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餘年》原著裡,長公主當年為何要執意未婚生下林婉兒


《慶餘年》第一女主角林婉兒,是慶國宰相林若甫與長公主李雲睿的女兒,但兩人並未正式婚娶,所以林婉兒只能算是私生女。

堂堂一國宰相,朝中文官之首,也算是位高權重的貴人。長公主李雲睿雖然是皇族,金枝玉葉摸不得碰不得,但若是跟一朝宰相聯姻,這也是權權聯合他好我也好的雙贏之舉。

但兩人卻沒有走這條康莊大道,而是背地裡行苟且之事,而且還生下了林婉兒。這其中的緣由很是複雜,需要逐一展開分析。

簡單一句話總結:李雲睿主觀上並不想跟林若甫成親,而客觀上也不可能跟林若甫成親。

主觀層面

想當年,長公主李雲睿勾搭林若甫的時候,林若甫還是個新晉狀元郎,二十出頭前途無量的小伙子。而李雲睿則是剛滿十五歲的少女,按照現代文明社會的標準,她還是個未成年人,屬於沒有自主判斷力的不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任何人如果敢跟李雲睿那啥,哪怕她是自願的,這事情在地球上百分之九十五的國家法律裡,直接就是治安違法甚至是刑事犯罪。

只不過這事情發生在一部虛擬作品裡,而且故事背景是封建時代,所以這就不叫事兒了。古代十二三歲就結婚生子的大有人在,畢竟那時候人均壽命才三十多歲,十五歲換算成現在的標準,人生都走完了一小半了。

所以十五歲的李雲睿跟二十多歲的林若甫叔叔滾床單,完全是出於自主意志,不存在脅迫或者誘導等不良因素。

但像李雲睿這種金枝玉葉,高高在上的皇族,為什麼會滿腦子馬賽克,非要去做這種敗壞皇族形象的醜事呢。

說了歸齊,李雲睿這個角色除了書中反復強調的“瘋狂”之外,她本身對於李氏皇族,尤其是慶帝這個哥哥有一種非常畸形的情感。一方面李雲睿愛慕自己的哥哥,但又礙於倫理綱常沒法得手。另一方面李雲睿對慶帝有一種強烈的恐懼跟憎恨,恐懼來源於慶帝的冷酷無情,當年太平別院血案,奪走了葉輕眉的生命。而這場血案的幕後主使,正是那個被葉輕眉扶持上皇位的慶帝。而且葉輕眉還懷上了慶帝的孩子,慶帝殺死葉輕眉所選擇的時機,正是葉輕眉生產的當天。這種過河拆橋、提上秋褲就不認賬的無恥行為,讓李雲睿對男人這種生物充滿了不安全感和恐懼感,引發了內心徹底黑化,從此走上瘋狂追逐權力的不歸路。

而選擇跟林若甫私通,正是這種心態驅使下的行為選擇。李雲睿既想要製造這種皇室醜聞,丟慶帝的臉,讓他難堪或者嫉妒。也想要用這種方式操控林若甫,實現自己對朝中文官系統的控制,藉此掌控足以抗衡慶帝的權力。

客觀層面

在跟李雲睿扯上狗血關係之前,林若甫當時已經有妻室了,雖然小說裡沒有正面介紹這個背景,但林若甫的兩個兒子,林大寶跟林珙年齡都比林婉兒大得多,而且都是嫡出。從邏輯上來說,李雲睿不可能在林若甫娶正房妻子之前就與其相好,其搶先懷上林婉兒之後,又等著林若甫娶了一個正室妻子,然後又等著正室妻子生下大寶二寶之後,再延遲生下林婉兒,哪吒他媽可以做到這事兒,但李雲睿肯定不行。

所以李雲睿當時就是小三插足,她要么給林若甫當妾,當然皇族沒有這個選項。要么讓林若甫變成慶國陳世美,殺妻滅子然後迎娶公主,鑑於慶帝這一族比宋朝老趙家要愛面子得多,這種臭不要臉的事情絕對做不出來。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假如林若甫直接以駙馬身份入贅皇家,那麼他的仕途直接就終止了。因為按照慶國法律,駙馬是不能當官,甚至不允許干涉朝政的。

而李雲睿主動勾搭林若甫,本來就是看中他在官場上的大好前程,準備親自把他扶持到文官之首的位置。然後再通過兩人的苟且關係,對林若甫進行精神PUA,實現對文官系統的徹底掌控。所以從這個層面上來說,李雲睿也不可能跟林若甫成親。

追逐權力之外的真情流露

雖然說有這些主觀客觀層面的考量跟算計,但李雲睿身為一國長公主,站在權力最頂峰的女人,她要想控制一個朝臣,可以選擇的方法其實有很多,而且自己根本不用親自下場,隨便找個狗腿遞一張條子,直接就有一大片人趴下給她當狗。而且這種遠程操控的投入更少,風險也更低,就像她利用郭攸之一樣,切割的時候一句話就完事。李雲睿完全沒必要為林若甫付出那麼多,以至於把自己整個人都搭進去,還買一送一給林相生了個林婉兒。

李雲睿這麼做的理由,大概跟葉輕眉找慶帝藉種一樣。葉輕眉在寫給五竹的信裡說太孤單太無聊所以想要找人藉種生個孩子,感覺葉仙女好像對慶帝一點感覺都沒有似的。但范閒作為跟葉輕眉同樣的穿越人,秒懂葉輕眉其實是在掩飾內心的真實想法。一個女人怎麼可能去跟一個完全不愛的男人藉種,而且還要藉助春藥去完成操作。說白了還是對慶帝有真情實感,只是說服不了自己內心的那份傲嬌,所以才會拿“藉種”當擋箭牌。

李雲睿也是同理,貪慕權力也好,籠絡朝臣也好,扶持政壇新星也好,但作為女人給對方生個孩子,終歸還是需要或多或少的真實感情去墊底。哪怕這種感情是出於對皇族的怨恨,亦或是對男人掌控女人命運的一種無聲反抗,還是對一生之敵葉輕眉的盲目模仿。

而對於林婉兒這個私生女,李雲睿也是外冷內熱。雖然她一直刻意冷落林婉兒,從生下來被太后接走以後,幾乎對女兒不聞不問。那是因為李雲睿心裡清楚,自己所走的追逐權力之路,不但一路上都是荊棘坎坷,即使僥倖走到了終點,大概率也不會是善終的結局。所以讓林婉兒跟自己徹底切割,其實是對女兒的一種保護。

電視劇裡李雲睿被流放回信陽之前,跟林婉兒有一次母女臨別交流,李雲睿話裡話外都是對林婉兒的關愛,只不過在表達上比較偏激而已。而在小說裡,李雲睿在造反時綁架了林婉兒跟林大寶,藉此威脅範閒,但在李雲睿自殺前告訴範閒,自己根本不可能傷害林婉兒,把她綁架成人質就是為了不讓她被自己牽連。而知道範閒會拼死保護林婉兒之後,李雲睿也可以放心歸西了,常年潛伏的母愛在這一刻徹底釋放。

機關算盡最終還是一敗塗地

可惜李雲睿覺得自己把林若甫拿捏得死死的,結果林若甫也拿自己當梯子在利用。林若甫早年間裝出一副對李雲睿馬首是瞻,一切以長公主利益為最高訴求的奴才相,目的就是換取李雲睿的信任,讓李雲睿將手上的官場人脈都堆到林若甫身上,然後林若甫官職如同坐上火箭一樣蹭蹭蹭往上飛。

等到林若甫升到文官之首後,李雲睿發現自己已經掌控不了他了。更要命的這個林若甫還跑到了慶帝那邊,把皇帝大腿抱得緊緊的,跟自己做了最徹底的切割。

這下子李雲睿就很尷尬了,相當於親眼看見自己辛辛苦苦練了十幾年的賬號,一夜之間被慶帝改了密碼,而且還把裝備金幣全部轉移走了。更加讓李雲睿感到憤怒的一點,林若甫不但轉投了慶帝陣營,而且還幫助範閒一起搶奪自己的內庫,而且在後來範閒跟自己的對決中,林若甫也經常在背後遞錦囊。甚至在範閒要把鬥爭重心放到慶帝這邊的時候,林若甫還是淡定的表示“你要先搞垮雲睿再考慮其他對手”。

而在慶帝的視角看來,無論李雲睿怎麼樣的玩弄朝臣,養了多少面首,或是怎樣瘋狂的攬權,她的一切行為都在慶帝的掌控之中,身邊的大部分親信都被滲透得明明白白,就連君山會供養的大宗師葉流雲,也都早早的被慶帝收編。所以李雲睿就跟孫悟空在如來佛手上翻跟斗一樣,怎麼折騰都逃不出慶帝的手掌心。李雲睿唯一一次讓慶帝徹底失控的,就是她跟太子亂L,而這件事情背後,又是陳萍萍這個黑暗之王在當推手,目的就是利用李雲睿向慶帝復仇。

所以李雲睿臨終的那句“男人啊~~~”言簡意賅的道出了她跟各路男人鬥爭的一生,以及瘋狂而失落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