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歲殺回球場奪冠,這群媽媽太酷了


她們是一群平均年齡41歲的媽媽。

穿上球鞋後,她們又成為了湛江一支女子足球隊的隊員。

就是這麼一群過著平淡生活但滿懷對足球熱愛的媽媽,在今年全運會群眾組五人制足球女子乙組(老將組)比賽中,拿了金牌。這是本屆全運會產生的首枚金牌,也是廣東女子足球全運歷史上的首金。

平均年齡41歲的「媽媽足球隊」隊員。 (左)
她們曾是專業女足運動員,退役後,結婚、生子。人到中年,工作忙碌、日子瑣碎。6年前,當她們重回球場,足球不僅圓了媽媽們最初的夢想,更點亮了她們的生活。

「41歲」重回球場

「盯住77號,傳球!」
10月5日晚上7時,在湛江調順文化樓體育場。一支女足在和男足激烈對戰,女足場上隊長譚華燕在場邊佈置戰術。
女足隊員們平均年齡41歲,她們都已結婚生子。平日各自工作,到了空閒時間,脫下工裝、換上球鞋。她們便成了女足隊員,「有人叫我們是『媽媽足球隊』。」譚華燕說。

譚華燕
年齡:39歲職業體育老師、足球運動員。(圖為工作場景與運動場景拼接,下同)
這支「媽媽足球隊」是6年前組建的。
行政隊長湯靜怡曾在湛江市隊服役,18歲時,因為「愛美」「怕曬黑」,她選擇了退役。脫下足球鞋,穿上高跟鞋,湯靜怡成了一名美容師。
她今年47歲,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之前每天的時間除了應付工作,就是照顧家庭。早上6時起床,晚上11時睡覺。大到兒子入學、中考,小到早起孩子們穿什麼衣服,她總是事無巨細。

湯靜怡
齡:47歲職業:美容師、足球運動員。
「有時候我坐在馬桶上想,我一輩子就這麼過了嗎?」
對湯靜怡來說,一天中,只有上廁所和洗澡的時間是自己的。她常在此時想起,年輕時馳騁在球場的自己。
在湯靜怡周圍,有不少姐妹跟她有著相似的人生軌跡。

相關文章  男人的三個盲點
謝文珍。
謝文珍曾經也是湛江市隊的球員。
2015年,她被診斷出患有劃痕性蕁麻疹。醫生給她開了兩個月的藥,並且告訴她,身體頻繁過敏跟免疫力低下有關。曾經做過運動員的她知道,自己一身毛病,跟常年不運動有關。
「我吃這麼多藥,還不如去鍛鍊身體。」改變並沒有那麼難。
那天,謝文珍抱著試試的心態,群發了一條微信給當年隊裡的姐妹們,叫大家出來踢場球。讓她沒想到的是,竟然有好幾個人響應。
時隔十幾年,她們又重新回到了球場。
「第一場球踢了沒10分鐘,我們就上氣不接下氣了。」至今,謝文珍還清晰記得,踢完那場球後,全身酸痛,「上下公交車都費勁」。
肌肉的酸痛,幾天之後就恢復了;但在球場上奔跑的快樂,卻激起了她們的運動熱情。
「運動完出一身汗的感覺太好了。」謝文珍說,從此以後,她們約好一周至少踢兩場球。儘管姐妹們從事著不同職業:保安、銷售、文員、體育老師……但下班後,她們就是「媽媽足球隊」的一員。
她們還給當時對戰的球隊命名為「最初隊」,感謝他們讓「媽媽足球隊」重拾最初夢想。

全運會圓了「冠軍夢」

她們最初的夢想是什麼呢?
湯靜怡說,儘管已經退役,但在每一個運動員心裡,都有一個冠軍夢。
2021年全運會,這個夢想被點燃了。
「當時湛江足協的主席跟我說,推薦我們參加全運會。我一聽很高興,但更為難。」湯靜怡算了算,一旦備戰參賽,集訓需要兩個月,比賽要離家半個月,時間上很難協調。
但她轉念一想:踢了這麼久球,自己拿到的最好成績是省運會冠軍,「代表廣東參賽,有可能拿全國冠軍!」這個機會,讓她動心了。
但要聚齊姐妹們參賽,並不是易事。

朱燕英
年齡:41歲職業:教師、足球運動員。

「湯隊第一次打電話給我,我說肯定不行。」朱燕英是球隊守門員,也是一位二胎媽媽。知道有參加全運會的機會時,她還在哺乳期,孩子剛滿6個月,「寶寶太小,我產後也不適宜高強度訓練」。
但過了一個星期,朱燕英卻被說動了。 「姐妹們又第二次找我,我想也支持大家圓夢吧!」
朱燕英說,圈子裡女生做守門員的不多。而要參賽,一個球隊要配備兩名守門員。姐妹們又回頭來問她,肯定是實在找不到合適的人。

相關文章  浙江百名工匠陳主銳:為縫紉機行業「智造」強國而奮鬥
朱燕英。
「這也是我肩上第一次背著『廣東』兩個字參賽。」朱燕英是湛江人,由於被湖北隊選中,退役前一直為湖北隊效力。對於她來說,這次比賽也與眾不同。
為了能兼顧家庭,她在集訓期間,讓家人帶著寶寶在球場附近的酒店安頓下來。每天訓練完了,就跑回去餵奶。
「去參加全運會的時候,我就斷奶了。」朱燕英至今跟記者提起給兒子提前斷奶的事,還會覺得心有虧欠。她希望,兒子以後能理解自己對足球的熱愛。

莊美蘭
年齡:39歲職業:保安、足球運動員。
做安保工作的莊美蘭假期很少,她思量了很久,才心懷忐忑地跟隊長請假:「沒想到他們特別支持,還給我申請了帶薪休假。」

龐開新
年齡:46歲職業:電腦銷售員、足球運動員。
龐開新是湛江赤坎區華聯電腦城的銷售員,賽前集訓,她不得不經常提前離崗。同事們不僅毫無怨言,讓她更感動的是,在參賽的十幾天裡,另外兩名同事替她頂班,一直沒有休息。
周圍人的支持,成了她們在球場上奔跑的動力。最終,由「媽媽足球隊」和4名湛江銳虎足球俱樂部的球員組成的湛江赤坎女足,在全運會群眾組五人制足球女子乙組(老將組)比賽中,5戰全勝的佳績奪得冠軍

龐開新。

足球,改變了一切

「同事們都發朋友圈,說公司出了個冠軍。」龐開新說,奪冠的消息很快傳開了,自己也因此在電腦城小有名氣;湯靜怡也發現,跟她們約球的人多了,踢球時,不少球友贊她們「為廣東和湛江爭了光」。
重回球場後,足球在悄然改變著她們。
譚華燕曾是廣東省海印女子足球隊隊員,現在是「媽媽足球隊」的場上隊長。 2006年退役後,她也退出了足球圈。她換過不少工作:服務員、售貨員、樓盤銷售經理……
重新回到球場,她把足球又列入了職業規劃。
她先是在2015年考取了D級教練證書;2018年,她成為了國家一級足球裁判員;2019年,譚華燕被聘為廣東省青少年校園足球精英指導員,成為了一名小學的體育老師。

相關文章  全球能源緊缺推動甲醇價格上漲
譚華燕。
湯靜怡和謝文珍也因為足球轉了行。
現在,湯靜怡開了一家體育公司,創建了足球俱樂部,自己的兒子也成為足球青訓小隊員。
參加完全運會,她收穫了一批「粉絲」。兒子就是其中一個,之前兒子從來不覺得自己踢球厲害,看了比賽之後,現在媽媽就是他的偶像。

湯靜怡。
她現在不再是一個「保姆」一樣的媽媽。對孩子管得少了,他們反而更獨立了,很多家務事,不再依賴她。
而讓她更有成就感的是,在今年中考中,俱樂部有5名青訓隊員,因為足球特長考上了省裡的重點高中。 「孩子們可以走專業道路。也可以把足球作為一項愛好。」她希望,在人生的每個階段,這項運動能讓學生們受益。
謝文珍身體頻繁過敏的情況也不再出現。她現在是湯靜怡俱樂部的一名教練。在今年新隊員招募的時候,她發現有不少女孩子報名,「她們說看了我們的比賽,發現女孩子踢球也很酷」。
改變還不止這些。廣東省足協主席葉細權說,近年來,足球運動在社會各界積極開展。截至目前,在省足協註冊的球員從7000多人增長至1.5萬餘人。他覺得,足球運動發展不只有專業足球、職業足球,而社會足球、青少年足球、鄉村足球更是重要組成部分。

莊美蘭。
下午5時,湛江過了一天最曬的時候。在赤坎區體育中心球場,俱樂部的小隊員們進行常規訓練,孩子們在球場上恣意奔跑,「嘭嘭」的踢球聲此起彼伏。
女孩張金巧,是兩年前來練球的。雖然只有10歲,但腳法嫻熟,停球、運球、過人、射門……一系列動作一氣呵成。長期的訓練,讓她有一身小麥色的皮膚。
「教練說,踢球就不能怕曬黑。」這是教練湯靜怡常跟學生們說的一句話。她堅信,孩子們會比自己走得更遠。



來源/南方日報(ID:NF_Daily

編輯/陳曉冰

審核/志飛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