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回顧:鞍山父親姦辱10歲親女100多次,造其產一男嬰,事後寫日記回味,只因好玩


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說過一句話:「一想到為人父母居然不用經過考試,就覺得真是太可怕了。」在世界上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配得上父親的稱號,他們簡直就是惡魔,是一個赤裸裸的禽獸。按照常理來說,父母應該是孩子最堅強的依靠,家裡是孩子溫暖的港灣,可對於有些人孩子來說,家庭就是人間煉獄,父母就是人生的噩夢。

遭遇性侵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是不願提及的噩夢,但如果兇手是自己賴以信任的父親,那麼對於女孩來說這個傷痛會擴大千倍百倍。試想一下,曾經信賴和依靠的人,一瞬間變成了最恨、最怕、最厭惡的人,沒有人能承受得住這種打擊。

今天我們說的這個案例發生在1997年,一個惡魔父親性侵自己10歲的親生女兒5年之久,先後共計100多次,更殘忍的是女孩在15歲那年還生下一個男嬰。讓人不敢相信的是,這個惡魔父親在性侵女兒之後還會將他們兩人的生理跟心理反應記錄在冊,就連女孩的生理期跟懷孕期間他都沒有放過,當警方詢問的時候,他毫無悔過之意地說只是因為好玩,並將所有的錯都歸結在女孩母親身上,像這種人不堪人父,就是一個地獄的惡魔。

這個惡魔父親名叫孟憲剛,1960年出生在鞍山市,在鞍山市裡一個效益不錯的工廠上班,1986年跟同廠的一個女同事結婚,次年妻子生下了兩人的愛情結晶,取名小雪。但在1989年兩人因為某種原因離婚。在孟憲剛被捕後,他說兩人離婚的原因就是因為過不下去了,含含糊糊說了自己當年喜歡喝酒的事情,具體原因並不清楚。離婚後,小雪判給了孟憲剛撫養,可誰曾想等待她的會是無盡的噩夢。

孟憲剛家是一個套間,他父母住在南面的房子裡,孟憲剛跟女兒住在北屋,因為房間空間並不是很大,所以屋子裡面只放了一張床,晚上小雪跟父親同住。孟憲剛這個人不是很高,五官還算周正,冷漠的臉上還透露著一點木訥跟兇殘,小雪平時就很害怕父親,對他說的話幾乎就是言聽計從,不然等待她的就是一頓拳打腳踢。成年人有生理反應是很正常的事情,但不應該肆意發洩自己的獸慾,更不能觸碰法律的底線。

在跟妻子離婚之後,孟憲剛的獸慾難以發洩,一天晚上他看著正在發育的女兒心生歹意,不顧人倫綱常,在1997年10月將正在睡夢中的小雪強行侵犯,小雪雖然極力反抗,但一個10歲的小女孩怎麼能抵得過強大的父親,終究還是難逃厄運。可真正的噩夢才僅僅開始,孟憲剛真的讓人知道了什麼是地獄坦蕩蕩,惡魔在人間。

在之後5年時間,每當孟憲剛有需要的時候,他都會將目標對準小雪,可憐小女孩不敢將事情告訴任何人,只能默默接受摧殘,幾乎每天都是以淚洗面。最後,在警方的詢問下,小雪才敢說出那段不堪的經歷,她說:「這些年來,父親經常在夜間按住我進行蹂躪,只要我稍有反抗他就動手打我。

更離譜的是,孟憲剛不僅以強姦女兒為樂,他還有一個特殊的癖好,那就是喜歡將性侵的過程記錄下來以作日後回味。不僅記錄時間,還記錄女兒和自己的生理現象及反應,連像吃一些補藥什麼的都一一記錄下來,語言之粗俗讓人無法轉述。當被捕的時候他已經整整記錄了兩本,平常他將本子鎖在抽屜裡面不讓人看,最後這兩本堪稱小雪噩夢的筆記本成為孟憲剛犯罪的證據,讓人唏噓。

2002年初,飽受摧殘的小雪又懷孕了,但就算如此,孟憲剛都沒有放棄對她的蹂躪,他對於女兒懷孕沒有採取任何的措施,只是聽之任之。照常理來說,一個女孩懷孕應該會引起人們注意,孟憲剛跟父母還住在一起,他們不可能對小雪懷孕的事情一無所知,但讓人意外的是小雪直到臨盆都沒有被人發現,還是她姑姑偶然聽到有小孩的哭聲才報警,讓人不寒而慄。

孟憲剛自己說,在2002年10月20日凌晨1點左右,睡夢中的他聽到小雪痛苦的呻吟聲,這才發現女兒快生了,他很淡定的翻了個身繼續睡覺去了,那時候嬰兒的頭已經出來一半了。等小雪生下孩子後,他被吵得無奈了,在小雪的哭求下拿了一把沒有經過消毒的普通剪刀,看著小雪自己一個人將臍帶剪斷,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小雪順利誕下一個男嬰。

相關文章  疫情反覆不斷,看常州如何突破科技經貿合作瓶頸

生孩子的痛不言而喻,可憐一個15歲的小女孩在沒有人幫助的情況下獨自一個人生下孩子,更屈辱的是生的還是自己親生父親的孩子,這種痛苦更讓人難以接受。這種生理跟心理上的創傷可能需要女孩一生去治癒,在未來的日子中,相信這會成為小雪一生的痛。

據去過孟憲剛家的民警介紹說,他們家裡環境很不好,可以用沒地下腳來形容,很難想像一個15歲的女孩能在那種環境下生下孩子,孩子居然還能活下來,確實是他命大,但我們更心疼的是小雪的遭遇,像那種毫無人性的父親被處極刑也不為過。

2002年10月23日10點左右,一個中年婦女到鞍山市鐵東區公安分局報警,稱自己在母親家中聽到已經離婚的哥哥房間有嬰兒啼哭的聲音傳來,結果發現自己15歲正在讀初中的侄女血跡斑斑地躺在髒亂的床上,身邊還放著一個剛出生不久的小男孩。在她追問下侄女才說出那段不堪的經歷,表示孩子是她跟父親孟憲剛生下的,還說孟憲剛在5年前就開始強姦她。小雪姑姑在聽到這件事情之後立即回家跟自己丈夫商量,在經過一系列的掙扎之後,還是選擇報警。

警方接到報警後立刻展開調查,很快就在孟家將孟憲剛給抓住,並對小雪進行了正規檢查,為蒐集證據給小男嬰還有孟憲剛做了親子鑑定,並在孟憲剛的抽屜裡面找到了筆記本這一鐵證。

在審訊過程中,警方問孟憲剛知不知道為什麼會被抓,誰知道他居然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知道,就是強姦女兒那事。」因為案件十分罕見,所以警方也是打起十二分精神,覺得孟憲剛是不是精神有問題,畢竟一個正常父親不可能會對自己女兒下手,隨後警方向省精神衛生中心申請對孟憲剛進行刑事醫學技術鑑定,經司法鑑定,孟憲剛精神正常,具有完全行為能力,應負法律責任。

2002年11月8日,孟憲剛被批准逮捕,法院依法不公開審理了此次案件,孟憲剛在5年的時間強姦親生女兒超過100次,導致她生下一個男嬰,在此期間還寫日記記錄兩人之間的關係,手段惡劣,應依法對其嚴懲。最終,法院以強姦罪判處孟憲剛有期徒刑15年。

孟憲剛在接受採訪時人們還試圖在他的話語中找到一絲人性,可終究讓人大失所望,他的內心滿是黑暗,讓人作嘔。他始終對自己強姦女兒的事實從不迴避,並且認為這件事非常自然,沒有什麼值得羞恥的。

在採訪中,孟憲剛說話不緊不慢但很是冷漠,面對不想回答的問題他要麼就是裝傻,要麼就是沉默,每說一句話都要想很久,可見他是一個很謹慎的人。不僅如此,他還常常無所謂的冷笑,口中嘀咕著:「要是不離婚不就沒這事了。」可見,他直到被警方抓獲,也沒有悔過的意思,更讓人氣憤的是,他在接受審訊時,面對警方問他為什麼要做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情時,他很淡定地對警方說:「就是玩玩。

當記者問他有沒有考慮過小雪今後的生活時,他很無恥地說:「讓女兒做妻子也沒有什麼不好」,還說什麼「別人不要她,我要她」的話,對於小雪生下的那個男嬰,孟憲剛則表示:「沒有人要我就自己養著。」他最後還極其平淡地表示:「我不後悔,做都做了能咋的,反正都這樣了。

其實孟憲剛在外面為人老實,但對家人則是非打即罵,這大概就是他跟妻子離婚的原因吧。在單身一個人的日子中,家人也為他介紹過一個女孩,可不善跟人交流的他沒幾天就黃了,但獸慾總要有一個發洩口,於是他就將這個目標放在自己親生女兒身上,小雪也因此落入無盡地獄。

事情的結局是小雪被親生母親給帶走了,生下的那個男嬰也被送了人,孟憲剛被判有期徒刑15年,但小雪內心的痛苦又怎麼去治癒,這個可憐的小女孩大概會用一生治癒那5年的痛苦吧。

借這件事告訴大家,不管在什麼時候,就算是包括父母在內的熟人作案,都應該立即報警,不要顧及他的身份,當他踏進深淵的時候,你們之間的關係只剩下犯罪者跟受害者,沉默很有可能會造成更嚴重的後果,將自己陷入無盡的人間煉獄,加強了惡魔的囂張氣焰,讓他們犯下更多的罪行。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