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21起!房山檢察:請警惕這些可能發生「熟人」性侵未成年人的情形


關注我們

「熟人性侵」指的是強姦案件中,行為人與被害人具有親緣、夫妻、情侶、同事、朋友、鄰居、網友等密切社會交往關係。

據房山區檢察院通報,2018年8月到2021年8月間,「熟人性侵」類案件佔房山區檢察院辦理全部強姦案件的78.31%,其中未成年人被性侵類案件起訴21件22人,均為熟人犯罪

檢察官提醒,熟人關係本應是信任的基礎、社交的保障,卻被行為人利用從而得以實施強姦行為,其發案特點、發案原因應引起重視


概況:未成年人被性侵案件中多發


三年以來,房山區檢察院就未成年人被性侵類案件起訴21件22人,均為熟人犯罪,當事人雙方具有親友、情侶、朋友及網友關係。


情侶關係中,行為人均係明知對方為不滿14週歲幼女而與之發生性關係,被害人對於性行為缺乏認識;

親友關係中,多出現被害人不敢報警,被食物、玩具引誘而遭遇性侵的情形;
網友關係中,既有遭引誘而發生性關係的情形,也有在交往過程中,受行為人誘導而洩露個人家庭、學校信息而遭遇恐嚇、脅迫,被強迫發生性關係的情形。


網友關係強姦案件中,雙方的社交行為缺乏現實基礎,特別是在行為人有意虛構、隱瞞的情境之下,被害人難以辨識對方真實身份並發現犯罪意圖,主要包含以下幾種情形:

一是行為人謊報年齡,通過前期交往獲取了被害人的家庭住址或學校信息,以實施傷害舉動、到學校造謠侮辱為要挾與被害人發生性關係;
二是行為人以外地女性為交往對象,謊報身份,謊稱可以讓孩子到北京就學、提供工作機會將被害人騙至住處,繼而強行發生性關係;
三是行為人以提供金錢為誘餌,將被害人騙至家中,強行發生性關係


強姦犯罪本就多為「一對一」證據,在熟人強姦案件中,由於行為人與被害人之間具有同事、男女朋友等特殊關係,對於「是否違背被害人意志」的認定更為困難。


如在郭某某涉嫌強姦罪一案中,其與被害人系男女朋友關係,二人第一次發生性關係後,聊天記錄反映雙方之間保持了親密關係,第二次發生性關係後,被害人也未報警,沒有證據顯示被害人遭受了暴力、言語威脅。

二人分手後被害人報警。
該案最終以認定發生性關係是否違背被害人意志的證據不足,對行為人作出不起訴處理。


原因:未成年人性教育缺失


性侵未成年人案件中,性教育的缺失使未成年人自我保護意識不足、性防範意識薄弱,遭遇脅迫或性侵後不知、不敢向家長、老師反映情況,更不懂得報案,導致侵害行為的發生和持續。

特別是性侵幼女案件中,絕大多數被害人沒有意識到自己不具有性自主決定權,辨別是非能力差,容易受誘惑、被哄騙。
社交平台的廣泛使用和個人信息的虛構增加了社交風險係數。
案件中涉及多個社交軟體,這些社交軟體在便利、拓展社交的同時,行為人通過隱瞞、虛構個人真實情況,騙取被害人信任,將被害人誘出後實施性侵行為。


除上述情形外,「熟人性侵」較為常見的情形還包括深夜與網友見面、與男性友人外出飲酒、醉酒後由行為人送回住處或賓館、遭遇脅迫後沒有第一時間報警,以至於讓犯罪分子有機可乘

與此同時,因情侶、朋友、同事等熟悉關係而透露了家庭住址、學校、單位信息,乃至私密視頻、個人隱私事件,導致了後期脅迫及性侵行為的發生。


對策建議:

加強未成年人性教育,增強自我保護意識


結合未成年身心特點,開展教育活動,讓未成年人了解性知識,知曉怎樣對待性侵害,增強自我認知和保護意識。

針對監護人舉辦家長課堂,幫助其正確認識對孩子進行性教育的必要性,提高預防子女遭受性侵害的能力。


凈化網絡環境,核實身份信息,針對未成年人使用虛擬網絡進行交友活動的,增強提示信息和報警功能。

加強對酒吧、KTV等特定娛樂場所的監管,禁止向未成年人提供酒精飲品


通過網絡、媒體等多種宣傳媒介,提示公民在熟悉場所或公共空間開展社交活動;

對人品有瑕疵、對自己表露過追求想法、熟悉的網友保持警覺和防範;
提高證據意識和權利保護意識,不為犯罪分子提供利用醉酒、脅迫手段實現姦淫目的的可能,不為人情、面子而放棄追究犯罪人員的法律責任。

北青社區報房山版

相關文章  印度之天籟

新聞線索、商務合作熱線:

abcd13579v(微信號)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