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王光美被釋放,對兒子劉源說:我想回你爸老家看看


1978年12月22日,王光美被釋放出獄,她已經在秦城監獄度過了整整12年,突如其來的自由讓王光美的內心悲喜交加。

12年,滄海桑田,人事劇變,王光美的丈夫劉少奇早已經離開人世,出獄之後,王光美對兒子劉源說:「我想回你爸的老家看看。」

奔赴延安

回老家,這是劉少奇生前的願望,但是因為工作繁忙,建國之後他一直沒有機會回去,每次和妻子談起回老家的願望,都只能期待「以後」,可是隨著劉少奇的離去,再也沒有「以後」了。正是為了彌補劉少奇的遺憾,王光美才決定代替丈夫回他的老家看一看,不久,在兒子的陪伴之下,王光美來到了劉少奇的故鄉,長沙寧鄉。

對於這個地方,王光美很陌生,但是也很熟悉,她從丈夫口中無數次聽說過這個地方,這裡承載著她的回憶,是她對於離世的丈夫的情感寄託。

年輕的時候,王光美沒有預料到後來的人生會如此坎坷。王光美生於民國,父親是政府工商司長,母親也是名門閨秀,因此王光美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從小,王光美就天賦過人,在數理化研究方面堪稱天才,被譽為學校裡的「數學三王」。

王光美的理想是成為一個物理學家,長大之後,她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輔仁大學物理系,畢業之後她在物理系擔任助教,很多人相信如果她在物理學領域堅持下去,她也會成為女版的楊振寧。不過王光美卻產生了一個更為遠大的理想,那便是救國。

早在學生時代,王光美就和一些地下黨成員有著秘密往來,王光美雖然是國民政府官員家中的大小姐,卻對我黨的政治理念深為認同,後來黨組織對她發出邀約,請她來黨內擔任翻譯,王光美接受了這份工作,她以此為榮,儘管這份工作充滿了危險。

內戰爆發之後,王光美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她要放棄自己原本擁有的一切,到延安去學習和工作,這是個了不起的選擇,幾個月之後,風塵僕僕的王光美出現在了延安,在這裡,她遇見了一個人——劉少奇。

琴瑟之好

聰慧機靈的王光美打動了劉少奇的心,他開始對這個遠道而來的女孩展開追求。王光美之前見過很多男孩,但是劉少奇給她的感覺不同,劉少奇已經不是那種青澀的年輕男孩,也並不太懂得浪漫,但是王光美被劉少奇的人格魅力所感染,她拒絕不了一個如此優秀的人對自己的追求,很快,他們成為了戀人。

1948年,他們舉辦了簡單的結婚儀式,婚禮上因為條件艱苦,幾乎什麼都沒有,一間西柏坡的屋子就是這對夫妻全部的財產,但是王光美覺得很滿足,她找到了和自己心靈相通的愛人。

相關文章  趙匡胤治軍之道

劉少奇是黨內重要的幹部,嫁給他之後,其實並不能享清福,而是會面臨更艱鉅的考驗,「劉少奇的夫人」,這個身份是屬於王光美的擔子。在結婚之前,王光美已經知道,自己會變得更加辛苦,可是她甘之如飴,她願意陪在劉少奇身邊,和他一起承擔那些責任。

她完美地履行著自己作為夫人的責任,她是劉少奇的妻子,同時也是助理、秘書、翻譯等等。王光美並沒有因為自己做了官太太就放鬆對自己的要求,而是更加嚴謹地要求自己,有時候她會看書到深夜,她深知自己現在出門,代表的是國家的形象,這讓她必須每一次都表現的完美無缺。

每一次劉少奇出訪,王光美都會陪在他身邊,和外國的政要夫人不同,王光美總是打扮得很樸素,身上幾乎一件首飾都沒有,造型以簡樸舒適為先。但是她表現出的風度讓眾多外國政要自嘆弗如,王光美是一個全能的人才,她懂得外交禮儀,懂得政治交鋒,她是劉少奇的最佳拍檔,更是新中國優秀的女性幹部。

他們是政壇上的賢伉儷,如果故事一直這樣演繹下去,那麼結局應該是很完美的。可是他們的結局並不完美,時間一天天流逝,災禍突然降臨。

生離死別

劉少奇成為了罪人,罪名扣在了他頭上,王光美的內心第一次如此慌亂,這些虛虛實實的「罪名」將毀掉所有人的人生。劉少奇被抓進了監獄,作為劉少奇的妻子,王光美自然也是一個「罪人」,也要進牢房。

這連番打擊讓王光美蒼老了許多,在監獄裡,她每天都遭受著精神的折磨,原本她也是一代巾幗,可現在人人都對她投來厭惡的目光,她很想證明自己的清白,但是她怎麼證明呢?她已經在人們心裡犯下了滔天大罪。

王光美更加擔心的是丈夫劉少奇的安危,入獄之後,王光美沒辦法及時和外界取得聯繫,她不知道劉少奇現在好不好,他的身體狀況本就不佳,現在又遭逢牢獄之災,還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王光美在心裡默默祈禱,希望劉少奇平安無事。可是上天終究沒能聽見她的願望,1969年11月12日,劉少奇去世了。

在監獄中的王光美聽到這個壞消息,整個人彷彿靈魂出竅了一樣,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連自己在流淚都意識不到,她還沒能見到劉少奇最後一面,就要接受今生永別的噩耗。

劉少奇走了,而她還要度過漫漫餘生,她只能強撐精神,懷抱著最後的希望,也許有一天,他們可以證明自己的清白。這一等待,就是十二年的牢獄生涯,當王光美走出監獄的時候,多年的牢獄生活幾乎奪走了她全部的神采。

1980年,中央為劉少奇舉辦了追悼大會,一切終於塵埃落定,他們終於不再是「罪人」了。在追悼會上,王光美捧起丈夫的骨灰盒,巨大的悲傷衝擊著她的心,她已經哭幹了眼淚,只能把臉緊緊貼在骨灰盒上,想要給丈夫傳遞自己最後的情感。這份告別來的太遲,但願天上的他還聽得見。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