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界需要馬長禮、李維康、于魁智,他們不是雜而不精是積極創新


京劇藝術傳承至今已經二百多年曆史了,二百多年時間京劇界出現了許多的名家和名角兒,也創排出了許多的優秀劇目。但是時至今日京劇藝術出現了衰敗,而這種衰敗與京劇演員有著莫大的關係,而這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把戲路走窄了。

那麼為什麼這麼說呢?

我們看過去京劇藝人都是滿身的能耐,京劇大師梅蘭芳不僅僅能唱京劇還能唱崑曲,京劇大師高慶奎和周信芳他們能唱多個行當的劇目,以及後來的童芷苓、吳素秋、關肅霜、陳永玲等等名家也是一人兼唱多個流派的劇目。

其實這也是在過去的生存之道,因為都是為了能夠迎的觀眾的喜歡,可是現在的京劇演員戲路是越來越窄,為什麼這麼說呢?很多京劇演員只會一個流派的劇目,像程派的“薛湘靈”年年都送鎖麟囊,譚派的“老黃忠”年年書信都來得巧,所以說他們唱不膩觀眾都看膩了。

而像馬長禮、李維康、于魁智等等京劇名家不是一些人口中的雜而不精,而是積極創新,他們根據自身的藝術特點再加之前輩的唱腔融於自己的一身,這就是創新。

京劇藝術就是需要包容的,京劇藝術確實講究“味”,但是京劇演員有一條好嗓子,他們也是應該發揮的,像上述這三位就是如此,他們有一條好嗓子,那麼就應該發揮自己的嗓音優勢,況且他們唱的也有韻味,這其實也是現在京劇界最缺少的,那就是不一味的死學!

(聲明:此文章內容文字系愛傳統的少年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部分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繫告知刪除,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