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奪冠》為什麼讓陳忠和看了不舒服?就是觀眾也覺得不舒服


《奪冠》為什麼讓陳忠和看了不舒服?就是觀眾也覺得不舒服

勝利者是不受譴責的。

所以,歷史是屬於勝利者的。

《奪冠》令陳忠和難堪的地方,是把陳忠和作為一個失敗者來反襯勝利者的偉大,這是任何人都接受不了。

出現這樣的局面,與《奪冠》的設置構思有關。

《奪冠》一開始就出現了一個由陳忠和原型衍生出來的角色,這個角色後來由黃渤來扮演。

不是說黃渤演的不好,但黃渤為整個電影提供了一個小丑、弄臣式兼具的陪襯角色,而這個角色,在陳忠和第一次出現的時候,就是一個陪打教練的身份。

《奪冠》為什麼讓陳忠和看了不舒服?就是觀眾也覺得不舒服

無論是陳忠和在電影里的職業身份,還是他在電影里的形象定位,都是一個陪襯者的角色。

顯然,《奪冠》的編導在確定整個電影的敘事思路的時候,就意識到一部電影要立足得住,就必須依靠個人的視角來完成。

可以想象,電影的編導肯定設想過以郎平的女兒的角度來表現電影的情節敘事,這也是電影里殘留了一點郎平女兒、也就是陳沖女兒扮演的那個角色的一面之緣。

按照這樣的構思,電影編劇將面臨著直面郎平的個人私生活的難題,這顯然會碰到郎平本人的攔網截擊。

因為郎平的這一段情感糾結,是她自己都不願去詳細回顧並且能夠展覽在公眾面前的痛點。

這樣,電影里便對郎平的情感不置一詞,完全忽略,然後憑空出現了一個郎平的女兒在電話里與郎平的一段對話,以代表郎平的親情維度。

顯然,郎平女兒的視角設置被電影所否定。

《奪冠》為什麼讓陳忠和看了不舒服?就是觀眾也覺得不舒服

那麼,還有哪一個角色,能夠平行地對等於郎平的跌宕起伏的人生,起到襯托她的輝煌傳奇的幕後背景牆呢?

殘酷的是,陳忠和是一個天造地設的合適人選。

所以,陳忠和如果撇開電影里對他的庸俗化與惡趣化演繹,應該感到欣慰的是,他其實承擔了電影里的引領觀眾介入到電影情境里的關鍵性視角,猶如但丁在《神曲》里設置的那個古羅馬詩人所擔負的引領職責。

影片一開始,觀眾就隨著陳忠和角色的一臉懵懂的神情,結識了一眾女排的隊員及從頭至尾都板著一個面孔的前女排教練,因為電影里也沒有提及他就是那個當年國人皆知的袁偉民,所以,我們也佯裝不知地把他看成是一個純粹的古板著面孔的前教練。

《奪冠》為什麼讓陳忠和看了不舒服?就是觀眾也覺得不舒服

問題是,陳忠和的角色,就像是一個突然進入到現場的外來者,根本沒有一種堅定的紮根信念,而他在電影里,正是被郎平教導著與引領著,才融入了女排這個集體。

電影里展現出陳忠和開始時的臨時觀念,他對郎平苦苦訓練的不夠理解,直到女排與江蘇男排對壘的時候,他才突然間幡然醒悟過來,覺得他自己已經與女排集體息息相通。

《奪冠》為什麼讓陳忠和看了不舒服?就是觀眾也覺得不舒服

而當他一心與女排心心相印的時候,郎平適時地給了這個不思進取的角色澆了一盆冷水,就是告訴他,你不能一輩子做陪打教練,銀幕上的陳忠和醍醐灌頂,找到了職業方向。

後來他在擔任女排教練的時候,電影對他的戰績一筆帶過,彷彿他在擔任中國女排教練的時候,毫無成績。

電影里特意選用了他與郎平帶領的美國隊交鋒之後的兩個人場景,這個場景帶有很大的虛構成份,因為很難想象,在一場劍拔弩張的交戰之後,兩個隊的主教練能夠在空曠的賽場里,有這麼一番各懷心思的對話。

陳忠和在這一刻的反應,確實出人意料,他指出了郎平雖然贏了比賽,但卻受到國人的唾罵,而在這一方面,言外之意,是陳忠和覺得自己勝利了,獲得了全國民眾的後盾支持。

《奪冠》為什麼讓陳忠和看了不舒服?就是觀眾也覺得不舒服

然後電影鏡頭裡陳忠和揚長而去,實際上,很難想象,當時的情境下,中國人還是這麼狹隘,而這樣國民的心態 出現在陳忠和身上,更讓陳忠和成為一種中國人狹隘精神的代表。

你說陳忠和能感到滿意嗎?

電影里也討論了中國女排失去關注的原因,是因為時代不同了,中國人日益把比賽當成了比賽,而不是在她們身上承載著早年的家國夢想,但電影最終也失陷在含糊的電影理念里,盤桓在想說明但又不敢觸及的核心問題,那就是女排究竟需不需要精神。

但陳忠和在電影里儼然成為中國狹隘性的一個代表。

《奪冠》為什麼讓陳忠和看了不舒服?就是觀眾也覺得不舒服

後來,他主動放棄競選中國女排教練,看起來高風亮節,但是他日後對郎平背後說出的話,卻說明根本不是他有一種大局為重的動機驅動,而是他察言觀色,見風使舵,稱他是知道他報了也不會選他,所以才沒有沽名釣譽,反而落得一個好名聲。

這個情節實在有一些搞笑,也許這是陳忠和的真實心態,但電影把這一切表現出來,也剝奪了這一個角色唯一的一次亮點,凸現的卻是一個平庸者識時務的無奈。

陳忠和能覺得舒服嗎?

影片里,呈現出唯一的前後對應技巧的是陳忠和與郎平在機場喝咖啡的鏡頭,如果說第一次展示的是郎平對陳忠和的安慰的話,那麼第二次陳忠和的存在,依然是沉寂於郎平的陰影下,而這中間,卻無視陳忠和也有他的輝煌時刻,這就是在雅典奧運會上他帶領著中國女排取得過世界冠軍,而這一切都如同陳忠和在電影里的陪襯角色一樣,被略而不提,而中國女排跳過陳忠和執掌教鞭的時代也是難以呈現奪冠之路的整個起伏的,而電影最終蠻橫地採取了一種簡單的因果方法,直接抹平了前中國女排教練袁偉民時代與郎平時代之間二十七年的時光,彷彿中國女排在那個時段里,一直如同字幕所展示的那樣,陷於低谷里徘徊不前,而只有郎平帶來了一種與美國女排隊員一起成功地戰勝中國隊的所謂新潮理念,才使得中國女排重演了八十年代的高潮。

《奪冠》為什麼讓陳忠和看了不舒服?就是觀眾也覺得不舒服

電影的強制的理念化設計,很自然地把陳忠和的時代給踩踏進泥土了,電影最終也沒有按照電影中段界定的氣勢如虹的郎平所策劃的全新理念作用下的中國女排發展軌跡,把最後的一次奪冠看成是這種理念的勝利,電影模糊了它的主題思想,而陳忠和在電影里只是用他的軟弱+無能的形象,代表著一種碌碌無為、安於現狀、不思進取、得過且過的一種陳腐狀態。

這樣,《奪冠》在整個電影里的理念的矛盾的情況下,只有陳忠和的這種無為狀態,成了最終可以襯托郎平成功的一個負面樣板。

你能說陳忠和會覺得這符合他的付出嗎?

因此,把陳忠和推出來作為一個陪襯,是電影編製的需要,它給予電影一個貫穿全片的一線串珠的視點,對袁偉民時代的教練,電影不敢輕易挑戰,而陳忠和卻不幸地被編導拿來練手,來成為電影搖擺不定主題理念的一個拯救性人物,從而使他化身電影里的最重要的形象元素。

《奪冠》為什麼讓陳忠和看了不舒服?就是觀眾也覺得不舒服

可以說,影片里的平庸的搞笑部分,完全是由陳忠和提供的,當電影無法用一種理念去綱舉目張的時候,用一個弄臣一般的小丑角色來反襯形象上的高大上是安全的方法,陳忠和在影片里就擔當了這樣的職能。

從純粹的藝術角度來講,電影里添加陳忠和這樣的角色,豐富了電影的幽默感與形象奪目性,比如以陳忠和為原型的教練,在江蘇男排人高馬大的隊列中,反襯出尷尬的身高,電影的搞笑段落由此而生髮,但符合此一人物的真實狀況嗎?甚至他被女排隊員抬舉起來、拋向空中的場面,體現了電影意欲強調的他已經與女排隊員心心相印的這種情境,但是,這一段也是拿他缺乏男人氣來進行昭然若揭的惡搞的。

《奪冠》為什麼讓陳忠和看了不舒服?就是觀眾也覺得不舒服

成年後陳忠和的扮演者黃渤沿襲了青年時代的搞笑設定,黃渤的幽默有他獨擅勝場的地方,但是也有他不能拿到正面場合的限制性與規定性,而《奪冠》這樣的主旋律電影,恰恰拿陳忠和來開涮,雖然符合電影的規律,但無辜地犧牲於電影製作規律的陳忠和,肯定是喊冤叫屈的。

《奪冠》有沒有更好的人物設定選擇?

我們上面提到的郎平的女兒是一個不錯的視角,但顧忌到郎平的婚姻狀況,電影不敢深入下去,郎平也會不能容忍。所以,只能拿人畜無害的陳忠和修鍊開打了。

《奪冠》為什麼讓陳忠和看了不舒服?就是觀眾也覺得不舒服

傳說中的陳忠和角色本來還有一些不雅行徑的展示,電影里作了刪改,但這一人物的根本設定與處置定位,電影已經浹髓淪肌到《奪冠》的角角落落,無法大動手術了,但應該說最後電影能夠公映,也可以看出是陳忠和放了一馬。

當然換了一個角度,陳忠和也可以笑看電影,聽之由之。不知在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導致了電影與原型人物之間在電影成形之後的齟齬。嚴格地講,陳忠和有與電影理論的必要,大度地後退一步,也是一個可行的選擇。

《奪冠》為什麼讓陳忠和看了不舒服?就是觀眾也覺得不舒服

勝利者有其話語權,但普通人也能獲得自己的擁躉,用親和力獲取自身的無敵罩身。

本文由「文學私秘」原創,揭密文化隱衷,袒現創作要津,把握人性意旨,透視靈魂真相,敬請指正。如要轉載須徵得本人同意,並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