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疑電影《恐怖遊輪》解讀。


這部電影一開始的片段,其實都是被打亂的故事後的碎片,從而形成循環。我們不妨從女主人公傑西到港口的這一段開始。

傑西看上去似乎魂不守舍,並且還對格雷格說了“對不起”,這一句話實則是一語雙關,一是因為自己的遲到而道歉,更多的則是因為在後續的情節中害了對方而道歉。簡單介紹一下涉及到的人物。

格雷格

維克多

夫妻倆:賽麗和唐尼

草帽女: 小希

登上船之後,一行人自然是有說有笑,畢竟是出來玩的,怎麼會憂愁不已的。當然了,身心疲憊的傑西則是昏昏欲睡,至於為什麼會身心疲憊,我們繼續往下看就會知道。傑西在夢裡夢見了自己躺在海灘上,實際上這不是夢,而是“記憶”。

隨後帆船突然失去了動力,四周風平浪靜,靜得可怕,這自然是暴風雨前的寧靜,格雷格則迅速地和海岸警衛隊聯繫,只是對方說一切正常,在對話的過程中,對講機中卻傳來了一個女人的呼救聲。

可是這呼救聲到這裡就結束了,格雷格也是一頭霧水,只能暫時不去想,先想想自己這裡如何解決。果不其然,天邊飄來了一大片烏雲,雲間電閃雷鳴,自然是暴風雨到了,像他們這樣的小艇自然是承受不住的,暴風雨過去了,又是風和日麗的,只是此時的船翻了,眾人只能待在穿上等待奇蹟的出現,而且少了一個人,小希不見了。就在此時傑西似有所感的回頭看去,一艘郵輪物無聲無息的出現了,船身上印著“Aeolus”。意思是“伊奧洛斯”是希臘神話的中的人物。這正是整個故事的根源,後續會介紹到,知道了這個就更加貼合電影情節。

眾人不用多說,自然是興奮無比,畢竟在茫茫大海中落難,能遇到船隻得救顯示比中五百萬難的多的多。所以愉快地登船了,只是傑西在登船時略顯猶豫,但最終還是登船了。上了船之後眾人想著會遇見船員或者乘客之類的其他人。可實際上卻一個人也沒見到,而傑西看著眼前的場景卻覺得似曾相識,好像來過一樣,當然了,在其他人看來這是不可能的。格雷格建議先去駕駛室,就算別的地方沒人,那裡總會有人的吧,不然誰開船呢?

於是一行人繼續前往,穿梭於走廊,直到走到一處走廊時,傑西又感到了似曾相識的感覺。格雷格解釋說所有的郵輪走廊基本都是這樣,讓傑西不要多想,感覺傑西有些恍惚。

只是其他人此時在走廊拐角處看到了牆上的一幅畫,說的就是這個故事的根源——伊奧洛斯。

所以這裡就已經提示了觀眾,女主人公遇到的就是這樣的循環,若是不知道伊奧洛斯故事的觀眾可能也就無從更加深刻領會電影的意思。伊奧洛斯被懲罰,把石頭滾到山頂,然後石頭又落下,然後又推到山頂,又落下。 。 。如此循環往復,無窮無盡。

就在這時,眾人聽到一旁有響動,於是前去查看,維克多並沒有找到其他人,反而找到了一串鑰匙,只不過令人驚訝的是,這串鑰匙居然是傑西的。

在其他人看來,既然大家都是第一次登船,這鑰匙怎麼可能是傑西的,肯定是小希提前上船帶上來的,而傑西本人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只能這麼認為了。一行人繼續前進,七拐八拐的來到了宴會廳,這里居然有新鮮的水果,而且還有帶有伊奧洛斯標誌的架子鼓。只是這些標誌在大家看來顯然是沒有在意的。這只是給細心的觀眾的線索。

就在大家在討論接下來的安排時,傑西又似有所感地回頭一看,居然看到了有人跑過,雖然沒看清什麼樣,但是的確有人,高大威猛的維克多毫不猶豫的就追了出去。而格雷格認為還是應該先去駕駛室,傑西打算一同前往,而讓唐尼和他的妻子賽麗留在宴會廳等待。路上傑西一直在給格雷格說著自己的各種疑惑,只是在格雷格看來傑西說得簡直難以置信,無法理解,甚至覺得對方有些神經兮兮的。正說著兩人聽到了流水聲,循聲找來,在一間房的浴室內發現了玻璃上寫的字。

這樣的字,讓傑西非常的不安,畢竟這明顯是用血寫出來的,而格雷格則認為這只不過是船員們的惡作劇,故意這麼做,全船的人都躲起來和他們開玩笑罷了。傑西則覺得簡直可笑至極,誰會閒得沒事,會因為幾個落難的人上船,而整個郵輪的人都來玩躲貓貓?於是兩人分開了,傑西決定回去找其他人,準備下船離開。 (真不知道,大海茫茫的,下了這艘郵輪,怎麼回去。)

於是格雷格繼續去找駕駛室,而傑西返回了宴會廳,可是並沒有看到唐尼和賽麗夫妻二人,實際上這夫妻二人在其他人離開後沒多久,卻鬼使神差的去了電影院。話說傑西在宴會廳沒有找到他們,卻意外地看見渾身是血的維克多走了過來,傑西驚慌不已,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打算前去問清楚,可還沒等發問,維克多卻緊緊掐著傑西的脖子,想置她於死地。這樣傑西不解,也很害怕,她可以感覺到他是真的想殺了自己,無奈之下只能反抗,慌亂之中傑西扣到了維克多後腦的傷口,或許是他本就受了重傷,能走到這裡就已經是奇蹟了,而最後這麼一扣,結果一命嗚呼。而傑西也懵了,只不過輕輕扣了下,他就倒地身亡了。

就在此時,傑西又聽到了槍聲,循聲跑到了電影院,卻看見格雷格已經中槍身亡,一旁的唐尼和賽麗看見傑西後,卻憤怒不已,一致認為是傑西開槍打死了格雷格。而傑西顯示是完全懵的狀態,自己連槍都沒有,拿什麼打,但無論傑西如何解釋,對方就是不相信,可就在這時,賽麗卻中槍了,原來是樓上的頭套人開的槍,傑西雖然奮力搶救,但最終夫妻二人還是雙雙身亡,只有傑西跑了出來,頭套人自然是緊追不捨。

只是在傑西爬到甲板上時,樓上卻又傳來了跑步聲,就這麼一失神,卻被趕來的頭套人打翻在地,不知為何,頭套人用槍對著傑西的時候沒有立刻開槍,就在這猶豫的時候,傑西把握時機,奮起反抗,再一次逃脫,而頭套人的子彈打光了,於是二人只能打鬥了,還好最終是傑西贏了,頭套人被逼無奈,眼看已經沒有贏的可能,於是說了些讓傑西完全聽不懂的話,管他三七二十一,還是將頭套人打落海中。 (並為打中)

可算是解決了整個危險的頭套人,傑西能鬆口氣了,可沒多一會,居然聽到了呼叫聲,傑西跑過去一看,我的天,這些人不就是自己的那些已經死去的朋友嗎?不僅如此那裡還有一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自己。這到底是是蝦米情況。那是幻覺嗎?所有的人都重生了,連自己也多了一個出來。

隨後這一批人又登上了船,自然也包括另一個傑西在內,姑且成後面上來的這個傑西為後傑西,這些人的一言一行和傑西他們上來時所做的一模一樣,當後傑西走到了當初傑西所站的走廊位置時,也說了似曾相識的話,其實傑西就站在拐角處。

這也許是為什麼每個傑西都會站在這裡說這句話的原因,畢竟自己和自己還是有所感應的。而傑西一直跟著他們,聽著他們說的話,越來越覺得驚恐,慌亂之下,鑰匙掉在了地上,最終自然是和當初的自己一樣,維克多撿到了鑰匙並且交給了自己,只不過這一次是傑西掉的鑰匙,被後維克多撿到後交給了後傑西。既然事情重新來過,傑西自然想到了去宴會廳,因為當初大家就是在那裡停留了一陣。

於是傑西到了宴會廳,躲在柱子後看著對方,果不其然,後面上來的這些人所有說的做的和自己當初經歷的一模一樣,而在這時自己和自己又有了感應,後傑西死後所感的回頭看了一眼,就像當初傑西回頭看到人影跑過一樣,傑西最終還是沒有勇氣走出去和大家相近,而是跑開了,畢竟這簡直太抓狂了。而傑西也想到了,當初自己回頭看到的人影就是另一個自己,同樣的,當初和頭套人追逐的時候,因為聽到樓上有人跑過才被打倒在地,那個樓上的也肯定是另一個自己。

而這時由於後傑西回頭看到人影,後維克多追了上來,傑西怕被追到,於是跑到了甲板上,只是,還是被後維克多找到了,後維克多很納悶,傑西不是剛才還在宴會廳麼,只有自己追出來了,怎麼在這裡有見到了傑西。傑西連忙給後維克多解釋,現在在宴會廳的那個傑西不是自己,是其他人,這自然無法說服後維克多,誰聽了也不會信,只會認為這人有毛病了。這是情緒激動的傑西卻讓後維克多受了重傷,只是這麼捧著對方腦袋往後一推,結果沒注意到後面有個長釘,致命傷就是這麼來的。

傑西也明白了,當初她在宴會廳見到渾身是血的維克多,搞了半天是被另個一自己傷到的。快要精神分裂的傑西慌忙跑開,一直跑到了一個儲物間,卻發現地上有很多的紙片,上面寫著“只要他們上船,就殺了他們”。可這都是誰寫的呢?於是傑西找來紙筆自己寫了一遍,對比之下發現和自己寫得一模一樣,看著這滿地的紙,這是多少個自己都在這裡寫過,隨後鬼使神差的又在房間裡發現了和頭套人穿的一樣的工作服,還有一樣的槍。準備按照紙上的去做,可又煎熬不已,這時低頭看去,發現這不是自己一直帶著的吊墜嗎?撿起來的時候,自己帶的吊墜卻掉了下去,再仔細一看,下面有很多個一模一樣的吊墜。這讓傑西更加毛骨悚然。不過冷靜過後,傑西還是拿著槍去找後面上來的這些人。

當然首先是去宴會廳了,在宴會廳門口卻碰到了被自己弄傷的維克多,同時她也看到了另一個自己——後傑西,同樣的場景,同樣的人,不同的是,當初自己看到渾身是血的維克多時,旁邊必定也有一個傑西,但是並未出現,而此刻傑西為了揭開這個謎團,走了出來,於是兩個傑西,四目相對,雙方都覺得對方不是自己,維克多顯然也被弄懵了,難道是自己受傷過重產生的幻覺不成,而傑西雖然舉槍指著後傑西,但是自己殺自己,還真是下不去手。

所以還是放後傑西離開了,而傑西則向維克多解釋這一切,這是維克多受傷太重,沒等到相信傑西,此時又傳來的槍聲,就和當初自己在宴會廳時一樣,電影院傳來了槍聲,只是那時自己跑過去看來,而現在本應該是後傑西聽到槍聲跑去看的,之後的發展就和自己經歷過的一樣,不同的是,現在傑西的出現打亂了這種發展。傑西還是去了電影院,只是格雷格還是死了,而唐尼和賽麗夫妻二人原本是要怪罪傑西為什麼殺了格雷格的,只是現在的傑西手裡有搶,也是怒而不發,傑西向對方解釋,對方自然是不信的,而傑西一直留意著樓上,果不其然又出現了一個頭套人。這一次傑西不僅打中了對方,還差點爆頭,而且還救了夫妻二人,這二人顯然都是後上來的。

跑開之後,傑西一直在給夫妻二人解釋整件事情的由來,對方當然不會全信,這簡直太匪夷所思了。所以這更加堅定了傑西的想法,一定要下船。於是把槍留給了夫妻二人,並且再三叮囑,如果見到其他人就格殺勿論。

於是傑西返回了宴會廳,可是卻找不到維克多,按理說維克多受了重傷,怎麼會不見呢,此時留意到地上的血跡,一路找去,才知道應該是被人拖行,最後扔到海裡。 (懸念1,被誰扔的呢?)這讓傑西覺得大事不妙,於是決定先回去找夫妻二人吧。

只不過與此同時,另一個傑西出現了,可以看到這個傑西頭破了,流了下來,很顯然不是傑西,而是剛才傑西開槍打的頭套人,後傑西被傑西嚇跑了,這個頭套傑西自然是第三個傑西。雖然傑西走時一再叮囑,可夫妻二人還是沒開槍,反而跟著這個頭套傑西走了。一路上夫妻二人都能聽到傑西在喊他們,告訴他們危險,可眼前的頭套傑西卻讓他們不用理會,那才是危險,所以夫妻二人也懵亂了。

結果夫妻人進到房間後,頭套傑西趁二人不備,首先解決了唐尼,而賽麗的腹部也中了一刀,萬幸的是,賽麗跌跌撞撞跑了出來,儘管聽到傑西一直在喊著她,可賽麗這會已經是誰都不相信了,慌亂之中賽麗跑到了無線電室,開始呼叫,而這段呼叫正是電影一開始眾人的帆船動力消失後,格雷格在聯繫海岸警衛隊時聽到的。

賽麗聽著傑西的腳步越來越近,顧不得說位置,慌忙往樓上跑去,而傑西也一路追了上去,只是上面的景象讓傑西頭皮發麻,這裡竟然有不止一個賽麗,全都死了,而賽麗自己也是驚恐不已。

無論傑西如何解釋,賽麗死也不會相信她了,最終死不瞑目。而此時傑西又聽到了動靜,定睛一看,不僅看到了一個傑西在和另一個頭套傑西對打,結局自然是頭套傑西被打入海中,和自己當初經歷的一樣,而且還看見了海上又有一艘帆船,船上站著的又是另一個自己和其他幾個人。這下傑西徹底明白了當初和自己打鬥的頭套人最後說的話,以及紙片上的話,只有其他人都死了,循環就又開始了。只有解決掉其他所有人,才可能有回家的可能。

既然如此,那就必須把上一波人的屍體都處理掉,才能對付下一波人,畢竟如果下一批人看到了這些屍體,顯然會防備,所以傑西把所有的屍體都處理了,賽麗的不用管,反正都在那上面,要處理的自然是唐尼,維克多和格雷格。並且在處理唐尼的屍體時,用唐尼的血在浴室的鏡子上寫下來她之前看到的同樣的內容“去電影院”。

處理過後,傑西回到了儲物間,船上了工作服,拿起了槍,帶上了頭套,此刻的傑西,儼然已經成為了當初她對付的那個頭套人。

之後的過程,就和當初傑西自己遇到的一樣,維克多被另一個傑西意外撞成重傷,格雷格則是在自己萬般不捨的情況下槍殺,唐尼和賽麗也被自己解決在電影院,剩下另一個傑西和當初的自己一樣拋開了,另一個傑西拋出船艙後也和當初自己一樣,因為註意樓上跑動的聲響,而被自己打翻在地。只是自己對著自己不忍開槍,這也和當初的自己被頭套人打翻後,對方沒有立刻開槍一樣,此時的傑西顯然也下不去手,自然被另一個傑西逃脫。這一次自己成了頭套人,被另一個傑西打敗了,逼到了船邊,再解釋整個事情,雖然說的話和當初自己打翻的頭套人說的不是一模一樣,但也差不太多。

落入海中的傑西,卻意外地在海灘上醒來,就和當初自己剛登船睡著後做的夢是一樣的,只不過現在不是夢,而是真的到了海邊,可算不在船上了,我的天,終於擺脫循環了。於是傑西趕緊回到家中,透過窗戶看到了自己的至愛——兒子傑克。瞬間覺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值了。

正沉浸在幸福當中的傑西,耳邊卻傳來了另一個自己的聲音,就和電影一開始一樣,這讓傑西的心跌至谷底,再次透過窗看時,卻被兒子看到了自己,震驚的兒子意外打翻了墨水,這讓另一個在家裡的傑西大發雷霆,辱罵,甚至掌摑兒子,在窗戶外的傑西聽著另一個自己對兒子的咆哮、打罵,忍無可忍,認為那個人一定不是自己,自己絕對不會這麼對待兒子。

於是迅速到前門按了門鈴就閃開了,此時的另一個傑西正在房間擦地上的墨水,聽到門鈴聲,打開門卻不見人,問了鄰居,鄰居也不知,於是又返回家中。而此時的傑西則是氣勢洶洶的去了自家的雜貨間,拿了一把榔頭,就這麼一路凶神惡煞的衝進屋內,解決了另一個傑西,只不過這一幕恰巧被兒子看見了,於是摟著兒子進行安慰。過後傑西找來旅行袋將另一個傑西裝進去,並且在上面隨便放了幾件衣服,抬進後備箱,準備車里遠離這個是非之地。

而這裡也和影片開頭這一幕呼應上了,只不過那時大家以為她是去應邀出海,其實不是,而是逃離這個地方,從這裡開始則是告訴大家車輛拐彎後發生的事情。一路上傑西不停的對著後座上的兒子解釋著,希望對方能忘記這一切,原諒自己的所作所為,頻頻的回頭,自然不會有好事發生,先是撞上了一直鴿子,就在傑西去扔鴿子的時候發現,那裡已經有一堆被撞死的鴿子了,傑西明白循環還沒有結束,這些鴿子顯然都是其他的自己扔的。這更加堅定了要徹底遠離這裡的想法。

可擋風玻璃上的鴿子血,讓兒子傑克看到後更加的害怕,這也使得傑西不停的回頭安慰,最終和對面的大貨車相撞,隨著鏡頭的移動,可以看到一個小孩身邊的鼓面上依然有伊奧洛斯的標誌,而地上躺著的傑西,當然不是女主人公,而是被女主人傑西裝在袋子裡的另一個傑西,畢竟地上的傑西裙子上還有墨水,而且返回的女主人公傑西穿的是牛仔褲。兒子傑克失去了呼吸。隨著鏡頭的繼續移動,我們看到了傑西,這個傑西當然不是一直以來的女主人公傑西,畢竟在這種車禍中就算不死,也會受傷,而這個女主人公是誰呢?自然是下一個傑西

這代表著新的一輪循環又開始了,身後的出租車司機再問這個傑西去哪的時候,這個傑西說去港口,這也就和電影一開頭接上了,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每個傑西都上因為格雷格的邀請而出海航行,因為喪子之痛,每一個傑西都想做出一些改變來結束這個循環,但是無論如何改變,這個死循環結果都不變。

整個電影看完了,其實循環點有兩個,一個是傑西落入海中,自然會死亡,結果是回到岸上,繼續岸上的循環,也就是回家——駕車出走——車禍;第二個就是車禍後死亡,進入另個一循環,就是受邀出海——登船——解決其他人——被下一個傑西被逼落海——再到岸上循環。如此循環往復,無窮無盡,就像是伊奧洛斯一樣,不停的推石頭,滾落,在推石頭,在滾落。 。 。 。 。

不知道大家是否是這麼認為的呢?歡迎在評論區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