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凡達2》沒來,《墜落》明天上映?我打賭,電影只會“越來越涼”


文|令狐伯光

《阿凡達2》中國內地沒有定檔,雖然已經有其它五六部外國電影定檔,同時內地電影像《掃黑行動》等新片上映,但是“疫情”又嚴重了,給了本來就清冷的中國電影市場重重一擊,挺難的。

而目前這個環境來看,國內電影行業基本沒有什麼折騰,只能寄希望於2023年春節檔。畢竟有《流浪地球2》這個超級大片頂著,但現在已經是11月中了,距離1月22日的春節只有2個月左右的時間,並沒有太長。

如果到了春節檔環境還是沒有改善,連《流浪地球2》都跑了的話,整個電影行業只會更加的困難。這些就不說了,這個國內電影行業這樣主要有兩個大問題吧。

《阿凡達2》不定檔,10餘部新片不太能打?國產電影市場還“有救嗎”

第一個問題是定檔的大片太少了,定檔11月和12月的電影數量還是不少的,像6部外國電影有《殺掉那個魔術師》《忍者神龜:崛起》《老兵刀鋒》《沼澤深處的女孩》和《墜落》,國產電影有《天下無傷》《您好,北京》等7 部。

但是看這個片單就非常清楚,國內外都非常缺乏那種救市的大片。

國內的就不講了,因為國產電影產業鏈不算太成熟,國內的電影賺錢都非常依賴票房。現在國內疫情和環境未定,這些大片擔心風險當然不敢上映,電影不上映市場冷清,需要大片盤活。但大片看市場冷清又不敢定檔,於是惡性循環。

(而且這當中還有上面統一管理電影定檔的策略,加速了這個重要的問題)。

這裡還是說說國外大片吧,這個就有點歷史反映的感覺。其實上面已經發覺國產電影市場過於依賴外國大片,更具體地說是從疫情開始後就發現了! 2020年院線恢復後發現院線沒有進口大片可以上,院線一時間冷清無比,最後是一些電影重映,直到《八佰》

(我知道這部電影有爭議,但它確實激起了民眾的觀影興趣。)

從那時開始就已經有人意識到了中國電影市場不能過分依賴進口片。這在規劃中其實已經很明確了,要建立以國產片為主導的電影市場!

當然,好萊塢本質上也在走下坡路,ZZZQ基本上已經開始有崩壞的跡象了,畢竟這不是在尊重少數族裔的前提下進行一種文化上的改革,而是把原本屬於白人的角色強行替換成有色人種,這在歷史片和一些經典著作改編作品中尤為明顯。

這種工業糖精一般的商業片,也很難再吸引到觀眾買單了——

但是WTO的政策在那裡,進口片還是要有的,不過未來可能會更傾向於歐洲或一些其他國家的獨立影片,至於好萊塢大片,肯定有,但基本上不會再瘋狂追求全球首發了。

看電影又不是買家具,你買了國外的家具擺到家裡,又看到了國產的家具卻只能想著哎家裡的還能用就不換了,拿我自己來說,我自己看到影院上了好的外國電影會去看,好的國產電影我也回去看,對我來說不存在上映的好電影太多我沒有時間全部看完的情況。

電影票房的分成大多是固定的,如果你說的只有國外的電影的話,中國國內的電影產業鏈並不能全部都從國外電影這裡賺錢,不存在造不如買的情況。

大片不上映,上映電影沒水花?電影市場的好日子還在後頭。

第二個問題是因為這個環境和市場反應,電影仍然是文化商品,背後都是投資公司,人家也要生存和賺錢。於是現在流媒體崛起,疫情的緣故好萊塢也不得不迎合流媒體,給網飛供片。

流媒體針對的是家庭放映設備,家庭放映設備所需要的畫質啦,清晰度啦,音效啦細節啦一類的技術指標,比影院的工業級放映設備低一個數量級。疫情再反复幾次都話,可以想見,為了利潤,好萊塢必然會降低技術指標拍片,到時候就是真正的雪崩,滅亡的前奏。

那時的好萊塢就只會熱衷於生成又臭又長還沒什麼特效的電視電影了

其實這個趨勢都已經開始了,已經拍了一堆用ai寫劇本的電影,為啥這麼做?一句話都是現實的問題,典型的如《明日之戰》《失控玩家》《神奇女俠1984》《紅色通緝令》《灰影人》啥的,一部比一部投資高,一部比一部明星多。

但是這些玩意一眼就能看出來絕對不是智力正常的人能寫得出來的東西,更別說職業編劇了,會寫作文的初中生去寫都弄不出這種混亂的邏輯,再看看網上那一堆ai續寫的視頻,我發現二者簡直有驚人的相似點。

有人問這是好萊塢大片和國產電影有啥關係?好萊塢是全世界第一的電影行業,流媒體和互聯網金融思維都這樣越來越深入,國內從“流量時代”再到現在各咱工業糖精偶像劇,其實沒啥區別。

只是國內互聯網金融資本一直沒有怎麼深入電影行業,《戰狼2》後“流量時代”又過去了,所以情況好一些,如果再這樣搞下去真未必了。

這樣一來,兩者綜合在一起,就會造成整個電影出現大問題。

優秀的大片不上映,背後生產端開始轉向,最後就會導致消費端對於電影徹底失去信心,也就是沒了什麼興趣,本來看電影不看電影也不是硬性消費。

遊戲,動畫和電視劇都越來越火?為何唯獨電影“越來越涼”

電影業的情況比遊戲業絕望多了,這是因為電影本身的商品性質決定的。

電影的交易規則是“先購買後享受”,這一點決定瞭如果用戶對電影本身不感興趣,電影就無法從這些人身上得到收益,而購買了電影服務而不認可電影品質的用戶對於電影影響力來說完全可以說是負面資產。這些否定品質的用戶的自發宣傳會進一步導致購買電影服務的群體萎縮,收益下降,單機遊戲同理。

遊戲行業現在出現了一個破局點,那就是用免費氪金遊戲的營收系統盈利(滿足資本對於收益的追求),用免費享用作品的方式擴大影響力(面對用戶的擴展),然後在其中進行高質量創作(買斷制可以代換為DLC,本質上沒有區別)。

這個系統內資本是比較好對付的,因為資本本身不佔據立場,只要盈利樂觀資本絕對會進行攀附。例子則可以在內地電影業中找到,吳京在嘗試“拍攝主旋律系列電影”多次爆紅後,資本不可能忽視這個穩定產出點。

用戶的體驗也可以做到部分滿足,用戶既可以享受較為簡單的傳統氪金系體驗,也有可以享受高質量的文化創作,服務面較為廣闊。

這本質上還是文化創作在資本面前的屈服和妥協,但不同的是遊戲業存在“可選項”,買斷制和氪金不存在本質抵觸,和質量的高低也不存在必要聯繫。遊戲業可以通過對資本屈服,保存一部分創作的自由權利,資本的需求是“盈利”而不是一種具體的意識形態,在傳統的氪金滿足需求後,資本可以接受進一步創作高質量文化內容而擴大市場。

回到電影業上,電影業可以這樣轉型嗎?

非常困難,幾乎不可能。電影業本身的盈利模式都是圍繞票房而建立的,其他的一切都不過是衍生物,票房才是根本。這樣的轉型意味著電影業需要拋棄票房,邀請所有可能感興趣的用戶進行觀看,然後告訴用戶“進行付費可以體驗更多內容”,不感興趣的人不管看完沒看完都可以立刻離開。減少用戶因為產生沉沒成本導致的負面宣傳的可能性。

電影這種“先購買後享受”導致用戶會產生“我付錢,我就應該享受可以為我產生愉悅的內容”的心理,這種心理本就是無法避免之事。而當電影作品不被用戶認可時,實際上產生的負面印象相當嚴重。

因此逐利的資本無法忍受“低收益”甚至“無收益”的傳統高質量文化創作,轉而要求創作方迎合社會熱點,創作迎合大眾心理,容易製造流量和熱點的“高收益”項目。

當創作方走上了“高收益”的不歸路以後基本也就沒有選擇的餘地了,電影無論如何拍攝,始終無法迴避的是載體限製而導致的可以承載的信息量小而密集,創作者不可能同時選擇多種自相矛盾的題材進行創作。並且還有因為各種客觀原因導致的電影本身質量問題。

創作遊戲的,有跪下的可能;

創作電影的,連跪下都不可能了。

電視劇和動畫和遊戲產業雖然不完全一樣,但因為消費模式都是類似的單對單家庭模式,也能夠解決這個生產端到消費端影響嚴重的問題。電影這種群體觀影以前是優勢,在這個時代卻成了致命要素,時也命也。

市場依舊慘淡,觀眾不願進電影院?沒什麼關係

最後,電影行業涼了其實也沒啥,對於很多觀眾來講可能都沒有過意識,畢竟電影又不是必須品,文化發展向來如此,社會形態變化以後文化會跟著揚棄和更新,每個時代的守舊者都會感慨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不也上下5000年活下來了。

籠統地看,只要中國這個文明存在,就像漢字保持存在,不論字形怎麼變化,語音怎麼變化,共同文化記憶總是存在的。而且文化習俗真的少了麼? 200年以後也許人們會在端午節故意扮演穿戴不同面具的兩方分別給粽子上撒鹽和糖,以紀念互聯網萌芽期大眾的娛樂性對立——

我更關心的是我們創造更新得太慢了,完全跟不上時代的發展,而且落後了好幾個版本,大家常說的“求求你們好歹整點資本主義的東西吧”就是這個體現,可見的未來也不會大幅增速。

然而經濟和政治架構的巔峰是有時效性的,在黃金年代如果浪費了、沒能發展出足夠強大且有韌性的能代表工業化、信息化時代的文化,那才真是愧對後人。

比如電影衰落就衰落吧,但是沒受影響的電視、音樂、動畫行業等。

如果說這些傳統文化行業外國也發達,那在4G5G通信時代中國發展起來的短視頻行業,再到氪金手游行業都出《原神》這種文化商品了,如果我們能在其它文化產業開啟像新能源汽車一樣彎道超車,一切都不一定,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