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兩年內在九個不同地點強姦九名女子:一審死緩,二審改判無期


此前,陝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就一起強姦案進行了二審判決。

被告胥(作姓氏讀作「xu」一聲)金禮,男,1976年生人,漢族,小學文化,農民。

經過法院審理後認為胥金禮有以下犯罪事實。

在兩年的時間裡,在九處不同的地方,對於九名婦女實施了強姦行為。

以下是受害者的講述,以此來佐證胥金禮的暴行。

*第一起

2010年11月某晚晚9點左右,胥金禮翻牆進入梁某房間。

之後對於梁某實施毆打,並試圖強行發生關係。

在梁某的奮力反抗下,未能得逞。 (未報案)

*第二起

2010年12月下旬的一天晚上,胥金禮還是通過翻牆的手段進入李某的房間。

對其進行威脅後,隨即進行了強姦。 (因為嫌棄丟人,沒有報案)

而正是因為李某的這種想法, 讓胥金禮選擇繼續猖狂作案。 (所以說,很多時候,不論如何,保留證據報警是第一位的。)

最為害怕的事情終於發生,從這起案件開始,胥金禮拿了木棒,這樣的威脅工具。

說明他從第一次的強姦失敗裡吸取了教訓。

而這次的成功經驗,更加證實了拿兇器的必要性。

*第三起

2011年3月6日晚上八點左右,胥金禮翻牆手段進入受害者余某房間。

對其實施毆打後,並進行強姦。

從這一起作案開始,胥金禮的手段開始逐漸卑劣和成熟。

他這一次使用了匕首,危害程度相比較木棒,提升了一個程度。

*第四起

2011年7月23日晚上十點左右,胥金禮通過翻牆進入受害者龔某母親房間。

手持鐵杴威脅並將對方反鎖在屋內。

之後對於龔某實施了毆打和猥褻,想要進一步實施強姦行為。

但是因為龔某的反抗未能得逞。

龔某是1998年生人,案發時屬於幼女。

*第五起

2011年9月15日晚上九點左右,胥金禮進入某果園內,強行闖入田某房間。

在對於田某實施毆打後,想要進行姦淫行為,但是因為女子反抗未能得逞。

*第六起

2011年10月14日晚上九點左右,胥金禮翻牆進入楊某房間,手持鐵鍬(系楊某自家的)進行威脅。

隨後將楊某進行強姦。

案件發生後,楊某因為害怕沒有報案。

*第七起

2011年10月18日晚7時許,上訴人胥金禮翻牆進入室。

踹開被害人李1房門後進入房間,將李1拉到沙發上強姦。

*第八起

2011年11月29日晚11時許,胥金禮翻牆進入院內。

進入被害人朱某房間,將朱某拉倒在地。

隨後不顧朱某反抗,以站立姿勢將對方強姦。

*第九起

2012年2月4日晚9時許,胥金禮進入李2房間,手持木棒威脅被害人。

並將其撲倒在地後,欲實施強姦。

相關文章  為何動物生寶寶很輕鬆,孕媽卻痛不欲生?人類的優勢這時成了劣勢

但因李2逃跑,實施強姦未果,周圍鄰居聽到呼救聲,立即報警。

警方迅速出擊,將這個淫魔抓獲。

缺舟:

綜上所述,法院一審認定胥金禮採取暴力、脅迫手段,違背婦女意志。

強行與多名婦女發生性關係,其中還包括一名幼女。(強姦既遂6次,未遂3次。)

並且多次入室強姦,性質惡劣,情節嚴重,社會危害性巨大!

最終判處胥金禮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隨後胥金禮上訴。

法院二審對於刑事罪名方面沒有任何的疑問,只要在對於量刑方面。

認定了胥金禮一些從輕處罰的方面。

第一,認罪態度較好,到案後如實供述犯罪經過。

除公安機關掌握的犯罪事實之外,又交代了自己的其他罪行。

構成坦白情節,依法可酌定從輕處罰。

第二, 對於一審認定的幼女龔某的強姦既遂犯罪,應該更改為未遂。(既遂五次,未遂四次)

最終二審改判其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法院的審理自然有著他的審判依據。

而我則是想通過這樣的性質惡劣案件表達一些其他方面。

第一,關於性侵害的後續報警

確實因為現代社會的一些掣肘和客觀因素,很多受害者在遭到侵犯後。

不會選擇報警,甚至一些生理證據也會為了避免產生回憶從而進行毀滅或者丟棄。

這就在客觀上助長了犯罪人員的囂張氣焰和行為。

不單單是會繼續犯案,甚至還會對於同一個受害者進行持續,多次的犯案。

這對於生理和心理都是一種很嚴重的摧殘。

所以不要怕,現代社會雖然仍然有很多流言蜚語,但是更多的是心系陽光。

沒有人會把錯誤歸結到受害者身上。

而能夠走出那段陰影,時間是最好的良藥,可是不可獲取的藥引子就是犯罪者的繩之於法。

第二,關於防護

我雖然為了保護受害者,隱去了事發地點,但是這些發生案件的地方。

大都是果園,養豬場,這樣的地方。

而且因為持續的犯案,胥金禮也有著自己的一套總結。

他所選擇的作案時間段大都是九點到十點這個空裡。

一方面這個時候,男的要麼就是去拉泔水,或者不在家。

而在這裡的大部分都是女性,因為這種養殖的看護工作,需要早睡。

可能第二天的凌晨就得起來準備飼料,進行勞作。

這無形當中就讓胥金禮抓住了機會。

並且他基本上都是通過翻牆進入的,說明防護措施也不是那麼嚴謹。

其實如果是在鄉村裡,特別是女性單獨在家時候較多的情況下。

還是應該做好一些防護措施,而自己的床邊也應該準備一下防護器具。

我還是那句話。

「在我們不能完全遏制將要發生的犯罪時,能做的就是先好好保護自己。」

雖然聽起來不公平,但這是現有階段,最好的處理方式之一。

另外一種就是加緊對於這種人員的約束和看管,希望有一天電子鐐銬引進。

再一個就是宣傳法制教育,提高法律威懾力以及人們藉助於法律解決問題的能力。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