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體育改變人生的西藏孩子


眼下,西藏林芝市的墨脫縣正值雨季,但連綿不絕的降雨擋不住當地群眾的足球熱情。這個喜馬拉雅山脈南麓的小城剛剛入選國家體育總局公佈的首批全國縣域足球典型名單,縣裡16歲的青少年球員旺前羅布也已進入了恆大足球學校。

「希望孩子們能走出去,他們應該有夢想。」墨脫完全小學陽光少年足球隊教練阿旺朗傑說。

在西藏,已有許多孩子通過體育實現了自己的夢想。雖然在人們的傳統印像中,高寒缺氧的高原與體育運動無關。但近年來,隨著國家在西藏競技體育、體育產業等領域的投入,正有越來越多來自西藏的孩子走出深山、牧場,改變著自己的人生。

「85後」青年德慶歐珠出生在日喀則市定日縣扎西宗鄉,這是距離珠穆朗瑪峰最近的行政鄉。他報考了西藏登山學校(現為「西藏拉薩喜馬拉雅登山嚮導學校」),成長為最早的專業高山嚮導之一。 2008年,他參加北京奧運火炬接力珠峰傳遞活動,成功登頂珠峰。同年,中國地質大學(武漢)招收高水平登山運動員,德慶歐珠入學就讀,先後取得了學士和碩士學位。在校期間,他還登頂了七大洲最高峰並徒步到達過南北極點。現在,擁有豐富高海拔和國際攀登經驗的他是西藏登山協會的一名工作人員,負責登山環保、產業開發等多項工作。

德慶歐珠的成長經歷在新一代西藏登山人中並非個例。現在,登山運動已實現從國家任務向社會化、產業化活動的轉型,這為山峰所在地群眾帶來收入,也為更多山裡的孩子提供了新的人生機遇。

2016年以來,西藏共接待2300多名國內外登山者,為山峰所在地創收超3000萬人民幣。西藏還立足打造全國山地戶外運動大區,著力構建「環喜馬拉雅」健身休閒賽事體系。

「小時候,從我們家走到縣裡去上學都要翻過一座山,徒步走上一天,那時候從來沒想到過,山能把我帶到這麼遠的地方。」德慶歐珠說。截至目前,他的母校已培養了超300名高山嚮導、協作、翻譯等專業登山人才;建設山地戶外運動學院也已被列入西藏「十四五」規劃。

競技體育的快速發展,也讓西藏的孩子們對自己的未來有了新的想像。 「長大了要去世界盃,為中國把獎盃帶回來!」在墨脫的足球場上,剛剛加入U13青少年足球隊的小將桑傑尼瑪帶著稚氣說道。

為中國出戰,是所有西藏運動員的夢想。 2018年,中長跑運動員多布傑在雅加達亞運會中拼得一塊馬拉松銅牌,為中國男運動員在該項目上實現了亞運會獎牌零的突破。今年27歲的他已成長為西藏中長跑隊中的領軍人物。

「我家裡沒有人練體育,如果沒從事這個項目,可能我現在還在家鄉放羊、打工吧。」多布傑說,他出生在拉薩市達孜區海拔4000多米的牧場上,暑假放羊時就和小夥伴漫山遍野地跑。 2009年,他被選中進入西藏體校練習中長跑。

2011年,國家體育總局田徑運動管理中心推出「田徑高原人才開發計劃」,得益於此,多布傑和隊友從2014年起每年都有機會前往衣索比亞與非洲高水平中長跑運動員共同訓練。

「以前的我沒什麼目標,但現在我有了夢想和責任。」多布傑說,從自治區冠軍,到全國冠軍,到在國際賽場上升起國旗,他現在的目標是為中國實現突破,也為西藏的年輕運動員樹立標桿,「我要在前面開好路,讓也從農牧區出來的孩子,能看到我的樣子。」

同樣從牧區走向世界賽場的還有滑雪登山運動員索朗曲珍。 2020年洛桑冬青奧會上,當時17歲的索朗曲珍拿到了個人越野賽和短距離賽的兩個第四名,創造了中國選手在滑雪登山項目中的最好成績。 「她就是那個很快的中國女孩兒!」在雪場上、登山火車裡,索朗曲珍一度成了非常有辨識度的運動員。

相關文章  人民街片區3條道路通車啦

就在東京奧運會開幕前夕,國際奧委會第138次全會一致通過,滑雪登山運動成為2026年米蘭-科爾蒂納丹佩佐冬季奧運會正式比賽項目。索朗曲珍得知後喜出望外:「真是難以置信,我夢寐以求的夢想終於可以實現了。我用汗水澆灌著整片雪場,等的就是為國爭光的那一天!」這個喜歡在出國的行李箱裡放上一條哈達和牧羊鞭的女孩,對自己的奧運之路充滿了憧憬。

據統計,「十三五」期間,西藏運動員在各項國際國內賽事中共獲獎牌231枚,其中包括國際比賽的2枚金牌、3枚銀牌和4枚銅牌。目前,西藏共有336名青少年運動員在對口援藏省區市訓練。 「十三五」期間,國家體育總局向西藏轉移支付達2.6億元。

「我們的目標是,西藏選手早日站上奧運領獎台,為國爭光。」西藏自治區體育局局長尼瑪次仁說,「體育是展示中國西藏的閃亮名片,隨著西藏運動員不斷走向世界,將會有更多國際友人認識到中國共產黨團結帶領西藏各族人民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新西藏所取得的成就。」

來源:新華社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