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個經典好萊塢恐怖電影的幕後真相會讓你感到害怕


萬聖節將至,看看那些恐怖電影就十分應景。

在一些我們最喜歡的恐怖片中,在充斥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聲、鬼屋和恐怖的殺戮聲的背後,有一些恐怖電影瑣事等待著我們去發現。

是時候通過這些恐怖電影的事實來鞏固你的恐怖知識了。

1)在拍攝《驚聲尖叫》(1996)時,德魯·巴里摩爾不小心真的打了好幾次911。

道具管理員在拍攝前忘記拔下手機插頭。

巴里摩爾會打電話,尖叫,然後掛斷。

一次拍攝到一半時,警察困惑地打來電話,問他們為什麼一直打電話。

2)《魔女嘉莉》(1976)——影片結尾時,布萊恩·德·帕爾馬根據古斯塔夫·莫羅1851年的畫作《麥克白夫人的研究》塑造了嘉莉的姿勢和走路姿勢。

3)在《驚聲尖叫》(1996)中,馬修·利拉德即興創作了“你他媽的用電話打我,混蛋!”因為假血,手機粘在斯基特·烏爾里希的手上他不是故意要釘在他的後腦勺上。

4)《沉默的羔羊》(Silence of the Lambs, 1991)當角色和克拉麗斯說話時,他們通常直接對著鏡頭說話。

導演喬納森·戴米解釋說,這樣做是為了讓觀眾直接體驗她的觀點,更容易認同克拉麗斯,而不是她的男性同行。

5)在《午夜凶鈴(美版)》(2002)的開頭,夢工廠的logo短暫地閃現了那盤被詛咒的錄像帶中的“ring”。

6)自從《驚魂記》(Psycho, 1960)拍攝成黑白電影以來,臭名昭著的淋浴戲就用了摻了水的好時巧克力糖漿。

這是當時電影行業的“假血”選擇。

7)《驚變28天》(2002):高速公路的場景是在英國主要的南北高速公路M1上最繁忙的路段之一拍攝的,使用了警察的滾動路障。

8)《萬聖節》(1978年)由於使用童星的時間有限,邁克爾在開場時的手屬於電影的聯合編劇/製片人黛布拉·希爾。

9)在阿羅諾夫斯基的電影《黑天鵝》中,尼娜早餐吃葡萄柚和煮熟的雞蛋,這是參考了阿羅諾夫斯基之前的電影《夢的安魂歌》,在電影中,母親薩拉·戈德法布吃了同樣的一餐,作為她即將出現在電視上的減肥目標的一部分。

10)在《逃出絕命鎮》(2017)中,羅斯家族的姓氏阿米塔奇(Armitage)是h·p·洛夫克拉夫特(HP Lovecraft)的《鄧威奇恐怖》(the Dunwich Horror)中主人公的姓氏。這個短篇故事是對電影結局的暗示,因為《鄧威奇恐怖》是洛夫克拉夫特為數不多的以英雄擊敗怪物結尾的故事之一。

11)在《羅斯瑪麗的嬰兒》(1968)的一個場景中,羅斯瑪麗(米婭·法羅飾)只是走到紐約的大街上,希望迎面駛來的汽車能停下來。導演羅曼·波蘭斯基向她保證:“沒有人會打孕婦。”

12)在《猛鬼街》(1984)中,格倫(約翰尼·德普飾)死亡時,血液湧向天花板的效果是用倒置的佈景實現的。都灑到地板上了。導演韋斯·克雷文和副導演雅克·海特金把這一幕綁在賽車座椅上。

13)在《驅魔人》(The Exorcist, 1973)中,琳達·布萊爾在拍攝過程中脊椎骨折。她被綁在一張機械床上,劇烈地搖晃著;她摔斷了背。這個鏡頭被用在了最終的電影中,她的尖叫是真實的。琳達後來患上了脊柱側彎和慢性疼痛。

14)在《糖果人》(1992)中,當生產者使用蜜蜂時,他們只使用12小時大的蜜蜂,所以它們不會蜇人。但也有幾次蜜蜂會蜇托尼·托德。

15)在《林中小屋》(2012)中,有監視器的場景在劇本中用一句話描述:“每一個屏幕上都是混亂的。”每一次殺戮都被單獨拍攝下來,並在屏幕上播放這一幕。喬斯·惠頓說,這是這部電影最難拍攝的部分。

16)在《第七章》(1996)中,芬奇從未告訴約翰·c·麥克金利,《樹懶》中使用的屍體實際上是一個化了濃妝的活著的演員。麥克金利飾演的角色在電影中“樹懶”醒來時最初的震驚實際上是麥克金利第一次拍攝時真正的驚訝。

17)《逃出絕命鎮》(2017)的片名和劇情靈感來自於1983年埃迪·墨菲(Eddie Murphy)的“譫妄”片段。他開玩笑說,在恐怖電影中,白人真的會聽到鬼魂說“滾出去”,但仍然呆在鬼屋裡。黑人領會了暗示就會離開,就像克里斯在《逃出絕命鎮》裡做的那樣。

有一些恐怖電影的幕後要分享嗎?請在下面的評論框中告訴我們!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