欺負的小姑娘似的大哭起來。為了安撫住賈春英的情緒,郭子明開玩笑到:「有什麼好哭的,你應該高興才對,姑娘家家如今的身價盡然比我還高了。聽到這話賈春英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1936年的10月,賈春英如同往常一樣押送物資前往前線,就在賈春英等人返回的途中遭到了國民黨的埋伏,賈春英被捕了。起初因為賈春英在我黨內的地位較高,所知道的情報也較多,而國民黨為了從賈春英的口中套取出我黨的信息,好吃好喝的供著賈春英,可賈春英絲毫不被這種小恩小惠所收買,她咬緊牙關堅決不說出一個。賈春英的態度惹惱了國民黨,看著賈春英不吃軟的,便決定來硬的一套,對賈春英嚴刑拷打,可賈春英還是沒有透露出一個字。就這麼賈春英在牢獄之中受了九個多月的苦,直到後來我黨同國民黨達成了協議,賈春英這才被潘濤救了出來,也正是因為潘濤的救命之恩,讓賈春英選擇嫁給這個與自己同一個家長的男人結婚。

1937年12月此時的賈春英懷有了身孕,組織體卹賈春英之前受過重傷,如今又懷有身孕,於是將賈春英安排到她的家鄉陽新縣收集情報,同時也方便賈春英安胎。回到家鄉的賈春英可能是因為有了孩子,她改變從前的什麼都沖在最前的作風,收藏起自己的鋒芒,在暗地裡為組織收集日軍的重要情報。

1940年潘濤接受命令曾路過陽新縣,想念妻子的他想回到家中看望妻子一眼,但為了隱瞞身份,不連累妻子潘濤選擇了離開。但在離開前潘濤寫了一封家信交給別人,希望能交到妻子手中,但沒想到的是,寫一封家書竟然成了潘濤的訣別信。此時的他並不知道,他心心念念的妻子已經為他生下了一個可愛的兒子。

同年三月,潘濤在湖北嘉魚同日軍對抗時慘遭毒手,一整支隊伍的戰士全部犧牲,而殘忍的日軍為了嘲諷我軍,將潘濤的頭顱割下掛在一棵樹上,還不允許任何人取下,而潘濤的屍體也被扔到了河水中。而在陽新縣剛剛生產完還在坐月子的賈春英在接受但這一消息後,如同天塌了一般,她連忙組織人在河水的下游打撈丈夫的屍體,可最後什麼也沒能找到。

受到如此重的打擊的賈春英並沒有喪失信心,她決定一定要將自己的孩子撫養成人,就這麼賈春英獨自一人在陽新縣隱瞞住自己的身份將孩子養大。六年後潘濤曾經寫給賈春英的書信和遺物,經過多番輾轉終於來到了賈春英的手中,賈春英看著丈夫的絕筆,終於忍不住抱著丈夫生前穿過的軍裝哭了起來,發洩出藏在自己心中六年來都不願去觸碰的傷。

(潘濤寫給妻子賈春英的信)

1949年5月陽新縣解放,賈春英在家中看著孩子,心中默默地念叨著丈夫最後一封家書中寫的:等革命結束了我就回家。賈春英心中的傷痛沒有人能夠體會得到,她的偉大也不是所有的人能夠理解的。1984年賈春英逝世,她終於能夠與她的丈夫團圓了,屬於他們的故事也就結束了。而到了2012年時,賈春英的孫子在翻修老屋時,這才將埋沒了幾十年的故事重新公之於眾。我們所能夠做的只能將他們的故事傳頌下去,將他們的精神永遠傳遞下去。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