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新消息

一根藤上七個瓜,朱一龍隱婚背後的大瓜


小夥伴們,要論到娛樂圈挖掘技術哪家強,那毫無疑問還得是柳林呀,對不對。

不知道還有沒有小夥伴記得柳林早在翟天臨事件時,就寫過一篇深度挖掘事件背後真相的文章,文章的名字好像是翟天臨事件還沒沉下去,這邊廂按下葫蘆又起來瓢,有興趣的小夥伴可以去搜搜看看,很早以前的文章了,不知道現在還能不能搜到。

其實朱一龍這個事要追究起來吧,還得是論壇上的一篇熱門帖子,小夥伴們見下圖。

這張帖子到底有多熱呢,小夥伴們看到它的點贊數和收藏轉發數了麼,是不是有點嚇到你,然而這張爆熱的帖子,最高點讚的回覆都是在質疑這件事,畢竟僅僅憑著一張月餅的照片,就說朱一龍隱婚是不是有點妄想狂了,怪不得底下的網友都在嘲笑樓主。

而且,緊接著這張熱帖之後,朱一龍的工作室也出來闢謠了,還發了一個宣告。所以這件事發展到這裡,應該說就可以畫上一個圓滿的結尾符了,不是嗎。

有小夥伴可能就奇怪了,柳林你的文章不是也該結束了嗎。

嘿嘿,你們是不是忘記了柳林的挖掘機技術了,來看看柳林又挖出來了什麼,柳林挖出來了一根藤,這根藤上還牽出來一連串的大瓜……

整個事件看下來,柳林覺得首先被網友們懷疑的是一張朱一龍非常日常的照片,小夥伴們見上圖,就很普通的一張生活照啊,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當然有了,因為這張非常普通的生活照片,被眼尖的網友發現了非常奇怪的地方,也就是圖上用虛線框住的兩個圖案。

是的,你一定認出來了,這是兩個嬰兒用品,那麼,朱一龍不是未婚嗎,為什麼家裡會有嬰兒用品呢。

更為厲害的就是,網友還從淘寶和天貓上找到了同款的嬰兒用品,對比看一下,圖案一模一樣。

然後,柳林就順著這條線繼續往前挖,感覺自己有點像在鬼吹燈裡的情節一樣,有點刺激。

很快,柳林就挖出了這根藤上的第一個大瓜,翟天臨。

萬萬沒想到啊,一年之後,柳林的文章居然還能跟一年前的文章牽上關係,這一次居然又有翟天臨,柳林也是服了。

找到翟天臨這個大線索之後,所有問題就都不是事了,後面的大瓜一個個地浮出水面。

從翟天臨這裡開始,第二個關鍵人物也被挖出來,她就是朱一龍的隱婚物件,郭嘯。

郭嘯最大的一個證據是她和朱一龍共同使用的一輛車,還有網友曬出了這輛車在國家大劇院停車場的存根,換句話說,你會很容易地推測,郭嘯和朱一龍的關係已經親密到了可以任意使用對方私家車的程度。

接下來就更不得了,網友不得知道通過什麼手段,弄到了一張郭嘯的「出生證明」,小夥伴們見下圖。

如果你仔細看這個出生證上的資訊,你會發現居然與網上的傳聞驚人地一致。

還有,有個網友通過簡訊驗證,進一步驗證了朱一龍隱婚的真實性,大家都知道,高鐵的車票在簡訊驗證的時候,如果身份資訊對不上的話,是無法錄入和通過的。

這個網友是如何做到的呢,是通過綁定了乘車人的資訊來驗證的,也是厲害。

現在的網友,真的不能小看啊,哈哈。

柳林順著郭嘯這條線索,很快挖出了郭嘯的名字,是叫徐子瑄,也就是網上傳說的那個隱婚者,不過徐子瑄這個名字是個藝名,她本人的名字就是郭嘯。

更為驚人的就是,這個徐子瑄還有了一個孩子,而孩子的名字也是把朱一龍事件推上熱議的原動力。

據網友的調查,朱一龍的奶奶姓朱,而爺爺姓皮。朱一龍的爺爺當年因為是倒插門,所以三代之後,必須要還宗,也就是改回到爺爺姓,於是就姓了皮。論壇上一張討論「反朱還皮」的帖子,回覆數和熱度都高得驚人,之前柳林還不知道這張帖子是在討論什麼,直到進入帖子後才知道是在說朱一龍。

雖然這些都被朱一龍的工作室闢謠了,但是不影響小夥伴們吃瓜吧,下面柳林接著開挖掘機,再往下挖。

朱一龍除了把孩子的姓改為皮之外,網友還發現,朱一龍以前的網名居然叫「皮諾曹」,這是一個他使用了多年的常用網名。

而且,還有網友注意到,朱一龍在遊戲中的ID,居然也是這個名字,甚至連朱一龍的媽媽,ID都起了一個名字叫「皮諾曹慧」。

有網友發現,郭嘯的公司地址與朱一龍媽媽的淘寶收貨地址,竟然一模一樣,是同一個地址。

下圖是朱一龍工作室一個工作人員的網路ID名,叫「巨皮軍團」,這個工作人員據說是朱一龍爺爺那邊的一個親戚。

還有一個證據,有個網友居然找到了朱一龍多年前的一部劇,名字叫《家宴》,在這部劇中,有一個路人角色,是一個在親子鑑定中心工作的工作人員,你猜他叫什麼名字,小夥伴們見下圖,他的名字居然叫「皮一龍」。

而且他的出生日期竟然與朱一龍本人一模一樣,請閉上你驚訝的大嘴巴,哈哈。

不要佩服柳林的挖掘機技術,你應該佩服網友的顯微鏡眼睛和驚人的觀察推理能力,這些網友沒有在警察局上班,真是屈才了,一個個的,這麼能。

廢話少說,再跟著柳林一起往下看,還有更驚人的瓜。

通過搜尋郭嘯的學校,有網友開始質疑朱一龍的隱婚物件,也就是郭嘯的「學術造假」猜測,這個猜測當然就與郭嘯的同學有關,你猜郭嘯的同學是誰,就是下圖中的翟天臨。

國內娛樂圈「學術造假」第一人。

在這張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的合照上,網友還認出了朱一龍,好傢伙,原來朱一龍與郭嘯,還是同學關係。

更為神奇的就是,這個合照上這一屆的所有研究生,保送名額只有兩個,一個是大家都知道的翟天臨,而另一個呢,正是郭嘯。

有小夥伴就奇怪了,為什麼大家都不知道郭嘯呢,當然是因為她沒有名氣啊,沒有引起大家的注意也正常,不過現在也不晚。

下圖的資訊量很大,小夥伴們自己琢磨,柳林就不多說了。

神奇的網友,還查到了翟天臨十年前與徐子瑄的聊天記錄,徐子瑄這個名字是不是很熟悉,沒錯,正是郭嘯的藝名。

兩人的聊天記錄如下。

讀過研究生的小夥伴,應該都知道,畢業的時候,每個學生必須要在國內外公開出版的學術期刊上至少正式釋出一篇學術論文,才有可能畢業。

然而,很有意思的就是,在知網上根本找不到有郭嘯名字的論文,網友們不死心,又換了一個名字徐子瑄,仍然一無所獲。

但有網友在國家圖書館的文津檔案中,找到了一篇叫「尋找角色的靈魂」的東西,論壇上很多網友嘲笑說,根本看不懂這篇文章題目的邏輯性在哪,而且還有語病。

還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地方,從上圖中可以看出,這篇題目有語病的論文,指導老師是陳浥,陳浥是誰,正是指導翟天臨論文的那個導師,一年前翟天臨事件的另一個男主角。

差點忘記了,說一下上圖中論文的完整題目,叫「淺談演員創造角色的人的精神生活」,是不是很拗口,也很小學生,要按網友的話說,就叫狗屁不通。

好吧,下面柳林也不準備繼續再往下挖了,俗話說得好啊,一根藤上的瓜真是多啊,一牽出來就一個接一個的露出來了,都在一根藤上。

今天先到這兒吧,柳林還要去買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