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景瑜:初中學歷,卻能紅透娛樂圈,成名的背後只因為一條短信


夏天的後半夜,月亮完全落下去了。

只剩幾顆星星在夜空中孤零零地閃爍。

除了窗外的路燈在辛勤地工作,什麼都在沉沉地睡著。

黃景瑜突然坐起身,打開了燈。

不一會兒,就收拾好了行李箱,準備前往北京。

小時的黃景瑜

黃景瑜92年生人,是個標準的九零後他的老家是遼寧丹東。

這個地方風景秀麗,資源豐富。

黃景瑜也沾染了這個地方的靈氣,

從小到大聽過最多的話就是誇讚他的帥氣。

他確實也對得起大家的誇讚。

一米八幾的身高,腰細腿長,外加皮膚細膩,五官精緻。

因為喜歡運動,身材勻稱,不是時下流行的干瘦。

有著富家公子哥長相的他,家世平平,學歷不高。

他僅僅上完初中便自願退學。

很多人沒學上是因為家境貧窮,黃景瑜不是。

他不想上學純粹是因為不喜歡讀書。

書本對他來說就是最好的安眠藥,

讀不了多長時間,就會和周公約會。

在學校裡的日子,幹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和朋友結伴玩耍。

一群小伙伴渾渾噩噩地在網吧裡混日子。

黃景瑜上學時的精力,一部分給了玩耍,

另一部分交付給了巴西柔術。

每個男孩心中都有一個武俠夢,

覺得自己生來就與眾不同,肩負著拯救世界的使命。

黃景瑜的武俠夢在巴西柔術上得以實現。

他翻遍了網上關於巴西柔術的教程,

不分晝夜地一遍遍觀看,琢磨。

世上的事情就怕認真二字

在長期的鑽研下,他還真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在國家級的比賽上獲得了金獎。

可惜的是熱愛抵不過現實的無奈。

練巴西柔術時的黃景瑜

柔術在中國沒有對應的受眾,

也就是說黃景瑜很難靠柔術這碗飯養活自己。

他後來慢慢地將柔術變為了自己的一項興趣愛好,閒暇時用來打發時間。

一心貪玩的黃景瑜學校功課一塌糊塗。

他自認也不是讀書的那塊料。

16歲那年,他擅作主張,瞞著父母,偷偷輟學。

一個初中學歷的孩子,找不到任何像樣的工作。

好在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優勢和劣勢。

雖然學習不行,但他長得帥。

本著充分利用這個優勢的原則,他又報考空乘專業。

剛退學沒多久他再次踏入了職業院校的大門,

職業院校的學習氛圍要輕鬆得多。

本來以為黃景瑜能沉下心來,穩穩噹噹的學上點東西。

可他的學習生涯並沒有持續很久。

他既沒有成為一名空少,也沒有成為一名動車乘務員。

正如他在社交平台上的個性簽名一樣,

人生要像心電圖,敢於折騰。

他不怕做出後悔的決定,

只怕自己猶猶豫豫錯過做決定的時機

這驅使著他不斷打破自己平靜的生活。

黃景瑜再次從職校退學,開始闖蕩社會。

同齡人還做著溫室裡的花朵時,黃景瑜已經開始經歷社會的毒打。

夥伴上學時,他在勤勤懇懇地上班。

夥伴放假玩耍時,他依然還在上班。

掙到兩千塊錢,黃景瑜來到了上海。

一切皆貴的城市裡這點錢顯然是不夠花的。

租好房子安定下來後,他開始急急忙忙地找工作。

只有初中學歷,當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是別想了。

能找到的都是一些社會最底層的工作。

他的第一份工作是餐廳的服務員。

錄取的原因很簡單—小伙長得帥。

店老闆覺得這個帥氣的小伙子可以給店裡招攬一波客人。

初入社會的黃景瑜在這個飯店裡開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涯。

一次,餐廳裡來了一幫大學生吃飯。

結賬的時候剩下了一箱開蓋沒喝的啤酒。

黃景瑜看著這些啤酒感覺很浪費,於是詢問同事這些啤酒怎麼處理。

同事告訴他,一般不是倒了就是喝掉。

這時已經半夜一點鐘了。

黃景瑜一合計,索行就著涼菜,和同事一起將啤酒喝了。

大家的酒量不太好,都喝多了。

一桌子人在餐廳桌子上倒頭就睡。

第二天早上,店老闆看著睡了一桌子的人破口大罵。

為了讓他們長記性,更是每人罰了500元錢

工資本就不高,還被罰了500,

這對當時才17歲的黃景瑜來說刻骨銘心。

老闆羞辱性的語言也讓他難堪憤怒,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一怒之下,他提出了離職。

這下又得從頭開始找工作,賣過運動鞋,做過電台的編輯。

雖然也賺了一些錢,但是一點也沒存住。

黃景瑜依然窮得叮噹響。

好在工作做得多,朋友也結交得多。

俗話說,多個朋友多條路,這句話就在黃景瑜的身上應驗了。

他在朋友的介紹下,開始接觸到模特行業。

三百六十行,行行都有坑。

模特雖然表面看上去光鮮亮麗,其實也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辛酸。

比如說模特拍攝服裝時經常是反季拍攝。

冬天拍攝夏天的衣服,夏天拍攝冬天的衣服。

不少模特都患有關節炎,風濕病等老年病。

這行還具有極大的不穩定性,只能等待著客戶選擇你。

有時好幾個月一個拍攝工作都沒有也極為正常。

不過當模特確實收入很豐厚。

黃景瑜拍攝衣服一天最多拿到過兩萬塊錢。

這兩萬全部是現金,拿在手裡沉甸甸的。

和銀行卡里冰冷的數字是完全不一樣的概念。

他興高采烈地收下錢,打算找銀行存起來。

站在存款機前,他將錢仔仔細細地整理好放進機器。

機器點過一遍後,過於褶皺的錢退了出來。

他將退出的錢再重新整理一遍,放進機器。

機器沙沙的聲響在他聽來就像天籟。

以前存錢時一分鐘之內就會結束,這次存了整整三分鐘。

這三分鐘既漫長又快樂。

模特掙來的錢比較豐厚,但也是來之不易。

拍攝衣服是按照件數算工資,一件衣服7塊錢。

每天基本要拍攝兩三百件衣服,

扣釦子,解釦子,穿衣服,脫衣服,

一個簡單的動作重複幾百次,手指,脖子經常會被磨出血泡。

拍攝的客戶也各不相同,有的客戶非常不講究。

黃景瑜去廣州拍攝時就遇到過一位極不講究的客戶。

最初溝通時,這位客戶很好商量。

黃景瑜單純地認為自己運氣爆棚,遇見了一位通情達理的客戶。

產品拍攝完成後,到了結算費用的時候,客戶的臉突然晴轉多雲。

他提出黃景瑜太壯,希望重新換人拍攝。

這次拍攝無效,不會結算費用。

黃景瑜幹完活後沒有錢不說,來廣州的機票,住宿,吃飯還需要自掏腰包。

另外,客戶不一樣,拍攝的場地也不同。

這導致他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車上度過,

還得及時抱著手機的導航,分辨面試的地點。

極短的時間內,需要在各個地方來回往返。

23歲的黃景瑜一直在生存線上苦苦掙扎,

僅僅只是活著就已經了耗盡了全力。

走在上海繁華熱鬧的街道上,他心裡卻異常冷清和迷茫,

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前路在什麼方向。

他只有一個念頭,能夠讓家人過上好的生活。

於是哪裡有工作,哪裡就有黃景瑜。

成為演員完全是他生命中一次美麗的意外,充滿著偶然和戲劇性。

一通短信,將正在睡覺的黃景瑜吵醒。

短信邀請黃景瑜去試鏡。

和以往不同的是,這次試鏡不是在上海周邊,需要黃景瑜去北京面試。

坦白說,黃景瑜也不知道試鏡是真是假,

他只是抱著打醬油的心態,萬一是真的呢?

到達約定地點的黃景瑜遇到他生命中的貴人—柴雞蛋。

這次試鏡的角色就是她小說中的主人公。

黃景瑜的形象太符合角色了,

柴雞蛋當場拍板定下了他。

這份突如其來的驚喜,讓黃景瑜恍恍惚惚的覺得就像做夢。

接下來就要拍電視劇了?自己對於拍戲可是門外漢呀

可轉念一想,導演都不怕自己不會演戲,自己又有什麼害怕的。

打定主意的黃景瑜說乾就乾,直接在劇組住了下來。

他的身份再次迎來了轉變,從一位模特轉型成為演員。

這是一個從未預料過的行業。

柴雞蛋和他閒談:“你拍了我這個劇,一定會火。”

火不火的,黃景瑜不在乎,那離他太遙遠了。

他只關心最切合實際的事情,片酬能給到多少錢。

不過這部劇確實如柴雞蛋所言,

雙男主的設定,讓他一戲爆紅,社交平台上瘋狂吸粉幾百萬。

手機上社交平台的私信提醒不斷響起,這暗示著黃景瑜火了。

彼時黃景瑜的火僅存在網絡上,現實生活中沒有什麼改變。

他依然在從事著模特的工作。

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火了,直到與張惠妹前往東南亞。

一出機場,眾多粉絲瘋狂地喊著他的名字。

站在張惠妹的巡演舞台上,

台下的粉絲也高舉閃著他名字的牌子,呼喊聲震耳欲聾。

他才真切地意識到,自己火了。

好景不長,剛剛大火的黃景瑜被突兀的封殺。

原來他參演的這部電視劇因為題材原因,不符合播放條件。

作品全部下了架,出演敏感題材的黃景瑜也沉寂了兩年,

這兩年間也參演了不少作品,可沒一部成功上映。

前路再一次陷入黑暗,是去是留,黃景瑜也陷入沉思。

留在娛樂圈,可能也沒什麼前途。

不留在娛樂圈,又確實嚐到了娛樂圈的甜頭。

心理強大的黃景瑜最終選擇留在娛樂圈,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他不顧電視台的封殺,只要有戲約就來者不拒。

他也知道,自己可能是白忙活一場。

辛苦拍出來的東西可能並不會播出,

可誰管得了呢,只要有戲拍就可以了。

他的苦苦堅持為他迎來了反敗為勝的機會。

央視的工作人員邀請他出演《紅海行動》。

央視!主旋律電影!這樣的機會千載難逢。

並且還是擔當主角,一位特種兵!

出身於軍人世家的黃景瑜自小就對當兵有著特殊的情節。

天上掉了一個這麼大餡餅,他毫不猶豫答應了。

黃景瑜此前對於特種兵的了解並沒有很深入。

好大家一樣,也是從電影、電視劇了解知道特種兵。

簡單地認為他們很酷,上天入地無所不能。

沒開拍前,黃景瑜在家忙活著體能訓練。

自認為做好充足準備的她,

進入《紅海行動》劇組後,還是遇到了不少困難。

劇組的參演人員什麼也不會,什麼也不懂,

最基礎的持槍動作都不規範。

攝製組專門聘請了突擊隊的退役隊員給演員培訓。

狙擊手趴著的姿勢與眾不同。

平常人趴著時,腳背和地面會存在一定的空隙。

狙擊手為了盡可能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必須趴得很平很平,盡量不留縫隙。

更不要提瞄準,呼吸,扣扳機這些動作了。

人的每次呼吸都會影響槍的瞄準程度,

把氣吐光後,準備吸氣前的那零點幾秒是最適合開槍的。

狙擊槍扣扳機的姿勢也很有講究。

開槍時,手指的第一指節基本上要保持不動。

而且作為一個狙擊手,精神狀態需要保持高度集中。

因為你隨時可能被一槍打掉。

為了塑造出最逼真的角色,這些小細節都要精益求精。

拍攝地的環境也很艱苦,現場全是戈壁灘。

工作人員拿著鐵鍬在戈壁灘上挖出一個又一個坑,還原成戰場的樣子。

四周到處瀰漫著煙和火,充滿著危險。

茫茫的荒野上看不見任何植被,

全是硬石頭,偶爾能見到一隻蜥蜴。

大家在一起訓練,一起拍攝,一起吃飯,一起休息。

當然這部電影也給了黃景瑜正向的反饋。

播出後靠著自然的演技又狠狠地吸了一波粉。

原本的小鮮肉不知不覺已經變成了演技派,他的封殺期也到此結束。

之前拍完未播的作品開始大密度上映。

播的數量多了,自然會有比較突出的作品。

黃景瑜迎來了自己事業的第三波高峰,成為娛樂圈的寵兒。

很多演員火後,由於名氣、利益等多方面的原因,

總會經歷一段膨脹期,變得眼睛長在頭頂上。

人紅後,黃景瑜的心態倒是擺得很端正。

謙虛是長久之道,他依然保持著自己的本心。

沒有因為惡劣的拍攝環境提出過分的要求,

沒有因為頂流的身份隨意拉踩他人,

小模特時的黃景瑜什麼樣,成了大明星的黃景瑜依然是什麼樣。

甚至他最想過的生活是當初沒紅的日子。

那時候可以和朋友在馬路邊蹲著喝啤酒,

不用顧忌什麼個人的形象。

如果非要硬說他的變化,那應該和他的父母有關。

他很少在公開場合提起他的父母。

極少的兩次,是表示自己對父母的歉疚。

年紀小小就出來工作的他,很少回去看望自己的父母。

以前是因為窮,想節省回家的路費。

現在是因為行程多,實在抽不出時間。

他和父母長大後相處的時間真的很少很少。

不過比起落魄時期,黃景瑜現在的狀況已經好了很多。

在老家為父母買了一套房子。

房子是黃母挑選的,辦理的按揭,黃景瑜只需要按時還貸款。

儘管打拼的過程很艱難,他一直對家里報喜不報憂,

無論在外面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他從來隻字不提。

黃母明白兒子的想法,這是怕自己心疼。

年紀小小就早早在社會打拼,說不心疼是假的。

現在黃景瑜的工作已經穩定,

黃父黃母也從家鄉定居到了上海,只為了能更好地照顧兒子。

兒子在哪裡拍戲,夫妻倆就跟到哪裡。

從默默無聞到一戲爆紅,

黃景瑜在不為人知的背後付出了太多。

雖然黃景瑜沒有很高的學歷,

社會這所大學也教會了他很多東西。

每個人的成功都有跡可循,絕不是無緣無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