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龍暴斃時唯一的目擊證人:丁佩


提起丁佩有些人可能會不熟悉,但提起向華強和李小龍應該無人不知,而丁佩與這兩個人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更是李小龍死亡當晚唯一的目擊證人。

丁佩和李小龍認識一年多以後,就突然死在了丁佩公寓的床上,對於李小龍的死因也是眾說紛紜。在李小龍死亡的前一天,頭疼多日的情況下,李小龍也沒有在意,繼續忙著電影的拍攝工作。這天李小龍和鄒文懷要和李小龍討論《死亡劇本》這部劇,約了007的演員喬治·拉扎貝在餐館見面,在這之前李小龍就跟他說,自己有些頭疼,很不舒服,喬治·拉扎貝詢問李小龍的頭是否還不舒服,如果不舒服的話就好好休息,李小龍堅持和他約定共進晚餐,商量拍戲,商量劇本,喬治·拉扎貝也沒多想,因為在李小龍感覺到自己身體不舒服時,在美國做了一個詳細的全身體檢,體檢報告出來後,主治醫生告知李小龍的身體非常的健康,30多歲的年齡,身體就像20多歲強壯的小伙子,李小龍對這份體檢報告深信不疑,認為自己身體非常強壯,完全沒有任何問題。

就在這天李小龍就表現出了異常,李小龍獨自一人到達了約定地點,李小龍頭痛欲裂,實在是忍不住了,讓他們等會兒再過來,第二天鄭文懷打電話給丁佩,說給李小龍打電話沒有人接,丁佩非常擔心李小龍的身體,但又怕打擾到他,所以小聲叫了他一聲,仍然沒有回應,丁佩趕緊打電話給李小龍的主治醫生,但是沒有找到他,找了另外一個丁佩自己的醫生,醫生過來時說這種情況已經很危急了,要趕緊打電話送醫院。

奇怪的是李小龍並沒有被送進旁邊離得很近的浸信會醫院,而是送往了伊麗莎白醫院,人們將這種指責都對準了丁佩,然而此時的丁佩並沒有任何權利決定要把李小龍送往哪個醫院,畢竟丁佩只是他的一個朋友,也沒有什麼社會地位,鄒文懷出來主持大局,把人送往了伊莉莎白醫院。打電話給了李小龍的妻子琳達,讓她趕緊來醫院。

接到電話的琳達,立刻前往了伊麗莎白醫院,琳達到達時,等了很長時間,李小龍才被送過來,躺在擔架上一動不動,琳達在旁邊看著醫護人員往心上註射針劑,不敢詢問李小龍是不是已經沒了,終於還是把最擔心的事情問了出來,李小龍是否還活著,醫護人員搖了搖頭。琳達一時不敢相信李小龍就這麼去世的事實。出殯那天琳達按照中國人的習慣,披麻戴孝,送給丈夫李小龍的花籃上寫著“緣續來生”。

李小龍已婚卻死在丁佩床上石破天驚的新聞傳遍了HK,掀起了軒然大波,九龍殯儀館附近圍滿了來和李小龍做最後道別的人,不得不動用大量警員控制場面,最令人動容的是李小龍七歲的小兒子指著父親的遺照,說著“電影,電影”以為父親還是在拍戲。最後琳達帶著李小龍的遺體前往了西雅圖,於西雅圖東北面的湖景公墓長眠。

雖然李小龍已經入土為安,但事件並沒有就此了結,屍檢報告中,檢測出李小龍體內有微量的大麻,腦部有中度腫脹,有人應該是在李小龍去世當晚,頭疼的時候丁佩給他服用的止痛藥過敏導致的,李小龍的主治醫生表示,這是很滑稽的一種說法,這種止痛藥很常見,基本不會引起過敏。妻子琳達也承認在李小龍去世前的幾個月,會用大麻緩解疼痛。

在等待法庭宣判結果之前,記者全都圍在丁佩家附近,想從這個唯一的目擊證人口中得到一些蛛絲馬跡,丁佩從事發之後就非常慌張,做夢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一家人早早躲了起來,不接受任何採訪,等待檢查結果的公佈。經過兩個月的裁定,認定李小龍為“死於非命”,死於非命和意外死亡的情形是差不多的,而死於非命比意外死亡更加不幸,這種結果並沒有為丁佩洗脫大眾對她的懷疑,每天大量的恐嚇信,騷擾,嚴重的影響了丁佩的正常生活,丁佩只能親自出面解釋澄清,只是在李小龍頭痛時給他拿了一片止痛藥,做了一個朋友應該做的,然而沒有人願意相信丁佩的解釋,人們基於兩人之間不同尋常的關係,更願意相信自己的猜測。

長期處於巨大的輿論壓力下,丁佩患上了精神分裂症,每天靠大量的精神類藥物維持狀態,在事發三年後,丁佩接拍了《李小龍與我》這部劇,本意是想將自己的真實情感,事實的真相帶給大家,沒想到的是邵氏公司為了噱頭,大量魔改曲解兩人從相遇到離別的故事,並在出品人一欄寫上丁佩的名字,誤導觀眾這部劇全是真實的事件,事實卻是只是問了丁佩兩人相處的細節。播出後,人們的關注點都在兩人的激情戲份上,對丁佩的謾罵聲一度又到達了高峰,她本來以為隨著時間的流逝,人們會漸漸將這件事淡忘,而李小龍在世界各地都有很大的影響力,已經成為了一個傳奇。

每年到李小龍忌日的這一天,傷痛都會被再次被提及。正當巨大的輿論壓力要將她壓垮時,生命中的一束光短暫地照進了她的人生,向華強沒有理會外界的各種聲音,一直在幫助她給她心理上的安慰,成為了丁佩的強大依靠,在李小龍去世後三年,與向華強步入了婚姻的殿堂,還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

雖然和向華強的婚姻只維持了四年,但在丁佩的心中向華強一直佔據著很重要的位置,向華強如今已經成為電影圈呼風喚雨的人物,捧紅了劉德華,周星馳等眾多天王巨星,也與陳嵐組建了新的家庭,但四十多年來仍然承擔著丁佩的一切生活花銷。

離婚後的丁佩選擇了封閉自己,在之後的四十多年裡隔絕外界的輿論,基本不出門不見人,把自己封閉起來,學經拜佛。也許是信了佛的緣故,丁佩把兩個人之間的關係總結為因果,兩個人之間沒有愛,只有討債還債,報恩報怨,愛是不存在的。

四十多年後,丁佩終於能夠直面人們對她的指責,感謝這麼多年來對她的磨練,讓她變得更堅強,對於各種猜測謾罵,她很少作出回應,對她來說,沉默也是一種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