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壯不努力老大扒苞米


最近幾天把我累完犢子了。有圈裡人士調侃我:在我這個一畝三分地上,種地的人裡寫的最好。在寫的圈裡地種的最好。挺有意思。

扒苞米這活,有人形容累並快樂著。累是屬實,快樂無非是收穫的感受,有了苞米,就會有一切。苞米可以餵養雞鴨鵝,餵豬牛羊,又可以賣錢。山溝裡的老百姓,為苞米而活,為苞米而戰,為苞米而樂。連續五年的乾旱曾經讓農民損失慘重,連本上倉。甚至出現了棄耕現象。今年雨水多,山坡地苞米喜獲豐收。大棒子和啤酒瓶似的,也有人形容某個動物的生殖器。因為地濕,機器進地困難,人工扒苞米開始盛行,扒苞米的人工費,由100一天漲價到150一天,還得供飯。有的地方漲到160。這就熱鬧了,為了省下人工錢,平時不上山的人,老弱病殘,都上地了。身體好的,先割倒苞米桿,老頭老太太們拿個小板凳,舒服地坐下來,開始醉心地扒苞米,一堆一堆金黃的苞米棒子,堆滿山坡。在陽光下金黃耀眼,這是農民眼裡最美的顏色。

一棵苞米是怎麼成長起來的?選種,購肥,首先得投資,且種子化肥比大米白面豆油貴很多,然後翻整土地,滅茬,播種,打藥,除草。耘地,封壟。在無大風冰雹乾旱蟲害等乾擾侵襲下,一棵飽含農民汗水與希望的苞米才能順利地成長起來。一棵苞米的本錢,造價是挺高的。曾經有個文友問我,你家多少土地?能打多少斤苞米?最高價能買多少錢?當我一一回復,按照豐收的年景回復,他露出來驚訝的表情,那表情明顯就是:我靠,才這點錢呀?說句實在的,還不如有錢人一頓飯的。不信你看看,農村大集上,風塵僕僕滿目滄桑的老頭老太太,寶貝似的守著他們前面的農產品,三五個大蘿蔔,三五斤豆角茄子,幾棵白菜,這些東西通通最高價出售,能值多少錢呢?幾塊最多幾十塊而已。這不是農村問題,這是農業問題!難怪網上一直流行一首歌曲:都說農民苦啊,都說農民累……所以我去市場買菜從不計較,不掐尖去尾,不拽菜幫,不找零,吃一斤買二斤,盡我所能讓他們多得點。

身為農民,深受其累。著名作家賈平凹有句話我最喜歡:真正的苦難在鄉下,真正的快樂在苦難中!

少壯不努力長大扒苞米!起床啦,今天繼續扒苞米!

相關文章  虹口區這兩個社區入選2021年全國示範性老年友好型社區!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