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柒豪宅曝光,我看到最悲哀一幕:中國式審美,正在被毀掉


李子柒“消失”了400多天。

回看她的視頻,夫人不由得感慨:

比起金碧輝煌的高檔住宅樓,李子柒這兼具人間煙火氣、和詩情畫意的鄉間小院,才是真正的“豪宅”。

可惜,這種中國式審美,正在被“重新定義”……

去年7月,李子柒突然停更。

巨大的流量,消失的主人公……想“頂替”她的人紛紛冒頭。

然而,“生搬硬套”四個字貫穿始終。

一部分被批為“東施效顰”。

直接套上殼子,從長相到髮型,從剪輯風格到視頻內容,幾乎是一比一複制,沒有自己的想法,只想蹭著熱度扶搖直上。

但熱度還沒到李子柒的零頭,就在視頻中掛上“帶貨”鏈接,企圖快速變現。

另一部分,則是妥妥的審美降級。

粗淺地理解為一個古風美女的田園生活,所以狂加濾鏡、慢動作、甜美微笑;

把短視頻那套直接挪用過來,比如乾活的時候精裝到指甲蓋,鏡頭還特別“體貼”地給了一個大特寫,恨不得寫上“我好優雅,快來看我”八個大字。

簡單來說,一個就是“懶”,缺乏創新和思考;

另一個就是“俗”,好像無法理解審美中的留白與韻味,一味追求最表層的、誇張的、極致的“吸睛”,一切為了流量。

這些個邏輯,移植到“中國風”建築風格上的“異變”,也是同樣適用的。

你知道曾經震驚全國的蓮花足球場嗎?

廢話不多說,直接放圖:

這是一種怎樣讓人崩潰的審美暴擊?

如此的金碧輝煌,竟然還標榜著“凸顯濃郁的中國文化特色”……是中國人自己都不願承認的地步。

甚至,連文物都難逃魔抓。

修復前,慈悲為懷、憐憫眾生;修復後,一整個大紅大紫、個性飛揚……

可怕的是,這些審美的“異化”;

明目張膽的“懶”和“俗”,已經侵襲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比如,近兩年引起廣泛爭議的影視劇服裝喪葬風、以及隱隱約約的日本化。

看看以前電視劇中的古裝人物扮相,古典、雅緻、韻味十足:

再看看現在,明明拍攝資金、可調動的資源比早年優質許多,卻好像再也拍不出第二版《大明宮詞》。

廉價感的影樓風就算了,更可怕的是,有的劇組還用日本元素“狸貓換太子”,國風審美丟棄了靈魂,顯得格外不倫不類。

“以倭代唐”,是文化的缺失,還是別有用心?

夫人不敢斷言。

比如,耳機裡播放的音樂。

早年,一首“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打開了中國風音樂的大門。

如今,“你的笑像惡犬,撞亂了我心弦”這類詞曲在音樂市場上橫衝直撞。

上到傳統文化的“破”與“立”:

傳統黃梅戲中最經典的一出《女駙馬》,到了網紅手裡,就成了一身修身旗袍凸顯身材,鏡頭前,媚眼如絲,曲調嬌軟,就差把“勾人”寫在臉上。

還有人打著“創新”的旗號,將國粹與比基尼結合起來,簡直辣眼睛。

下到日常語言環境扭曲化。

氾濫的縮寫文化,誇人就是“yyds”,罵人就是“nmsl”;

為了躲避某些平台的審核機制,“多少錢”變成了“多少米”,“最”要打成“蕞”,“笑死了”變成“笑犧牲了”,同音字替代氾濫,詞不達意已經沒人在乎了;

還有些人張嘴就是:

咱就是說,屬於是,一整個大動作,無語住了,狠狠,整個就是,絕絕子……

在互聯網大縮寫時代,好好說話已經成了一種奢侈。

不知不覺間,我們或主動、或被動地忽視甚至放棄了某些表達。

然而,Dior馬面裙事件已經給我們敲響了警鐘:

沒有人在等你慢慢去重視你的文化。

現在應該還有很多人不知道,日本向聯合國申遺中國唐朝史料,已經遞交了材料,並且恬不知恥地稱其為“國寶”。

事件逐漸傳開,底下的評論更讓人寒心!

基本上點贊都不低

外部有些人對我們的傳統文化虎視眈眈,但內部人員竟然率先起了“拱手讓人”的念頭,何其可怕!

難道是我們自己不願傳承、不能欣賞我們自己的傳統美學文化嗎?

河南衛視《唐宮夜宴》火爆出圈,《奇妙重陽遊》全網曝光近50億次,豆瓣開分直接飆到9.4;

足以證明,不僅觀眾能看、愛看,而且只要我們下定決心想做,也是有能力做到讓傳統文化“破圈傳播”的。

其實,若是真能靜下心來挖掘中國傳統之美,中華上下五千年文化,幾乎到處都是出路。

比如,63歲鑽研“榫卯”走紅的阿木爺爺,被稱為“當代魯班”;

26歲非遺絕技“獨竹漂”的傳承人楊柳,一經亮相,便驚艷世界;

“85後”全國武術冠軍張含亮,跟50歲的趙文卓,一招“空中提刀”迅速沖上熱搜;

……

傳承不能只是一個口號,它必須成為一種行動。

你要發自內心的理解、認可,才能做到關注、重視、保護、學習,甚至創新。

關注我們的傳統文化,我們的文字,我們的詩歌,我們的歷史。

一個人的聲音過於渺小,所以我們要將所有人的聲音匯聚起來,讓更多的人看見、讓更多的人加入、讓更多人警惕。

否則,當我們的語言、文化、音樂、影視被挪用、被替換、被扭曲吞噬,都毫無知覺的時候,未免太可憐,也太可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