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分鍾小品沈騰15分鐘演完了,央視春晚導演揭秘:為沈騰啟動預案


導演揭秘兔年央視春晚突發情況:沈騰少演2分鐘?他已道歉要請客——引言。

沈騰又火了!

觀眾看到他就開心,在央視春晚舞台上,沈騰一登場,往沙發上那麼一躺,觀眾就哈哈大笑。

儘管他今年和馬麗演的小品《坑》是諷刺躺平式乾部的。

而“沈騰麥掉了”這一話題詞,也在大年初一,登上了娛樂熱搜榜。

很明顯,觀眾對於沈騰、馬麗、艾倫等人表演的小品《坑》的幕後頗為關注。

到底在什麼情況下沈騰把麥給弄掉了,他又是怎麼“化險為夷”,不動聲色地在觀眾完全感受不到的情況下,解決了突發情況呢?

他順勢拍了拍馬麗身上的羽絨服,馬麗身後就羽毛亂飛的場景是提前設計好的嗎?

與今年央視春晚同步進行的央視新聞頻道有一檔春節特別節目叫《一起看春晚一起過大年》,像譚唯唯等部分演員,前腳在央視春晚舞台上唱完歌,轉頭就進了《一起看春晚一起過大年》的直播間,第一時間談他們在央視春晚舞台上表演的感受。

而在今年央視春晚所有節目結束後,2023兔年央視春晚的總導演於蕾和副導演鄒為,就在直播間裡接受了女主持人王寧的採訪。

於蕾和鄒為順帶著給了不少沈騰的春晚幕後節目的料,其中包括“讓人能驚出一身冷汗”的驚險部分。

總導演於蕾在描述的時候,看似雲淡風輕,實則還是有點驚魂未定。

原來,沈騰和馬麗表演的小品《坑》原定的表演時間是17分鐘多,這個時間是經過此前的數次彩排,嚴格的計算出來的。

要知道,在央視春晚的舞台上,因為是現場直播,因為需要主持人在零點準點報時,在那之前的每一個節目的表演時間,如果出現延長或者是縮短,都需要其它節目調整,來補齊或者加速。

男演員孫濤在導演於蕾的眼中,以往就承擔著這種可以拖長時間,以幫助主持人減少春晚準點報時壓力的定心丸。

結果這一次,孫濤這個定心丸失靈了,他就像掐好了點一樣,幾乎和彩排時不差一分一秒地完成了小品,這讓導演組有點急了。

其實於蕾說這麼多的原因,就在於多出來的最關鍵的2分鐘,是沈騰和馬麗表演的《坑》給“搞”出來了。

按照以往彩排的情況,沈騰、馬麗的小品《坑》演完需要17分鐘多一點,結果真正在表演的時候,沈騰和馬麗15分鐘就把小品演完了。

一下子多出來2分多鐘,這麼長時間的空窗期,難道讓主持人在零點報時的時候,多說2分鐘嗎?這個難度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關鍵是非常不可行。

央視春晚的主持人,就算是任魯豫這種專門在零點報時的時候說關鍵台詞的經驗老道的主持人,怕是也不一定能承擔得了這個重擔,如果真讓一兩個主持人,一直在零點報時前多說兩分鐘,他呈現出來的效果,以及觀眾的感受,都會大打折扣。

好在央視春晚辦了這麼多年,預案的方案不可能沒有。

果然,副導演鄒為揭秘,在沈騰、馬麗的小品結束後,央視春晚節目組立即啟動了預案,好在一切有驚無險,關鍵是觀眾們一點也沒看出來。

鄒為的原話大致能呈現出現場的緊迫感——

各種節目不停地補,最後好歹補上了……

央視兔年春晚總導演於蕾感嘆,預案真的太重要了,大家一起努力,終於把沈騰他們加速的這2分鐘空窗,給補回來了。

事實上,不是沈騰少演了哪部分台詞,而是他正常速度演完,比原定時間提前了兩分鐘。

沈騰已經因為這件事,專門道歉了,導演也笑說,沈騰要請很多人吃飯了。

所以說,央視春晚每個節目的幕後,都不容易,能把最優秀的一批演職人員,聚在一台承載著民族文化情感的晚會裡,還能兼顧各方面的需求——文化符號、情感共鳴、團結向上、民族情感……

最後,祝我們的每個粉絲,都能在兔年收穫滿滿,如願以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