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內娛明星沒有什麼新鮮事


2022,內娛沒有什麼新鮮事。和2021年的大面積“塌房”相比,2022年的娛樂圈已經進入了“築基期”。

雖然沒有去年那樣“精彩”,但該有的“熱鬧”還在。老頂流違法亂紀,年輕藝人接連塌房,不過經過前一年的洗禮,大眾對於明星負面已經見怪不怪,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

礙於選秀和耽改的消失,這一年娛樂圈沒能產生新的“真頂流”。但古偶市場回春,讓一群“待爆”花生有了登上頂流寶座的機會,連一直紅不起來的阿瑟,也靠一部現偶吸粉無數,隱約就要打破“魔咒”。

無聊的內娛要靠復古撐場,一些古早偶像也因此重新翻紅。只不過有些是黑紅。

曾經萬千少女心中的霸總張翰,憑藉一部兩分劇成為新晉“油王”;前兩年剛在浪姐中大放異彩的那英、寧靜,以及一向口碑很好的周迅,都在綜藝節目裡翻了車,嘉賓與節目的適配問題,也成為熱點話題。

當然,還有一部分是真紅。 “甜心教主”王心凌靠“浪姐”重新征服中年粉絲;0713“再就業男團”時隔15年,靠一檔慢綜翻紅,紅利吃遍全年;“神仙姐姐”劉亦菲重新“下凡”殺回電視圈,憑藉一部古裝一部現代劇強勢入局85花戰爭。

歲末年初,我們整理了一份內娛明星圖鑑,回顧這一年。

獵“罪”圖鑑

2022年初,“不會從歷史中吸取任何教訓”的鄧倫,先送上了開年第一瓜。

3月15日下午,央視新聞官微發布一條話題為鄧倫偷逃稅被追繳併罰款1.06億元的微博。報導信息顯示,根據稅收監管中的線索,上海市稅務局第四稽查局經稅收大數據進一步分析,發現鄧倫涉嫌偷逃稅款。依法對鄧倫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並處罰款,共計1.06億元。

在新聞發出當天,鄧倫相關社交媒體賬號依次被封,十餘家代言全部宣布解約。面對塌房,各方現在已經摸索出一套“工業化”流程——從封禁帳號、宣布解約,到修改或下架過往作品、待播作品無限延期……熟練到用最快的速度,讓明星“賽博死亡”。

這邊還沒坐穩頂流位置的鄧倫因偷稅漏稅被抓,那邊初代“四大頂流”之一的李某峰,在9月初,因多次嫖娼被警方通報。可笑的是,在警方通報前,李某峰還發了一篇義正嚴詞的小作文,謊稱被造謠。和去年另一位進獄系“四大頂流”吳某凡,有異曲同工之處。

兩個月後,吳某凡的最終判決結果也得到公開。 11月25日,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一審公開宣判被告人吳某凡強姦、聚眾淫亂案,最終數罪併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三年,附加驅逐出境。

2022年的內娛,依舊少不了出圈新梗。

比如丁澤仁和徐開騁兩個糊咖,憑一己之力讓內娛廣播劇文學向前邁了一大步。有人將錄音“你是我唯一的姐”以及“回來吧,愛寶”兩段錄音改成了文字版,並演變成各類文字版本。隨後,波及到的是“配音圈”,甚至還有人製作了一段“偽戀與製作人”的錄音,將兩人嵌入“戀與”劇情。而由此事衍生出的各類二創視頻也刷屏網絡,為寡淡的內娛,添了幾分笑料。

但還是希望2023年,藝人們都能遵紀守法,做個有道德、有良知的正常人。

愛的“二八”定律

汪小菲和大S兩人的“婚姻戰爭”從前年持續到今年年初。 2021年底,兩人發布聲明官宣離婚,當時沒人能想到,這份看似體面的離婚聲明,只是兩人後續長達一年“戰爭”的前奏。

2022年3月8日,距離兩人離婚剛過去3個月,大S和20年前的初戀具俊曄再婚。結婚後,具俊曄便從韓國搬到中國台灣與大S同住。 11月底,台媒爆料稱,大S指控汪小菲未履行離婚協議,自2022年3月起就未按協議支付其生活相關費用,累積拖欠超500萬元。汪小菲隨即連發20多條微博怒斥大S一家,之後雙方家屬也逐漸加入這場輿論戰。甚至床墊都沒能倖免。從此刻起,“與S一家同行”的劇情到達高潮。

汪小菲的母親張蘭,憑藉這場風波的熱度,將自家品牌“麻六記”的直播間做的風生水起,創下三天5000萬的銷售額。最近,這場鬧劇又出現了以張穎穎為主角的“新番”,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看到大結局。

這一年,另一對引起熱議的離異明星是黃曉明和楊穎。

2022年初,黃曉明和Angelababy(楊穎)給網友們貢獻了開年第一瓜。 1月29日,兩人同一時間發布微博“感恩過去所有,未來還是家人”,用一句相同的文案,為這段7年的婚姻畫上句號。自此,楊穎也正式走進了離婚的85花陣營。在頻繁亮起紅燈的85花的婚姻裡,有的不只是愛情,還有更多複雜的商業利益糾葛。

前幾日,有網友總結了狗仔劉大錘這一年的“戰績”,在名單中我們能看到,這一年被曝出緋聞的藝人很多。因此,有不少網友表示2022年是明星們的“戀愛元年”。

其中,有些戀情讓人意想不到,還有些戀情讓人拍手叫好。

比如,宋軼和白敬亭。去年“雙十一”當天,有狗仔拍到白敬亭和宋軼與男方父母一同聚餐,疑似戀情曝光。曝光後,他們不僅沒有像其他藝人那樣被嘲“塌房”,還收穫了大多數網友的祝福。畢竟一位是網友心中的“四大牆頭”,今年通過兩部熱播劇晉升當紅小生。另一位則是諸多粉絲心中的演藝圈“最佳女搭檔”之一。

不過,這段戀情還扯出了另一場“搶嫂子”風波,當宋軼成為“白家嫂子”後,多家粉絲湧向毛曉彤、蔣依依等女星的評論區,推薦自家哥哥,完全不顧及這種行為會為雙方帶來什麼困擾。

除此之外,白鹿和張凌赫也因拍攝《寧安如夢》因戲生情;95小生劉昊然和三金影后周冬雨也爆出了戀愛消息;井柏然和劉雯、歐陽娜娜和翟子路、焉栩嘉和張子楓、張雲龍和鍾楚曦等人也在去年被相繼爆出戀情。

“兩成”分離,“八成”戀愛,組成了2022年娛樂圈“愛的二八定律”。

去有“風”的地方

選秀和養成系的紅火,讓“下注”“押寶”逐漸成為飯圈普遍行為:站姐和代拍能從中賺到錢,紅人粉收穫愛豆人氣高帶來的優越感,普通粉絲也能享受陪伴愛豆去“更大舞台”的情緒價值。

這類被“入股”的藝人們往往年輕且外形條件尚可,沒有多少流量,但有被認為班底可觀的劇集待播,尤其是大IP劇。

豆瓣戲精小組去年總結過一批名單,第一代“待爆五帝”是張晚意、鄧為、檀健次、陳哲遠和張凌赫。

檀健次和陳哲遠共有待播耽改劇《烽火流金》,前者去年靠《獵罪圖鑑》小火一把,演技尚後者有兩部大IP男主存貨。張晚意播出的兩部劇《覺醒年代》《喬家的兒女》口碑都不錯,張凌赫憑藉《蒼蘭訣》男二積累出一批流量。鄧為是其中最眼生的新面孔,出名是在《遇龍》裡“艷壓”妝造失敗的當下頂流王鶴棣,但因為“機場小牌大耍”事件,被踢出了“待爆帝”行列。補位進入新一代“待爆帝”行列的,是李昀銳、葉盛佳和王弘毅。

去年因為《皓衣行》被認為“待爆”的陳飛宇,雖然和上述民選待爆帝們有所不同,但在耽改殉了的如今,也總算邁上了一級台階:年底他和張婧儀主演的現偶劇《點燃我,溫暖你》播出,頂著一頭金發的阿瑟成了熱搜榜的常客,鋪天蓋地的營銷也確實小有成效——《點燃我,溫暖你》是2022年熱度破萬最快的現偶劇,作為男主的陳飛宇自然吃到了一點紅利。

小生“戰況正酣”,小花們也有新面孔突出重圍。 2022開年爆款《開端》,給趙今麥的00花上位之爭多加了一枚重要的砝碼。年底的《卿卿日常》,打破愛奇藝熱度值最快破萬的記錄,對身為女主的田曦薇雖然加成不多,但總歸是擠入了被經常拿出來討論的95花名單。

當然,上了所謂的“待爆”名單並不代表一定會火,沒上待爆名單的也不是毫無前途。

2022年飛升頂流的王鶴棣,兩年前還在《遇龍》裡被全網群嘲,去年夏天就憑藉《蒼蘭訣》成了全網都在喊的“尊上”。 《蒼蘭訣》播出一周,王鶴棣的微博就已經漲粉150萬,年底播出的《浮圖緣》愛奇藝站內最高熱度破9000,很難說與王鶴棣的人氣效應無關。暑期熱播劇《星漢燦爛》和《蒼蘭訣》,兩部女主趙露思、虞書欣均為95花,也因為主演劇集突出的成績在95花的卡位之戰中站穩了腳跟。

不過,觀眾對“待爆咖”們的關注,總歸是一種對娛樂圈新面孔的呼喚。而在新面孔比比皆是的娛樂圈,拿出更好的作品,才能為自己的“頂流之路”鋪路。

“重生”之門

小生小花們還在網劇辛苦耕耘,入行已久的藝人們已經進展到跨界“再就業”。但不是所有人的跨界之路都那麼順遂:2023年明星跨界但口碑翻車的“事故”,也不止一起。

“演而優則導”是一部分演員的轉型方向,不當導演,也可以憑藉多年積累的人脈攢局做製片人。林心如轉型做製片人迎來了事業新高峰,張翰的“心血之作”卻只收穫了全網群嘲——他在《東八區的先生們》同時擔任了男主角、編劇、製作人和出品人的職位,劇的豆瓣評分卻從播出以來一直在3分以下波動,最終在2.1分“塵埃落定”,成為有史以來最低分的國產劇。

周迅和那英的“轉型”是跨界到綜藝,以領笑員的身份參加《脫口秀大會》,但顯然不算成功,尤其是前者幾乎收穫了從藝生涯以來最多的差評。觀眾批評她們兩個拍燈太隨意、點評沒有營養,認為她們“聽不懂段子”,太過不食人間煙火,然後把她們罵上高位熱搜。

陳赫與歐陽娜娜的“再就業”方向在娛樂圈外,陳赫做的是火鍋店,歐陽娜娜做的是潮牌。

陳赫的賢合莊過去曾兩年擴張至800家,結果一年就倒閉了近300家,2022年5月初多位加盟商在總店門口抗議,但之後創始人陳赫退出股東行列的消息傳出,網友紛紛質疑他“割完韭菜就跑路”。歐陽娜娜的自創品牌“nabi”也陷入定價過高、面料設計與定價不匹配的爭議,一件純白的浴袍就能賣到988元,“成為歐陽娜娜”顯然代價過高,明星的“韭菜”錢也顯得有點太好賺了。

在天價片酬被曝之後,觀眾對於拿著高薪的明星藝人們本就越來越敏感,在這類問題上犯錯,更容易引起如潮的負面輿論。

而縱觀明星們的跨界經歷,觀眾最想說的話可能是“跨不明白就不要跨了”。

快樂再出發

有“再就業”失敗的,自然也存在“再就業”大獲成功的藝人。 2022年娛樂行業,恐怕是那句“內娛的盡頭是考古”的集中體現。

放在明星領域,“復古”這個關鍵詞同樣適用——觀眾童年記憶裡曾經火過又一度沉寂的明星們,有不少在今年都通過各種方式收穫了關注度。

今年綜藝節目裡最火的“回憶殺”,無疑是《乘風破浪》裡的王心凌。初舞台《愛你》單是微博的數據就迅速達到了千萬播放,翻跳《愛你》成為當時國內短視頻平台最火的大眾主題,熱度一路延續,把王心凌捧成了《浪姐》第三季的冠軍。

“再就業男團”同樣是綜藝復古造星產物。 《嚮往的生活》要做預熱,衍生節目《歡迎來到蘑菇屋》成本低,嘉賓只有兩組人,節目也只有5期。全靠07快男有梗,引發了全網熱議和大規模考古。 《快樂再出發》也在觀眾的“催促”下誕生,憑藉9.6的豆瓣高分,成為今年國產綜藝口碑冠軍。

演員的“復古”,主要體現在劉亦菲身上。童年裡的“神仙姐姐”在多年後回歸電視劇,《夢華錄》豆瓣開分就有8.8——雖然中後期劇情爭議繁多,評分有所下滑,但劇中的劉亦菲和陳曉,確實滿足了觀眾在古偶裡想看帥哥美女戀愛的基本訴求。最近劉亦菲主演現代劇《去有風的地方》播出,同樣吸引了不少關注。

復古風潮的出現,是大眾對於過去美好回憶的一種懷念,也是對陷入瓶頸的文娛市場敲出的一記警鐘:明星塌房新聞頻出、愛豆唱跳平庸、演員說不清台詞,連看個古偶都不能單純獲得顏值享受,這種境況觀眾已經不願意忍受,寧願將童年記憶裡值得信任的熟面孔再度捧到台前。

我們樂於看到有實力的藝人們在新時代裡“快樂再出發”,也希望去年一整年的複古熱潮,能鞭策當下的娛樂生產。

但願在新的一年裡,內娛能少一些“塌得糟心”的觀眾,多一些“火得值得”的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