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媳婦哪家強,還得都看北上廣,你家媳婦哪兒的?


重慶媳婦:潑辣爽快欠溫柔

可能是因為重慶氣候濕潤又「盛產」火鍋的緣故,重慶媳婦個個生得俊俏美麗卻又潑辣爽快,有「火鍋姑娘」之稱。

生在近郊農村的,往往因男人在外打工,自己耐不住寂寞,也跟著出來「闖江湖」。起早貪黑,擦皮鞋,賣水果、麻辣串直賣到深夜,有的身邊還帶著孩子。丈夫回來只管將錢向老婆一交,百事不管,拿些菸酒小錢出去「瀟灑」去了,老婆吵吵嚷嚷由她去,只要桌上有酒有菜,出門有洗有換那就行。於是不少鄉下的打工妹成了城市未婚青年的搶手貨。

城市媳婦卻又有所不同,她們對公公婆婆敬而遠之,對丈夫頤指氣使,男人多半成了「家庭婦男」,為家庭平和甘當「妻管嚴」。不信你挨戶看看,如今洗衣、做飯、輔導孩子的多半是男性。在外逛街,在家坐在麻將桌上的多半是女人,即使孩子抱在手,也要騰出一隻手來「搬磚阿頭」。可苦了重慶男人,下班回家冷鍋冷灶自動手,三請四請把老婆請回家。老婆吃完飯將碗一推,便出去「玩」了。你若叫她呆在家裡管管孩子,她會嫌你不會掙錢找保姆:「男人不會掙錢,不做家務幹什麼?你看人家某某丈夫又升官了,某某做生意又發了,同事某某又買了一件進口義大利皮裝,朋友某某又戴了一隻白金戒指……」若她打牌輸了錢,回家給你臉色看不說,還會從你的菸酒錢中扣「糧餉」。

北京媳婦:家無定規最瀟灑

北京媳婦最自由、最瀟灑,可能是全世界最舒服的媳婦。

在北京,10個媳婦會有6個告訴你早晨來不及疊被鋪床,還有的索性說,疊被子根本不必要,疊被子不科學。被子蓋了一夜,身體裡的熱氣都滲了進去,本來就應該攤開晾晾,如果疊了,就會把熱氣和臭氣捂在裡邊,被子潮濕,氣味也不好。

如果你提出去北京媳婦家做客,她們很多人會現出一臉的驚慌:「寬限兩天,等我把家收拾收拾,實在是慘不忍睹……」

如果你調查北京媳婦多長時間擦一次桌子,多長時間收拾一次廚房,多長時間擦一次玻璃,她們往往會陷入遙遠的回憶之中:「沒什麼規律,桌面太髒了擦一下,廚房找計時工來收拾,大約一個月一次吧,玻璃好幾年沒擦了……」

說起北京媳婦做飯,就更有意思了。

一位老大媽說:「我那兒子和媳婦結婚10多年了,不要孩子,各做各的飯,誰餓了誰做,只做自己的,弄得兩個人一天要做五六次飯,誰也不管誰。你說,要是這樣,還結這個婚幹嗎?」可是,她的兒子卻與媳婦和睦相處,兩個人一塊兒到國外留學,又一塊兒回來搞事業,雖然各吃各的飯,卻情投意合,比翼齊飛。 「唉,我真是看不懂了,我那時,哪敢這樣當媳婦……」大媽無可奈何。

北京媳婦在理家上確實略輸一籌。但是,北京媳婦有個最大的優點,她們瀟灑潑辣,自立性強,不纏人,她們不會伺候男人,也不指望男人,她們與男人的關係相對鬆散,男人也因此獲得了更大的自由。

北京的媳婦,如同大寫意的國畫,粗獷、大度、多姿多彩。上海媳婦:手腳勤快到永遠如果說北京媳婦要與男人平分事業,上海媳婦則要男人和自己平分家庭。

在一次中日青年研究會上,談及男青年負擔多少家務勞動份額時,一中國男青年說:「我們是除了生孩子的事情不做以外,其他事情幾乎都要做。」一句話說得全場人捧腹大笑不止。說這話的是一位上海男士。

的確,上海男士負擔家務勞動相對多些。這是因為,上海媳婦出奇的勤快,她們眼裡有乾不完的活兒,她們一個人做不完,就給自己的男人也佈置了相當繁重的任務。再加上督促檢查得緊,嘴巴不停地說,上海男人無處可逃,天長日久就養成了幹家務的習慣。

上海媳婦能把家裡收拾成三星級賓館。無論你何時走進她們的家,都是秩序井然,一塵不染。她們講究衛生不是靠突擊,而是靠習慣。在上海媳婦眼裡,家務活是乾不完的,永遠沒有止境,她們能不斷地提出課題,派給自己,派給丈夫。上海媳婦讓男人參與家務勞動,並且把男人拴住,的確是一絕。據說,上海的男同胞不僅幹家務多,而且按時下班回家的多,在外面泡夜不歸宿的極少。

上海媳婦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呢?首先是她們以身作則,她們自己馬不停蹄地干,弄得別人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不干渾身不自在,只好也動手。其次,她們會分配任務,當媳婦們把家弄得有模有樣時,她們的地位就提高了,說話就有分量了,她們會很明確地指定丈夫幹什麼,既明了又具體,而且是適合丈夫們幹的,不由得你不干

另外,她們有意讓丈夫們進行親身體驗,把每種家務勞動都切身實踐一下。讓丈夫們知道了能有這個舒適的家是多麼不易,他們就不能不幫著幹,到時候不能不回家了。有些地方的媳婦不讓丈夫動手,只讓丈夫吃現成的,喝現成的,丈夫不知其中的艱苦和辛勞,反而坐享清福不領情,這實在是這些媳婦的失敗。

廣州媳婦:最懂生活的一族

如果用畫來比喻媳婦,重慶媳婦像漫畫;北京媳婦像潑墨大寫意的國畫;上海媳婦像是工筆仕女;而廣州媳婦呢,則像是西洋油畫。她們精緻、有品位,還透著那麼一股洋氣。

相關文章  李雲:中央特科女特工,救過毛岸英和毛岸青兄弟,毛家的大恩人

廣州媳婦在生活上很全面,而且是高手。她們很懂得吃,下飯館會點菜,下廚房能端出精品來。廣州媳婦雖然懂得保養,但是她們不拒絕下廚房,她們不怕火燎煙燻,耐心地燒,耐心地燉。有時到外地,她們甚至自告奮勇進飯店的操作間,親自操練飯菜,讓那些大廚小廚得以休息,她們有烹飪的衝動。

廣州媳婦燒的飯菜極講究,很普通的料,由於調製精心,結果往往令人叫絕。一把空心菜,仔細掐下嫩尖,把蒜蓉下到油鍋裡,待出蒜香而蒜又沒發黃時,把空心菜放入鍋內,急火翻炒,在鍋極熱時,倒人調好的上等腐乳(醬豆腐)汁,一時,清香四溢,沁人心脾,那個爽口怡人、唇齒留香就甭提了。廣州媳婦煲的湯就更甭說了,元魚瘦肉湯,淮山鯽魚湯……什麼屬濕,什麼屬涼,什麼能補,什麼能洩,她們極講究,她們還特別注意給男人補,補得男人既不發福,又精壯威猛。

廣州媳婦不僅會吃,還會穿、會玩。她們大多歌也唱得不錯,各種時興舞蹈也不落後,至於溜旱冰、打保齡球,她們也能陪伴老公,成為玩伴兒。

廣州媳婦有藝術感,會佈置廳房。她們的居室通風而面積可觀,她們可以在裡邊大顯身手,這間夏威夷風情,那間歐洲古典氛圍,這間富麗堂皇,那間充滿原始自然氣息。她們讀的書多,見的世面廣,心裡又充滿創意。

湖南媳婦:好菜好飯拴男人

每次舉辦全國性的會議,抱怨伙食不對口味的,往往不是食不厭精的廣東人,而是湖北、湖南的男同胞,他們吃慣了媳婦做的可口飯菜,一出門就整個不適應。

有位名人曾說:「沒有什麼能比一桌精美可口的飯菜更讓男人賞心悅目了。」如果勞累了一天回到家,一桌美味佳餚正等著你,那心情真是愉悅無比。如果清鍋冷灶,沒飯沒湯,家的感覺立刻少了九成。因此,再好的媳婦,如果不會做飯,也是不合格的。

湖南媳婦深諳此道,她們知道,沒有好飯菜,難拴男人心,她們在燒飯上用心思。她們知道,在現在飯館如林的時代,自己要趕上一級廚師的水平,是難以做到的。於是,她們揚長避短,讓男人吃到他最得意的那一口,吃到外面飯館裡吃不到的味道。

有個湖南媳婦,在家做豆豉不是用開水泡,而是加上油上鍋蒸,所以特別滋潤,有味道。丈夫吃了以後,一把摟住媳婦說,你的血脈和我相通,我心裡想什麼,你能鑽進去看明白,天下疼我的,除了我媽,就是你了……

一道菜能換來丈夫的肺腑之言,值了。這就是湖南媳婦,沒有男人不喜歡這樣的媳婦。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