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需要大戰略嗎


人生需要大戰略嗎

本書核心思想有兩個:

一是關於狐狸和刺蝟的論述。本書引用賽亞﹒柏林的文章,闡述了「一個用來觀察與對比的視角,一個進行真正研究的起點」,它反映了「甚至可用來對全體人類進行大致歸類」為兩種:刺蝟和狐狸。刺蝟「將一切歸納於某個單一的核心觀念」,循著這一觀念「他們的言論與行為才具有意義」。狐狸適成對照,「追求許多目標,諸目標間往往並無關聯,甚至彼此矛盾,就算有關聯,也只在『事實「層面」。

即,狐狸多知而刺蝟有一大知,狐狸經常是正確的,而刺蝟則往往是傻瓜。告誡我們,我們需要在自己的大腦中調和刺蝟的方向感和狐狸對周圍環境的敏感性,同時還要保持行動力。就像武俠小說里說的,要打通任督二脈。

人生需要大戰略嗎

二是關於兩個真正大戰略的論述。這兩個大戰略在目的上並行不悖,一個出自最偉大的聖徒之一,另一個則出自最邪惡的罪人之一。前者是奧古斯丁(《懺悔錄》的作者,天主教聖人),後者是馬基雅維利(《君主論》作者,人們一直認為他下了地獄,更糟糕的是他在那裡還很滿足)。

奧古斯丁是「刺蝟」,馬基雅維利是「狐狸」;馬基雅維利擁有一流的智慧,但心中存在著對立觀念,卻不影響其行動,奧古斯丁雖然盡職盡責,但略顯遜色;馬基雅維利發現「生命之輕」可以承受,而奧古斯丁無法忍受;馬基雅維利擁抱一種功利主義品德,認為信仰的上帝並不治國,奧古斯丁只向他的上帝負責,秩序必須優先。

人生需要大戰略嗎

本書給我們的結論:狐狸更容易適應快速變遷,但刺蝟在穩定的時代里能茁壯成長。作者表示,要將常識應用於所有的高度上,我理解,這裡說的「常識」與王陽明的「良知」有同工之妙。

作者認為平衡的一端是「積極的自由」:傾向於改變時勢而不是順應時勢,其間人民所被授予的自由介於理想幻滅或財產被剝奪和受奴役或被滅絕之間;聲稱已經降低了風險或者至少推遲了風險。

另一端是「消極自由」:知道未來不確定性,從而有做出相應調整的靈活性以及接受甚至讓矛盾為我所用的聰明才智;承認局限,降低期望,並且在尋求可實現的目標方面傾向於採用經驗驗證的手段。我覺得蘇聯模式是前者,而美國式民主是後者。

潛在的無限期望與必須有限的能力保持一致,那公平問題就是要調整這一致性達到自由,向「消極」自由的方向的發展。

人生需要大戰略嗎

本書給我們的啟示:一個國家只有能夠與自身和平相處才能拯救其靈魂,人亦是如此。如果你尋求的目標超出了你的能力,那麼你遲早要調整目標以適應能力;隨著能力的提升,你可能達成更多的目標,但不可能達成所有目標,因為目標是無限的,而能力則永遠存在界限。無論你在兩者之間達成什麼樣的平衡,現實和理想之間,也就是你當前的位置和你的目標地之間總會存在差距。只有當你在可操作的範圍內,將現實與理想之點連在一起(儘管它們之間存在差距),才能稱之為戰略。

相關文章  周杰倫「16億」豪宅內景曝光!內部裝修極其奢華「門前列柱」值600萬,看到觀景天臺: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