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爹人設讓劉鈞逐夢成功,演技在線劇外是家中好男兒


有渣男,有聽過說過渣爹嗎?其實形容的就是不明事理的父親,身邊也有很多這樣的人,拎不清,而影視劇中只會更多而已。 《知否》中的盛紘不就是這樣一個人,他的冷漠害死了妻子和兒子,也讓明蘭小小年紀就生存在水深火熱中。在《喬家的兒女》中他再次出演父親,這次直接賣兒賣女,行為更加惡劣,成為渣爹的代名詞。

渣爹代表劉鈞,他的家庭很完整,只是父母沒有更多的能力讓他去接觸自己喜歡的藝術,只能按照父母的安排走著普通的道路。高考來臨,父母開始為兒子打算起來,當時電工這個職業非常稀缺,待遇也好,劉鈞也沒什麼意見,未來也就這麼定了下來。進入學校之後,劉鈞學習的非常認真,雖說是態度使然,但更多的還是怕安全隱患。畢業之後,他就跟在一個老師傅後面學習,也從師父的口中了解電工這個職業,就是聽從老闆的指揮,怕電線桿子。聽到師父已經從業三十年之後,劉鈞有點慌,他害怕過上這種一眼就望到頭的日子。

在工作的時候,劉鈞花錢一直不是大手大腳的,他想攢點錢去外面看看,也在學習知識,希望能夠考上專業的藝術院校,終於在他24歲的時候成功了。進入學校之後,劉鈞的意氣風髮變成了老氣橫秋,因為本來年紀就比其他同學大,還長著急了,顯得更大。不過劉鈞並沒有氣餒,畢竟這是一直追求的道路,怎麼可能就此半途而廢呢?他的認真讓學校也非常認可,直接將他送去山東藝術學院深造。

在這裡他終於接觸了影視劇,即使角色不大,也足以讓劉鈞高興好久。可是他所期待的戲約並沒有到來,而且是一個也沒有,這讓他的生活成了難題,只能聽從其他同學的建議去往北京尋找機會。做好重操舊業的打算之後,劉鈞就來到了北京,每天都在劇組轉悠尋找自己能夠合適的角色。看到《康熙王朝》選角,劉鈞也興沖衝的來到現場,感覺這種大製作機會多,或許能找到一個合適的配角。雖然簡歷上不少作品是偽造的,但他在試戲過程中的表現讓導演非常滿意,直接把皇帝這個角色給了他。

冒著被燒著的風險,劉鈞完美詮釋了順治帝,也在影視圈佔有一席之地,有了不少戲約上門。雖然配角居多,劉鈞從始至終都沒有敷衍過,每次都非常認真。在接到《新三國》劇本時,劉鈞終於有了自己要火的感覺,但是火的感覺預示的並不是這部劇,因為這邊在籌拍過程中出現分歧,導致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換了,導演也換了,所以角色也就被替換下來。而劉鈞也就是因為被替換才遇到了正午陽光,也在這裡參加了《北平無戰事》,獲得了公司的認可。

有了好的公司,劉鈞手裡的資源明顯好了很多,《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直接把貫穿整部劇的盛紘角色給了他,而他也用自己的表演把一個冷酷無情的父親變成了愛在心口難開的感覺,即使不被喜歡,也達不到恨的程度。他和大娘子這對活寶直接成為整部劇的笑點所在,可以說是一本正經的搞笑。發現搞笑特質之後,《喬家的兒女》依舊發揚著,而在《清平樂》中轉身成為剛正不阿的范仲淹,這樣的轉換沒有違和,也是他演技的體現。

雖然他是以渣爹的形像出圈的,可在現實生活中劉鈞並不是這樣的人,無論是作為丈夫還是父親,他都非常盡職盡責,和劇中的形象完全是相反的。不過他也成功實現了自己的夢想,擺脫了電工的命運,實現自我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