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牛逼症的歐陽靖,曾經差點被槍殺


講真,這年頭兒,扔顆炸彈,能炸出一堆潛水的社交恐懼症。

其實wuli這群與社交絕緣的人也沒啥大病,只不過是對人情、聚會、團建、約飯、打招呼、寒暄、走親戚等一系列事情過敏罷了。

在社交恐懼症排起來能繞地球一圈的時代,社交達人則顯得另類又吃香。

比如在《披荊斬棘的哥哥》中,布瑞吉就是公認的社交高手。

不過在抓馬心中,有一位哥哥的社交才能和布瑞吉有過之而不及。

他是歐陽靖。

家人們,歐陽靖大概有那個社交牛逼症。

如果說布瑞吉社交靠的是手到擒來的情商,那歐陽靖則靠的是浸入骨血的溫厚純良。

和人打交道上,他的親切感可謂是天賦異稟。

他是團隊的精神領袖,轉角遇到戰友,撿走了沒人要的黃徵和敖犬。

加上排名甩尾的麥亨利,妥妥地將隊伍搞出了復仇者聯盟的氣質。

他是創意製造機,為一公表演《彩虹西服》奉獻了所有idea。

他是大灣區編外人員,和大灣區哥哥們是睡在上下鋪的兄弟。

陳小春魂穿山雞哥時,特別放心地讓他去找小弟回來重組。

他是laughing 哥身邊的立青,時隔多年兩人依然默契十足地互贈禮物。

他是中華文化傳播大使,一本《成語大全》不離手,和James的成語交流像極了幼稚園中班和小班之間學術比拼。

真誠自然不做作,溫暖謙虛有分寸。

真平平無奇的社交小天才。

/ 01 .

溫厚陽光的歐陽靖,

謙遜地不像嘻哈圈的一份子

提起rapper,大家的第一反應都是票子、銀子、妹子和葉子。

不怪圍觀群眾們對rapper有誤解,確實是十個裡面有九個把以上內容寫進歌裡。

感覺嘻哈圈的生活,就是大金鍊子小手錶,一天三頓小beef。

例如同在《披荊斬棘的哥哥》中的熱狗、GAI、布瑞吉和劉聰,生動形像地演繹了rapper的自我修養。

當彩排過程中劉聰耳返出現問題時,熱狗直接在台上懟所有的工作人員。

那種強硬的壓迫感,隔著螢幕都讓人感到窒息。

表演結束後,工作人員讓他們給自己的表演打個分數。

坦白講,這個問題就和隨口問你今早吃了什麼一樣自然。

but,這個問題卻猝不及防地戳中了熱狗的敏感點。

他表示自己從來不會打分數,以後不要問這麼莫名其妙的問題。

嗯?狗哥確定不是對「莫名其妙」四個字有什麼誤解嗎?

當表演中有大部分演唱的部分時,劉聰和熱狗明確表示自己只會說,不會唱和跳。

因為如果唱了,會被外面的小弟看不起。

GAI,脾氣也不是蓋的。

當林曉峰表示不記得布瑞吉的名字時,GAI直接就去找陳小春,說林曉峰「特別不尊重我的小弟弟。」

陳小春在對面一臉懵逼,當年他混銅鑼灣的時候,也沒被人這麼不加掩飾地挑釁過。

當瑞奇在歌曲編排中提出不同的想法時,GAI瞬間黑臉,彷彿下一秒就要拿出十四米雕花大砍刀。

也許有人說這是rapper們的共性,圈內文化氛圍就是這種調性。

可陽光幽默的歐陽靖,卻沒架子地不像嘻哈圈裡的一份子。

分組選人時,沒人氣沒流量的黃徵被剩到了最後。

黃徵也曾努力過,他會主動詢問白舉綱還有沒有空位子,得到的卻是「人已滿」的信號。

看到那一幕,同為社恐的吃瓜群眾在螢幕這邊已經開始緊張地摳地了。

在黃徵每一根頭髮絲都帶著尷尬特效的時刻,歐陽靖從天而降,仿似救苦救難的菩薩。

「你不用擔心了,現在不是單身了,我們四個可以進去了。」

沒有高高在上的給予,沒有假惺惺的同情可憐,一切就是理所當然一氣呵成。

給了黃徵進組的機會,同時也保護了他身為資深藝人與男人的尊嚴。

身為大灣區的編外人員,他自始至終也表現得非常真誠自然。

沒人敢和大灣區當舍友,他敢:

幫陳小春「收小弟」,他行:

和謝天華多年重逢的暗號,他懂:

當白舉綱說自己不懂英文怎麼講時,他大大方方地說「就講中文。」

相比其他rapper打死不唱不跳的原則,歐陽靖不想把自己圈在rapper的身份之上。

他努力學跳舞,走出自己的舒適區。

那一刻努力的他,就連慢半拍與忘動作都顯得格外可愛。

/ 02 .

如此peace的靖哥

不是沒有故事的男同學

有吃瓜群眾表示,歐陽靖如此單純,可能是一路過得太順,不像其他rapper一樣被社會毒打過。

可這位單純無害又幽默的歐陽靖,並不是沒有故事的男同學。

負責任地說,他幾乎可以代表目前華人說唱的最高水平,完全有資格狂。

歐陽靖出生在美國的邁阿密市,是正兒八經的「中餐館二代」。

14歲之前,他鐘情於香港流行音樂,尤其對張學友有著狂熱的崇拜。

有一天,他打開了收音機,聽到了人生第一首說唱音樂,自此解封了他體內嘻哈的洪荒之力。

他開始專門聽說唱,並發現自己在freestyle上有著超乎常人的天賦。

妥妥的祖師爺賞飯吃。

911事件後,他們一家搬到紐約。

他開始到當地的街頭及酒吧嘗試Freestyle演出,發展他的音樂事業。

2002年,歐陽靖參加了美國黑人娛樂電視台的音樂節目《106& Park》。

他連續7週獲得「FreestyleFriday」環節的冠軍,登上這個節目的說唱名人榜。

作為一名黃種人,能在黑人隻手遮天的FreestyleBattle中殺出重圍是具有歷史性、劃時代意義的。

2003年,歐陽靖獲得了Ruff Ryders公司的簽約。

他陸續發行了《Learn Chinese》和《I Gotta Love》兩首單曲,其中《I Gotta Love》甚至邀請到了Kanye West來協助製作。

哇嗚,侃爺哦!

2004年,歐陽靖首張個人專輯《The Rest IsHistory》獲得Billboard「200大專輯排行榜」第54位,成為首位登上Billboard「200大專輯排行榜」的華裔說唱歌手。

這份成就,對於歐陽靖和整個華語說唱圈都是彌足珍貴的。

這預示著黃種人說唱在嘻哈發源地的首次萌芽,也為黃種人在說唱圈獲得了一席之地。

歐陽靖對華人說唱圈的貢獻在於他在黑人說唱圈的突破,是對華語說唱的一種啟蒙式貢獻。

這些成就,讓他完全有資格在國內說唱圈中坐擁最高的地位。

相比熱狗,他更擔得上OG的頭銜。

當其他rapper忙著和同行們寫歌diss時,歐陽靖的beef則顯得血腥多了。

能動手就不吵吵。

血腥到,甚至當初差點被槍殺。

當年同為說唱歌手的China Mac因幫派糾紛在酒吧朝歐陽靖連開兩槍,第一槍卡殼,第二槍被歐陽靖的朋友擋下。

之後,China Mac畏罪潛逃。

China Mac在加州、芝加哥、科羅拉多、亞特蘭大等地過了一年的逃亡生活,最終在潛入加拿大過程中被捕,被判刑11年。

有實力狂妄,有故事可吹。

換了別的rapper可能得上天,可歐陽靖卻選擇做一個低調謙和的人。

他的單純,其實是一種經歷大起大落之後的釋然,與看破名利風雲之後的睿智。

/ 03 .

平凡偶像歐陽靖,

宇宙中心呼喚愛

講真,感覺歐陽靖可以算得上rapper裡的愛神了。

站在宇宙中心呼喚愛的他,完美復刻了什麼叫做「love&peace」。

他熱愛自己的兄弟們,是團隊中的定海神針。

他愛自己的孩子,在節目中因為思念他們而流下眼淚。

同時他又是一個理智且有格局的父親。

他雖然愛孩子,但卻明白總有一天孩子要去面對屬於自己的生活。

正如紀伯倫所說:「孩子的靈魂屬於明天,屬於你做夢也無法到達的明天。」

儘管他不想在節目中流淚,可也想讓孩子明白,哭也是一種健康的情緒。

因為工作,他不能陪太太過生日,卻浪漫地說要陪她過80歲的生日。

這狗糧有點超標了。

哪怕是曾經差點殺了他的世仇,他也選擇原諒。

當ChinaMac入獄後,他給China Mac寫了信。

2019年,兩人甚至完成了嘻哈圈裡的世紀大和解。

亞特蘭大地區發生槍擊事件造成6名亞裔女性遇害,美國各個地區針對亞裔的暴力不斷。

歐陽靖帶著兒子隨同反種族歧視者們走上紐約街頭,呼籲「Stop Asian Hate」,呼籲美國政府健全法律維護在美亞裔的合法權益。

出發前五分鐘,他的兒子問他:「如果被種族主義者攻擊怎麼辦?」

他回答:「這就是我們必須要去遊行的原因,去支持這時候感到害怕或憤怒的其他人。如果今天影響到一個人,那一切是值得的。」

在微博中,他把「pfox」的內容置頂。

所謂的「pfox」,是「平凡偶像」的縮寫。

聽過許多外界對他的讚譽,也看過許多粉絲對他的追捧,他在不斷反思、與自己對話:

光環之下的歐陽靖是什麼樣子的?

平凡,是他的給出的答案。

在這個不斷將偶像抬高,甚至是神化的當下,他從相反的角度審視了自我。

在他看來,他不過是比較擅長一點說唱罷了,所以成為了一些人心中的偶像。

而倘若細心留意周遭,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閃光點,每個人都是某些人心中的平凡偶像。

「保持初心」一詞總是頻繁被許多人提起,但這看似簡單的四個字,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幾個呢?

歐陽靖就是一個。

從高位啟程,卻回歸起點。

這樣的歐陽靖,才是真的酷。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