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不想做得太火爆?聽三原康裕本人聊聊「溶解鞋」和時裝創作理念


近年來隨著球鞋市場和受眾群體的擴大,促使或是間接幫助更多主推鞋履的品牌嶄露頭角,這當中在近年來最受到歡迎的,則非Maison MIHARA YASUHIRO「溶解鞋」莫屬。

這一品牌最具代表性的Original Sole 系列,可謂是在最初乘著小眾之名與時尚品牌入侵運動鞋領域的趨勢,以及眾多明星、KOL 的上腳大火了一把。然而其並非是「初出茅廬」的年輕作品,實際上原型早在4 年前便誕生,而品牌主理人兼設計師三原康裕,也已經在鞋履設計領域上有著20 多年的經驗。發展到今天,除了最出名的鞋履之外,品牌更擁有了成熟的服裝產品線以及MYne、in·stru(men-tal) 等支線。

製造爆款運動鞋,更是塑造體系化設計語言的時裝設計師

1994 年,就讀於多摩美術大學設計系的三原康裕在學生時代便開始自學做鞋,隨後大學畢業創立品牌MIHARA YASUHIRO。

儘管在今天我們已經習慣於「運動品牌x 時裝設計師/時尚品牌」 這樣的合作公式,但要說最先開始運用這種概念的,三原康裕的確算是早期十分出名的一個。早在踏入千禧年之際,他便已經與PUMA 以這樣的運動品牌展開了時裝類型的運動鞋合作。回看當時的設計,也是極具實驗性質的,運用了大量的解構、Hybrid 以及拼接手法,有趣的一點是,這一系列設計元素在20 年後的今天成為了最主流的球鞋審美趨勢。

除了藉助與PUMA 的合作展現才華外,三原康裕繼續遠離主流消費群體搞著自己的球鞋藝術,直到從2017 年開始推出「Original Sole」系列,並且在近年來「開花結果」,將其再次拉回到了更為廣泛的大眾視野當中。

與此同時,三原康裕也是時尚圈少有從鞋履設計起步,繼而拓展到時裝設計的設計師。個人品牌Maison MIHARA YASUHIRO 自2004 年初次亮相米蘭以來,已經成為時裝界熟悉的名字——近年寬大的輪廓、粗獷且不規則的拼接、破壞性的重製,成為了一直以來由他塑造的體系化設計語言。

「解構」是Maison MIHARA YASUHIRO 最具表現性的創作手法,與簡單的分解重組概念不同的是,三原康裕常常將具有哲學性的思想意識融入進設計中。拿本季的2021 秋冬系列舉例,季度主題「Basic Antinomie」本身便是德國古典哲學創始人康德哲學中的術語,指兩種信仰之間的矛盾性,這正是它隱喻當下所處社會矛盾與悖論的一種體現,並通過設計呈現在具象的單品之上。

此外,從品牌以往推出的系列中不難看出,軍裝、工裝以及街頭服飾等元素也最常出現在其設計與造型之中,Bomber、派克大衣、牛仔褲、Hoodie 等一系列男裝領域常見的衣物,通過不規則剪裁、拼接,以及與非傳統的構造,以展現他的獨特設計視角。

無論是鞋履還是時裝,三原康裕的名字在近年來被我們反覆提及,而關於其鞋履和時裝設計等諸多問題,此次我們找到了三原康裕本人來親自解答——Original Sole 系列作品的初衷、鞋履設計的個人理解以及時裝部分的創作思路等一系列你想了解的故事與設計背後的靈感,現在都能找到答案。

三原康裕

Maison MIHARA YASUHIRO 主理人/設計師

「 創作Original Sole 是一種『逆潮流』心理,遠離運動鞋品牌之間的競爭」

還記得是2017 年底的時候,你在Instagram 上第一次展示「Original Sole」的原型,一雙以手作黏土的方式製作的球鞋。在如今採用科技手段設計球鞋逐漸成為大勢所趨的環境下,你選擇手工製作Original Sole 最初的球鞋模型是因為什麼契機展開的?

從1999 年開始,因為與PUMA 開始合作而接觸到運動鞋的世界,並且可以說運動鞋設計是從那個時代開始隨著技術快速革新從而發展起來的。自然而然的,運動品牌們的「運動鞋大戰」也一年比一年激烈,那些拿出巨額研發成本的品牌在互相競爭,也已經創造並控制著一個巨大的市場。

所以我不得不遠離這個「世界」,去思考一種只有我自己才能做到的創新方式來避免加入這個「運動鞋大戰」,因為我喜歡不同風格的設計。

在你看來,與數字模型或是呈現在紙張上的設計相比,這種手工製作的立體球鞋模型有哪些不同之處?

我開始打算用粘土做設計是想要與當時用3D CAD 做設計的主流趨勢形成一種「逆潮流」心理。由於3D CAD 技術遵循算法,所以表達精準完美的東西很容易,但想要創造出不完美的東西卻很難。

如果用數位方式來表現出細微的失真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同時,我更看重原創性和創作性,這個概念表達的更多是人性化和哲學性,也正是因此,我可以和傳統的運動鞋世界保持一定距離。

最開始設計Original Sole 鞋子的時候,你希望打造出一種怎樣的風格?最終你實現這個目標了嗎?

無法用電子數據來表達的「失真」。用粘土表現扭曲是我的專長,我自幼與藝術一起成長,這也是一個對我來說很擅長的板塊,所以是種自然流露的思維發散。

目前暫時算是實現了這個目標,但我也一直在追求新的風格。

這幾年你嘗試為Original Sole 推出更豐富的設計,例如除了帆布鞋之外還開發了許多運動鞋風格的產品,在設計方向或是材質運用方面,Original Sole 比起最開始的設計理念發生了什麼樣的改變?

概念有些不一樣。最初我在1996 年開始設計皮鞋,製作了各種概念的鞋子,所以其實每一種風格都是我設計中的一部分。

在這樣的過程中,你對自己一開始創造的這種風格有了哪些新的理解?

做原創對我來說並不太難,重要的是影響力。我的作品提供了各種設計思路,並擴展了其他設計師的創作可能性。

我認為對於「設計師」這個職業,過於依賴理論性,會導致很多原創靈感和才能都被磨滅掉了,我當然明白商業也是重要的一部分,但僅此而已的話,其思維方式就過於淺薄了。

在設計球鞋時首先會著眼於哪個部分?我們看到你的很多設計都在球鞋的中底部分做文章,為什麼?

木製版型與鞋底。而在設計中著重於中底部分,是因為有著更多的可能性。

對照三原先生製作的鞋子和衣服的設計風格,實際上可以找到一些共同點。你把對鞋子設計的理解引入了服裝設計中?還是反過來,服裝的設計理念會影響到鞋子的設計?

這是個好問題。我將我在鞋子設計過程中學習到的理念和思路也應用到了服裝的設計中。這不僅是人們能通過肉眼可見的表面設計,並且更具有哲學意義。簡單地說,就是自己「決定規則」,完全的自由並不意味著會打開一個新世界,相反因為有一些限制,所以才能擁有如宇宙般寬闊的視野。

你和PUMA 之前有過長期的合作關係,好像從1990 年代末就已經開始了,這段經歷對你現在的運動鞋設計思維有什麼影響嗎?

在與PUMA 的合作中,我學到了很多東西,其中最重要的是「化學反應」,合作就像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物質碰撞在一起發生的化學反應。當我在創作時,我有意在腦海中點燃這種化學反應,將身上各種「擁有不同個性的人格」相互碰撞融合,所以作品才能有各種不同的風格。

其實從我現在發售的鞋子就能明白這一點。乍一看,這個概念任何人都能夠容易理解,但當你試圖理解其本質的時候,就會像被吸入一個無限的宇宙空間中一樣。

據我所知,設計師有時會排斥自己的作品成為「HYPE」,三原先生對此有什麼態度?

由於時尚產業的特點,會產生一種一旦變得流行就會馬上膩煩的心理狀態,所以我想繼續安靜地做我應該做的事情,因此也不打算傳播過度「HYPE」的形象信息。我想很多人都知道我的態度,我不認為有人氣就一定是好事,甚至有時都覺得自己已經變得太過有名了。

球鞋行業變化極其之快,在你看看未來一段時間內,你在球鞋設計上會集中往一些什麼樣的方向出發呢?可以嘗試從風格、材料、結構或合作之類的方向上說說嗎?

如果只說我自己的看法的話,其實很好理解,就這幾點:

1.品質2.舒適型3.輕鬆感4.創造出不容易過時的經典

「 近乎無限的可能性反而阻礙了創意,有時潛質只有在變得被限制的不自由時才能看得到」

讓我們再聊一聊關於服裝部分,一開始是如何從設計鞋履過渡到做服裝設計的?

我在構思鞋子設計與理念的同時也在思考著服裝,這一點是非常重要,所以它們之間所產生的互動是非常自然的。然而,起初我花費了一些時間才創作出了令我滿意的服裝,對於如何將設計鞋子過程中學到的理念應用到衣服上,我學會了嘗試改變思維模式,去重新學習服裝的歷史。

我認為衣服比鞋子更有表現力,對於我自己來說,近乎無限的可能性反而阻礙了創意,有時潛質只有在變得被限制的不自由時才能看得到。

作為一個時裝設計師,有沒有哪一刻讓你感覺很享受?原因是?

當美好的事物被創造出來的瞬間,這是我理想中的誰都未曾感受過的美,一種帶有諷刺意味和幽默感的複雜之美,也是最充滿知性的部分。

我很喜歡現在的Maison MIHARA YASUHIRO,它表現出了一種很年輕化的結構時裝感覺,現在你經常會運用到一些不規則的剪裁方式,在我印象裡其實Maison Mihara Yasuhiro 以前並沒有這麼強烈的「不規則」結構感,讓你轉變到這種設計語言的最大原因是什麼?

我想表達現代人的不確定性,當然我不是想去否認這樣的人,只不過這是我設計中的一種思考方式。

人們一般把這樣的設計手法理解成「解構(reconstruction)」,每個設計師做出來的感覺都不一樣,讓你形容的話,Maison MIHARA YASUHIRO 的「解構」其實是要表達什麼?

當我進行解構表達時,會有意識的將「時間」這一概念進行可視化。在給人感覺似乎將要崩裂的廓形的同時,其實又未曾崩裂。而正是時間,將這兩種概念結合了起來,僅此而已。

如果讓你歸納總結每一季在時裝設計時候的一些過程,一般是怎樣的?或者你可以以即將發售的秋冬系列作為例子談談?

我的創作過程更像是將不同形狀的拼圖組合在一起。在設計最開始的階段,我會阻止自己通過過於表面的設計和固有的印象去進行表達。如果你僅僅通過視覺去感受的話,設計的可能性就會被影響,從而受到限制。例如,想像一下「討厭走路的鞋子」這句話,一百個人眼中有一百個哈姆雷特,每個人的得到的畫面都是不同的。

我其實還看到了不少例如hoodie、sweatpants 之類的streetwear 混合在造型中,縱觀這幾年的系列,你其實很熱衷於改造streetwear,我這樣理解對嗎?

所謂服裝風格,就是一個籠統的「固定概念」,因此其實不僅僅是街頭風格,我的服裝系列中還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固定概念」。

那麼對街頭文化和時尚之間的關係,你有什麼看法?

你有沒有思考過關於「街頭服飾」的定義?一開始也不過是有幾個人的穿著和周圍的人有點不一樣,大家覺得很酷,便模仿了起來。 hip-hop、滑板、搖滾樂等等,原本是沒有像製服一樣的款式,且形式自由。

而我最初只是喜歡其中的Sneaker,所以現代「街頭時尚」的分類,只是一個在營銷範疇內的詞語,真正的街頭時尚不是這樣一個營銷詞彙可以定義的。

新推出的in·stru(men-tal) capsule collection,是一個diffusion line?可以介紹一下嗎?

它不是一個擴展線。簡而言之,它是為那些不想生活中有太多刺激性元素的人們而準備的服裝。我的平日生活中,只想每天安靜地生活,平和並且不需要什麼刺激。

另外還有MYne,應該怎樣區分MMY、MYNE 和in·stru(men-tal) 呢?

MMY 是我的智慧世界,In-stru(ment-tal)是我的日常理想,Myne則是為我們充滿潛能的年輕員工們提供的機會。

最後來談談中國市場,在這個市場上你會考慮什麼特別的計劃嗎?

中國非常的遼闊,對此還充滿著很多我不了解的事情,但我非常感興趣。每個大都市都擁有自己的個性,我希望可以在不同的城市做一些特別的事情。

在完成整個對談後不難發現,與如今大部分熱門球鞋品牌不同的是,三原康裕或許是少有以時裝創作思維和對於球鞋設計的思考內核作為出發點的設計師,

與此同時正如我們前面所說到的,他也是時尚圈少有從鞋履設計起步繼而拓展到時裝設計的獨特個體。

無論是設計中的解構、拼接等元素,還是如同Original Sole 打破傳統製鞋模式,以及時裝設計中蘊含的哲學思維,我們慶幸能夠觸碰到這些設計的「本質」。

如今,他憑藉著Original Sole 系列被大眾的群體和消費者們所關注,而在大火的現象背後,藉助機會探尋到其本人創作背後的理念和故事,或許是值得螢幕前的你進一步去了解的那部分,起碼不只是一雙「爆款球鞋」而已。

#鞋##時尚##潮流風格穿搭##時尚名探#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