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點了一盤紅燒肉不讓放糖,主角有光環籠罩就是這麼任性!


幻夕接道:「就這就行。」
嚴中天又道:「你們開車來的吧,一會兒是叫代駕還是怎麼著。」
「不用,小雨開回去就行了。」
「哦,那行,再來幾瓶飲料吧。小葉你喝點什麼自己點。這位是冬冬的對像是吧,你好你好,喝什麼自己點啊!」
軒雨倒是沒客氣,點了幾瓶椰汁。平時老想喝這個,幻夕嫌貴不給買,只有倆人出去玩兒才給偷偷買兩瓶,完了自己也捨不得喝。弄得軒雨也不好意思喝了。
酒菜上齊,嚴中天招呼眾人落座。幻夕主動的給長輩倒酒,嚴中天教訓眼鏡道:「小京你幹什麼呢,倒酒啊。」
其實人家經理有倒酒的項目,都是經過培訓後的專業倒酒服務,只不過被嚴中天請了出去。畢竟這算是談家事吧,外人在場不方便。
眼鏡這時也回過味兒來,趕緊拿了紅酒瓶給東婷和自己的媽媽倒酒。
眼鏡媽還跟東婷說呢,「我們家小京啊就是沒有眼力價兒。」
小藍和樂樂回到家時,飯菜已經擺滿了餐桌,足足有十幾道菜,大多都是葷的。農村人就是這樣,來了重要的客人大多雞鴨魚肉的招呼,基本上不會考慮什麼葷素搭配的問題。當然素菜肯定也是有的,而且都是新鮮的綠色蔬菜。
小藍和樂樂現在頂多算是確定了戀愛關係,甚至還算不上男女對象。因此小藍對樂樂的父母來說也只能算是重要客人了。小藍特意去超市買了一些禮盒,畢竟算是第一次來樂樂家,拿點禮品這樣的事情還是曉得的。還給樂樂的小外甥買了一些零食。就是東蘭蘭家的小孩兒,叫做南豐豐。據說東蘭蘭和樂樂的姐夫南皓就是因為姓氏走到一起的。


南皓是一位機修工,本來在汽修廠上班,後來被東閣挖到了農機廠,冬天這季節落個閒,沒什麼太多的活計。農機廠其實也承接對外的維修業務,像村裡誰家的各種車輛壞了就拖到農機廠來維修。農機廠當然不是只有南皓一位員工,他主要是負責修理汽油機項目的師傅。
中午時南皓本來就是來岳父家吃飯,晚上一家三口回市區,結婚時買的新房子。但前兩年其實也沒怎麼住,因為南豐豐比較小嘛,蘭蘭一個人也帶不了,沒什麼經驗,南皓呢又是外地人,因此蘭蘭大多時候都是住在娘家。
一家人圍坐一堂,東風和樂樂媽對小藍是特別的熱情。人家小藍是大城市來的女孩兒,大學生,又多才多藝,能看上樂樂那簡直……用樂樂媽的話說那就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
關鍵是人家小藍的父母也沒什麼太大的意見,雖然也沒有直接的就接受樂樂,但既然人家給了機會那就肯定是有機會的不是。
樂樂媽頻頻給小藍夾菜,夾一點樂樂就夾過來一點,嘴裡還嚷嚷,「人家藍藍不愛吃這個。」
這一回,樂樂媽給小藍夾了一塊肘子肉。今年也不知道咋的,豬肉特別貴,五花肉都能賣到三十塊來錢一斤,這一個肘子甭管前後吧那也得上百塊錢。
東坡集其實有個生豬的養殖場,前兩年因為效益不好就不打算幹了。這個項目本來就是東閣扶持的那能看著黃了嗎,就給予了很多幫助。如今總算熬出來了,養豬場的場主差點沒樂瘋了,趕著兩頭豬給東閣送了過來,弄得東閣是哭笑不得。
以前啊,農村人逢年過節的自家宰頭豬。現在不行了,不讓私宰,得去肉聯廠。而且人家生豬場也不是賣肉的,也得把豬賣出去。再買肉吃的話一樣是這麼貴。但不管怎麼說養豬場的場主今年肯定是要發個財了。
樂樂當下把那塊肘子肉夾到了自己碗裡,憤憤的說道:「媽,人家藍藍不吃肉。」
藍藍小聲的回了一句:「我吃這樣的肉。」

相關文章  情侶見家長,媒人出席居然還可以帶女友? 《秋天的影樓》

這大飯店做的紅燒肉就是不一樣,肥肉膘一點都不膩,瘦肉絲一點都不噎。唯一的缺點就是有點甜。幻夕不喜歡吃甜的菜品。當然不包括水果的那種甜。像雞蛋炒西紅柿他是絕對不會放糖的,紅燒肉本來是應該放糖的,但是擱他這兒他就不讓放糖。每次出去吃飯點紅燒肉都得交待一句,不許放糖。

紅燒肉


今天這場合幻夕臉皮再厚也不可能跟人家包間經理交待這個。雖然對他來說有點小瑕疵,但這頓紅燒肉還是有生以來吃過的最好吃的一次。
軒雨都忍不住的小聲的提醒了他一下,「你注意點形象。」
幻夕倒是挺會來事,舉起杯敬了一圈兒,然後繼續吃。
弄得軒雨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人家長輩談話她也插不上嘴,也只能跟著吃了。其實不只是他倆,眼鏡和葉子這會兒也都只能是吃東西了。
這樣的大餐可不是經常能吃到的。
上次軒雨請的那個跟這次比起來那真是小巫見大巫了。葉子這回也算是開了眼界了,想著自己以後也算是豪門闊太了,心裡自然也是美滋滋的。吃的東西比尋常時候又香了三分。
眼鏡吃歸吃,但是也留了點心聽著長輩們的談話。這個結婚他雖然也不是太著急,但早點結了早點踏實,也不至於現在跟葉子親熱親熱還得偷偷摸摸的。
大概是談妥了吧,嚴中天舉杯說了這麼一句話:「親家,那麼大事情就先這麼定下來了,日後孩子們打算結婚了咱們就可以直接操持了。」
「好好。還得謝謝親家你的擔持來我們這裡辦婚事。那你們那邊真的沒什麼影響嗎?」
「沒有沒有。我們啊在北京也沒啥親戚,即便來些客人也都是生意上的夥伴,那些人也不能說沒交情,但是有些人吧確實是來不來的都沒什麼關係。關係好的呢人家也不會在乎多跑點路。再說了,北京到這兒也不算遠。自己開車也就倆小時的路程。你們這邊親戚不少,你說誰去誰不去呢,都去的話這麼一大幫人肯定不方便是吧。還不如來你們這邊辦事,這多省事。」
「可不是,要不怎麼說親家你大氣呢。」
「哈哈,親家咱們啊相見恨晚,就別說這些客氣話了,以後啊咱們就是一家人了。」
「對對對,一家人不說兩家話,這杯酒我幹了。你隨意啊。」

相關文章  明白昂貴的高端相機好在哪,別花大價錢買來永遠都用不上的高性能

乾杯


倆人一塊兒幹了一杯,看起來那是酒逢知己的架勢。幻夕大受感染,自己杯子裡剩下的半杯酒也跟著幹了。
酒樓的小酒杯倒滿了差不多半兩左右吧。
幻夕的酒量號稱二兩倒,滿杯的話幹了還真有點夠嗆!
小藍在樂樂家這頓飯吃的是飽飽的,感覺有生以來吃的最飽的一次。樂樂媽的熱情毋庸置疑,小藍覺得自己不好好吃的對不起人家做的這頓豐盛的大餐。
其實真論好吃的小藍也吃不過不少,但這農家裡的家常菜吃起來感覺別有一番滋味。人總說喝酒看心情,心情好千杯不醉。吃飯大概也是如此吧,席間的心情輕鬆愉快,飯菜吃進去自然也會更加香美。
東風吃飽了帶著外孫子玩兒去了,其實也就是在屋裡瞎鬧騰。大冬天的也是怕凍著孩子,都捨不的帶出去玩兒。
蘭蘭和小藍去了她的房間說悄悄話。樂樂被親媽嫩著收拾餐桌,本來小藍也想表表心意,但這第一次來家吃飯,樂樂媽怎麼可能讓人幹活呢。
下午兩點左右,幻夕這邊的宴會也算結束了。嚴中天和李永善親切告別,已經儼然多年的老朋友。
  

舉報/反饋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