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技真實而熱烈!恭喜齊溪斬獲金雞女配


這個世界上,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

前兩天,廠長寫了離婚綜藝裡的宋寧峰和張婉婷,各種高壓而窒息的操作,讓人看了簡直想打120。

女方不間斷的精神PUA,讓男方看起來弱小又無助。

一臉的疲憊清苦。

這笑容,到哪裡去了呢?

原來是轉移到另一個人臉上了——

齊溪。

就在他們還在婚姻瑣事的雞毛蒜皮而不可開交的時候,齊溪卻迎來了自己事業上的人生高光時刻。

第35屆金雞獎頒獎禮上,她憑藉在電影《奇蹟·笨小孩》中的表演,一舉拿下了最佳女配角的獎杯。

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這不,拿著證書和獎杯的她,笑得眼睛彎彎,整個人都透著勃勃生機。

不過廠長更喜歡後台採訪時的她,激動地一會兒哭,一會兒笑——

“這可是金雞獎哎!”

而當談起自己做演員的心路歷程,以及拿到這個獎對自己的鼓勵,言語特別真誠且可愛。

其實廠長是先於宋寧峰知道演員齊溪的,所以今天並不想在此做什麼傷害性重大的比較。

而且一個好演員,並不該被八卦所污染。

更何況,這個人是齊溪。

在美女如雲的演藝圈裡,齊溪的長相並不算驚艷,她長著一張我們常說的“厭世臉”,給人的感覺很高冷。

但笑起來,卻十分有感染力。

在廠長心裡,齊溪和這次入圍金雞女配的吳越一樣,都是神一般的女演員。

作品很多,八卦幾乎從無;從來沒演過女主角,卻撐起了國產影視劇里女配角的半邊天。

因為長得不算驚艷,有時還會演一些非常考驗演技,卻令人討厭的角色,從而陷入爭議之中。

吳越因為演小三凌玲,被罵到差點退網。

齊溪因為扮醜,八個月沒接到過戲,還被網友吐槽“長得太醜”。

但拋下對角色的印象,你會驚嘆到:

哇,好有風骨的一個女演員。

在踏入大熒幕之前,齊溪其實是一名舞蹈演員。

從6歲起開始學舞蹈,以全國第三名的好成績考到軍藝芭蕾舞專業。

曾經跟隨解放軍藝術學院紅星舞蹈團赴歐洲六國文化交流,還曾以舞蹈演員身份登上過央視春晚。

從她的身材就能看出來。

比例好,四肢修長,腿輕鬆一抬就是180°,橫劈能190°,一點兒都不帶吃力的。

光是站在那,就自帶一種自幼學舞蹈的出眾氣質。

今年的浪姐,讓觀眾看到了齊溪作為舞蹈演員,充滿魅力的那一面。

舞台上的她,激情又熱辣,性感又獨特。

和一眾國家級的專業舞蹈演員同台,也絲毫不遜色。

走進大熒幕,是因為有一次歌舞團組織看電影。

散場後,她仍然沉浸其中,久久不能自拔。

從那時開始,她下決心轉行做一名演員,備考中央戲劇學院。

原本齊溪對自己的容貌還有點不自信,所以轉行演員這件事,她誰都沒說,但老師的一段話,卻點醒了她——

演員的模樣就是要各有特色,高矮胖瘦生旦淨末醜。只有這樣,各種扮相的人物,形色不一的人,才能湊成一台戲。

真正的好演員絕不是由樣貌去定義的。

舞蹈教會了齊溪,要想達成目標,就一定要能吃苦,而中戲教給她的,則是表演的技巧和演戲的道理。

再加上她天生就有靈氣。

在跟隨孟京輝導演四年間演了將近1000場話劇演出之後,齊溪終於迎來了自己人生第一個大熒幕角色——

《浮城謎事》裡的桑琪。

第一次演電影,還是演婁燁的電影,合作的也是郝蕾,秦昊這些實力派影帝影后。

廠長想想,感覺比自己高考那天還刺激。

但齊溪呢?

先是反復觀看了導演給她推薦的電影,然後不斷地琢磨劇本,揣摩角色,當她站在鏡頭前的那一刻……

她是什麼樣的,導演就怎麼拍!

完全不帶NG的。

嘖嘖嘖,大概這就叫做天賦吧。

電影中的齊溪,確實很有風格,她的表演總是帶著一種“你我以愛的名義,做盡人間醜惡事”的感覺。

《浮城謎事》,讓齊溪一舉成名。

不僅拿到了當年的某馬獎亞洲電影、華語電影傳媒三項大獎的最佳新演員,還登上戛納電影節的紅毯,一時間風頭無兩。

但在以“美”為標準的演藝圈裡,她還是顯得那麼格格不入。

讓廠長印象最深刻的,是李玉的電影《萬物生長》。

導演的繆斯女神范冰冰,在影片中各種性感美艷,捲髮紅唇,風情萬種,勾勾手指頭就把男主給迷暈了。

而他的原配女友,普通女孩白露呢?

就沒那麼討喜了。

全程素顏,穿著普通,臉上還有點過敏,說話總是刺刺的,帶有攻擊性,一副勢必要和大美人為敵的樣子。

有一場戲,是韓庚邀請范冰冰到家裡吃蝦。

結果被白露發現。

話不多說,坐下就開吃,沒有任何的形象包袱,怎麼狠怎麼來,怎麼歇斯底里怎麼來。

彷彿那蝦肉,就是男主的肉。

這一段,她沒有大喊大叫。

一抹嘴,像一臉血。

但一個看似平靜的鏡頭,卻把那種被背叛的不可置信和崩潰,全都表現出來了。

因為這段表演,觀眾當時還給她送了個外號“吃蝦姐”。

要是擱一些特別在乎形象的女演員,這場戲估計拍不成這樣,但齊溪當時考慮的就只是戲,代入角色該是什麼樣的。

然而電影上映後,她卻坐了8個月“冷板凳”。

經紀人實在瞞不住,不得已告訴她真相:你戲很好,就是長得不是特好看,他們還是想要一個漂亮的。

其實這個“他們”,嚴重低估了齊溪的演技。

她演得了白玫瑰,也演得了紅玫瑰。

14年廠長看了一部叫做《約會專家》的國產劇,劇中她飾演聰慧,知性,優雅的女神柳林。

尤其是撥撩男主那幾段,真是讓人欲罷不能。

完美詮釋了何謂禦姐魅力。

和張一山合作的《春風十里不如你》,她搖身一變,成了秋水心裡的一顆硃砂痣——柳青。

不得不說,那吻戲,一點不比范冰冰在《萬物生長》中差。

壁咚,舌吻輪番上,劇裡把張一山撩得啊……

雖然8個月沒戲拍,但這並沒有打擊到齊溪。

因為她覺得演員就應該捨棄外形的包袱,全情投入角色,好在這一點,很多知名的大導演同樣認為。

天生文藝臉的齊溪,堪稱“名導收割機”。

王小帥的《地久天長》裡,她承擔了全片最狗血,也是最有爆發力的部分。

尤其是電影最後的鏡頭。

觀眾已經完全被她眼神裡的氛圍感包裹其中。

和耿樂合作《下海》,她飾演背上巨債出國卻迫於生計“站街”的下崗女工麗娜。

精湛的演技,把一個東北女人的溫柔掙扎和苦楚表現得這麼真實細膩。

李少紅的《大宋宮詞》,她就是另一番風情了。

又美,又有書卷氣。

整個人真的就像是從宋詞中走出來的一樣,讓人一下想到李清照的詩句——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銷魂,簾捲西風,人比黃花瘦。

記得張紀中在節目上曾這樣評價她——

一個偉大的演員,是能夠用她的全身心去觸碰觀眾的靈魂。

我覺得齊溪做到了。

直到現在,她於演藝圈這個魚龍混雜的名利場裡,依然顯得很小眾,有次接受采訪,記者問她為什麼導演會選她。

齊溪傻呵呵地說——

我也不知道。

我扛不起流量的,我沒有票房號召力。

名氣這塊,她對自己有清醒的認知。

但演技這塊,她卻十分自信。

“我知道我自己演得不賴,這就是我驕傲的資本。在我這裡,演戲永遠不能掉分。”

我想,這就夠了。

不在外形上很用力的爭奇鬥艷,每次出現都有一種隔絕紛擾的鬆弛感,每一次離開鎂光燈都能快速的引入人海。

低調,但獨特。

小眾,但堅持。

這次金雞獎,就是對她這份堅持最好的鼓勵吧,就像她在《奇蹟·笨小孩》中說的——

你只管努力,剩下的交給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