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他帶狗出演電影《老人與狗》,拍完後,人與狗皆被槍斃


1993年,謝晉導演的電影《老人與狗》上映,獲得觀眾們的一致好評。

寫實的風格,生動地描繪,特別是老人和狗感情上的刻畫,讓不少觀眾潸然淚下。

電影不僅在國內獲得巨大成功,在國際上也廣受認可,《老人與狗》可謂是獲獎無數。

但就在謝晉沉浸在成功的喜悅當中時,有關部門卻突然找到他,稱電影將永久禁播。

謝晉當時就蒙了,電影中也沒有觸及敏感的東西,怎麼就封禁了呢?

再三追問下,謝晉這才了解到,是電影的選角出現了問題。

就在《老人與狗》播出後不久,參影拍攝的黃狗和訓犬師被警方抓捕歸案。

最終,訓犬師和黃狗都被槍決,連帶著電影也受到了牽連。

電影中的黃狗和訓犬師到底是誰?又是因為什麼被槍決的呢?

這一切,還要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說起。

電影中的訓犬師名叫程鵬,在當地可謂赫赫有名。

程鵬出生於一個中產家庭,父親是乾部,他從小生活優渥,因此養成了無法無天的性格。

初中之後他輟學在家,閒來無事,整天和一群小混混在一起,後來還因偷盜被警方逮捕。

程鵬本以為父親會打點關係,讓自己逃脫懲罰。

卻沒想到父親知道後大為惱火,義正言辭地表示,一定要給予程鵬重判。

就這樣,年近20歲的程鵬,在監獄裡度過兩年。

出獄後,程鵬非但沒有悔改,反而變本加厲。

他痛恨父親的不作為,因此幾乎不和父母來往。

直到1988年,20歲的他在朋友的撮合下,和一位女大學生結婚。

本以為結婚後,程鵬能夠收收心,安穩過日子。卻沒想到,他死性不改。

父母剛給他找了工作,他便因打架被停職,妻子恨鐵不成鋼,久而久之也對他徹底失望。

妻子在南部山林工作,平時很少回家,家裡就只有程鵬一個人生活。

他閒得無聊,便養了二三十條狗。

據悉,程鵬的家在銀川南門外居林科學家屬院,平日里冷冷清清,來這裡的幾乎只有住戶。

在家屬院的最後一排有個獨門獨院,北邊像墳地一樣,東邊是農田和蘆葦塘,十分荒涼。

見到是片荒地,程鵬便用鐵絲網砌成狗窩,將自己的二三十條條狗全部養在裡面。

而這裡,後來也成了程鵬的“屠宰場”。

1988年春天,程鵬在返回銀川的火車上,認識了一位金發女青年趙某。

趙某長相可人、身材姣好,一下便將程鵬迷倒,到了銀川後,程鵬邀請她在當地玩兩天。

而趙某也對幽默風趣的程鵬心生好感,於是欣然同意。

第二天,兩個人逛了一天街,吃了頓飯,到了晚上,兩個人便一起滾了床單。

從那之後,趙某對程鵬一見傾心,越發地離不開他,甚至提出結婚的要求。

但程鵬此時已經結婚,怎麼可能和趙某在一起?

兩個人不過是逢場作戲,此時程鵬新鮮度已經過去了,他正想著如何擺脫趙某。

一天早晨,他看著對方的臉,越發覺得厭惡,便拿起鐵鉗便擊她頭部,最後將她活活勒死。

殺完人後,程鵬將趙某的遺體扔進了狗圈裡,隨後便出了門。

回來之後,趙某就只剩下森森白骨。

最後,程鵬將白骨就地掩埋,裝做什麼都沒發生過。

但此時程鵬內心十分慌張,畢竟這是他第一次殺人,為此還躲了一個多月。

後來發現事情沒有查到他頭上,這才放下心來。

從這之後,程鵬徹底放飛自我,或為錢、或為女人,又犯下了不少大罪。

程鵬非常喜歡槍,在殺完趙某後,他叫上自己的表弟邵小旦,兩個人翻進了林科所。

最終,程鵬偷走了八支獵槍,2000發子彈。

有了槍在手,程鵬行事變得越發肆無忌憚。

1990年12月,程鵬和朋友於大偉一起喝酒。

在喝酒期間,於大偉向他抱怨,說自己的工作不想乾了,在李經理那有3000押金。

自己離開前想把押金要回來,卻被李經理拒絕了。

於大偉越說越氣,再加上兩個人都喝了些酒,於是便決定,找李經理上門尋仇。

第二天,程鵬叫上邵小旦和於大偉,三個人一起到銀川火車站租了輛車。

在租車的時候,程鵬獸性大發,直接叫司機楊某騙到了家中,然後將他殘忍殺害。

第一次殺人,於大偉還詢問程鵬如何處理屍體,程鵬沒有說話,只是指了指院子裡狂吠不止的黃狗。

處理完屍體後,三個人開著車去找李經理,但是找了半天都沒有找到,只能就此作罷。

犯下如此彌天大案,程鵬害怕被抓,再次躲了起來,直到一個月後才敢重新露頭。

他並沒有放過李經理的打算,手中沒錢,他打算綁架李經理,從他身上撈點油水。

1991年1月,他再次叫上邵小旦和於大偉一起,再次來到火車站租車,如法炮製,將司機張某殺害。

這次,他們依舊沒能找到李經理,無可奈何下,只能再次將車丟棄。

從這之後,程鵬老實了不少,直到1993年,《老人與狗》劇組來到寧夏省取景拍攝。

這是導演謝晉精心準備的一部電影,講述了孤獨老人邢老漢,與邂逅的逃荒女成婚後,剛剛品嚐到幸福生活的滋味。卻被迫分離,最終老漢連相依為命的狗也被奪走的故事。

電影中,除了演員外,最重要的便是那條大黃狗。

為此,謝晉做了不少努力,尋遍寧夏各地,都沒找到合適的黃狗。

他是個較真的人,找不到最好的,寧願不拍,為此,他寫下招聘書,面向全社會召集合適的黃狗。

程鵬從朋友那得知了消息,覺得這是個展示自己的好機會,於是便帶著養的黃狗來到劇組。

謝晉第一眼看到程鵬的黃狗,便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當即一拍大腿。

“不找了,就你了!”

就這樣,程鵬的黃狗成功入選,他本人也成了劇組的訓犬師。

因為形像還不錯,除了訓導大黃狗外,謝晉還魄力,讓他在電影中充當男主角的替身。

時光飛逝,幾個月後,電影《老人與狗》殺青,謝晉帶著劇組離開了寧夏。

而程鵬,也因為參與拍攝,成為銀川小有名氣的“明星”,知名度拔高了好幾個檔次。

他洋洋得意,沉浸在成功的喜悅中,殊不知,麻煩已經在向他悄悄降臨。

1994年,程鵬因為名氣越來越大,遭到了一名餘姓女子的喜愛。

據悉,餘女士已經結婚,並且和丈夫有了孩子,但依舊阻止不了她對程鵬的狂熱。

程鵬喜歡養狗、玩槍,在當地是出了名的。

餘女士不僅不害怕,反而認為這才是真正的男子漢,於是親自上門投怀送抱。

一來二去,兩個人成了情人關係。

程鵬從小被父親嫌棄,結婚後被妻子嫌棄,第一次體會到被別人崇拜的感覺,一時間有些飄飄然。

在程鵬心中,是真的將餘女士當成了自己,動了真情。

甚至還將家中鑰匙給了余女士,這裡成了余女士的第二個家。

時間飛逝,轉眼來到了四月,餘女士借回家上墳為由,跟單位請了假,來到程鵬的住處。

一陣翻雲覆雨後,餘女士摟著程鵬的脖子說道。

“我希望有一個咱倆的孩子!”

程鵬聽完後大驚失色,他雖然喜歡餘女士,但並沒打算真和她在一起,只是當成情人而已。

他不想因此和妻子離婚,於是思前想後,最終決定,將餘女士除之而後快。

殺死餘女士後,程鵬罕見得沒有扔到狗圈裡,而是把遺體藏到院子裡的樹下。

程鵬還燒了不少黃紙,貓哭耗子大哭了一場,之後又在家中躲了一段時間。

他以為自己做得天衣無縫,每樁命案都沒留下破綻。卻沒想到,最後還是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買了單。

1995年1月,程鵬將合作夥伴張明邀請到家中,與之洽淡羊絨生意。

早在之前,兩個人就有合作關係,因此,張明對程鵬非常信任。

酒館三巡,張明拍著程鵬的肩膀,無意中透露自己已經集資150萬的消息。

聽聞後,程鵬又動起了壞心思,把他處理掉,這筆錢不就是自己的了?

打定主意,張明不動聲色,在第二次洽談中,他將買來三唑侖(催眠藥)放入了張明的水中。

沒過多久,張明便沉沉睡去。

程鵬沒有手軟,找出獵槍,對著張明就是一槍,他就這樣稀里糊塗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程鵬將張明身上的東西劫掠一空,其中包括他的BB機,想都沒想便別在了腰上。

殊不知,這台BB機成了警方破案的關鍵。

幾天后,張明家人見他沒回家,於是便呼叫了張明的BB機,聯繫到了程鵬。

程鵬謊稱張明去了外地,將這台BB機暫時藉給了自己,妄想就這樣糊弄過去。

但張明家人越想越不對勁,聯繫不上張明,擔心他出事,於是便報了警。

警察很快便查到了程鵬的頭上,並將其逮捕歸案,之後帶著他,來到了他養狗的地方。

經過挖掘,警察越看越揪心,誰也想不到,幾年時間中,銀川市竟然藏著這樣一個劊子手。

在程鵬的狗圈中,前前後後挖出六七具白骨,身上的肉全部被黃狗啃食殆盡。

也正是用這種方法,程鵬才得以瞞天過海,隱藏七年之久。

而那隻處理屍體的狗不是其他狗,正是參演《老人與狗》中的那隻大黃狗。

事情敗露後,謝晉也遭到牽連,電影《老人與狗》被迫下架,並被相關部門列為禁片。

而程鵬,則藉拴狗為由,逃離警方視線,最終跑了個無影無踪。

但此時他已如驚弓之鳥,任由他亂竄,最終也逃脫不了嚴懲的命運。

1995年,銀川市發布通緝令,全國追查程鵬的下落,最終在同年四月,將他逮捕歸案。

在審理過程中,程鵬對自己的所作所為供認不諱,最終被法院判處死刑。

隨著一聲槍響,程鵬結束了自己罪惡的一生。

而那隻大黃狗也跟著倒了黴,在程鵬被槍決後,它也一併被公安機關處死。

至此,這樁歷經七年之久的懸案,終於落下了帷幕。

縱觀整個案件,謝晉完全遭受無妄之災,好好一部片子,卻因為程鵬的原因,被永久下架。

他又該找誰去說理呢?只能自認倒霉。

這件事也告訴我們,犯下命案大案,不管過去多長時間,就沒有破不了的。

一旦破案,等待兇手的,必將是法律的嚴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