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真的可以「為所欲為」?花900多萬讓孩子上哈佛、斯坦福,美國富豪或被判20年


2019年曝光的美國知名高校招生舞弊案又有新進展。波士頓聯邦地區法院陪審團8日裁定,兩名富豪父親犯有行賄和欺詐罪,面臨最多20年監禁

美國兩名富豪,花錢讓子女上大學被定罪

據美聯社報導,兩名被告是一家私募股權投資公司的創始人約翰·威爾遜和一家賭場的前執行長賈邁勒·阿卜杜勒-阿齊茲。

威爾遜被控在2014年行賄22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42萬),讓他的兒子以水球運動員身份被南加州大學錄取。檢察官說,威爾遜的兒子確實會玩水球,但水平沒有好到作為體育特長生被大學錄取的程度。

另外,檢方指控威爾遜2018年支付超過15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967萬),以便讓他的一對雙胞胎女兒以帆船運動員的身份分別進入哈佛大學和史丹福大學

阿卜杜勒-阿齊茲則被控在2018年支付3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93萬),讓他的女兒以籃球特長生的身份被南加州大學錄取。但實際情況是,他女兒的籃球水平連中學校隊都進不了。

法庭定於明年2月對兩人量刑。兩人均拒絕認罪,表示將提起上訴。他們聲稱,受到招生舞弊案主謀威廉·里克·辛格的欺騙,不知道那些錢被用來賄賂高校招生顧問和教練。辛格先前已經認罪,正在配合檢察機關調查。

美國曝出特大高校舞弊案,案值超過2500萬美元

這起特大高校招生舞弊案2019年3月曝出,案值超過2500萬美元,涉及演藝明星、企業高級主管等數十名家長,至少50名家長、教練和學校官員被起訴。這些家長被控通過行賄幫助子女考試作弊或冒充體育特長生進入名校,其中多人已經認罪,包括美劇《絕望主婦》主演之一費莉西蒂·赫夫曼。赫夫曼因行賄被判處14天監禁、一年監外看管、3萬美元罰款和250小時社區服務。

據中國經濟網,該案件的幕後主使是來自加州的威廉·里克·辛格(William Rick Singer)。辛格通過作弊和行賄,幫助富人的孩子進入耶魯大學、史丹福大學、南加州大學等美國名校

據美媒報導,在波士頓聯邦法院出庭時,辛格身穿一件深色西裝,一動不動地坐著,描述了自己如何將學生送進名校。在證詞中,他將自己的賄賂和洗錢體系稱為「一道側門」。

有一道正門是學生自己的努力,有一道後門是學校的募捐系統,但這些都不能保證他們進得去大學。然後我設計了一道側門,向那些家庭提供保證。 」辛格說。

起訴書稱,從2011年至2019年2月,涉案家長總共向辛格支付了約2500萬美元的賄款。這起龐大的財物犯罪和詐騙案,背後依靠的是兩個組織。

一個是大學升學機構Edge College & Career Network,一個是位於加州紐波特海灘的非盈利機構Key Worldwide Foundation(KWF)。

在外界看來,KWF只不過是一家普通的慈善機構,辛格卻利用其作為掩飾,讓家長們將錢匯入一個無需繳納聯邦稅的帳戶,並通過行賄的方式使「客戶」的子女進入知名高校。

辛格的作案手段主要有兩種,一是幫助考生在SAT/ACT等考試中作弊,二是賄賂大學體育教練,讓學生以運動員的身份進入高校,即使沒有相關的資格和能力。

據《地球日報》報導,家長們願意向入學考試管理人員賄賂1.5萬至7.5萬美元,受賄的管理人員會給考生提供答案,修正他們的答案,或讓第三方冒充考生參加考試。

此外,辛格也會直接賄賂教練。通過偽造學生申請文件,將他們塑造成教練希望招募的「頂級運動員」。有時甚至會用「換頭術」,將申請者的頭像PS到從網上搜來的運動員的照片上

美媒稱,有的家長為了讓自己的孩子進入精英大學,甚至支付高達650萬美元的費用。

美國名校招生錄取率一直在下降,但唯獨偏愛體育特長生

美國富人欺騙教育體系,用金錢換名校入場券,背後反映出越來越難進的美國名校。據統計,近年來,美國頂尖大學的招生錄取率一直在下降

就拿史丹福大學來說,該校已經連續五年成為全美錄取率最低的大學。 2018年,史丹福大學宣布,在47450名申請者中,只錄取了2040名秋季入學本科生,錄取率只有4.29%,創歷史新低。

此外,哈佛大學、耶魯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等新生錄取率也均創新低。尤其是2018年哈佛大學錄取率首度跌破5%降至4.59%。

有高校入學顧問認為,名校錄取率下降的原因,除了有學生普遍申請更多所學校的趨勢,也與名校想招收多元化學生而廣泛在各地做招生宣傳工作有關。因為招生積極,所以申請多,錄取率就相對降低。

越來越低的錄取率,令申請美國名校的學生壓力越來越大。很多家庭把重點放在大學的「準備工作」上,他們相信名校會讓自己的孩子快樂,或者在生活中擁有優勢。

辛格從中看到了商機。

雖然美國知名高校錄取率降低,但這些大學均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對於體育特長生的喜愛。 《紐約時報》稱,知名大學對他們採用不同的錄取標準,這些學生的成績和標準化考試分數要求往往低於其他學生。

彭博社指出,世界上最偉大的大學,將誰能入學的權力交給了體育教練。如果一個學生的成績在某個最低分以上,一旦體育教練認為該學生有資格被錄取,申請人的入學就得到了保證。

這也是為什麼有錢的父母沒有直接向大學捐錢,而是向大學教練行賄。因為捐錢並不能保證入學,還是得看招生辦公室審核和招生官員的評估。

福克斯新聞稱,辛格曾向當時耶魯大學的女足教練魯迪·梅雷迪思行賄40萬美元,後者則為該學生偽造了運動員檔案,以女足隊新人的名義將其錄取,儘管該學生從未參與過競技足球比賽。

(來源:新華社、中國經濟網、公開資料等)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