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故事:刀槍合


一、刀槍仇源

大山腳下有條河,名曰大洪河。大洪河兩岸有兩個村子,河東的村子叫秋營寨,河西的村子叫邱戶莊。兩個村子歷來有仇,此仇源於河下游的那幾百畝河灘。河灘是由每年汛期河水從山上衝下的泥土形成。汛期,灘上一片汪洋,汛期一過,灘上就又多一層肥沃的泥土。這時兩岸的山民就該搶著下種,到了來年河汛來前,山民們又要搶收。一旦收晚了,或被他村人搶走,或被河汛淹沒。

就為搶種搶收,兩村先人曾打得頭破血流,你死我活。他們都為此死過不少人,傷殘還不算數。兩村究竟鬥了多少年,誰也記不清了。只知道,他們祖輩為敵,互不來往。秋營寨為了戰勝邱戶莊,全寨人人都能耍刀。他們的刀技經過數輩人的努力、提高,現在江湖武林中獨一無二,戰無不勝。他們將刀技記錄成書,名曰《刀技秘訣》。此書由寨主秋正方保管,秘不外傳。

邱戶莊為了戰勝秋營寨也下了一番功夫。全莊家家有槍,人人能舞。莊裡人舞起槍來可密不透風,即使天降暴雨,舞槍人可不讓一滴雨落在身上。他們也從祖上傳下一本書,名曰《槍法秘籍》。此書由莊主邱海山保存,外人只能垂涎,卻難以得手。武林中不少人對此槍法佩服得五體投地,因為它和秋營寨的刀技一樣,在武林中也屬登峰造極,無人可越。

武林中曾有人說過這樣的話,若河東河西兩村人能合在一起,那麼他們將無敵於天下。現在,秋營寨既不能滅掉邱戶莊,又不會被邱戶莊所滅。他們兩村實力相當,只是所依賴的武器一村為刀,一村為槍罷了。也曾有人甘願為他們當說客,企圖讓兩村和解,使武林歸為一統。但兩村的寨主、莊主都竭力反對。他們誓為祖先報仇雪恨,決與對方誓不兩立,不共戴天。兩村村人一聽說與對方和解也都群情激憤,反對之呼聲甚高。一時間,兩村宗祠各供刀槍,村人紛紛長跪不起,赤膀裸背,滴血盟誓。

卻說邱戶莊有個財主,財主的兒子邱學謙在日本留學幾年後,今年要衣錦還鄉了。在離開日本前,他的主子小島對他面授機宜:大日本皇軍已佔領了中國許多地方,你的家鄉很快也將被我們佔居。但大洪河兩岸的那兩個村子對我們十分不利。現在我派你去把他們給解決了。把他們的人解決後,把那兩本書——《槍法秘籍》和《刀技秘訣》也想法弄到手。完成任務後,我給你加官晉級,錢更不成問題。從此你就可舒舒服服過一輩子。

邱學謙領命後,回到了闊別多年的故鄉。見到莊主邱海山,他鞠躬施禮後,給莊主獻上禮物。這禮物很貴重,是他特地在日本給莊主準備的。之後,他又為莊主擺上極豐盛的宴席。席間,他自然要問及這些年與秋營寨是否有械鬥,他們吃虧了沒有。莊主邱海山如實地說了這幾年他們與秋營寨相安無事,雙方都能遵循江湖規矩,都能以仁義對待天下,當然也包括對方。雙方誰也沒有無故挑起事端,但雙方對對方的仇恨和敵視仍沒有消除,對對方仍虎視眈眈,警惕性很高。每年在灘上搶種搶收之時,永遠是刀槍對峙,儘管刀和槍並未開殺,但刀槍從未入庫。

這時邱學謙不失時機地說:「我們何不藉機將他們的寨子滅了,讓河灘全歸我們。」邱海山聽後直搖頭:「江湖人壞了江湖規矩將成為江湖之眾敵,江湖上最講『仁義』二字。無緣無故地,我們不能先動手。」

「你是說只有他們先不仁我們才能後不義?」邱學謙開始考慮如何讓秋營寨先不仁了。

二、刀槍仇殺

秋營寨的秋仁濤以打鐵為生,常走村串寨,向山民們兜售他的鐵器。此人是個唯利是圖的奸商,做夢都想發大財。一天,邱仁濤正在鎮上賣鐵器,邱學謙過去和秋仁濤一番密謀。最後雙方達成協議:邱學謙先給秋仁濤現大洋50元,秋仁濤到寨裡按邱學謙的要求辦好一件事,事成之後,邱學謙再給秋仁濤一百塊大洋。

這天,秋仁珉、秋慶凱、秋慶中三個魯莽漢子,在秋仁濤的一番鼓搗下,帶著三把大刀上河灘邱戶莊地盤上搶收莊稼了。他們不但是三把好刀手,還是三個好莊稼把式,幹起活來也是一般人比不上的。一頓飯功夫,他們身後就堆起了小山般地大堆莊稼。

就在他仨幹得正起勁時,從邱戶莊那邊來了一幫人。他們是怎麼知道有人在河灘上搶收他們的莊稼呢?不用我說:讀者朋友也清楚這是秋仁濤與邱學謙暗中策劃好的。他們都是在邱學謙的煽動下來與秋營寨的人鬧事的,這幫人大多也是些頭腦簡單的主兒。這幫人來勢洶洶快走如飛來到河灘上。他們看到秋營寨的三個小子竟在搶收他們種下的莊稼,頓時怒火中燒,上去就把秋仁珉他們痛打一頓。可憐的秋仁珉他們三人寡不敵眾,在被痛打之後,又被繩索緊綁,帶到了邱戶莊。

秋仁珉他們三人被弄到邱戶莊後,莊上人立即群情鼎沸。大家紛紛要求莊主將這三個小子宰了,然後再到秋營寨,把他們的寨子趟平,其中要求最強烈的當數邱學謙。邱學謙利用他的特殊身份,竭力勸莊主邱海山,立即對秋營寨採取行動。他說,這次出擊秋營寨,即有理又有義,因為他們已經不仁了。邱海山開始也不願小題大作,但他經不住邱學謙如簧之舌的巧言令色,即將決定對秋營寨動武。

邱學謙前腳剛走,另一個後腳即到。此人是誰?他不是別人,是莊裡有名的智多星邱永禮。正因為邱永禮是智多星,所以他還是莊主邱海山的軍師。現在邱海山正想聽聽他的主意。

「莊主,千萬不可輕舉妄動。」軍師怕主帥命令一出,血流成河。

「他們先壞江湖規矩,我們為什麼不能還擊呢?」莊主覺得此時出擊秋營寨理直氣壯。

「莊主,他們三人偷收河灘莊稼,就能代表秋營寨不顧江湖規矩。如果我們以此為由偷襲秋營寨,理屈的正是我們,壞江湖規矩的也是我們。」

「我們不偷襲秋營寨,我們大張旗鼓白日青天公開討伐。」

相關文章  20軍長津湖戰役簡況(二)

「即是這樣,我們也沒有充足的理由。再說,我們找到人家家門,未必能占到便宜,流血犧牲怕是我們在先。」

「你容我想想。」

邱永禮退下了。

邱永禮退下不到十分鐘,邱學謙就又來了。邱學謙是個十分狡猾又詭計多端的東西。剛才他離開莊主邱海山家時,碰見了邱永禮往裡去,他就怕邱永禮阻止邱海山行動,從而使他的詭計前功盡棄,所以就一直注意著邱海山家的門。他見邱永禮走了,就馬上又進了邱海山的家。這次他沒有讓邱永禮知道。

「莊主,千載難逢的機遇千萬不可錯過。現在我們一舉滅掉秋營寨,道義上,我們是為了討伐不仁不義、大逆不道之徒;利益上,從此,河灘就成了我們一個莊的了。快下令吧,當斷不斷,必有後患。莊主還記得,楚霸王的鴻門宴嗎?優柔寡斷,葬送了自己,成全了漢王。歷史上這樣的教訓還少嗎?多少個楚霸王那樣的英雄,最後都落得個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

「好,傳我的命令。明天,全莊出動,公開討伐秋營寨。」

「慢,先別急於傳令。莊主,為什麼要等到明天呢?今晚偷襲最好。」邱學謙不愧是喝過洋墨水的政客,這傢伙很會蠱惑人心,「明天我們未必會贏,要乾就必須勝利。兵書講,攻其不備,才能克敵制勝。」

「偷襲恐怕不大合乎江湖規矩。」

「為了勝利,不必張口江湖規矩,閉口江湖規矩。再說,我們攻打秋營寨正是為了維護江湖道義。」

邱海山終於拍案而起:「全莊出動,夜襲秋營寨。」

邱戶莊全莊人揮舞長槍在月黑風高之夜悄悄地進入了秋營寨,此時秋營寨全寨人正在熟睡之中。

當秋營寨的人被驚醒時,他們已成了人家刀俎上的魚肉了。他們慌忙起床倉促應戰,但哪裡還是邱戶莊的對手,等待他們的只能是非死即殘。

不到半個時辰戰鬥就結束了。邱海山帶領他的人走後,已掉了一條胳膊的秋正方發現他們傷亡嚴重,全寨大半青壯男丁被槍殺死,剩下的又有過半人傷殘。看來秋營寨是永遠也翻不了身了,想再戰勝邱戶莊,不藉助外力是不可能的。面對如此殘局,秋正方心裡比刀絞都難受。他萬萬沒有想到寨子傳到他的手裡,讓無情無義的邱戶莊幾近毀掉。他能不痛心嗎?寨子毀在他的手裡,就是死了,也無法向列祖列宗交待。此仇不報枉為寨主,但就目前寨子的實力如何完成復仇大業呢?

三、借力雪恨

就在秋正方欲罷不休,復仇不能,心中萬分痛苦之時,忽然從天上降下一個絕好的復仇良機。

這天,有一遊士不知從何方而來,徑直尋到寨主秋正方。遊士個頭不高,自稱江湖武俠,專為武林中的義士復仇,懲惡揚善是他的人生宗旨,他最不能容忍江湖中那些不仁不義、欺弱凌善之徒。他聽說邱戶莊莊主邱海山不顧江湖規矩無緣無故夜襲秋營寨,特來幫秋營寨懲除邱海山。

秋正方聽完遊士的話,道:「請問俠士高名貴姓,何方人士?」

遊士答曰:「在下浪跡天涯,家住東海之島,祖輩修武,專掃天下不平。」

「請問浪跡天涯先生,你是獨行俠客,還是幫派之主?」秋正方對浪跡天涯仍非常不解。

浪跡天涯非常傲慢:「要說勢力,天下無人能比。我們雖不是什麼幫什麼派,但我們的人多得很,全島人數千千萬萬,誰若與我們為敵,誰的末日立馬就到。」

顯然秋正方對這話一點不解。 「俠士如此慷慨,見我遭難,願拔刀相助,請問俠士對我們有何所求?」

相關文章  我不建議輕易從銀行離職或跳槽

「我們是打抱不平,沒有所求,不要求秋寨主有所回報。」說完他見秋正方仍滿臉的疑惑,又補充道「作為武林中人,我想見識見識你們的《刀技秘訣》,不知道寨主能否讓鄙人過上一目。」

秋正方犯愁了,這《刀技秘訣》是他們祖上傳下來的秘不外傳的絕技,如被浪跡天涯騙走,那他們就一切都完了。但是如果拒絕浪跡天涯,他還會不會替他們報仇呢?秋正方思考再三,最後還是答應了浪跡天涯。

秋正方帶全寨人跪在祠堂祖宗牌位前,供桌上放著一本書,書名曰《刀技秘訣》。秋正方一隻手豎立胸前,口中念念有詞:「列祖列宗在上,不肖後代正方無顏在您們面前說話。寨子已近毀於正方之手,今正方若不藉助外力速滅不仁不義的邱戶莊,我寨早晚會被有虎狼之心的邱戶莊毀掉。為了藉助、聯合寨外力量對付邱戶莊,正方不得已將我寨數代秘訣送於他人,請列祖列宗原諒不肖子孫正方之彌天大過。」接著他命人一刀砍掉了一隻雞頭,然後提起雞,雞血滴在祖先的供桌上。 「若正方不能報仇雪恨,不能復興我寨,下場將若此雞。」

四、指點迷津

《刀技秘訣》被浪跡天涯拿走後七天,正是秋正方與浪跡天涯約好,浪跡天涯帶人血洗邱戶莊之日。這天,秋正方心裡老是不踏實,好像十五隻吊桶打水,一直是七上八下的。尤其是昨天晚上的那個夢,更叫他坐立不安。昨天晚上他夢見浪跡天涯回到他的寨裡,將寨裡的所有人全殺完了。浪跡天涯殺他時,露出十分猙獰的面目,張牙舞爪地說他是邱戶莊派來的,為的是騙去《刀技秘訣》,然後滅掉秋營寨。醒來後,他出了一身泠汗。

忽而,秋正方聽到街上有鈴鐺聲。這一帶算命先生走街串村時總是手搖一個鈴鐺,願請算命先生的,聽到街上的鈴鐺聲,就可循聲找人。

算命先生被秋正方請到家裡,問秋正方求問何事。秋正方說出自己的生辰八字後,問算命先生自己是否有災難,要辦的事能否成功。

算命先生掐指一算,說今年災難很大,雖已遭受了一大劫難,但緊接著還將遭遇更大的災難,這場災難將給他的寨子帶來毀滅性的打擊。

秋正方問算命先生是否可以破除,算命先生說破倒能破,不過要秋正方對他說真話。當即秋正方就將他的寨子被不仁不義的小人邱海山偷襲的事,一五一十地給算命先生說了。說到寨內人員傷亡嚴重,自己僅剩一條獨臂時十分傷心,對邱海山及邱戶莊痛恨不已。

算命先生問清了寨子遭劫的日期時辰,又掐指一算,說此事雖然邱海山不講江湖規矩,但從卦中來看秋營寨的人也有不對之處。秋正方一聽這話,立即跳了起來,說我們完全是受偷襲,能有什麼過錯。

算命先生說也許有的事你還不知道。接著他又用右手的拇指指甲掐食指,中指及無名指,掐了一番之後,說:「秋寨主,你們寨子裡有叫慶中的嗎?」秋正方說有這麼個人,又問這人怎麼了。

算命先生說,按命理推算,這人與另外兩人做過對你的寨子不利的事,可能你還不知道。算命先生這麼一說,秋正方猛然間想到這幾天他好像一直沒見過慶中、慶凱和仁珉他們三人。遭邱戶莊血洗的那天夜裡,全寨人都出動了,可就是沒見到慶中他們三人。當時怎麼就沒有想到呢?

想到這兒,秋正方立馬差人去叫秋慶中他們三人。秋慶中一進來,秋正方還沒來得及問他這幾天上哪兒去了,他就「撲通」一聲給秋正方跪下了。

見到秋慶中下跪,秋正方更是一頭霧水。這時秋慶中說話了,「寨主,我有罪,是我們三人毀了我們的寨子。」「慶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秋慶中流著淚說了他們去灘上搶收,被邱戶莊擄去,然後邱戶莊以此為藉口夜襲寨子。他們被邱戶莊關進一間房裡,外面上了鎖,還有人看著。半夜他們將門弄開準備逃跑,不料仁珉、慶凱兩人被抓住,只有秋慶中一人逃回了秋營寨。

一聽這話,秋正方勃然大怒,「沒想到你們三個混帳東西竟背著我去河灘上搶收莊稼,你們膽大妄為。今天即使逃脫了邱戶莊的懲罰,我也饒不了你。說吧,你打算接受哪一種刑罰?」

跪在地上的秋慶中知道自己惹下了彌天大禍。他想若如實說出他們是在鐵匠秋仁濤的指使下去乾的,興許罪過會輕點。於是他就把去灘上搶莊稼前的那天晚上秋仁濤如何唆使他們的事說了一遍。秋正方命速傳秋仁濤過去,但此時秋仁濤已不見蹤影。

這時,秋正方腦海中立即想到秋仁濤背後肯定還有人,正是此人一手策劃了這件事。但這人是誰呢?他的目標好像不僅僅是秋營寨。秋正方問算命先生:「算命先生能否算算我寨的劫數是否到頭?」

「在下不知秋寨主是否還要繼續找邱戶莊報仇。如果寨主咽不下這口氣,欲找外人替你報仇雪恨,那麼就會應照江湖上的一句老話:冤冤相報何時了,恐怕最後吃虧的還是寨主。另外,我還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相關文章  看不懂的勾兌酒,不是白酒了還在漲價,為啥不把糧食酒當根蔥?

「先生但講無妨。」

「寨主是否聽說山外已有日寇入侵我中華領土,且日寇鐵蹄距我們這裡已很近了。他們只所以不敢貿然進山,就是害怕貴寨的刀和邱戶莊的槍。如果日寇利用你們兩家的矛盾,將你們滅掉,然後再將你們的秘訣、秘籍弄到手,用你們的刀法、槍法去禍害我國百姓,這不僅是你們兩家的悲劇,更是我全中華的悲劇。這樣正是日寇的狼子野心所在,我中華兒女萬萬不可上日寇此當。由貴寨的秋仁濤的下落不明,使我想到邱戶莊有一個留日學生剛回到邱戶莊,他們會不會勾結在一起,禍害兩個村……」

不等算命先生把話說完,秋正方就抓住他的前胸死勁地搖了幾下,「你說什麼,你是邱戶莊的吧,你跟我說實話。邱戶莊現在怎麼啦,他們正在……」

算命先生並不害怕,他的心反而十分坦然,大不了就是一死。來秋營寨之前,他已經想好了,做好了充分的心理準備。秋正方命人立即集合全村人(所謂全村人,其實已經沒有多少人了)。他要帶領他的人還有算命先生開赴邱戶莊。

五、刀槍和合

幾天來邱戶莊正沉浸在一片歡樂喜慶的氣氛中。他們偷襲、懲罰秋營寨的成功。既主持了江湖正義,又為自己出了一口氣。更重要的是他們從此將再也沒有對手,邱戶莊從此可以天下無敵了。秋營寨至少在百年之內不可能恢復元氣。

然而他們卻沒想到,他們的劫數就在眼前。剛才全村還是一派祥和、歡樂,幾分鐘後就被騰騰殺氣所籠罩。一隊看似江湖武士的人在浪跡天涯的帶領下進村了。他們個個蠻橫無理,見人就打,但口中卻說他們是替天行道,懲處武林敗類,剷除不仁不義之徒。

迫不得已邱戶莊的人倉促應戰,一時間雙方打得難解難分。邱戶莊由於沒有準備,漸漸地露出敗勢。他們只是招架應付,缺乏主動進攻,他們的槍法也失去了以前的威風。對方得力於他們的突然襲擊,打得邱戶莊措手不及。這些人越戰越強,邱戶莊節節敗退。

就在邱戶莊的傷亡不斷增多,漸漸地有些招架不住之時,從村外又殺來一隊人馬。這隊人馬的頭領是秋正方,這些人個個都手舉大刀,威風凜凜。

邱海山一見秋正方帶人殺進邱戶莊,不由失聲大叫「不好,我的末日到矣。」他知道秋營寨的人加入到這場拼殺,無疑會加快他們的失敗,使他們敗得更殘。他們夜襲秋營寨,還沒有將全寨斬盡殺絕,然而今日他們卻難以逃脫如此之命運。

浪跡天涯看到了秋正方拍手叫好,「秋寨主,你是怕我們對付不了一個小小的邱戶莊,還是怕我們收了你的東西不替你雪恨,而來看看我行動了沒有?好了,既然來了就參戰吧。」

「我們是會參戰的,我們來此就是為了參戰。」說完,秋正方獨臂掄起大刀先在眾人中找到了邱學謙和秋仁濤。只見他們兩人正在一邊指指戳戳,邊說邊笑,好不得意。秋正方揮起大刀,在邱學謙和秋仁濤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之際,他們的頭就滾到地上了。

秋正方殺了邱學謙和秋仁濤之後,見邱海山與浪跡天涯殺得天翻地覆,邱海山已顯出力不從心,招招失誤,眼看就將敗在浪跡天涯之手。秋正方用獨臂揮起大刀,就向浪跡天涯頭上砍去。浪跡天涯高喊:「秋寨主,你瘋了!我正為你復仇啊,你我應該一起對付不仁不義的邱海山才對。」邱海山見狀也大惑不解,以為秋正方弄錯了。

其實,秋正方既沒瘋也沒弄錯。他聽了算命先生的話後猛然醒悟了,尤其是浪跡天涯曾經對他說過的「要說勢力,天下無人能比……,全島人數千千萬,誰若與我們為敵,定叫他末日來臨」反覆在他耳畔迴響。還有浪跡天涯矮矮的個頭,滿臉的傲慢,這不分明就是一個十足的小日本嗎?他一心要《刀技秘訣》,又要血洗邱戶莊……這一切的一切,再清楚不過地說明浪跡天涯是我們共同的敵人。所以他才先殺邱學謙和秋仁濤,然後才過來幫邱莊主對付浪跡天涯。

秋正方的刀朝浪跡天涯頭上砍去,浪跡天涯一個鷂子翻身,躲過了大刀,然後出其不意地從袖中飛出一暗器,直飛向秋正方的前胸。此刻的秋正方舉起刀正準備向浪跡天涯砍第二刀,並沒有註意有暗器飛向自己。就在暗器即將落到秋正方的前胸,邱海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向秋正方,擋住了暗器。暗器落在了邱海山心臟處,鮮血從邱海山身上滴下。秋正方咬著牙從邱海山身後躍出,躍到浪跡天涯身邊。浪跡天涯飛出暗器後,正要看秋正方如何中暗器身亡,冷不防秋正方的刀已插進了他的心臟。

浪跡天涯倒下後,秋正方立即又返回到邱海山身邊,用一條手臂托住邱海山:「邱莊主,你不能死,我們還有很多事要辦。我們刀槍聯合起來,把鬼子趕出咱們中國。」

算命先生見到此情此境,好不感慨,跑到邱海山面前高喊:「莊主,你醒醒,秋寨主要與我們聯合,共同抗日。」

邱海山用力睜開眼睛,用盡最後的力氣說:「永禮,是你去秋營寨勸說秋寨主的吧。」不錯,正是邱永禮在勸說邱海山無效的情況下,扮做算命先生,做通了秋正方的思想工作。他怕兩村中計後同歸於盡,這樣日寇就會毫無顧忌地進入這一帶。最使他擔心的是日寇滅掉兩村後,竊奪《刀技秘訣》和《槍法秘籍》。正是因此,他才想盡辦法將《槍法秘籍》從莊主手裡弄了過來。這時邱海山又斷斷續續地說:「永禮,把《槍法秘籍》交給秋寨主。咱的人也全交給秋寨主,由秋寨主統一指揮。」邱海山竭盡全力說完後,就永遠地閉上了眼睛,任憑秋正方與邱永禮拚命地呼喊,他的眼睛再也睜不開了。

此時,浪跡天涯也用盡吃奶的力氣笑著說:「秋正方,雖然你殺了我,但你的《刀技秘訣》還是到了皇軍的手裡,大日本皇軍將用你們中國的刀技殺你們中國人。」秋正方聞聽此言,不禁哈哈大笑,「你認為我是三歲玩童,我能把祖傳絕技輕易給你,你手裡的那是本假的。」浪跡天涯氣得渾身發抖,不一會兒就去閻王爺那裡報到了。

不久,八路軍裡就多了一支專用刀槍殺日寇的遊擊隊,隊長是一個背著一把大刀的獨臂漢子,他們的刀槍往往能把使用洋槍洋砲的日本鬼子打得聞風喪膽。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