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賢惠如長孫皇后,她也難逃丈夫出軌,獨守空房後被拋棄的命運


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站著一個偉大的女性。唐太宗李世民大治天下,盛極一時,除了依靠他手下的一大批謀臣武將外,也與他賢淑溫良的妻子長孫皇后的輔佐是分不開的。

而長孫皇后也因此被稱為歷史上最賢惠的女人。

唐太宗與長孫皇后

莊之蝶卻並未聽從唐宛兒的話,與柳月有了第一次,也便有了二次三次。特意察看,這尤物果真是白虎,但豐隆鮮美,開之艷若桃花,閉之白壁無瑕,也就不顧了帶災惹禍的事情。柳月得寵,也漸漸錢多起來,崢嶸顯露,眼裡看輕起了夫人。

《廢都》中,牛月清是傳統的妻子形象,沒有愛情,只有相濡以沫的責任和擔當。她大方有禮,精明能幹,十幾年來把莊之蝶的生活起居處理得井井有條,十分之九的心力都在莊之蝶的身上,十分之一的心血在母親身上,完全沒有為自己考慮過,不在乎美麗與感熱烈。

莊之蝶沒成名之前,牛月清給了他最大的支持。莊之蝶成名後,牛月清就成了糟糠之妻。

都說藝術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按部就班的生活讓莊之蝶找不到創作的靈感和源泉。一成不變的思維方式讓莊之蝶對自己的糟糠之妻開始厭煩起來。

於是,莊之蝶出軌了。出軌的對象正是家中年輕美麗的小保姆——柳月。

網絡配圖

這種事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柳月仗著莊之蝶對她的寵愛,先是大把花錢在自己身上,從莊之蝶家裡出去一趟回來,要麼身上多了件新衣服,要麼是換了個時髦的新髮型。

更讓牛月清氣憤的是,柳月不經她的同一,從外面帶回來一群不三不四的小姐妹到家中喝酒作樂。氣不過的牛月清月柳月吵了起來,莊之蝶聽說後把柳月給打了。

莊之蝶為了緩和兩人的矛盾,充當起了和事佬,在他的撮合下,牛月清與柳月又和好如初。

話說回來,這莊之蝶何德何能,竟有本事讓自己的糟糠之妻與情人同處一個屋簷之下。

其實,他只是一個作家,一個出了名的作家。

但牛月清則不同,她是一個傳統的女性,一心只為家,從不做他想。即使自己的丈夫在自己面前找情人,她也說不出半個不字。賢惠如斯,還稱得上是賢惠嗎?

牛月清的忍讓和顧家並沒有讓莊之蝶對她更好一些,或者說牛月清最終的結局是她自己作的。

一日夜裡,莊之蝶在書房寫答辯書,到了十一點,照例要在書房的沙發上睡,毯子卻白天收拾時柳月放回了臥室,怕牛月清睡時把門關了,就過來取。

牛月清已經脫了褲子,燈下坐在被窩翻一本畫報,見他又拿毯子,說:「你還要睡到書房?」莊之蝶說:「我要加班寫答辯。寫晚了不打擾你。」牛月清說:「哼。不打擾我,是我把你趕睡到沙發上了?!」莊之蝶說:「我沒這樣說。你怎麼還不睡?」牛月清說:「你還管我睡不睡?我是有男人還是沒男人,夜夜這麼守空房的。」

隨後,這對老夫老妻因為夫妻生活而鬧個不愉快。這其中,莊之蝶欲追求刺激,想玩點新花樣,而牛月清不配合,說莊之蝶沒羞沒躁。

相關文章  小白K線理論詳解

莊之蝶在牛月清身上得不到的只好去找別的女人,而柳月正是他所需要的女人。

亂花漸欲迷人眼

最後的結局,牛月清離開莊之蝶後,來到一座尼姑庵,卻意外發現師太竟然墮胎兩次,還沉迷於性無法自拔。

而牛月清的結局卻上了「西京奇聞」之一,因為據傳聞她是自慰而死!

《廢都》全書充斥著大量的露骨的性描寫,所以有人說《廢都》是現代版《金瓶梅》,此語不差。 《廢都》出版於1993年6月,同年在《十月》雜誌和《中國青年報》刊登和連載。出版前,它就被一些小報「廣而告之」地宣稱為「當代的《金瓶梅》」。

但事實究竟如何,只有讀者本人自己看了後才得知真相!無刪減版的《廢都》,帶你探究被稱為現代版的《金瓶梅》!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