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原配孝賢純皇后,可以說是白月光,卻不能說是真愛


乾隆的后妃眾多,但在這麼多后妃中,大家仍然認為,只有原配孝賢純皇后才是他的白月光,是他的真愛。筆者同意白月光這個說法,卻不贊同真愛這個說法,具體後面解釋。

大家之所以認為孝賢純皇后是乾隆的真愛,主要因為她生前,乾隆想冊立嫡子為儲君,她去世之後,乾隆又不斷懷念她,給她寫了一百多首詩。加上影視劇的傳播,使得這種說法越來越多。

那麼今天,我們就來了解一下,那些乾隆「深愛」孝賢純皇后的背後,都隱藏著些什麼殘忍的真相。

富察氏乃滿族八大姓之一,該族世居沙濟、葉赫、輝發、額宜湖、扎庫塔、蜚、長白山等地,其中最為顯赫的,就是世居沙濟地的富察氏,而孝賢純皇后就是來自這一支。

孝賢純皇后與清太祖努爾哈赤的繼妃袞代,以及努爾哈赤弟弟舒爾哈齊側福晉屬於同族。孝賢純皇后的曾祖父哈什屯,在皇太極執政時期立有軍功,被授為一等男。祖父米思翰襲父爵,在康熙朝深受重用,掌管著國家財政大權。父親李榮保官至察哈爾總管。

除此之外,孝賢純皇后的伯父也都位極人臣,大伯父馬思哈官至內大臣、都統;二伯父馬齊為大學士,封二等伯;三伯父馬武官至都統、領侍衛內大臣。靠著這些關係,孝賢純皇后才得以成為乾隆的嫡妻。

孝賢純皇后富察氏,出生於康熙五十一年,比乾隆小九個月左右。雍正五年,富察氏被指婚給皇四子弘曆為嫡福晉,那時候弘曆已被秘密立為儲君,所以富察氏已經是內定的準皇后了。

富察氏嫁過來的時候,弘曆府中已經有了幾位格格,而且當時有一位還懷有身孕。巧的是,這位懷孕的格格也姓富察氏,只不過她來自噶哈里富察氏,並不如孝賢皇后家族顯貴,因此也只能當個侍妾。

在這種情況下,身為嫡福晉的富察氏,自然要多照顧一下懷孕的富察氏,後者在第二年順利為弘曆生下長子永璜。嫡福晉也不甘落後,入府後很快也有了身孕,就在永璜出生的幾個月後,她為弘曆生下長女,可惜這個長女只活了兩個多月。

雍正八年,嫡福晉富察氏為弘曆生下次子、嫡長子永璉。就在永璉出生不久,富察氏再次懷孕,於雍正九年生下弘曆第三女(第二女是格格富察氏所生,看來兩位富察氏都比較受寵)。第三女即固倫和敬公主,於乾隆十二年,下嫁科爾沁博爾濟吉特氏輔國公色布騰巴勒珠爾。

雍正十三年,雍正皇帝駕崩,皇四子弘曆繼承皇位,改元乾隆。作為嫡福晉的富察氏,順利被冊立為皇后。與此同時,乾隆也對潛邸舊人進行冊封,其中側福晉高氏封為貴妃、側福晉那拉氏封為嫻妃、格格金氏封為嘉嬪、格格蘇氏封為純嬪、格格珂裡葉特氏封為愉嬪等等。而那位格格富察氏,在乾隆即位前便去世,被追封為哲妃。

原本當上皇后,富察氏應該迎來自己輝煌的一生,然而不曾想到,她悲劇的一生才剛剛開始。

相關文章  正史上公認的8大猛將,沒有一個虛構的人物,個個武力值十足

乾隆三年,她所生的嫡長子永璉夭折。其實乾隆在登基之初,就將永璉秘密冊立為皇太子,沒想到如今永璉卻夭折了。於是乾隆命以皇太子禮葬,仍冊贈皇太子,諡端慧。

永璉的去世,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打擊,因為永璉本身就很聰明,當初雍正在時,就親自為這個孫子取名永璉,隱示承宗器之意。當然,打擊最大的當是身為母親的富察皇后,可是皇后還不能急著傷心,因為她一邊要小心侍奉婆婆崇慶皇太后,一邊還要努力再為乾隆生一個嫡子。

終於,在乾隆十一年,富察皇后生下嫡次子永琮。誰料永琮比哥哥永璉還命苦,僅兩歲就因出痘夭折了,諡悼敏皇子,隨葬於朱華山端慧皇太子園寢。

承受不住喪子之痛的富察皇后,很快便病倒了,於乾隆十三年去世,乾隆定諡「孝賢皇后」。經嘉慶、道光兩朝累諡,富察氏最終諡號為「孝賢誠正敦穆仁惠徽恭康順輔天昌聖純皇后」,簡稱「孝賢純皇后」

之後在孝賢皇后的喪禮,乾隆大發雷霆,相信大家對於這一段都很熟悉了。比如一大批官員被責罰甚至賜死,就連皇長子永璜和皇三子永璋,都被乾隆以「不懂禮數」為由,當眾斥責道:「此二人斷不可承繼大統。」

接著就是乾隆用一生都在懷念孝賢皇后,證據是什麼呢?就是他為皇后寫的一百多首詩。因此大家也都認為,不管乾隆有多少妃子,以及後期有多寵愛令妃,他心中的白月光永遠是孝賢皇后。

筆者為何贊同白月光的說法呢?還是因為在以前的文章中,我已經解釋過白月光的含義,即指可望而不可及的人或事物,一直在自己心上卻不在身旁。

孝賢皇后是乾隆潛邸舊人,又是原配,乾隆本就是個念情的人,他對潛邸舊人都不錯,更何況是嫡妻呢。加上孝賢皇后本來就是個賢後,乾隆對她的評價是:「皇后上侍聖母皇太后。承歡朝夕。純孝性成。而治事精詳。輕重得體。自妃嬪以至宮人。無不奉法感恩。心悅誠服。十餘年來。朕之得以專心國事。有餘暇以從容冊府者。皇后之助也。」

可見,不管是侍奉婆婆崇慶皇太后,還是對待其他妃嬪和宮人,孝賢皇后都是得到肯定的。這樣一位賢後,乾隆還有什麼不滿足的,他自然希望皇后可以一直在身邊,繼續幫她管理後宮。

相關文章  心中魂牽夢繞的她,你想牽著她的手回家嗎?

可如今皇后去世了,他心中合格的賢妻不在了,會不會遺憾?肯定是天大的遺憾啊,所以乾隆必定會懷念孝賢皇后,尤其是後來繼後的事,更讓乾隆想起孝賢皇后的好,也就更加懷念。這就是所謂的一直在自己心上卻不在身旁,因此說孝賢皇后是乾隆白月光,筆者認為沒什麼不對。

但是在筆者心中,孝賢皇后並不算乾隆的真愛,為何這樣說呢?舉幾個例子大家就知道了。

第一個要說的就是皇后去世前的出巡。關於這一段的說法也很感人,說嫡次子永琮夭折,讓皇后遭受了很大的打擊,乾隆為了不讓皇后多想,就決定帶她出去散心。結果就在出巡途中,皇后病逝了。

然而事實是什麼呢?史書上對於這次出巡的記載是:「乾隆十二年。丁卯。十一月……皇太后聖壽節……諭、朕尊崇先師。仰止宮牆。已降旨於來歲孟春。躬謁孔林。嗣因東省秋潦成災。雖經賑卹。恐一時民氣未復。若改俟秋間前往……著定於二月初四日。恭奉皇太后鑾輿起程。」

由於史料太長,筆者將重要部分給大家展示出來。可以看到的是,在乾隆十二年崇慶皇太后生日的時候,乾隆就已經決定了第二年要奉皇太后出巡。一來,此時距離永琮夭折還有一個月;二來,既然是奉皇太后出巡,那麼皇后自然要隨行。

也就是說,乾隆十三年的出巡,早在一年之前,永琮還未夭折的時候就定好了,最後也就是按計劃準時出門了而已,根本不存在專門為皇后準備的散心。再說皇后去了還要侍奉皇太后,哪裡有空閒散心。

不僅是這一次,之前寫崇慶皇太后之時,筆者已經說過了,乾隆為了建立自己「仁孝」的人設,對待母親十分孝順,崇慶皇太后在生時,乾隆出巡都要奉皇太后前往。換句話說,不管皇后哪次隨駕出巡,都避免不了侍奉婆婆。所以真正玩得開心的是母子倆,皇后只能隨時隨地做好自己賢妻、賢媳、賢後的本分。

第二個要說的就是乾隆在喪禮發怒的事。乾隆在皇后喪禮大發雷霆,這是在學誰呢?學他的老爹雍正。因為之前筆者寫了,雍正在敦肅皇貴妃年氏的喪禮上也大發雷霆,斥責並處罰了不少大臣,並趁機打擊了政敵允禩等人。

很明顯,乾隆這樣做,就是在學他的老爹雍正。都知道乾隆與爺爺康熙感情深厚,康熙諡號「仁皇帝」,乾隆他也一直在用爺爺「仁」的那一套治國。可在皇后喪禮上,他發現許多大臣仍然十分散漫,就連他想要給皇后的那種喪禮都做不到盡善盡美,因此他只能放棄「仁」這一套,改用老爹嚴厲治國的方法。

而乾隆這樣做的目的也很簡單,就是要集中皇權,讓眾人明白,自己不是那麼好說話的,每個人該做什麼,都要履行好各自的職責。至於皇后喪禮中一系列的不到位,便成為乾隆此次發火的最佳藉口。

第三個要說的就是乾隆為皇后寫的那些詩。乾隆本身愛寫詩,詩中寫什麼的都有,只要一高興就賦詩一首。而其中為紀念孝賢純皇后所作的,多達上百首,這也再次印證筆者說的,孝賢皇后的確可以說是乾隆白月光。

然而,雖然寫給孝賢皇后的詩以數量取勝,可孝賢皇后卻並非乾隆寫詩懷念的唯一對象。像先於孝賢皇后去世的哲憫皇貴妃、慧賢皇貴妃,都出現在乾隆的詩中,甚至出現在乾隆懷念孝賢皇后的詩中。你說你懷念原配就好好懷念,提其他女人是什麼意思?

相關文章  我國東北版圖的奠定,此人功不可沒,後世之人都應該記住他

比如乾隆在70歲時寫的:「已是別多時,能無一寫悲,七旬忽我逮,百歲任他期,幻景徒驚速,故人不遺,曾孫畢姻近,眠者可聞知。」其中詩註標了這麼一句:「隨皇后殯地宮者慧賢皇貴妃淑嘉皇貴妃如在世皆年逮七旬,今皆辭世益增悵然。」

就是說乾隆懷念原配,想著想著又想到慧賢皇貴妃和淑嘉皇貴妃,他本來希望這些舊人可以一直陪伴自己,誰知如今都不在了,越想越難過。言下之意,就算你們其中任何一個還在,我也不至於如此不痛快啊。

再比如乾隆79歲所作的:「拜瞻禮既畢,勝水峪臨前,追念吟窈窕,不孤諡孝賢,春秋復三歲,參昴共千年,可識元孫獲,思之益悵然。」其中「參昴共千年」後有詩註:「皇后陵裡同時有慧賢皇貴妃等相陪」。

這裡面的「參昴」指的是參星和昴星,而根據詩注來看,應該指的是慧賢皇貴妃等人,因為一般來說,帝後會被比喻成「天地」、「日月」,以「參昴」比喻皇后是不匹配的。

那麼意思就是說,乾隆在懷念孝賢皇后的同時,再次想到其他舊人,他讚美孝賢皇后,卻不僅僅認為皇后才有這些優點,也就是順勢誇一下其他舊人。接著乾隆又感嘆,時間過得真快,不過陵墓中的皇后和皇貴妃(孝賢純皇后、慧賢皇貴妃、哲憫皇貴妃一同於乾隆十七年葬入裕陵地宮),終究會陪伴我千年(一同長眠的意思)。

看完這些,大家還會認為乾隆對孝賢皇后是真愛嗎,至少筆者不這樣認為。如果寫幾首詩就是真愛,那麼乾隆寫了四萬多首詩,他的真愛也太多了,他什麼都愛,「愛新覺羅情種」這個頭銜,與他是半點關係都沒有,還是「渣渣龍」更適合他。

在我看來,如果說雍正的真愛是怡親王胤祥,那麼乾隆的真愛,就只有他自己。

(參考文獻《清史稿》《清實錄乾隆朝實錄》《皇朝通志》)

舉報/反饋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