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振寧與李政道失和之謎


楊振寧與李政道因共同發布了那篇著名的「弱作用中宇稱不守恆」論文而並肩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成為華人的驕傲。

他們曾攜手發表過數十篇對物理界影響深遠的論文,但共創輝煌的青年好友在未能白首同歸,而在名譽飛來後漸漸失和,隱約站上了對立的兩面。

從上世紀六十年代到如今,兩人一個選擇歸國,一個選擇留美;一個在國內推進物理研究所建設,一個在國外打通國內學者出國留學通道;一個反對建設粒子對撞機,一個支持建設對撞機……糾葛了大半生的因由落到紙上不過簡簡單單三個字——署名權。

知交攜行的青年學者

楊振寧與李政道的求學過程一直腳前腳後,兩人命運陰差陽錯間直到出國才交匯。 1922年,楊振寧生於安徽,四年後李政道生於上海。

1942年楊振寧從西南聯大畢業,兩年後李政道轉到西南聯大。 1945年研究生已經畢業的楊振寧憑庚子賠款獎學金前往芝加哥攻讀博士,師從愛德華泰勒,第二年,李政道也前往芝加哥大學,師從費米。

兩人都受到北大吳大猷教授的指點和引薦,因而有了交集。 1946年李政道到美國時,已經當上助教的楊振寧受吳大猷教授委託迎接了這位學弟,並且為他安排了住所。

兩人師出同門又都漂泊異鄉,一見如故,成了至交,這份珍貴的情誼也延伸到了兩人的學術研究中。

1949年,拿到博士學位的楊振寧進入普林斯頓大學任教,1951年,李政道在楊振寧推薦下受到頂級物理學家奧本海默邀請,也到了普林斯頓大學。

就這樣,兩人開始共同研究物理課題,兩個年輕優秀的物理學者坐在普林斯頓草地上和諧討論的情景一度被奧本海默當做佳話。

署名權衝垮了一雙摯友

從那以後,兩人的恩義與怨懟糾葛了11年,期間他們在合作與鬧僵之間徘徊,最終走到了決裂的境地。

自1951年合作研究「兩維伊辛模型的磁化計算」開始,到1962年發表「宇稱問題側記」之後,兩人共同研究了數十個課題,在物理學界影響之大令當時群星璀璨的學者們都仰視的高度,但論文署名先後卻成了將他們推向決裂的矛盾點。

兩人在普林斯頓大學期間的合作卓有成效,按照國際慣例,論文署名權按照字母先後,李政道在前,楊振寧在後,他們卻確實這樣做了。

但有一次,楊振寧提出將自己名字放在前面,兩人為此發生了爭執,這是兩人第一次產生嫌隙。為此,李政道於1953年離開普林斯頓前往哥倫比亞大學任教。雖然之後署名順序又改了過來,但「署名先後」如一根芒刺,就此扎在了兩人心裡。

雖然有了矛盾,但兩人多年的情誼猶在,楊振寧找李政道討論同位旋守恆課題,默契使得兩人重新回到了合作路上。

1956年,兩人發表「弱作用中宇稱不守恆」論文,第二年兩人因這一理論同獲諾貝爾獎。領獎時,兩人再次因署名先後出現爭端,好在被諾獎榮耀沖淡,繼續維持了合作。楊振寧和李政道獲諾貝爾獎時均是中國籍,並非美籍華人。

1962年兩人發表《宇稱問題側記》時,署名問題再次爆發,三起三落的感情終於走到懸崖邊緣,在爭執過後,兩人徹底決裂,結束了近代物理研究史上一度被視為傳奇佳話的合作關係,從此分道揚鑣。

兩人相交16年,既是研究中的夥伴也是生活中的好友。高深的學術分歧、百頁的探討論證都未給他們帶來任何嫌隙,偏偏落在論文最後、涉及名譽那幾個字的簡單署名卻將兩人推向了反目的境地,不能不讓人唏噓,即便走在人類前沿的科學終究也要敗給最世俗的利益紛爭。

兩人對彼此的失和緘默多年,但各自不時透露的過往細節裡藏著些值得抽絲剝繭、破解迷局的痕跡。世人循跡站隊,不自覺成了一場漫長辯論的雙方。

站李政道:楊振寧欺幼霸名

李政道的助手、著名文學家季羨林之子季承2010年出版了《李政道傳》。書中闡述了楊李二人從相交到惡交的細節,內容頗為豐富。

除了兩人的良好合作,還寫到楊振寧遺憾與李決裂,但又先站出來為自己澄清;寫到上學時楊振寧提議三人買車,卻讓李政道獨自承擔費用;也寫在兩人論文署名矛盾中,李政道一直是隱忍退讓、忍無可忍才發難的一方,楊振寧起初以自己成就已成、護佑弟弟為名謙讓,名字署在李之後,但功成後多次以長欺幼,咄咄相逼要求調換順序。

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其妻子杜致禮憑「第六感」覺得李政道不值得信任;還寫到最後一次合作時,楊振寧提出兩位夫人的名字也排先後,並要求兩人合作論文出現李先楊後時,標註是以字母為序……

在學術上,書中強調了李政道的成就和高度,寫到楊李二人與愛因斯坦會面,專門提及愛因斯坦單獨與李政道握手,祝福他成功;寫到李政道29歲成為哥大最年輕的教授;寫到楊振寧在幾個重要課題,包括攔回諾獎的「宇稱不守恆定律」的最初主張都是錯的,是靠李政道撥亂反正的;寫到他們決裂後失望的奧本海默批駁李不該研究高能物理,而楊該看精神科醫生;也寫到兩人分道揚鑣多年後楊振寧對李政道的針對,如兩人的粒子加速器之爭,基礎科學和應用科學之爭,協助留學生出國之爭等等。

這本書自詡角度公正中立,但從內容和立場上看,明顯是維護李政道、暗諷楊振寧,明里暗裡暗示楊振寧人品有失,精明霸道、虛偽記仇。

相關文章  袁術率二十多萬大軍徵討徐州,大敗!陳登裡應外合之計,呂布大勝

站楊振寧:李政道心機詭辯

季承的書出版後引起了較大反響,中立和反對者從中讀出了一些險惡用心,紛紛站出來為楊振寧正名,羅列了兩人相交和決裂後的種種局勢和言行細節來佐證心機詭辯、人品有失的其實是李政道。

從兩人初在美國站腳時的情形來看,楊振寧當時已有成就,在業界名望很高,一工作便做上了教授,人際關係融洽。而李初期寂寂無名,最初的工作一直在底層打轉,還反覆換學校,人際關係並不太好。

所以楊作為順風順水的大哥要欺壓不順的弟弟易如反掌,將署名優先權讓給李卻有謙讓、相助之實,待李發展好了拿回來也是應該的,不存在霸名之說。

關於署名,事實上兩人合作的諸多論文中僅有極少的一兩篇是楊振寧名字在前,其餘的都是李在前,李政道方聲稱那是遵照字母排的名,改的一篇是楊振寧霸名、自己隱忍不爭。

但人們發現,李政道與其他人合作的多篇論文都沒有按照字母排序,反而將他自己的名字排在前,足以證明真正在意署名的其實是李,反而將爭名污水潑給楊。

從學術成就來看,楊振寧除了與李政道合作的理論外,還有眾多精粹成果,被業界樂道不休多年,足見其才華確實矚目。

而李科學成果要弱得多,除去宇稱不守恆理論,幾乎沒有什麼拿得出的經典,因此楊在學術上佔李的便宜幾無可能。但反過來看,兩人合作數十篇論文,李拿幾篇論文立論對錯說事,佔了便宜還要抹黑楊,略顯可鄙。

從人品來看,楊凡有矛盾都親自上場辯駁,性格更加耿直,似乎不善做「人」。而李善借他人之口,助理寫書只是一例。

季承書中的時間、邏輯漏洞等問題被人扒出,李被批躲在幕後操控輿論,心機深沉,正面形象岌岌可危。

關於楊振寧與李政道的爭論綿延數十年,各執一詞難有勝敗,孰是孰非難有公論。但無論誰真誰偽、誰好誰壞,兩顆曾並耀物理界的明星東西旁落,從伯牙子期的知己走向互怨互鄙的陌路人都讓人萬分遺憾。

有時候感情是真,但擺在面前的名利也是真,人非聖賢,不能無情無欲,不能不爭不奪,奮戰在前沿、引領潮流的人尤其不能。這種爭鬥會隨時間淡化、蒙塵,但人的成就和貢獻不會,已因他們改變的世界不會。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