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董明珠雷軍,從「情人」到「情敵」


董明珠雷軍,從「情人」到「情敵」

作者|魏曉

來源|AI藍媒匯(lanmeih001)

格力,跟小米聯手了。

男主角之一依然是雷軍,但女主角卻不再是董明珠。

9月3日根據格力集團官方微信公眾號,在當天,格力集團與小米集團、中信銀行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三方約定在產業基金、金融服務、產業投資、項目合作、資源共享等方面開展深度合作。

根據協議,格力集團出資35.45億元參與投資和管理由小米集團發起的小米產業基金,圍繞集成電路、人工智慧、工業互聯網、核心裝備、前沿科技等領域的小米生態鏈和優質供應商進行深度布局。

董明珠雷軍,從「情人」到「情敵」

這項多方合作,被格力集團形容為「強強聯合」。值得注意的是,這一「強強聯合」與董明珠無關。

因為此格力非彼格力。

公開資料顯示,格力集團為是珠海首家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平台,上市公司格力電器正為該集團投資企業之一。在2016年董明珠卸任格力集團董事長、董事、法定代表人職務之後,格力集團與董明珠之間,就是股東與被投公司經理人的關係。

也就是說,此次與小米合作的格力集團,是董明珠所掌舵的格力電器「上級」。

並且尤為引人注目的是,此前格力集團大手筆拋售了持有的格力電器股份,此次注資小米產業基金的這一35.45億元天量資金或正是由股份轉讓而來。

去年年底在格力電器的混改中,格力集團將手中持有的15%格力電器股份轉讓給了高瓴資本並套現416.61億元,只保留了3.22%占股,從控股股東變為小股東。

結合此背景格力集團與小米達成合作,就相當於這個昔日的「金主爸爸」與董明珠「分手」,且從「分手費」中拿出很大一筆投給了「新歡」雷軍。

董明珠雷軍,從「情人」到「情敵」

董明珠與雷軍,也就正式從昔日互炒CP的「情人」,變成了「情敵」。

或許是心中有愧,當天在珠海的簽約現場,雷軍沒去,去的是小米總裁王翔。

董明珠雷軍,從「情人」到「情敵」

雷軍最近一次主動CUE董大姐,是在今年8月小米十周年公開演講上。

雷軍承認自己在與董明珠的五年賭局中輸了,並稱「我們幹嘛要去招惹董大姐呢,這不都自找的嗎?」,以此反思小米不能膨脹。

今年以來,據AI藍媒匯不完全統計,雷軍主動/被動提及關於董明珠的話題,不下三次。

董明珠最近一次CUE雷小弟,是在今年9月央視的《我的藝術清單》中。

節目組董明珠再度回應了與雷軍的賭局,表示沒收到雷軍的十個億,「我沒要他也沒給」。

今年以來,據AI藍媒匯不完全統計,董明珠主動/被動提及關於雷軍的話題,同樣也不下三次。

可見即便五年10億賭局早就結束,董明珠與雷軍這一CP,依舊被外界廣泛關注。更別提從賭局一開始至今,兩人的互相綁定分別為彼此帶來了龐大流量與熱度。

董明珠雷軍,從「情人」到「情敵」

來源:網路

2013年年底,雷軍與董明珠同時獲得2013中國經濟年度人物。在現場,雷軍為了給新生的小米造勢,向董明珠發起了賭約,5年內如果小米的營業收入擊敗格力,希望賠他1塊錢。

董明珠倒也不甘示弱。1塊錢怎麼能匹配咱倆的身價,既然上了牌桌,玩就玩大的,「要賭就賭10個億。」霸氣還是董明珠霸氣。

此後經年,兩人每年都在一定場合就賭約進行表態,嘴上那是誰也不肯服輸,同時也非常關心對方。小米跟美的合作時,董明珠把兩家都給罵了,雷軍還為董明珠主動開脫。董明珠呢,2016年雷軍日子不好過的時候,她也表態挺難受的。

董明珠雷軍,從「情人」到「情敵」

來源:網路

相愛相殺。

好事者也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心態。

會議主辦方一看活動雷軍董明珠都參加,那就讓他倆當同桌;媒體但凡有採訪提問雷軍/董明珠的機會,總會向他倆拋出如何看待彼此賭局的話題;吃瓜群眾也始終沒有審美疲勞,即便二人互相CUE對方已很多次,但每一次仍舊上了熱搜,霸了頭條……

妥妥的注意力黑洞。

傳統家電製造業的董明珠藉此實現了與互聯網的深度捆綁,不僅成為了網紅企業家,更是頻上頭條,成為話題焦點,連帶著格力電器的品牌知名度也進一步擴大,也為格力電器進軍互聯網有了強力的營銷話題。後來的董明珠摔手機,造車,還有直播帶貨等等,走的都是這一路線。

董明珠雷軍,從「情人」到「情敵」

雷軍也是受益匪淺。本身小米走的就是互聯網營銷路線,與董明珠賭約的設立,也繼續製造爆點,為其互聯網營銷助力。現在的互聯網企業家,自身不帶IP,不帶流量,是很難能在競爭中立足並發展的。

另外除了營銷層面,二人的賭局同樣倒逼著格力電器、小米實現更快更高發展。

所以很長時間以來,這個賭局在兩人的默契下,不僅無心插柳柳成蔭,甚至可以說是移動互聯網時代企業家捆綁營銷的傑出樣本。

董明珠雷軍,從「情人」到「情敵」

當然回到五年賭局本身,總有結果,是董明珠贏了。不過下一個五年,就未必了。

不僅體現在營收上。

財報顯示,2019年小米全年營收首次突破2000億元達到2058億元,同年格力電器全年營收1982億。

在賭局結束后一年,小米的營收便超過格力。更關鍵的是在增速上,小米依舊上行,而格力電器則略顯頹勢。

2020年上半年小米總收入達到1032億元,同比增長7.9%,同期格力電器總收入總收入706.02億元,較上年同期下降28.21%。

亦體現在資本市場預期上。

董明珠雷軍,從「情人」到「情敵」

2020年以來小米股價一改過往低迷,迎來一段股價上漲高峰,截止目前累計漲幅約83%。格力電器股價則略疲軟,2020年以來股價下跌約16%。

更或體現在格力集團的態度上。

格力集團賣出格力電器股份,然後注資小米產業基金,用腳向雷軍投出了自己的一票。並且格力集團作為珠海國資委100%控股的企業,其動作也代表了珠海當地政府的態度。

在業內看來,相比格力電器,小米擁有更為全面、品類更為廣泛的智能家居生態鏈,而且形成了產業閉環,空間更為廣闊;格力集團不僅能藉助小米在產業領域的豐厚積累可以補齊更多產業賽道,同時也可以通過產業投資將符合珠海發展戰略的優質產業項目引入珠海。

也就是說格力集團不僅看重了小米前景廣闊的生態鏈,還有意「以投促產」推動先進產業落地珠海,服務於當地製造產業升級。如果小米孵化出的一系列生態鏈企業,將來成功落地珠海,這將為當地經濟注入新活力。

這一點,或是格力電器目前尚不具備的。

董明珠雷軍,從「情人」到「情敵」

董明珠其實是有過機會的。但近幾年來格力電器希望在手機、造車等其他賽道破局以打造新的增長引擎,這些動作並不順利。尤其是在造車上,董明珠力主投資的珠海銀隆發展波折不斷。

以至於董明珠手中的牌,仍然只有格力電器。

很長時間以來,董明珠所掌舵的格力電器一直都是珠海最為知名的地方企業名片之一,但珠海不僅只有格力電器。

珠海還有金山。1992年1月,雷軍到珠海金山公司總部實習,成為金山的第6名正式員工。正是在這裡,拉開了雷軍在互聯網故事的序幕。

格力集團與小米的合作,也就相當於再續前緣。

換句話說,小米與格力這一關鍵詞未來五年的故事,已經不再屬於雷小弟與董大姐,而是直接繞開了女主,上升到小米與格力集團實質性的緊密合作方面。

至於格力電器的董明珠,可能就只剩下與雷軍過往的「甜蜜」互動回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