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中資企業加速綠色轉型


位於柬埔寨戈公省的額勒賽水電站下大壩。 (新華社發)

在第76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上,中方表示,將大力支持發展中國家能源綠色低碳發展,不再新建境外煤電項目。這一表態被認為是中國繼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之後的又一重大承諾。柬埔寨專家和業內人士普遍認為,中方的這一決定將對柬埔寨電力供應的綠色發展產生積極影響。

電力轉型面臨壓力

伴隨著年均7%左右的經濟增速,2010年起柬埔寨電力消費年均增速約為20%。國際可再生能源機構(IRENA)曾預測,到2025年,柬埔寨能源需求預計將增加150%至200%。電力短缺、電價昂貴等問題長期困擾柬埔寨民眾生活,影響外來投資。近年來,中資企業對柬埔寨電力基礎設施的投資大大緩解了這一矛盾。

「中國的資本和專業能力對於柬埔寨能源發展至關重要,支持了柬埔寨電力普及率的提升和工業化進程。」國際包容性發展(IDI)組織研究員馬子硯表示。

根據柬埔寨中國商會電力協會統計,截至2020年底,中資企業在柬建成投產10座水電站、1座火電站和2座重油電站,裝機總量為2133兆瓦,佔柬埔寨全國總裝機容量的73%。 2020年,中資各電站上網電量約為63.94億千瓦時,佔總上網電量的75%,大大提升了柬埔寨的電力自給能力。與此同時,還有多個中資發電項目正在建設或已經獲得柬埔寨國會審批。

儘管已取得長足進步,2020年柬埔寨仍需從寮國、越南和泰國進口39.86億千瓦時電,約佔總電力消耗的31.89%。柬埔寨自身的電力結構也面臨轉型壓力。

「過度依賴水電,導致了乾旱年份的電力短缺。」馬子硯說,「柬埔寨煤電建設的污染,也對氣候變化帶來影響。」柬埔寨政府此前宣布2030年前停建湄公河幹流電站,而為保證電力供應,又先後批准了多個火電項目,此舉使環保組織認為柬埔寨政府走向了錯誤的方向。

根據柬埔寨電力局的統計,2020年,柬埔寨煤炭、重油等非再生能源的裝機容量佔比分別為23.15%和22.08%,發電量則分別占到46.77%和7.99%。一直倡導發展可再生能源的能源實驗室(EnergyLab)柬埔寨國家主管布里奇特·麥金托什表示:「未來幾年柬埔寨的煤電裝機容量可能翻番至1500兆瓦左右。」

2020年8月份,阿迪達斯、耐克等6家從柬埔寨採購貨品的國際品牌商,聯名致信柬埔寨財經大臣表示:「柬埔寨正處於一個重要的路口。今天選擇的發電方式將把柬埔寨引入一條與全球和地區發展趨勢相悖的道路上,降低了對產業的吸引力。」聯名信指出,國家電網中可再生能源的高比例和使用非化石能源發電的潛力是吸引公司在柬採購的重要原因。希望相關部門繼續優先發展可再生能源,以確保那些做出類似「RE100」碳中和承諾的企業能夠繼續在柬採購。

對此,礦產能源部時任發言人維克多·喬納認為,與東協其他國家相比,柬埔寨的化石能源佔比相對較小。 「所有項目也都經過了環境影響評估,污染水平低於既定標準。」他表示,柬埔寨政府正在大力發展太陽能等新能源產業,計劃到2030年,使太陽能裝機容量增至1800兆瓦,並將新能源佔比提升至25%。

中方表態釋放積極信號

中方的最新表態傳遞了積極的信號,給擔心柬埔寨能源結構的人們帶來信心。近日,布里奇特以《中國的「去煤」宣示能否凈化柬埔寨》為題在《金邊郵報》發文。她的答案是「能」。她指出,中國參與了柬埔寨大多數煤電站的建設,此次中方表態很可能對那些已經審批但尚未建設的煤電項目產生影響,有計劃把它們轉化成可再生能源。隨後,她從穩定性、可靠性、經濟性和建設速度等角度論證,未來柬埔寨應該儘快向光電、風電等可再生能源轉型。 「或許我們應該感謝中方最近的聲明……使得柬埔寨有機會為國內電力發展作出更明智的選擇。」她表示,這將意味著更多投資、更環保的就業、更有保障的能源安全和更平衡的貿易關係。

全球綠色增長研究所(GGGI)柬埔寨負責人卡洛琳·卡瑟表示,中方的表態為柬埔寨政府重新考慮自身的電力結構提供了機會。她表示,這不只是為了應對氣候危機,也是出於柬埔寨自身經濟利益的考慮。由於光、風和儲能技術價格持續下降,「到2030年,全球各地建設新的可再生能源電站會比運營現有的煤電更加便宜」。而且,根據該組織的研究,相同發電量和單位電站的可再生能源技術會比化石能源技術創造更多就業。 「這將使清潔能源成為疫後綠色復甦的核心。」

相關文章  想買房,全款買不起,貸款首付夠,但沒有固定工作單位,咋辦?

馬子硯認為,儘管還需要觀察後續措施,但中方的表態使中國距離發展綠色「一帶一路」的願景更進了一步。 「柬埔寨的可再生能源發展剛剛起步,中國的資本、知識和政策支持,將使中國成為柬埔寨未來氣候友好型能源的重要貢獻者,尤其是在太陽能領域。」

中資企業率先行動

眾所周知,中國是當今全球新能源領域的領頭羊,而中國企業也早已開始探索柬埔寨市場。中資企業晶科能源與當地企業創立的合資公司,建設了分別位於磅士卑省的80兆瓦電站和磅清揚省的60兆瓦電站,也分別是柬埔寨的第二座和第三座太陽能電站,晶科能源還為菩薩省的一座90兆瓦電站提供太陽能板。中國能建集團山西院總承包建設的位於班迭棉吉省的39兆瓦電站已於2020年12月份併網發電,項目全部使用晶澳太陽能科技的電池模板。中資上市企業東方日昇在馬德望省建設的60兆瓦太陽能電站也已於2021年3月份併網發電,等等。在柬埔寨電力局的新能源項目招標中,也能看到中國企業的活躍身影。目前已有多個中資太陽能企業在柬設廠投資。

除這些新能源企業之外,中國華能、中國華電、國機集團這些已經在柬埔寨投資傳統能源項目的公司,同樣具有強大的新能源項目投資建設運營能力。據當地媒體報導,在2019年,中國華能就曾向柬政府提出投資200兆瓦新能源的計劃。 2021年4月份,國機集糰子公司中國機械工業也與柬埔寨當地企業簽訂諒解備忘錄,計劃共同開發200兆瓦太陽能項目。

除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外,卡洛琳認為柬埔寨還應在提升能源效率方面下功夫。 「過去幾十年,中美歐等主要經濟體已經在提升能源效率方面進行了大量投資,因為這會帶來經濟競爭力和發展成果方面的巨大收益。」她呼籲柬埔寨通過全球去碳和可持續發展對話等機制,「確保中歐美等主要外國投資人承諾,進行更廣泛,更全面,能帶來最大經濟效益的綠色投資」。

顯然,作為柬埔寨能源基礎設施的主要投資方和建設者,中國的表態意味著中國建設企業和金融機構將對海外電力投資作出相應調整,必將為柬埔寨能源的綠色發展帶來積極影響。 (經濟日報駐金邊記者張保)

來源:經濟日報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