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特寫 | 吉利入局力帆重整背後:重慶政府出面,極速進軍西南區


文:懂車帝原創 常思玥

[懂車帝原創 行業] 力帆揭開了重整大幕,出現在最醒目位置的是吉利。這兩個企業在初期的資本屬性、發展路徑都如出一轍,但時過境遷卻走到了截然不同的境地。

特寫 | 吉利入局力帆重整背後:重慶政府出面,極速進軍西南區

9月14日,重慶兩江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兩江基金」)、吉利邁捷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邁捷投資」)以聯合體身份,作為意向重整投資人參與力帆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力帆股份」)的重整工作。

特寫 | 吉利入局力帆重整背後:重慶政府出面,極速進軍西南區

力帆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發布關於招募重整投資人的進展公告

這意味著,吉利正式參與了力帆的重整。一家是自主汽車品牌的龍頭企業,一家是負債纍纍的邊緣自主品牌,吉利為什麼會入局力帆的重整?從事件背後去切入,似乎能夠看出一些端倪。

猜想1: 吉利會採用長豐獵豹模式?

從重整的發起過程來看,吉利參與到力帆重整與其接管長豐獵豹的模式幾乎如出一轍,政府在其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助推作用。

此次重整力帆的聯合體就是吉利與政府的聯手,兩江基金隸屬於重慶兩江新區管理委員會,而邁捷投資則是吉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

實際上吉利與重慶政府之間的合作早已展開,今年7月1日,重慶兩江新區與吉利控股集團正式簽約,高端新能源整車項目吉利工業互聯網總部數字化工廠項目落戶兩江新區。

特寫 | 吉利入局力帆重整背後:重慶政府出面,極速進軍西南區

9月30日,重慶市人民政府與吉利科技集團簽署了全面戰略合作框架協議

而在9月30日,重慶市人民政府與吉利科技集團再次簽署了全面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根據協議,共同推動吉利科技集團新能源換電模式在重慶市全域應用,開展換電網路建設。

特寫 | 吉利入局力帆重整背後:重慶政府出面,極速進軍西南區

吉利科技集團在重慶布局的換電站

重整/接手當地的邊緣自主企業、與政府簽署合作協議,吉利在不久前剛剛實踐過這樣的模式。

4月27日,吉利控股集團與湖南省人民政府、長沙市人民政府在長沙正式簽署戰略合作協議,託管湖南省省屬國有企業長豐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下屬湖南獵豹汽車股份有限公司長沙工廠,從事新能源汽車整車的生產和銷售。

特寫 | 吉利入局力帆重整背後:重慶政府出面,極速進軍西南區

4月27日,吉利控股集團與湖南省人民政府、長沙市人民政府在長沙正式簽署戰略合作協議

當時吉利控股集團董事長李書福曾表示:「我們將不辱使命,積極幫助長豐獵豹這一湖南本土汽車品牌早日擺脫困境、實現新的發展;同時懷揣新的夢想,在湘大力發展新能源汽車產業。”

可以看出,無論是對力帆的重整,還是對長豐獵豹的接管,都是由政府牽頭,與吉利聯手之後的行動,而對於吉利來說,他們更看重的或許是背後的優質資產和市場。

要知道,長豐獵豹的長沙工廠於2018年才剛剛建成,有消息稱這一工廠的建設投資達到了100億元,綜合硬體實力非常可觀,而這或許也是吉利選擇接盤的原因之一。

特寫 | 吉利入局力帆重整背後:重慶政府出面,極速進軍西南區

長豐獵豹長沙基地

反觀力帆這邊,吉利看中的可能是其布局換電站的經驗以及摩托車板塊的優勢。

2015年8月,力帆集團全資子公司移峰能源曾經入局過換電的領域,希望與分時租賃企業盼達用車形成生態閉環,但後來在造車主業上已經難以為繼的力帆汽車顯然無暇顧及這兩項業務。吉利在重慶布局換電站雖然不會用到這些業務的硬體,但在一些資源的打通以及經驗的借鑒上仍然能夠獲得一些有價值的信息。

特寫 | 吉利入局力帆重整背後:重慶政府出面,極速進軍西南區

移峰能源正在進行換電

摩托車板塊則比較敏感,對力帆來說,這是董事長尹明善一手締造力帆集團的起點,同時也是李書福的吉利集團早期涉足的業務。

目前吉利對於摩托車同樣有所布局,除了自身的吉銘摩托以外,2016年,吉利控股集團入股錢江摩托,占股29.77%,成為其第一大股東。而貝納利品牌則是在2006年被錢江摩托收購,因此目前吉利擁有吉利牌、貝納利以及錢江摩托3個摩托車品牌。

特寫 | 吉利入局力帆重整背後:重慶政府出面,極速進軍西南區

吉銘雷神500

或許吉利想要將摩托車板塊整合納入,但力帆能否接受則又是另一回事。行業內有分析人士指出,尹明善家族並不想放棄力帆集團的控制權,因此吉利的重整能否如願推進,恐怕仍然需要進一步觀察。

猜想2:為了急速進軍西南區,壓制長安?

從方式上,吉利或許參考了對於長豐集團的接管模式,但如果從市場布局角度考慮,吉利或許希望進一步提升西南區市場的市佔率,從而在老對手長安汽車的總部位置搶佔先機。

相關數據顯示,在今年8月,長安汽車在西南地區的銷量達到1.94萬輛,位居自主品牌銷量第一的位置,而吉利汽車的銷量數據為1.37萬輛,位居自主品牌銷量第二。如果聚焦在重慶單一市場,8月份長安汽車的銷量是吉利的3倍。

特寫 | 吉利入局力帆重整背後:重慶政府出面,極速進軍西南區

長安UNI-T

不只是市場上的競爭,在上文中提到過,吉利近期密集的與重慶政府進行簽約,其中一個重要項目就是布局換電站,按照吉利的規劃,2021年將在重慶建成100座換電站,2023年計劃落成200餘座換電站,將重慶打造成換電示範城市。

巧合的是,這距離長安新能源在重慶的換電站布局僅僅過去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今年9月3日,長安新能源同樣在重慶開始了營運車輛的換電站布局。

特寫 | 吉利入局力帆重整背後:重慶政府出面,極速進軍西南區

長安新能源在重慶布局的換電站

市場上互相抗衡,換電站布局上一前一後,同為中國自主品牌三強企業的吉利與長安,或許即將開始在以重慶為圓點的西南市場進行正面交鋒。據了解,目前吉利的研發中心已經在重慶落戶,在網路中已經能夠看到相關的招聘信息。

特寫 | 吉利入局力帆重整背後:重慶政府出面,極速進軍西南區

兩江新區是繼上海浦東新區、天津濱海新區后,由國務院直接批複的第三個國家級開發開放新區,新區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開展先進位造業。本土的長安汽車在此紮根,未來還會有長安汽車全球軟體中心、長安凱程汽車項目等一系列項目落地,此時吉利新能源汽車整車項目的落地,或許同樣意味良多。

對於兩江新區來說,多吸納一個吉利進駐,無疑是巨大利好,但同時也意味著為吉利與長安提供了一個競爭的土壤,而吉利參與到力帆汽車的重整之中,或許就是其加速西南區布局的第一步。

但與此同時,吉利同樣需要考慮下其產能過剩的問題,吉利汽車2019年年報顯示,公司共有11個整車工廠,設計總產能為210萬輛,2019年產能利用率約為64%。

特寫 | 吉利入局力帆重整背後:重慶政府出面,極速進軍西南區

吉利汽車寶雞製造基地

而在2020年,吉利又拿下了長豐獵豹的生產基地,並將在重慶兩江新區投產新能源整車基地,產能會進一步提升,如果未來也將力帆的產能納入,或許整體的利用率仍然會偏低。

寫在最後:

目前力帆汽車似乎處於重整的初步階段中,以邁捷投資和兩江基金為聯合體的投資人身份是否能夠成功介入到重整中,並不能一蹴而就,幾方或許還需要多次的博弈與探討才能得出結果,同時也會有重整不成功的可能性。

特寫 | 吉利入局力帆重整背後:重慶政府出面,極速進軍西南區

力帆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力帆股份」)董事長尹明善

如果重整達成,這件事還有更多的看點可以關註:尹明善家族是否會放棄力帆的控制權?吉利如何平衡力帆的資產以及其在兩江新區投資的新能源汽車整車項目?西南區的市場份額是否會發生變化?

這些問題我們或許要等到重整結束之時才能看到一些眉目,但無論結局如何,重慶汽車城或許短時間之內會籠罩在一團迷霧中。

版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