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容也會殺人?恐怖片票房冠軍《危笑》:當身邊之人再也不可信


笑容可以有很多含義。可以是諷刺的,善良的,勉強的。然而,就帕克·芬恩導演的恐怖片《危笑》來說,笑容完完全全就是——恐怖的。

帕克·芬恩曾導演過一部斷片——《勞拉沒睡著》。這部短片的主人公拒絕睡覺,因為她咋夢中看到了一個帶著詭異笑容的男人。 《危笑》運用了這個概念,並對其進行了拓展。不得不說,這個拓展的效果,非常的出色。 《危笑》這部電影,以其強大的核心表現,對創傷和精神疾病進行探索的同時,也讓恐怖的故事,繼續進行下去。

電影中的羅絲是一名心理治療師。她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一位病人自殺身亡。這位病人聲稱自己看到了幻象,被一個帶有詭異笑容的實體所困擾。不僅如此,這個古怪的東西,還會變成身邊任何人的樣子。在羅絲的病人死後,羅絲自己也開始看到幻象。她開始發現,身邊之人都變得不可信。她擔心任何接近她的人的臉上,會突然浮現那種可怕的笑容。她曾向身邊的人求救,但是沒有人相信她。隨著羅絲看到的笑容越來越多,她就變得越來越絕望。漸漸地,任何接觸她的人,她都會感到害怕。她也開始不敢相信身邊之人。

《危笑》是近年來最恐怖的主流恐怖電影之一,也是2022年恐怖片的全球票房冠軍。它將觀眾帶入恐怖的故事中,從每一分鐘開始,都害怕被可怕的畫面嚇到。為了達到這個目的,電影的跳躍恐慌被華麗地上演,有時出乎意料,有時候只是為了推動故事。由於羅絲的處境越變越糟糕,她的精神狀態也越變越糟糕。觀眾們隨著羅絲的故事發展,看到嚴峻的時刻變得越來越令人不安。

這部電影有很多鏡頭都是這樣的,鏡頭有的時候會聚焦在一片廣闊空曠的景觀上,然後在完全恢復到上下顛倒的視角之前開始傾斜。當羅絲的惡性循環不斷升級時,這有助於增強她的不安和壓力。可以說,就單從鏡頭而言,這部電影即使沒有聽任何的聲音,都可以感到恐怖感在慢慢襲來。

這部電影除了恐怖之外,還有深深的絕望。羅絲在發現自己遭遇到了致命的危險後,她向身邊人求救,但是她最親近的人都拒絕了她,他們認為她是一個瘋子。當然,這讓羅絲陷入了孤立,這讓她的苦難變得更加可怕,因為她被迫獨自面對一切。然而,這部電影在講述恐怖故事的同時,沒有進一步去探討羅絲這個角色過去的創傷,當羅絲意識到她從未真正快樂過時,這部恐怖電影已經接近了尾聲。

除此之外,演員索西·貝肯飾演的羅絲的表演令人驚嘆。她的整個演技,通過縈繞的眼神和激動的眼神傳達了羅絲內心的掙扎,以及她的恐懼和焦慮。隨著羅絲的心理健康狀況惡化,索西·貝肯調整了她的肢體語言,以展示她的角色所經歷的變化——從一個集專業人員於一身的女人,到一個在心理上受到嘲弄和再次受到創傷的女人。 《微笑》本身就已經是一部令人愉快的恐怖片了,但索西·貝肯的表演讓電影得到了極大的提升,觀眾無疑會隨著她出色的表演,真正地去享受這部恐怖的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