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線5小時衝到榜1,王挺《勇士連》一出,就是戰爭片巔峰?


“1935年5月,北上抗日的紅軍向天險大渡河挺進。大渡河水流湍急,兩岸都是高山峻嶺,只有一座鐵索橋可以通過。這座鐵索橋,就是紅軍北上必須奪取的瀘定橋。”

很多人小時候,都讀過一篇課文,就是這篇《飛奪瀘定橋》。

當年正在朗讀課文的我,萬萬沒想到,有一天,會有一部國產新片,鏡頭對準當年的瀘定橋——就像課文所寫的,“瀘定橋離水面有十多米高,是由十三根鐵鍊組成的:兩邊各有兩根,算是橋欄;底下並排九根,鋪上木板,就是橋面。現在連木板也被敵人抽掉了,只剩下鐵鍊。”

以及,課文中那22名“拿著短槍,背著馬刀,帶著手榴彈,冒著敵人密集的槍彈,攀著鐵鍊向對岸衝去”的英雄。

注意課文中那句話,“二連擔任突擊隊”。

該如何形容這群這英勇無畏的戰士?多年後,這部電影用片名給出了答案——《勇士連》。

其實當年讀課文的時候,腦海裡,已經出現了一幅幅紅軍飛奪瀘定橋的畫面,但當真正看到那繽紛的砲火,叫人心驚膽寒的“紅褐色的河水”,還有那盪鞦韆一樣的鐵鍊,還是被震撼到說不出話來。

但這麼一部再現瀘定橋激燃對戰的網絡戰爭片,論製作規模,不會有《長津湖》那樣恢弘浩瀚的場面,論陣容,也只有王挺、范雷兩張熟臉。觀眾,特別是這屆年輕觀眾,會買賬嗎?

還真買賬。影片上映不過5小時,就拿下飆升熱榜第一。

有觀眾留言,“特效、演員、場面都相當可以的網大”。但更多人只留下同樣的四個字:致敬先烈。

或許,這四個字,比任何數據都更能說明,這部電影,應該能配得上,當年大渡河上那場悲情壯美的戰役,對得起,那群真正的勇士。

一部網大電影,是怎麼做到的?不如一起隨著鏡頭,回到那炮火紛飛的戰爭年代。再看一遍,那支勇士連,如何——飛奪瀘定橋。

1、入戲:飛奪瀘定橋

好的電影能讓你1秒入戲,《勇士連》就是如此!

電影開篇,我直接被鎮住。

鏡頭跟隨一隻飛鳥,飛躍大渡河。

遠遠望去,那條窄窄的鐵索橋,就是瀘定橋。

開戰前,交戰雙方都藏在工事背後。

鏡頭反复切換,一頭,我們的紅軍,嚴陣以待,準備衝鋒。

另一頭,是守城的敵軍,早已在瀘定橋對面築好工事,憑著天險,架設重機槍,靜待紅軍過河。

背景音,是鍾表的秒針,滴,滴,滴,滴的聲音。

幾個鏡頭反打之後。

屏氣,凝神,背景音消失,時間凝固。

紅一軍團二師四團團長黃開湘看了看時間,一聲吶喊——“上橋”!

勇士連,衝鋒,開火,爬上瀘定橋的鐵索。

而鏡頭如地震般狂抖,號手吹起衝鋒號,所有武器一齊開火,槍砲聲,喊殺聲,霎時間震動瀘定橋兩岸。

敵軍的重機槍火力兇猛,迫擊砲一輪輪開砲。

炮火雨點般落在我進攻部隊藏身的橋對岸,頓時一片血肉橫飛,戰況慘烈。

而勇士連的戰士們頂著炮火,一步步在鐵鍊上攀爬,橋下江水湍急,即使沒有炮火都驚心動魄,何況敵人的子彈正如江水般向戰士們灑來,王挺飾演的連長只能大喊:臥倒。

向哪裡臥倒?鐵索。

此時的大渡河兩岸,殺聲震天,我軍後續的戰士們帶著過橋的木板想要衝上去,卻被敵人的重火力堵住去路。

鏡頭拉到大全景,鐵索橋上的戰士們也在洶湧炮火中不斷落水犧牲。

連長對戰士門大喊:加快速度!

戰士們士氣高漲,不怕犧牲,但即使奮力攀爬,也難以在鐵索上來去自如。

此時鏡頭回拉,拉回到了我軍的號手,奮力吹響的衝鋒號。

我也正是隨著這一聲聲熟悉的衝鋒號聲,正式入了戲,戰鬥只進行了一半,一股濃烈的情緒已經被點燃。

戰況慘烈,早已料到,但,前有大渡河上流水湍急,後有槍林彈雨炮火轟鳴,勇士連如何在不可能中創造可能?被困在鐵索上的戰士們,如何跨越天險?

懸念埋下,這個開場,讓人感到一絲驚艷。

這也是我覺得《飛奪瀘定橋》聰明的地方。

影片確實比不上那些院線戰爭電影的大手筆,大特效。

但。不依賴大場面,專註一場觀眾記憶中的經典戰役,把課本上的畫面,一幕幕還原出來,小細節打磨好,成本未必高,但誠意絕對不低。

此時,幾個大字映入眼簾,《飛奪瀘定橋勇士連》!

這導演,懂行,開場就拋出大場面,吸引觀眾,接下來,好戲開演。

2、再入戲:疾行240裡

“金沙水拍雲崖暖,大渡橋橫鐵索寒”,紅軍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四渡赤水之後,國民黨的追兵仍然緊追不捨,為甩開國民黨的追擊,紅四團接到上級指令,必須先於敵人,奪下瀘定橋,為其他部隊開拓生路。

整部影片的故事,就發生在此背景之下。

但,如果只拍飛渡瀘定橋,無論如何撐不起一整部影片,不是時長撐不起,而是不足以呈現出這場偉大的戰役。

怎麼拍才行?

影片將故事,倒回到戰役三天前,呈現了勇士連從安順場到瀘定縣,整個戰役的全貌。

觀眾可以看到,在安順場,紅軍當時的計劃,還是找船。

但一場艱難的戰鬥結束後,我軍拿下了安順場,卻只找到一艘船。

此時鏡頭拉遠,對面是被國民黨燒毀的船隻。

接下來一段部隊短暫休整中的鏡頭,

交代了此時的戰局:敵人加速包抄而來,紅軍改變計劃,兵分兩路行軍,在瀘定橋匯合。 “如果再不撤,我們就是另一個石達開。”

但是,紅軍主力到底瀘定橋以後怎麼辦?當然是渡河。

沒有船,那麼要渡河,就只能背水一戰,強渡13根鐵索,拿下瀘定橋。

誰來負責這個艱鉅的任務?四團。

誰來打先鋒?勇士連。

那接下來拍什麼?答案還是在當年的課文中。

許多觀眾都記住了飛奪天險的驚險之戰,但課文中還有一行字:晝夜行軍240裡。

這,其實本身也是一個奇蹟。

當年紅4團在突破國軍阻礙以後,距離瀘定橋還有240裡的路程。而剩下的時間,只有一天。

一天,就算是單純行軍240裡,已經是艱鉅的任務。但敵人可不會讓我們的紅軍暢通無阻。

從歷史來說,這自然是令人驚心動魄的進擊,對於一部戰爭片,則多了更多戲劇張力,故事更有起伏。

隨著四團長一聲令下,晝夜行軍240裡,正式開始。

故事這裡,整整17分鐘,我沒分過神。

但沒想到,接下來,故事張力不但沒有減弱,反倒不斷漸入佳境。

就算小屏幕,它也能讓你近距離感受什麼叫死戰,鏖戰。

驚險程度飆升——影片中大量的槍戰、雨林炮火、極速行軍、戰壕攻堅等燃爆場面,都讓一往無前的紅軍精神更加震撼人心。

我軍,奮勇前行;敵軍,密林冷槍。

怎麼打?

翻懸崖,過峭壁,繞到敵軍後邊。從敵人打我們的伏擊,變成我們打敵人的伏擊。

從槍砲,到刺刀、短刃,到赤手空拳的近身肉搏。

激烈槍戰、肉搏廝殺、極速前行,驚險情節此起彼伏。

被動,變主動。

沒想到吧,這樣驚心動魄的大場面竟是來自於一部網絡電影。

雖然還沒抵達大渡河,但幾場行軍路上的遭遇戰,照樣衝擊感十足。

拍出了戰鬥的真實感和激烈感,看得讓人腎上腺素飆升。

除了幾處小型遭遇戰,一場戰壕攻堅更是拍得有模有樣。

連續急行軍後,作為開路先鋒的勇士連遇到了硬骨頭。

敵軍一個營,依靠重火力,據險死守,想要拖住我軍。

兩台重機槍,更是讓勇士連損失慘重。

等大部隊?王挺飾演的連長當機立斷:等大部隊上來,敵人準備充分,更不好打。拔不掉敵人重火力,誰來都一樣。

那怎麼辦?叫來神槍手高進光,“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必須把兩挺重機槍給我搞掉。”

最殘酷的戰鬥,開始了。

高進光英勇、冷靜、凶狠,且槍法犀利。

每一槍都瞄著敵軍要害,能準確擊中百米開外的敵人。

但,光這樣,打不掉敵人的重火力。如何破敵?以身為餌。

一槍,兩槍,三槍……

果然,敵人上鉤了。一場死神凝視下的衝鋒也開始了。

敵人的砲火果然被他吸引,但,也無形中露出破綻。

到最後,如何破敵?功成不必在我,擒賊先擒王。

這場戲,生動說明了,小場面怎麼打得精彩?螺螄殼裡做道場。動作戲,驚險戲,不缺;

英雄連的特質,更是在這片無名戰場蔓延開去。

仗打到這裡,英雄連,終於就快要到達瀘定橋了。而觀眾也將這支隊伍,看得越來越清楚。

3、演員:好一支勇士連

飾演連長的,是出演過《我的長征》《三八線》等作品的王挺,有了他,這個連就有了主心骨。

必須說,王挺抗戰劇專業戶的名號,不是白叫的,不用化妝,觀眾已然就進入了角色。硬漢的骨頭,都是硬的。

而曾出演過《士兵突擊》、《我的團長我的團》的范雷,則飾演了指導員老王。就連渡橋的時候,手裡都緊握著一個本本。

為何,因為本本里記下了每一位犧牲的紅軍名字。

雖然,名演員就他倆,但電影塑造的,不是一兩個主角,而是一整個勇士連。

一個個任務驅動,戰士們一次次經歷生死考驗,影片也由此臨摹出一幅勇士連的人性群像。

有的剛猛。

比如機槍手,24k純猛男,腿部中彈,依然跟著隊伍疾速前行240裡。

有的義氣。

比如副機槍手,跟兄弟同生共死,共同進退。

有的熱血。

新加入隊伍的小兄弟,有血性,但沒打過仗。第一場仗打下來,整個懵掉。

但打到後面,看到戰友們一個個犧牲,挑起重擔,百步穿楊擊中敵人營長的,也是他。

戰場越殘酷,觀眾越是從戰士們的言語、動作和神情裡,感受到了熱血與鬥志。

也是在觀眾一個個認識了這些戰士之後,影片的高潮,終於到來了——越鐵索、奪瀘定。

這支晝夜奔襲240裡的隊伍,在槍林彈雨之下,踩著13條鎖飛渡瀘定橋。

槍林彈雨,從戰士們的身體四周劃過。

滿眼望去,不斷有戰士遇險。

殘酷嗎?殘酷。但飛奪瀘定橋的壯美,恰恰也在殘酷中。

恐懼,是正常人的反應。但無懼,是勇士連的風骨。

電影沒有把這種艱險變成無腦的煽情,哄著觀眾哭。

而是盡量克制——用一個個戰場細節,一個個戰士的犧牲,不斷在告訴觀眾:

何為勇士?

生死時刻,鬆開抓緊他的手臂,讓戰友活下去,是勇士。

豁出條命,只為突破敵人的火力點,也是勇士。

但,勇敢,不是從口號裡喊出來的“大無畏”。而是一個個活生生的戰士,經歷死亡與離別,從恐懼生出的無畏。

戰鬥的最後時刻,來了,敵人已經黔驢技窮,唯有在瀘定橋對面,燃起大火。

結果呢?課文也寫了,”英雄們聽到黨的號召,更加奮不顧身,都箭一般地穿過熊熊大火。”

衝!

飛奪瀘定橋,是一個早已被寫進課本的歷史事實,勝利必然是屬於我們的,但電影要拍出來的不只是結果。

是什麼?

是英雄,是勇士連。

4、破局:網大戰爭片,就該這麼拍

不吹不黑,一部網大戰爭片,能把戰爭戲拍成這樣,不寒磣。

但,電影當然不完美。

說白了,場面和細節有下功夫,可敘事還欠缺耐心。

比如,細節打磨,鐵鍋擋重機槍子彈,網友指出:不可信。

又比如,有的情緒,沒有表達出來,有的情緒渲染,又略顯過頭!

但,我依然認為電影值得推薦,為什麼?

一是用心。

能看出影片的“窮”,但也能看出電影在“螺螄殼”裡做道場的用心。

雖然是網大,但在砲火中你能直接感受到電影級的質感。

動作場面,生猛直接,對得起觀眾。

第二點,也是最關鍵的,破局。

雖然影片的題材,在過往很多影視劇中都有展現,比如電影《四渡赤水》等,但從沒有一部作品,全貌展現“勇奪瀘定橋”這場戰役。

過去沒有拍的,網大拍了,這就是破局。

當下的中國電影,除了大導演操盤的院線戰爭大片,撐起國產主旋律戰爭大片上限。

同樣也需要像樣的網絡電影,去拉開國產戰爭片的戰線。

有些那麼好的題材和故事,院線大片未必適合拍,未必敢拍,網大卻可以拍。

前提是,要像《勇士連》這樣,以破局的姿態,守住“底線”。

陣仗比不上A級大製作,沒有大明星,沒有大宣傳,但把好鋼都用在刀刃上。

而決勝關鍵,是拍出那群不畏生死、舍生取義的勇士。

在飛奪瀘定橋之前,他們是兒子,是丈夫,是父親。

但在飛渡那一刻,他們有個共同的名字:勇士連。

歷史中,由於戰事緊張,22名勇士中,只有8名勇士的名字記了下來。

而這些勇士們,有的衝了過去,有的把生命永遠留在了大渡河。

但卻化作無言江水,轉化,新生。

他們的姓名,或許被淹沒在茫茫歲月中。

但他們的英雄史,卻被集體留在了詩句裡——“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只等閒。”

而當87個年頭過去後,他們的故事被拍進一部網絡電影,名字就叫——“勇士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