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74歲攜夫人回鄉視察,在故鄉思念其母親唯一遺憾臨終未見一面


朱德解放後回鄉視察工作初見堂弟——朱代良

朱德和康克清

  • 1960年朱德元帥攜帶著夫人康克清回到養育他的家鄉故土大灣進行視察工作。
  • 這是朱德老總唯一一次回到自己的家鄉,也是外出後的第一次歸來。

回到故鄉歸來時他身上掛著一根米黃色的小拐杖,身著普普通通的灰制服,外罩一件黃呢子大衣,腳穿一雙已經褪了色的綠色皮鞋。

當時已年過七旬的朱德老總帶領著夫人來到一個正坐在門坎上曬太陽的老人面前,朱德老總面帶微笑卻紅啦眼圈。

在門檻上坐著的並不是別人,而正是朱德老總已闊別54年未見的堂弟朱代良,老總伸出自己含著思念之情的大手,用力握住自己堂弟朱代良,久久未語。

眼圈紅著卻又笑容滿面地盯著對方。

朱代良卻淚流滿面的感慨道:

「你為我們老百姓辦了這麼多好事,出生入死立了那麼多功勞,卻就換來穿這麼一身破舊的衣服?」

看著自己堂弟和小時候一般無二地開玩笑嘲笑自己,朱德一點也不生氣反而親切地道:「穿著不冷就行了嘛。」

此時的朱代良卻搖頭道:「你這麼大的官,也不帶個護兵,開個大車,就這麼走路過來?」

朱德老總朗聲大笑道:「總司令也是人民嘛?沒有人民,哪有什麼總司令?總司令也沒有那麼高貴的嘛,我朱德「不求衣錦還鄉,但願民富國強」。

嚴肅批評縣委並和其談來時的約法三章

老總在自己的故鄉連續3天吃的是家鄉普通飯菜、住的是自己老家的民房、睡的是破舊的木板床。

這樣的老總令縣委很過意不去,於是便想準備一次豐盛晚宴,準備在老總離開時為其送行。

然而,這事被老總得知後,他把縣委等領導叫過去並嚴肅地批評道:「在南充地委,我就提出回故鄉的約法三章:

  1. 不要限制我的行動,我想上哪就去哪,路上別跟人。
  2. 是我願找哪個談話就找哪個人談,不由你們管。
  3. 我吃飯自己點。
相關文章  全國人民心中氣宇非凡,人中龍鳳的美男子—周恩來

我提的你們忘了嗎?你們專門為我設宴,我吃得下去嗎?」

當地縣委領導等一聽,低下了頭,臉色清一陣、紅一陣,很是難堪。

「你們給我做些家鄉飯,省錢又簡便,我吃起來也高興。

這時老總發現縣委同志的難堪,並和藹可親的說道:「要節約,國家還有困難,不要浪費」。

我來點菜吧。

就來個豆芽、菠菜、魔芋豆腐,外加一份「折耳根(野菜)」。

老總和隨行人員很快便把飯菜吃完,並依照習慣執行「光碟行動」。

在新中國解放成立後,朱德老總雖已過七旬,但他仍不辭辛勞,時常下基層進行微服私訪「傾聽人民群眾的呼聲」,從1952年到1966年,他先後深入到27個省、市、自治區進行了130多次視察。其間,他有6次來到四川進行視察,卻僅僅只回過1次家鄉。

朱德老總一生功勳卓著,回到自己的故鄉卻能夠做到「悄悄地來、靜靜地走」,值得我們深思,其高貴的品質值得我們學習與「尊敬」。

朱德老總家鄉大灣人民評價:

  • 在建設新中國社會共產主義道路的征途上,您帶著欣慰,走完了90年的光輝歷程,您現在雖走出了人民的視線,卻永遠駐進了我們的心房,家鄉人民牢記您的教導,自力更生,奮發圖強,走上了創造富裕生活的道路。

朱德老總回憶其母親這一生的偉大與教導,唯一遺憾的是母親臨終前並未見上一面。

老總母親這一生一共生育十三位兒女,卻因家境貧困,並無法全部將其留在身邊進行養育,只給老總留下了八個兄弟姐妹,以後再生育下的孩子被迫溺亡(這在一個母親的心中是該多麼的慘痛與無奈)。

據老總回憶道:

從我能記憶時起,母親就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總是在凌晨起床去幹農活,每天的工作量巨大包括有,種田、種菜、餵豬、養蠶、紡棉花、挑水挑糞等等,就是在孕期時都不能有片刻休息(面對在舊社會生活的壓迫下只能不要命般的討生活)。
記得那時我從教書先生哪裡回到家,每次便能看見母親懷著孕在灶台上汗流浹背地辛苦燒飯。

母親是個很節儉的人,她那份寬厚與仁慈,時至今日還在我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朱德老總在家排行「老四」。

臨走之前,朱德寫下詩句:

相關文章  敗類碩士張丕林,高空縱火致112人死亡,背後有何隱情

「志士恨無窮,孤身走西東。投筆從戎去,刷新舊國風。」

朱德年輕時

朱德老總自23歲便開始自己的革命生涯。

自從23歲起便開始了革命的生涯,但身為一個慈愛的母親,只希望老總能在烽火狼煙的戰場上平安歸來,閒暇時能夠回到自己身邊和家人吃上一頓溫暖的團圓飯。

在普通人眼裡是在簡單不過的事情,可在那動盪的年代老總又哪有片刻的悠閒,只能收起對家人的那種思念,繼續浴血奮戰在革命一線。

隨著母親的年齡越來越大,身體也越來越差,這天老總收到一封來自家鄉的信,並且說他的母親身體已經大不如前,此刻唯一的希望就是見老總一面,一起嘮嘮家常。

老總當時正擔任八路軍總指揮的重要職位,那時正處於抗日戰爭的關鍵時期,他只能忍住回家的慾望,專心致志的和同志們一起研究戰役策略。

八路軍朱德

據當時老總身邊人回憶,老總每天雖然工作時精神抖擻,但只要工作一完老總就會顯的魂不守舍,還經常在半夜偷偷流淚。

因戰爭拖不開身只能寫信讓前妻先代為照顧:

玉珍:九月十二日的信於九月廿七號在前線作戰區收到,知道你十年的苦況,如同一目。家中支持多賴你奮鬥,我對革命盡責,對家庭感情較薄亦是常情,望你諒之。我的母親仍在南溪或回川北去了,川北的母親現在還在否,川北家中情況如何?望調查告知…我為了保持革命軍隊的良規從來也沒有要過一文錢,任何閒散人來,公家及我均難招待。革命辦法非此不可。家庭累事均由你處置,我從不過問。手此致復。並問親友均好。

朱德九月廿七

玉珍:十年來的家中破產、凋零、死亡、流亡、旱災、兵災,實不成樣子。我早已看到封建社會之破產,這是當然的結果。尚書死去,雲生轉姓,後事已完,我再不念及。惟兩老母均八十,尚在餓飯中,實不忍聞。望你將南溪書籍全賣及產業賣去一部,接濟兩母千元以內,至少四百元以上的款,以終餘年,望千萬辦到。 …我雖老已五十二歲,身體尚健,為國為民族求生存,決心拋棄一切,一心殺敵。萬望你們勿以護國軍時代看我。望你獨立自主,決不宜來前方,亦不應依賴我。專此佈復。並望獨立。

朱德十一月六號

老總的母親最終也沒能等到自己的兒子回來看他,在老家與這個世界說啦再見。

消息傳到延安,朱德悲痛萬分,夜晚時分,他總會想起以前靠在母親身邊的那段歲月。

朱德老總的傷感毛主席和周恩來最能理解,經他們提議,延安方面為朱老總的母親舉行了一場隆重的追悼會,幾乎身在延安的所有重要人物全部出席,毛主席親筆寫下了輓聯。這也是我黨歷史上空前絕後的一次為領導人的母親辦追悼會的經歷。

延安為此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大會。

相關文章  狙擊手在真實戰場上,會先打地方軍官嗎?有人卻說這是傻子做的事

大會上,毛澤東為此寫下輓聯:

「為母當學民族英雄賢母,斯人無愧勞動階級完人。」

抗日時期英雄你認得幾人

———朱德享年89歲。

——「英雄已逝,浩氣長存」

永遠值得人民的尊敬,永駐於人民的心中。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