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哥,走好!傅彪病逝為何數千人舉牌相送,為何葛優要幫他養兒子


開場白:

“我先走一步,給哥幾個探探路,以後到那邊,咱也有熟人。”

這句話是躺在病床上的傅彪對馮小剛、張國立和葛優說的。

這天是2005年8月30日,身患肝癌的傅彪已經命若懸絲,他撐著最後一口氣向病床前三位情深義重的好友展露笑容。

九點三十五分,傅彪走了,年僅42歲。

這一年,傅彪的妻子

張秋芳39歲,兒子傅子恩14歲,傳彪不僅撇下孤兒寡母,還留下200萬外債。

人常說:人走茶涼。

可傅彪病逝:

數千群眾為何手舉“彪哥走好”自發前來相送?

娛樂圈百位明星為何悉數到追悼會現場悼念?

馮小剛為何慷慨解囊,為傅彪清還債務?

張國立夫婦為何雪中送炭,拿出40萬幫助張秋芳創業?

葛優為何承諾替他養兒子?

1963年,傅彪出生時,葛優已經6歲,雖然兩家人素昧平生,素不相識,可雙方父母的心情,那是一致的興奮。

傅彪上有三個姐姐,家庭終於有了男丁,傅彪的父親激動不已,見他肥肥胖胖,給他起了一個非常壯實的名字:黑蛋。

葛優不同,他是早產兒,出生時體重就不達標,父母擔心不能把他養活,名字裡面帶了一個“優”,期待他平安順遂,百歲無“憂”,葛優健健康康到六歲,父母終於放下心來,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傅彪出生在軍人家庭,受父親影響,傅彪從小就心中有正氣,胸中有豪情,他的遠方是當軍人戎馬生涯。

葛優的父母都是文化人,電影人,葛優經常看父親葛存壯參演的經典影片,他也夢想做明星大紅大紫。

怎奈,命運往往出其不意會將人們帶到一個陌生的領域。

1972年,導演崔嵬帶領拍攝組借用傅彪家的小院子拍電影,當時電影可是個稀罕物,尋常人家看場電影都會激動好多天,更別提能親眼看電影的拍攝過程了。

9歲的傅彪爬上牆頭觀賞,下來時腳下打滑,栽了一個嘴啃泥,差點兩顆門牙沒保住。

崔嵬得知後,有些過意不去,送給他兩盒膠片做紀念。

從此,傅彪開始對電影產生一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情愫,當兵的夢想也不再堅持了。

天天想著拍電影的事,傅彪學習成績下滑,高考時離錄取分數線整整差24分。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一所民辦大學《中華社會大學》闖入傅彪的視線。

這次如願以償,傅彪在兩千多報名者中鋒芒畢露,脫穎而出,成功進入電影藝術系表演專業班。

葛優卻沒有這麼幸運,1976年,19歲的葛優分配到北京昌平縣興壽公社香屯大隊插隊,村支書見他小身板太單薄,便安排他到豬圈裡去養豬。

天天與豬為伍,葛優還學會了給豬接生,親手接生的豬寶寶就有100多頭。

國家恢復高考,葛優回到父母身邊說:我要當一個演員。

父母覺得葛優雖然要長相沒長相,不是當演員的料,但他有一腔當演員的熱血,說不定瞎貓會碰到死老鼠,便鼓勵他報考電影學院。

可時運不濟,葛優報考了北京電影學院、中央戲劇學院,都名落孫山,又報考青年藝術學院、國防科影文工團,也被淘汰出局。

究其原因:長相問題。

長相問題對葛優打擊很大,讓他陷入自我否定的邊緣。

傅彪的外形條件當然也不被看好,風華正茂的年紀,別人演的都是偏偏少年郎,學校分配給他的角色不是大爺就是大叔。

好在傅彪樂觀,演什麼角色都熱情高漲,這種執著被導演王好為相中,邀請他參演《北國紅豆》。

儘管傅彪在影片中飾演的是個小角色,儘管這個小角色小到連名字都沒有,但傅彪卻拿到900元片酬。

演電影這麼掙錢,傅彪樂壞了,走演員這條路,自己沒有選錯。

沒想到錢還沒捂熱,傅彪外出接戲這件事被學校知道了,學校不近人情,要罰他1500元。

還得倒貼錢,這誰受得了,氣得傅彪咬牙切齒,怒火中燒,直接炒了學校,轉身投鐵路文工團的懷抱。

到鐵路文工團,本想可以實現演員夢,怎奈卻被分配去說評書。

人都說事業失意,情場得意,這話正好應驗到傅彪身上。

在鐵路文工團,傅彪遇見了讓他一見傾心的姑娘張秋芳。

張秋芳本來是空姐,漂亮自不用說,她因為太喜歡表演才來到文工團,可她不懂戲,傅彪專業班畢業,趁機一遍又一遍耐心地給她講解。

講著講著講出了感情,兩人便在月明星稀的夜晚出去約會。

傅彪想趁熱打鐵,邀請張秋芳共進晚餐,張秋芳說想吃海參,可傅彪囊中羞澀,摸了摸腰中的錢,看了看菜單,只夠點一份的,這可把傅彪給愁坏了。

葛優比傅彪還愁,眼看當演員沒希望,打算還回到香屯大隊去養豬,在那里扎根一輩子。

葛存壯見兒子愁眉不展,寢室難安,怕他愁坏了身子,決定親自出馬,助兒子一臂之力。

打聽到全國總工會文工團在招新生,葛存壯拉著葛優就去報名。

葛優沒學過表演,怎麼才能引起考官的刮目相看呢?

葛存壯經驗豐富,告訴葛優:演戲不是兒戲,要靠真本事。

葛優深受啟發,靈機一動,自己的真本事就是養豬,何不現場來一段真實絕活:《餵豬》。

一鳴驚人!

葛優拌食,倒料,吩咐豬別搶食,可豬哪聽他的,氣得他朝吃得正歡的豬屁股來上一腳。

當然,舞台上沒有豬,葛優那流水般的動作,渾然天成,讓考官感覺自己面前真的有豬在晃悠。

葛優憑藉出色的表演,這次沒出意外,順理成章,輕而易舉地被文工團錄取。

接下來幾年,葛優與傅彪的境遇如出一轍,演的全是跑龍套的角色。

跑龍套,也算是有了正經工作,葛優便開始談戀愛,可他長髮飄飄,大牙嚯嚯,談了三個,崩了三個。

好在有人給葛優介紹了一位小學美術老師,老師叫賀聰,長得不是很漂亮,可葛優一見到她,頭回知道了啥叫一見鍾情。

葛優這人有些靦腆,越是在喜歡的人面前越是手足無措,不知道怎麼和女孩子聊天。

傅彪談戀愛比葛優強多了,可他尷尬的是羅鍋腰上樹:前(錢)緊。

女朋友張秋芳想吃海鮮,他只好點一盤海參給女朋友吃,自己要了一份炒粉。

兩人約會,卻吃不一樣的飯,傅彪自己也覺得掉身價,不時偷偷瞧張秋芳的臉色。

愛是個非常抽象的概念,傅彪的坦然,卻博得張秋芳的好感,傅彪趁機在張秋芳耳邊低語:我們的愛似“海參”。

兩人感情迅速升溫,便將戀愛的事告訴雙方父母。

雙方父母表示:在一起可以,但不能耽誤工作和學習。

傅彪住進了張秋芳的心裡,張秋芳住進了傅彪的家裡。

可是,傅彪的父母不允許他們睡一個房間,每天晚上臨睡之前,傅彪父母都要監督他們回自己的房間。

葛優的父母也監督葛優,恰與傅彪的父母相反,他們監督葛優要對賀聰熱情。

葛優也想熱情,可他每次見到賀聰,急得不停搓手,心裡的千言萬語還是堵在嗓子眼,好半天才憋出三個字,這三個字可不是我愛你,而是問賀聰:吃了嗎?

好在賀聰是教師,不在乎葛優浪不浪漫,只要這個男人是真心對自己,就認准了他。

兩人感情穩定後,賀聰告訴了父母,要跟葛優結婚。

沒想到,父母不同意,說:做演員的容易變心,回頭把你蹬了怎麼辦?

賀聰反駁:哪一行都有好人和壞人。

可父母就是不鬆口!

這可急壞了葛優,變得比平時主動多了,每次約會賀聰,都不厭其煩地重複這麼一句話:你父母不了解我,你還不了解我嗎,我會是變心的那種人嗎?

賀聰被打動,執意非葛優不嫁!

賀聰父母不再阻撓,同意兩人結婚。

直到1987年,葛優都30歲了,還一窮二白,連個自己的窩都還沒有,平時跟姥爺擠在一間不到10平米的小屋裡。

賀聰父母嘆口氣,只好把賀聰的閨房當婚房,讓兩人成婚。

賀聰從沒有過怨言,她心甘情願陪葛優吃苦。

都說結婚沖喜,婚後第二年,葛優的耕耘終於開花,他主演的電影《頑主》轟動全國。

苦盡甘來,葛優不但比傅彪早結婚,還比傅彪早成名。

直到1989年,戀愛長跑6年,傅彪和張秋芳才成為合法夫妻。

葛優婚後沒要孩子,傅彪走進婚姻殿堂的第二年,便有了兒子傅子恩。

命運總喜歡捉弄人,葛優都獲得金雞獎最佳男主角提名了,傅彪卻輪到在家帶孩子的地步。

傅彪好面子,總不能一直讓老婆出去拍戲掙錢吧,他開始計劃下海經商。

沒想到,有位哥們得知傅彪的想法後,信誓旦旦向他保證:自己手裡有個大項目,只要合夥幹,肯定掙大錢。

做項目要資金,哥們出主意,要傅彪擔保到單位集資。

傅彪憨厚又實在,他相信哥們,單位的人相信他,集資30萬送到哥門手中,誰曾想,錢一到手,哥們腳底抹油——溜了。

大夥找不到騙子,只好管傅彪要賬。

傅彪欲哭無淚,只好拍著胸脯保證:這錢我還!

一句話打消了大家所有的疑慮和不安,也同樣讓傅彪一家的生活雪上添霜。

好在妻子沒有埋怨他,陪他一起吃糠咽菜度飢荒。

為了還債,傅彪做起了銷售,為了多簽單,他玩命陪喝,別人喝二兩,他就喝四兩。

結果債務還清了,他也喝出一身毛病。

晚上回家,他對妻子說:我真的好想演戲,我恨死喝酒了。

張秋芳抱著他的頭說:咱再也不去喝酒了。

時來運轉!

傅彪接到《編輯部的故事》劇組邀請,出演一個小配角。

主角是葛優,彼時雙方雖都不熟悉,但總算打了照面。

葛優憑藉李冬寶這個角色,獲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男主角獎,傅彪依舊是個不起眼的小配角。

也許是上天垂憐這個過分正直的靈魂,1994年,張藝謀拍電影《搖啊搖,搖到外婆橋》缺個配角,找到了傅彪。

同樣是配角,可在這部電影中,傅彪認識了李雪健、李保田、孫淳、鞏俐。

讀萬卷書不如名師指條路,這些老戲骨教會了傅彪許多演戲的技巧。

傅彪對演戲的理解如日之升,一日千里。

1996年,馮小剛拍《甲方乙方》看中了傅彪的住宅,用一個配角換得傅彪同意。

這部戲的主角還是葛優,兩人二次重逢,總算有了過多的交流。

葛優沒想到,馮小剛也沒想到,幾年不見,傅彪的演技突飛猛進,在劇中把張富貴演得出神入化。

馮小剛瞬間動了把傅彪收入麾下的念頭。

1999年,馮小剛專門為傅彪“私人訂製”了一部劇《沒完沒了》,讓他的知名度蹭蹭往上漲。

這一年,傅彪和張秋芳這對恩愛夫妻還被評選為北京市“最幸福的100對夫妻”之一。

這一年,傅彪的兒子到劇組找爸爸,奶聲奶氣地喊葛優叔叔,一老一少,相處很融洽,葛優打心眼裡喜歡這個孩子,對他說:我比你爸大,要不你喊我葛大爺。

隨後,馮小剛與葛優,傅彪又拍出《大腕》、《不見不散》等影片,每部都精彩,每部都大賣。

一次又一次的合作,馮小剛、葛優、傅彪形成了鐵三角的關係。

三人一起拿獎,一起暢想未來。

讓人佩服的不僅是傅彪的演技,更是他的為人。

當年張嘴就忘詞的李晨,接不到戲的張涵予,有點成績就想“躺平”的王勁松,都受過傅彪的照顧。

2001年,傅彪在電影《押解的故事》中飾演於太,一舉奪得當年的最佳男配角。

有了鮮花和掌聲,他的身體卻吃不消了,查出肝癌晚期。

他剛買的房,還有80萬貸款沒還,便決定放棄治療。

可是妻子不同意,四處籌款為他換了兩次肝,可最終也沒有挽留住他的生命。

2005年8月30日,傅彪走了,享年42歲。

幾乎娛樂圈的半壁江山都齊聚在傅彪的葬禮上,馮小剛念悼詞,幾度哽咽。

傅彪病逝不僅撇下孤兒寡母,還欠200萬外債。

馮小剛,張國立紛紛伸出援手,同為好友的葛優卻沒出錢。

葛優為何不出錢,他說:有些時候錢不管用,傅彪的孩子我來養。

傅彪年僅14歲的兒子傅子恩,在父親的葬禮上安慰大家:人從來不是慢慢長大,而是在某一瞬間突然長大。

葛優沒有孩子,他當時決定收養傅子恩。

他對傅子恩說:此後遇見什麼麻煩事儘管跟乾爹提,有我一口吃的,就一定不會餓著你。

一諾千金!

每年過生日,葛優都陪他一起過。

為了開闊傅子恩的眼界,葛優送他留學,為了幫傅子恩開闢事業,從不求人的葛優厚著臉皮動用人脈。

2009年,傅子恩18歲,遠在千里之外的葛優依然趕回北京,為傳子恩過成人禮。

葛優像父親一樣叮囑傅子恩:從今天開始,你長大成人了,是一個男子漢了,你要保護好你母親,也要照顧好你母親。

2010年,傅子恩考上北京電影學院,葛優建議他學習導演。

如今,傅子恩不負眾望,已經是一位小有名氣的導演。

2016年,傅子恩導演的電影《站住!別跑! 》,給觀眾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此後,傅子恩又參與拍攝《1942》和《私人訂製》,在影視領域嶄露頭角。

2021年,傅子恩執導《曾少年-成長版》,2022年,傅子恩和他人執導電視劇《我們的日子》。

傅子恩說:我走到這一步,最應該感謝的就是葛大爺。

傅彪走後,馮小剛為他還清債務,張國立出資幫張秋芳創業,張秋芳沒有再婚,事業蒸蒸日上,目前身家已經過億。

結束語:

不得不說,傅彪生前坦蕩,重情重義,種下了善因,死後,他的家人得到了善果。

傅彪人生雖短,但他無愧于天,無愧于地,無愧于心,活得足夠精彩,足夠傳奇。

關註四海神君,每天分享有趣、有料、有談資的社會百科。

—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