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美國畸形三角戀,導致一名美女牙醫被第三者謀殺


美國一名女子在自家停車場遇害,警方調查後發現,背後是一起三角戀謀殺案件。案件涉及男性是帥氣的名校醫生,女性是高顏值的美女牙醫,2人僅戀愛3個月就準備步入婚姻殿堂,但突如其來的噩夢,摧毀了這一切。案件主謀更被美國聯邦調查局列為年度十大通緝犯。案件過程是怎樣的?究竟什麼樣的三角關係會導致致命結果?讓我為大家講講這起案件的來龍去脈。

故事發生在美國得克薩斯州的達拉斯,38歲的瑞奇·帕尼亞瓜(Ricky Paniagua)是加利福尼亞人,畢業於斯坦福大學,是一名皮膚科醫生。 2011年,剛離婚的瑞奇從加利福尼亞搬到了達拉斯,在一家醫學中心擔任助理教授。瑞奇注重身材管理,黑色的短髮,英俊的相貌,很受女性歡迎。

瑞奇和肯德拉

2015年5月,瑞奇遇到了肯德拉·海切爾,肯德拉是一名35歲的兒童牙科醫生,烏黑的長發,潔白的牙齒,看起來就像電視裡的牙膏模特。瑞奇和肯德拉相遇後,2人一見鍾情,很快墜入愛河。他們一起吃飯,一起去旅遊,僅過3個月,2人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然而在外人看來郎才女貌的伴侶,卻在一聲槍聲中徹底毀滅。

2015年9月2日,肯德拉下班回到公寓停車場,在下車時,突然,有一個身影走到她後面,伴隨槍聲響起,肯德拉應聲倒地,兇手隨後駕車逃離現場。一名路過現場的司機報了警。警方趕到現場後,肯德拉已經死亡,因為現場肯德拉的錢包被搶走,警方最初將案件定為搶劫殺人案。但經過一周調查後,案件發生難以置信的轉變。警方認為肯德拉是被人僱凶殺害的,而策劃人不是別人,正是瑞奇的前女友布倫達·德爾加多。

但就在警方要逮捕布倫達時,她卻逃離了達拉斯。之後,聯邦調查局將布倫達列入十大通緝犯名單,並懸賞10萬美元以換取她的線索。布倫達家人堅稱警方完全搞錯了,他們說布倫達是一個虔誠教徒,擁有良好的價值觀,不可能參與謀殺。瑞奇最初接受警方詢問時,說:他和布倫達分手後,他們是普通朋友,只是偶爾聯繫。瑞奇認為布倫達是一個安靜善良,樂於幫助她人的人。他完全不會想到,布倫達會和肯德拉的死有關。那警方發現了什麼樣的線索,會將布倫達列為嫌疑人?我們繼續往下看。

布倫達

1982年,布倫達的父母,帶著5個孩子從墨西哥移民美國達拉斯。父親從事建築行業,母親在郵局從事清潔工作。布倫達在五個孩子中排行第二,是唯一的女孩。讀書時,布倫達是一個優秀的學生,深受老師們的喜愛。放學後,在一家花店兼職補貼家用。高中畢業後,布倫達想繼續上大學,但父母無力支付她的學費,布倫達只能出到社會打工,在一家水療中心,從事牙齒美白工作。不久,布倫達從家裡搬出來,暫住在兒時朋友和老公家中的客房。

2012年8月,布蘭達通過約會軟件,認識了瑞奇。當時,瑞奇剛和前妻離婚。因為長相英俊,瑞奇受到很多女性追捧,但他卻被布倫達渴望改變命運的努力感動,他們開始約會。交往3個月後,朋友希望布倫達能夠搬出公寓,她問瑞奇:能否和他一起居住。瑞奇同意了。布倫達把瑞奇介紹給了父母,她已經把瑞奇當作終生伴侶。 2013年6月,布倫達發現自己懷孕了,瑞奇表示自己不想要小孩,在瑞奇的勸說下,布倫達只好選擇了墮胎,但她堅信自己和瑞奇以後會有小孩。為了安慰布倫達,瑞奇送給她一枚戒指。

在外人以為2人準備要結婚時,2014年7月,瑞奇告訴布倫達:和前妻離婚後,自己還沒準備好開始一段新的婚姻。要和她分手,並讓她搬出公寓。布蘭達很痛苦,只好外出租房。但2個月後,瑞奇和布倫達在一個舞蹈培訓中心相遇,2人再次擦出火花,又恢復了戀愛狀態,但沒有繼續同居。瑞奇為布倫達承擔了手機通話和部分房租的費用。重燃的愛火,沒有維持多久。

瑞奇和布倫達

2015年2月,瑞奇再次與布倫達分手,2人只保持朋友關係。再次分手後,瑞奇經常在跑步時遇到布倫達,瑞奇以為多次相遇,只是碰巧而已。但這並不是巧合,原因是布倫達知道瑞奇手機的賬號和密碼,通過雲端同步查看瑞奇的短信和郵件,並使用定位軟件跟踪瑞奇的活動軌跡。而她這樣做的目的就是尋找機會,希望再次能夠回到瑞奇身邊。

但瑞奇新女友肯德拉海切爾的出現,讓布倫達的願望越來越遠。肯德拉來自伊利諾伊州,高中時曾是啦啦隊和女排的隊長,大學畢業後攻讀牙科專業。肯德拉有過短暫婚姻,但不久後便離婚。 2010年,想要開始新生活的肯德拉搬到達拉斯,在一家醫院擔任兒童牙科醫生。身邊的人說:肯德拉經常免費幫助低收入兒童護理牙齒,是一個性格開朗,充滿歡樂的人。瑞奇和肯德拉相遇後,2人一見鍾情,有說不完的話題,迅速墜入愛河,她們經常一起去旅遊,將旅遊時拍下的甜蜜合照,分享到社交媒體。布倫達偷偷查看了瑞奇和肯德拉的通訊記錄,看著他們甜蜜的照片,再想到自己和瑞奇三年點滴,內心開始慢慢崩潰。布倫達認為是肯德拉把瑞奇搶走,只要她不在,瑞奇才會慢慢回到自己身邊。於是,布倫達開始尋找機會報復肯德拉。

肯德拉

有一次,布倫達和高中同學吃飯時,突然問同學:是否認識一些打手?同學很吃驚,勸她放下這種想法。不久後,布倫達遇到之前的同事詹妮。得知詹妮和男友鬧矛盾後,布倫達邀請了詹妮和自己一起住。詹妮同意了,住在一起後,布倫達和詹妮訴說自己的感情經歷,計劃展開報復,打暈瑞奇後,殺死肯德拉,如果詹妮願意幫助自己,會為詹妮購買毒品或者汽車。詹妮被嚇壞了,急忙搬走。詹妮搬走後,布倫達找到了詹妮的朋友,一個23歲名叫科爾的單身母親,在一家診所做接待員,收入低微,來過公寓看望詹妮。布倫達找來科爾後,哭訴自己的經歷,計劃報復肯德拉。願意支付500美元,邀請科爾加入報復小組,科爾答應了。區區500美元,2人只認識幾個星期,為什麼科爾願意幫助布倫達去犯罪?後面我們會解釋。

接下來幾天,布倫達和科爾一直跟踪肯德拉,打算用槍實行謀殺。但2人沒有用槍經驗,加上購買槍械容易暴露,她們決定尋找一名槍手。 2人找到科爾母親的鄰居,一名叫洛夫的人作為槍手。洛夫靠販賣大麻勉強維持生計,有過多起犯罪記錄,想組建一個賣淫團伙,但缺少資金。布倫達找到洛夫說:如果加入她的報復小組,她願意支付價值3000美元的毒品和現金。洛夫同意了,還表示自己有一把手槍。

洛夫和科爾

2015年8月下旬,瑞奇給布倫達發送了一條短信,告訴她:因為找到了新工作,自己將在10月份搬回加利福尼亞,問了布倫達是否認識購買公寓家具的人。這對布倫達無疑是沉重打擊,回到瑞奇身邊的希望越發渺茫。布倫達想到瑞奇將切底離開自己,和肯德拉開始新生活,就決定展開行動。

9月2日,是瑞奇和肯德拉計劃去度假的前一天。早上,布倫達跟朋友借用了一輛汽車,讓科爾駕駛。但車子在路上出了問題。布倫達只好將車開到朋友何塞的維修店,借用了何塞的黑色吉普車。科爾先將布倫達送到圖書館,而布倫達已經和朋友約好一起學習,製造了不在場證明。科爾去接到洛夫後,2人來到肯德拉的工作地點監視。傍晚時,肯德拉完成工作後開車回家,科爾和洛夫開車尾隨,但中途把車跟丟。 2人決定去到肯德拉公寓等待她回家,19點15分,2人來到停車場。 19分42分,肯德拉開車進來。 2人開車靠近肯德拉汽車後,洛夫從後排下車,在肯德拉剛下車時,洛夫跑到她背後,開槍將肯德拉射殺,搶走錢包後,2人駕車逃離。現場的監控拍下了作案畫面,科爾駕駛汽車的照片,剛好被捕抓到。警方立即通過媒體公佈照片,以獲得知情人提供線索。

監控畫面

2天后,借出汽車的何塞,通過媒體報導,驚訝發現自己的汽車涉及謀殺,立即聯繫警方說明:當天汽車借給布倫達和科爾。警方先後找到布倫達和科爾,將其帶回審訊。 2人的審訊幾乎同時進行,科爾承認開車的是自己,但不承認參與殺人,她說:當天,有一名男人用槍強迫她開車進入停車場,然後搶劫了肯德拉,自己是被男子脅迫的。而布倫達不承認策劃謀殺,也不認識肯德拉,並說出案發當天在圖書館,沒有作案時間。沒有證據,警方當天只能釋放了布倫達,但以謀殺罪逮捕了科爾。幾天后,警方查到案發前,布倫達和洛夫有多次通話記錄,根據電話號碼,追查到洛夫的住處。搜查了洛夫的汽車,在汽車內找到了作案時用到的手槍,隨後將洛夫逮捕。但在警方要去逮捕布倫達時,她已經逃回墨西哥。為了抓捕布倫達,FBI將她列入十大通緝犯名單,成為該名單歷史上第九位女性。

布倫達是美國公民,同時也是墨西哥公民。按照墨西哥法律,布倫達不能被引渡回,因為謀殺被判處死刑的國家。在達拉斯檢方保證不會判處死刑後,時隔6個月,布倫達被引渡回美國。 2017年底,達拉斯檢方約見了科爾,提出35年監禁,以換取她的證詞。科爾從律師那了解到,她可以在15年後會獲得假釋機會,就同意這筆交易。在問到為何為了500美元去犯罪時,科爾解釋:布倫達當初說只是讓自己充當跑腿司機,並不知道殺人計劃。但無論是真是假,科爾確實參與了謀殺。

最後審判,槍手洛夫年被判處注射死刑,而布倫達被判終身監禁,不得假釋,她至今還在監獄服刑。這起案件,讓無辜的肯德拉失去生命,而布倫達將用一生的時間,為自己的罪行買單。好了,故事就為你講到這,求個贊和關注,我們下次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