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青霞有錢又孝順,她的母親為何當年從12樓一躍而下?


2002年12月4日,離新年只有20多天,

對於林青霞來說,這一天是她人生中最為黑暗的一天。

也是最為悲傷的一天。

此時她的小女兒才不到2歲。

這天的清晨2點多,家裡的電話突然響了!

電話是從台北打過來的,電話那頭,一個很低沉的聲音:

“青霞,你媽媽跳樓了!”

林青霞懵了,一時間呆如木雞。

她無法相信這個事實。

媽媽怎麼突然走了呢?

而且是以這種很決絕的方式與世界告別。

得知噩耗,林青霞立馬定了機票,一身黑衣,回到台北為母親奔喪。

一臉的憂愁。

滿心的傷痛。

無限的哀傷。

她回到台北的家,12樓,站在母親跳樓的窗口,久久地凝視著。

很長一段時間,她都無法走出來。

此前,林青霞曾好幾次勸父母到香港住,這樣隔得近,可以方便照顧。

但父母說到香港生活不習慣,還是待在熟悉的地方比較安心。

於是,林青霞給他們請了一個菲傭,還給父母的家裝了視像電話,這樣打電話可以看到父母的狀況。

回到台灣的第一個晚上,林青霞久久無法入睡。

往事如煙。

母親曾經是個愛笑的人, 也是個樂觀的人。

她有著山東女子的那種豪爽、不拘小節。

戰爭期間,她當了一名護士,工作中,認識了當軍醫的林維良。

兩人相識、相戀,然後走入婚姻的殿堂。

1948年,他們一起乘輪船到了台灣。

起初,一窮二白,生活很艱苦。

林維良開了個小診所謀生。

她勤儉持家,相繼生下三個孩子。

後來,她還陪著丈夫創業,辦過服裝廠,也開過餐廳、酒店。

林青霞上學的時候,母親就經常在她耳邊嘮叨:

“學習用功一點,女孩子要有獨立的能力,才能掌握自己的人生。”

17歲那年,林青霞被星探發現,試鏡也通過了,回家她對母親說,自己要去拍電影。

母親擔心得不得了,她知道影視圈太複雜,擔心單純的女兒會受到傷害。

她起初說什麼都不同意。

電影公司好幾次登門,上門遊說,都被母親趕走。

後來,電影公司派了一個山東老鄉來做思想工作,母親才鬆口。

與電影公司簽合同時,林青霞還沒有滿18歲,所以,第一份電影合約,是母親代她籤的。

1973年,林青霞因《窗外》出名。

此時,她才19歲。

第二年,《雲飄飄》上映,成為大爆款,票房打破了當時的記錄。

之後,林青霞的邀約就不斷,她也越來越紅。

她參與的影片達到百部。

當然,她也越來越忙,有時連春節都無法回家與家人團聚。

林青霞和家人

林青霞29歲那年(1983年),有一天母親突然告訴她:

我和你爸爸來台灣之前,有一個女兒,她叫林莉。

當時,她太小了, 才3個月大,為了安全期間,我們準備到台灣安頓好了,再回去接她。

沒想後來回不去了。

最近,我們才聯繫上她,她已經35歲了。 ”

林青霞這時,才知道自己有一個姐姐,比她大6歲,在內地生活。

之後,父母與失散多年的林莉開始了書信往來。

最初,父母寫信時,用詞都是小心翼翼的,筆觸充滿了愧疚。

在1987年,林青霞的父母,辦好了去大陸的手續,於是,見到了失散了整整39年的女兒。

離開時,這個女兒還處在襁褓中,小手小腳,粉粉嫩嫩,

再次見面,她已經是飽經風霜的中年婦女,生了3個兒子。

淚眼婆娑中,麻蘭英撫摸著大女兒的手,

無數次夢裡,她都夢見這個失散的女兒。

麻蘭英來大陸時,她看到大女兒一家五口擠在50平米的房子裡。

她心疼,愈發地愧疚。

她想彌補,但不知如何彌補。

她聽著老家的親人,講述他們離開中國後,林莉這苦命孩子的成長歷程:

最初,林莉由奶奶照顧,

那個年代,少衣缺食的,奶奶只能餵她喝小米湯。

3歲那年,奶奶又去世了。

一下子,林莉成了孤兒。

好在林莉的叔叔林維雲,向林莉伸出了援手,他把林莉接到身邊照顧。

而林莉當時3歲,正是渴望父愛、母愛的時候,

她把叔叔當做自己的父親,喊叔叔為爸爸。

林維雲希望侄女像其他孩子一樣健康長大,就由著她叫爸爸。

此後的多年,林莉一直覺得叔叔就是自己的爸爸。

林維雲結婚後,他也和妻子商量,就當林莉自己的孩子,林莉也喊嬸嬸為媽媽。

叔叔結婚後,也相繼有了幾個孩子。

50年代,中國整體非常貧窮,孩子多的家庭,口糧根本不夠吃。

林莉在長身體的時候,經常吃不飽,她就和小伙伴去野地裡找能吃的東西。

60年代初,林維雲帶著一家人去東北謀生。

他在黑龍江一個縣城的煤礦裡找到一份挖煤工的收入。

林莉當時十幾歲,她就跟著一起去了黑龍江。

當時,叔叔挖煤的收入並不高,但還是堅持送她去上學,希望她將來能有出息。

結束學業後,林莉在黑龍江農村當了一名知青, 後來回到雞西當了一名小學代課老師。

之後,因熟人的介紹,她和一個叫錢深永的男子相識。

錢深永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小時候在黑龍江長大,後來到了河南許昌工作,在許昌市曲劇團當編導。

共同的經歷,讓兩個年輕人的心彼此靠近。

林莉很欣賞他的才華。

特殊的年代,錢深永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失去了工作。

但林莉頂著壓力與錢深永在許昌領了結婚證。

結婚時,條件很簡陋:

所謂的婚房,就是一間茅草屋。

叔叔嬸嬸遠在東北,那時交通也不方便,也無法為她置辦嫁妝。

(也沒有條件置辦)

但林莉和錢深永都是不怎麼看重物質東西的人, 他們相信靠著自己的勞動,能創造一個美好的未來。

婚後,夫妻兩人還過了幾年分居的生活。

結婚三年後,錢深永才恢復了工作,被安排到許昌內燃機廠上班。夫妻兩人的生活才得以改善。

林莉婚後接連生下3個兒子,既要忙工作,又要忙照顧兒子。一度非常辛苦。

35歲那年,她才了解到自己的父母另有他人:

她一直喊做爸爸的人,其實是她的叔叔。

此時林莉才得知:

大明星林青霞其實是自己的親妹妹!

1987年,林青霞的親生父母來大陸,在上海與大女兒林莉見面。

她從親生父母的眼里和言語中,看到了他們的愧疚。

她選擇了諒解。

父母給林莉帶來了冰箱、彩電。

林青霞因為拍戲的緣故,無法一起去,她將一部高檔相機交給母親,讓她帶給未能謀面的姐姐作為禮物。

林莉陪父母回了青島,又去北京旅遊,相處了一個多月。

到了分別的時候,父母問林莉:

你想和家人想到台灣或者香港生活嗎?

想的話,我們幫你弄手續。

但林莉拒絕了。

她說她已經習慣了目前的生活狀態。

再說,撫養她長大的叔叔嬸嬸也大了,她想留下來照顧他們。

林莉還說:

如果你們想落葉歸根,回到國內養老,我也會照顧你們的!

這之後,林青霞和姐姐也開始了書信往來。

林青霞會將自己的照片附在信裡,寄給姐姐,也會和姐姐講述拍戲時遇到的一些事。

而林莉精心保管著林青霞寄來的每一張照片,還對別人說:

“我真不敢相信這會是現實,我居然是大明星的姐姐!”

1990年,林青霞到長春拍戲,她和姐姐約著見面。

林青霞和姐姐

這對親姐妹,是人生里第一次相遇。

一個42歲,一個36歲。

都已不再年輕。

當時,林青霞非常紅,但還沒有結婚,她是那麼光彩照人。

林青霞一見到林莉,就拉著她的手,喊她姐姐。

還帶著姐姐、姐夫去吃美食,給他們講自己從小到大的事情。

而林莉開心地看著妹妹,眼睛裡充滿了欣賞。

林青霞看林莉一家人還住在50平米的房子裡,她想幫助姐姐改善一下居住條件。

她將20萬的銀行卡塞到姐姐手裡。

但林莉說什麼也不收。

其實,麻蘭英也多次想寄錢給林莉,但林莉也不願意收。

麻蘭英很希望林莉能經常去台灣相聚。

但林莉當時忙著三個兒子的事情,還有照顧老人,她一直脫不開身,兩三年才能去台灣一趟,即使去了台灣,也只能呆幾天。

自從1987年,見到了失散多年的女兒,麻蘭英總算了卻了一段心願。

接下來,她主要操心的是林青霞的婚事。

林青霞從18歲開始拍戲,拍了20年,還是孤身一人。

而且一度和有家室的男人,攪和在一起。

她多次勸林青霞另外找一個合適的,但林青霞陷在裡面,身不由己。

母親一直在背後為她擔心,希望她能早點安定下來,結婚生子。

終於,1994年,40歲那年,林青霞嫁給了香港富商邢李原。

母親這才舒了一口氣。

結婚後,林青霞就息影了,專心地經營家庭,照顧孩子。

第二年,她生下了大女兒。

5年後,她又46歲的高齡,追生二胎。

其實,林青霞拍了這麼多年戲,她自己也賺了不少錢。

她早就給父母在台北買了豪宅,也經常帶父母出去旅遊,她的孝心是有目共睹的。

林青霞的母親麻蘭英從60歲左右,就關節炎嚴重,看了很多醫生,也不奏效。

當關節炎發作時,她就很痛苦。

加上在麻蘭英的晚年,4個子女分散在不同的地方:

林青霞的妹妹在美國定居。

林青霞的哥哥從事國際貿易,將家安在美國。

大女兒在內地生活。

林青霞在香港生活。

沒有一個子女,在麻蘭英的身邊。

林青霞與妹妹

麻蘭英曾經希望回到國內,和林莉生活在一起,但是仔細權衡後,她又放棄了。

她覺得自己沒有撫養過林莉,而林莉也有三個兒子的事情要操心。

如今自己回到國內,只會增添她的負擔。

她後悔當時沒能將林莉帶到台灣。

如果時光倒流,再苦再累,她也要將林莉帶在身邊,用盡一切力氣去保護她,去愛她。

可是,時光無法倒流,缺失的母愛,也無法彌補給她。

而她是那麼要強,不肯接受金錢的資助。

她寧可拿著450元的退休工資( 提前辦理了退休手續),也不願意接受資助。

大女兒的事情,始終是麻蘭英心頭的一道梗。

也是一道深深刻在心裡的傷疤。

這麼多的因素,疊加在一起,身體的痛苦,精神方面的愧疚、傷痛,

讓她陷入抑鬱的泥潭,越陷越深。

據悉,麻蘭英生前曾多次試圖自殺,至少有5次自殺未遂。

到了人生最後幾年,她的風濕病尤其嚴重,下雨天,她就疼得整夜睡不著覺。

而丈夫也年事已高,身體也有重病,語言功能有些退化。

兩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守著空蕩蕩的、豪華的房子。

子女雖然經常有電話打來,但始終代替不了在身邊的那種感覺。

2002年,林青霞的父親83歲了, 他身體也不好,重病纏身,行動不便,甚至言語表達都有困難。

為了彼此休息好,她和丈夫早就分開房間睡。

2002年12月4日,離元旦只剩20多天,她趁丈夫和家裡的保姆都睡著了,

在凌晨2點左右,麻蘭英從12樓的窗戶跳了下去!

太痛苦了。

一了百了。

生無可戀。

那天晚上睡覺前,她沒有表現出什麼異常。

曾經,有人很羨慕地對她說:

“你好福氣哦,女兒是大明星呢。”

她淡然回答:她就是個跑江湖的。

她對林青霞的成就和名氣毫不關心,她只關心女兒過得好不好。

她心裡也一直放不下在國內生活的大女兒。

警方判定麻蘭英是因為抑鬱症才跳樓的。

生了4個孩子,其中一個女兒那麼美,名利雙收,還孝順。

但是她,依然飽受抑鬱的折磨,選擇了跳樓這種決絕的方式。

抑郁說到底,其實是內心有個黑洞。

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樹,曾經愛《且聽風吟》中寫道:

“心情抑鬱的人只能做抑鬱的夢,要是更加抑鬱,連夢都不做的。”

母親71歲時跳樓,對林青霞打擊很大。

她有一段時間情緒很低落,還頻頻去看心理醫生。

她從大師裡得到指點,最終從陰霾中走了出來。

她學習寫作,出了好幾本書,用寫作和藝術來療愈自己,

雖然息影了那麼多年,但依然有很多人關注她。

她一直那麼優雅,那麼從容,無懼歲月的侵襲,

就像影片裡那個笑看江湖的女俠一樣。

轉自Linda時光之心 侵權請聯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