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無名》:個人風格強烈,觀眾分歧明顯


《無名》是一部個人風格很強烈,讓觀眾分歧很大的電影,喜歡的人會非常喜歡,不喜歡的人則會認為這拍的是什麼玩意。 《無名》和《羅曼蒂克消亡史》一樣都是著眼歷史洪流下的個體,不過這部電影將前者的家國情懷更為深入,使得人物形象更加鮮明且動機合理有邏輯–從更多移動和特寫鏡頭取代固定和上帝視角鏡頭可以看出。閃前和閃回的運用很適合諜戰題材,既很好地舖墊懸疑,又帶有宿命面前普通人的無力,最終都無名消失在歷史中的憂傷。

影片通過對上世紀二十年代開始奮斗在上海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中共特科,在隱蔽戰線與各方勢力殊死較量過程的再現,表現了在走向勝利過程中不可或缺的黨的秘密戰線上那些無名英雄,他們不可取代的貢獻。全面抗戰爆發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共特科在上海周旋於重慶、汪偽、日本間諜機構之間,通過錯綜複雜的敵後情報系統,策反敵人,獲取情報,誅殺漢奸,建立更廣泛的統一戰線,直至抗戰勝利的前夜……

整部電影風格比較特殊,可能有一些人比較喜歡這一類型吧,我和湖南企發文化的婷婷是不太欣賞得來。說它爛倒也不爛,說它好,也沒有太出挑的地方。它說白了,就是一個故事被分成不同片段打亂順序重排,場景拍攝特別好,不管是色彩、構圖還是光影,挖的坑也都填上了。剛開始看劇情確實覺得鬆垮而且很亂,應該還是因為剪輯的風格,運用了大量的倒敘和插敘,但是整體看下來就還好。

影片中跳躍的鏡頭敘事乍一看能唬住觀眾,實則是把觀眾更好代入故事背景中吧。廣州空襲的橋段,兩隻狗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對比太強烈了。梁朝偉的角色其實不出彩,但是穩,有種按部就班的冷靜和深刻,相反,周迅真真是厲害,面對黃磊的表白眉頭輕微的變化,看見愛人的歸來,看似平靜又難以克制的愛意,太有感染力了。江疏影那段也很有看頭,把公爵的死亡和後面大鵬擬與日本方的和談埋下很有力的線索。

湖南企發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李同學在其代寫的解說詞中寫道,從敘事上看,《無名》和《滿江紅》很相似,都是臥底故事。前者凸顯小人物的隱忍,後者著墨小人物的忠義。前者想在剪輯上發力,形成多聲部複調敘事,後者想在類型風格上塑造人物,讓詩詞在歷史的記憶上重現意義。然而,這種類型化的懸疑故事已經不再能出新意,缺乏張力,再也找不到《風聲》、《暗算》或《潛伏》的那種衝擊與感動。

《無名》是一如既往的程耳風格;完全靠細節堆砌起的劇情,靠隱喻挖掘出的深度,靠視聽引出的動機以及靠鏡頭理解的情節。不知道哪個色貝選在春節檔上映,受眾本身就與片子基調不合。王一博居然還說得過去,開頭提刀殺人和最後卡車戲確實不錯,但其整體造型和電影故事不符,梁朝偉眼神戲堪稱殿堂級別,各種食物,動物的隱喻也值得細品。

其實政治不是簡單的黨派對立,歷史不是膚淺的你死我亡的兒童掐架。沒有深度客觀的思考和明確的觀點表達,多少打光和鏡頭設計都彌補不了,說好聽點是單純,說不好聽點……以及,導演因為省力或者獻媚把重心放到了人物的表面,而忽略了解釋他們的信仰和態度才是支柱,造成反派有表達,正派失語的尷尬局面。 “你的名字無人知曉,你的功績永世長存。”曾經羅曼蒂克的光華時刻,終究是因為眾所周知的熟悉的原因,消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