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代碼寫到70歲,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你聽說過年紀最大的程式設計師,今年多少歲了?

鵝廠馬化騰,1971年出生,今年50歲

小米ceo雷軍,1969年出生,今年52歲

金山軟體創始人、「中國第一程式設計師」求伯君,1964年出生,今年57歲

這群熱血青年,如今已經不再執著於寫代碼,轉而開拓者屬於自己的科技帝國。但仍有一群人,他們始終對代碼滿懷熱情,將寫代碼當作自己一生的事業。

寫代碼一直寫到70歲,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當許多人還在糾結,自己到底能不能實現「寫代碼寫到70歲」願望的時候,大衛·卡特勒已經成為了先行者。

或許你沒有聽說過他的名字,但你一定對他的故事有所耳聞——在進行一個項目時,團隊預測一項工程要數月完成,他看不過去,用了兩天時間,一個人就完成了整個項目,當時他已經74歲了。

寫代碼寫到70歲,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圖片源自網絡,僅做配文展示

他是一位帶有傳奇色彩的程式設計師,1988年去微軟前號稱矽谷最牛的內核開發人員,是VMS和WindowsNT的首席設計師,被人們稱為「作業系統天神」。

與許多計算機界的前輩牛人們一樣,大衛·卡特勒並不是計算機科班出生,他在大學拿的是數學學士,主攻物理。一次偶然的機會,David被指派負責在DEC的計算機上運行模擬程序,還為多台單機實時系統編寫中央控制程序,調度各種任務、監控系統運作。

這個經歷不僅豐富了他的軟體知識,還讓他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去一家真正從事計算機業務的公司,開發作業系統。

1988年,在比爾蓋茨的竭力勸說下,大衛·卡特勒加入微軟,負責設計一種能提供文件服務、列印服務和應用服務的對稱多處理。作業系統,起名為WindowsNew Technology(NT)。

經過近4年的開發工作,在1993年6月發布的第一版WindowsNT 3.1,已經具備了現代作業系統的雛形——虛擬內存、堅固而穩定的內核、完全的32位代碼等等。1996年推出的WindowsNT 4.0,甚至提供了當時最先進的Windows95風格界面。

WindowsNT歷時之長、耗資之巨、人員之多,可以說是對軟體工程一個史無前例的詮釋,為計算機和計算機軟體發展做出了無法估量的貢獻。而在作業系統領域戰功赫赫,今年已經79歲高齡的大衛·卡特勒,仍然在一線寫代碼,擔任著軟體的主要開發者。

相關文章  知道麼?Autodesk改Logo了!回顧39年Logo演變歷史。

寫代碼寫到70歲,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圖片源自網絡,僅做配文展示

而另一位David Wilson是矽谷小有名氣的iOS開發者,他今年已經77歲了,卻還激情不減,目前除了繼續運營自己的五個iOS應用外,同時又開發了兩款新的應用。

70多歲的老人還能坐在辦公室里寫代碼,這本身就是一種傳奇了。而他們從未給自己立下豪言壯語,寫代碼寫到70歲甚至80歲對於他來說,似乎就在不經意間發生了。

真實的生存狀態

滄桑、不修邊幅、35歲大關——這種對程式設計師的刻板印象其實已經被時代沖刷了。事實上,只要有一技傍身,就算是到70歲,程式設計師們也有的是賺錢的門路,有著更高的追求和更加精彩的人生。

「除了靠自己的應用賺錢,目前更多的開發者可以通過為其他公司開發應用、教課、出書等多元化的途徑來獲得豐厚的收入。」

對於77歲的David Wilson來說,他早年在自己鑽研程式語言的時候大多受僱於大公司,而且中年開始,他的收入以講課費為主,「我喜歡講課,我曾在蘋果公司幹了13年的編程培訓師,專門教授如何編程,後來我也在Sun講授Java編程,目前我也在繼續我的講課和諮詢職業生涯」。

不僅如此,出書也是很多應用開發者的另一條收入途徑,以David Wilson為例,他就是兩本書的合作作者。

雖然收入頗豐,但盈利卻不是他的主要的目的。對他來說,開發是一種享受,更是一種快樂。

寫代碼寫到70歲,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圖片源自網絡,僅做配文展示

「事實上,我每次開發應用的目的都不同,有的是為了解決自己遇到的問題,比如我最近開發的一個全屏時鐘的應用,就是因為我找不到自己喜歡的類似應用,還有就是正巧遇到了合適的合伙人,或者乾脆是為了找樂子或者為了學習一個新的程式語言。」

與此同時,他不僅把優秀的編程技術獻給了社會,也把良好的編程氛圍帶回了家。兒子受他影響,從四歲開始學習編程,目前已經是矽谷著名公司副總裁。事業家庭雙豐收,妥妥的人生贏家。

而相較於,「25歲的身體70歲神態」的當代程式設計師群體來說,真·70歲的老程式設計師GeneDykes有著對生活不一樣的見解。

寫代碼寫到70歲,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圖片源自網絡,僅做配文展示

2018年,70歲的GeneDykes在佛羅里達州舉行的馬拉松比賽中,以2小時54分23秒的成績創造了70歲以上年齡組新的世界紀錄。

值得一提的是,在打破年齡組世界紀錄的兩周之前,老爺子先是和女兒一起參加了一場50公里的越野賽,6小時51分鐘完賽,成績位列所有參賽選手的第34位;第二天接著又跑了一場加州馬拉松,並以3小時23分58秒的成績跑完了全程。

相關文章  vivo X70 Pro+ 和小米 11 ultra 怎麼選?

寫代碼寫到70歲,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圖片源自網絡,僅做配文展示

雖然從58歲才開始跑馬拉松,但GeneDykes非常重視科學化的訓練。在專業教練的指導下,他從每周3-4次的長距離慢跑,成長為每周5-6次,還增加了強度訓練。

在超凡的耐力和專業的指導下,GeneDykes從2017年開始打破各種紀錄。2017年的全美老將田徑錦標賽,他一共創造了7項紀錄:15公里、10英里、20公里、25公里、30公里、20英里和2小時跑。2017年,他還連續跑了3場200英里(320公里)的極限越野比賽,而他是其中年齡最大的。

有著程式設計師的專注、耐心,有著更快、更高、更強的體育精神,追求卓越從不只是年輕人的專利。

哪些方式可以幫助我們

在技術崗位上保持長期活躍

如果說二三十歲沉迷技術可能是對新事物的好奇,四五十歲做技術可能是對深度的追求,那麼在六七十歲時還能保持技術崗位的活躍,他們是如何做到的呢?

1、 Scott Gartner-高級軟體工程師-60歲

寫代碼寫到70歲,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我發現我的記憶力大不如前,也沒辦法記住大型系統的全部模型。不過,我發現我那些豐富的經驗變得越來越有價值。

我們不得不承認我們的整個職業生涯必須不斷地接收訓練成長,世事變化得太快,如果止步不前,終將被淘汰。所以,每兩年我就會學習一種新的程式語言,有一些是我自己想學的,不過大部分是因為技術發展的需要(也有的是因為新工作的要求),這樣很有趣。」

2、 Ebbe Kristensen-高級軟體設計師-62歲

寫代碼寫到70歲,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有時候,你幾天甚至幾周都不會學進去什麼東西,而有時候幾個小時學進去的東西就可以把之前「損失」的時間彌補回來。重要的是,你總是想方設法地去學習,時刻準備著,等待機會的出現。」

3、 Brian Bowman-首席軟體工程師-60歲

相關文章  為了增長,天貓升級了 4 個一級類目

寫代碼寫到70歲,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雖然我所擁有的這些技能可以干到退休,但在未來的幾年,我還會將我的專業知識領域擴展到機器學習方面。我多次給我的職業生涯充電,從最早的學習和研究,到後來的工作崗位的需要。這是我的本性,也是激勵我持續進步的動力。

只要我還能做出有意義的貢獻,我就會一直工作下去。「

4、 Alec Cawley-首席軟體研究員-67歲

寫代碼寫到70歲,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在我62歲的時候,我已經是公司里年紀最大的開發者了,其他人大都是40多歲或50出頭。我最年輕的同事應該是20多歲,他們與我有35年的年紀差別,不過這不是問題。

我認為,在10到20年的時間裡,仍然需要軟體開發人員。在我看來,軟體開發者的工作就是把客戶的需求轉換成計算機執行的指令,而這樣的工作是不可或缺的。這個世界總是需要一些高手,他們在計算機方面比普通人懂得更多,並且掌握了大量與工具相關的知識(軟體包、API、接口,等等)。

軟體開發里總有一些重複性的工作,我可以想像得出那樣做是很無聊的。不過,如果你總是在做新的東西,那就不會無聊了。」

5、 James Grenning-軟體顧問-62歲

寫代碼寫到70歲,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為了保證你的價值,你要確保40年的經驗是不重複的。我們生活在一個快速變化的世界,不僅僅是技術,也包括我們如何構建軟體。把東西做出來固然是好,但那樣還遠遠不夠。你還要讓產品和代碼更有用,能存活更長的時間。你要知道如何成為團隊的一員。

最後就是:保持學習,保持熱愛。我62歲了還在編程,我喜歡編程。」

寫在最後

對於想要寫代碼寫到70歲的程式設計師來說,一直做一名單純的技術人是很多程式設計師的夢想,但總被各種因素困擾著。當我們真真切切地看到了這些將熱愛的事業進行到底的人,才會發現原來最大的困擾,是來自我們對自己的輕易言棄和否定。

寫代碼寫到70歲是一種追求,28歲退休也是一種追求,沒有誰的選擇一定正確,也沒有誰的選擇應該被否定。雖然如此,但是我們也很開心的看到了許多程式設計師仍然記得他們的初心:認真寫代碼,好好做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